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东海荐语:有儒学垫底,黑女的诗越来越深厚老辣了。万物有灵诗更灵,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触及了黑女的灵性,写出了“身体里的闪电”和“自性的香气”。现中国会新诗旧诗的诗人很多,但有儒学底蕴者寡。刘梦芙和黑女,一男一女,一新一旧,可谓双峰。东海新旧双栖,面对双峰,自叹不如。余东海2015。5.21
   
   

   
   十余年去看一种花
   2014年底,一场大雪让灵宝这座豫西小城更添几分灵气。像往年一样,黑女在雪中步行半个钟头去北区公园看梅,这个习惯从她发现那几株腊梅之后,便一直延续至今,已经十多年了。
   
   踏雪寻梅极具诗意,为文人雅士所好,然而作为现代诗人,黑女对现代诗中的“媚雅”深恶痛绝,她将一些徒有诗形,实无诗格的诗称作“伪诗”。黑女看梅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她的本名中就有一个“梅”字,自然会对梅有格外的偏爱。但也极复杂。随着年龄增长,阅世渐深,她对梅花的精神脱离开课本上的固定模式,有了更深切的认识。每看一次梅花她就写一首诗,有一次说了这么一句话:“雪没有来,我以为它早在天空化掉;梅花开了,我的固执有了回声。”在大家眼里活得越来越淡泊的黑女也越来越“固执”,她在固执什么?这固执和淡泊是什么关系?
   
   看梅在黑女这里被赋予了一种和修行类似的光辉。《黑女诗稿》的封页上印着这样一句话:诗歌就是我的宗教。可见,黑女不仅把诗视为艺术,更是要借助写诗修行,以实现那个更完整的自我,而梅,正是她从世界万象中找到的一个和诗、艺术、修行最能完美对应的意象:
   
   来看望你,身体里带着闪电
   
   我们谈论你,羡慕你的骨骼
   
   借你的枝头,一种精神发自己的光
   
   
   
   他们长途跋涉去朝圣
   
   如果踏雪而来
   
   你教他们置身于自性的香气中
   
   “身体里带着闪电”,这闪电是捕捉到心性的奥秘的那一刹那,既强烈又迅速。而这心性的奥秘从来就不隐秘,它时时刻刻“借你的枝头”,“发自己的光”,如果能领悟到这一点,那么不需要再去寻找,只需“置身于自性的香气中”即可,然而要明白这一点,还是要“踏雪而来”,“长途跋涉去朝圣”。 唐无尽藏尼师有一首悟道诗: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笑捻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黑女这首写于2011年的现代诗即是对无尽藏尼师悟道诗的呼应。2012年冬的诗梅花诗是这样的:
   
   这花树,没什么可以将它消费——
   
   你折断一枝,它的完整性还在
   
   你避开它的火焰,真实性在燃烧
   
   此时,黑女已经通过对梅花的参悟,触碰到了宇宙的真相: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性相不二,本体和现象不一不二。2013年,她在诗中递给读者这样一把钥匙:
   
   “要透过形象看事物的精神
   
   要让大自然在指尖吐纳呼吸……”
   
   她就是这么做的。从儒家的角度讲,正是格物、致知的工夫。
   
   2014年冬,梅给她的诗如下:
   
   你的元香引导迟钝者在春天失足
   
   “离明白生命的时刻越来越近
   
   我想发出命运的声音,想使每一朵花
   
   都像第一朵或最后一朵……”
   
   
   
   在任一角度,梅花开都是一种
   
   宗教,这样看花则近似祈祷
   
   这样看花其实就是修行,是“近乎苦行的幸福之旅”。我们完全可以将黑女的诗称作“道诗”,她将诗与自身的修行和完善当做一回事,因此诗对她同时具有自传和宗教性提升的性质。她平时写有一些杂记,其中有这么一句:语言未至之处,正是心性未达之境。黑女借诗歌去体悟乾坤大道,实现自我,这正是其诗既吸引人又难懂的原因所在,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我们就无法真正读懂她的诗和生活。
   
   生活中的黑女特征鲜明:分得清左右,认不清东西南北;只要有说真话的空间就说,绝不说一句假话,不管是否得罪人。她有时显得像“愤青”,有时又显得清高难近。近年由于身体欠佳,又放不下读和写,她只有尽可能地节约时间和精力,甚至要少说话。
   
   
   
   离开或回还
   
   
   
   1970年夏,黑女出生于灵宝的南部山区朱阳镇。朱阳镇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地域文化,鱼窟寺的传说给这片土地涂抹上深邃幽暗的色彩,这里的山水形态和景物名字古老而神秘,像一团山雾,朦朦胧胧地笼罩着黑女童年和故乡的面孔,让人看不清,也让人放不下。
   
   像大多数孩子一样,黑女的童年和山水相间,然而由于家里姐妹多,她更敏感和自卑,这于她走向文学有极大关系。刚走上文学路的黑女是“杂家”,小说、散文、诗都写。她的散文和小说凝重厚实,总是承载着深邃沉密的思想,在众多同类型作品中,散发着一种朴素但惊人的力量。2000年,她突然放下了散文和小说这两种体裁,全力写诗。一位老作家曾劝她说,无论是从成名还是从实惠来说,走儿童文学的路子更快捷,而且并不难。我也问过她,为什么不多写些散文,扩大点影响?她说:就像学会了舞蹈的人,不想再走路了。她对自己以前的“杂”深感后悔,觉得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因此争分夺妙地读书,用加倍的勤奋来弥补:
   
   在成吨的勤劳中
   
   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因自卑而消退
   
   但黑女钟情于诗歌的原因更在于,只有诗歌这个支点,才能把她对乾坤大道的领悟高高地翘起。
   
   当重新获得了审视的角度,童年和故乡就成为黑女最主要也最清澈的灵感源泉,有显现的部分,更有隐藏的部分,黑女借它走向全人类的童年和故乡。2009年她在组诗《远去的村庄》里这样写道:
   
   至今,我们身体里仍有疼痛的线头
   
   一扯,便回到人类的童年
   
   不再是我,也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我们,是人类。童年和故乡就像黑女的梅花一样,成为她向全人类精神的起点和家园回溯的重要路径。
   
   2013年“送寒衣”节后,我去黑女那里取书,谈起梦境。黑女说她梦到了父亲,这次是对她笑,是以前少有的。说着,她走向书架,从上面取下一本书,翻到某一页,一张泛黄的信纸夹在那面。那是一篇近似日记的随笔,竖写,中间是几首古体诗,仅看字体就知道是出于有深厚学养的老知识分子之手,这正是她父亲的诗作,写于1990年的病中,1993年她才在这本书中发现它,那时父亲已经去世。诗中有这么一首:
   
   故园耕耘数十年,力尽疲竭有谁怜。
   
   凭栏不胜风吹雨,心慰膝下有儿男。
   
   20多年来,黑女一直保存着这张纸,夹在这本书里。这就是黑女和父亲的交流方式,迟到、延缓、滞塞、阻隔,甚至缺席,但同时又深入魂魄。
   
   黑女的父亲是老牌大学生,可以有更好的工作,但执意回到故乡任教一生。他喜欢吹口琴,写书法,喝酒,写古体诗,是一个充满书生意气而又耿介正直的文人。一天傍晚,父亲和朋友们在院中喝茶,她躲在暗处听他们讲时易事移,人心不古,家国困顿。当听到父亲连声长叹,她再也忍不住,跑到一座桥上失声痛哭。因为父亲去世得早,黑女的性格又内向得近于木讷,因此彼此很少交流,她总是通过父亲的言行来阅读他的为人处事,并深为自豪。上初二时,她写了一篇小说,内容是一个贫苦家庭的女孩被迫替哥哥换亲(自己嫁到夫家,夫家的女孩嫁给哥哥),但对方是个半傻子,于是半夜里从家里逃跑……她的语文老师看后,连夜把这篇小说用蜡板刻印出来散发。后来一次偶然机会,她才听到母亲说,父亲因为这篇小说流了眼泪。
   
   父亲身上的文人情怀对黑女的影响潜在而深刻,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宏大慈悲的人格力量,这种力量渗透入黑女的诗作,最有代表性的是《逐日》和《哀袁崇焕》。在《逐日》的第三节,她这样写夸父:
   
   他可以缘着鸟声进入
   
   一棵树的内心、一枚露水的舞台
   
   当大地上作物成熟
   
   海般的林子上空飘着酒精味
   
   他闻到自己内心发酵的柔情
   
   他常常感到痛:那是天空的一根枝桠
   
   在痛,大地上一粒蚁卵在痛
   
   他经常和它们的沉默靠在一起
   
   度量那里面黑暗的刻度
   
   这个伟大而慈悲的灵魂在这首诗里化身为天地万物,这正产生自父亲留在她心中的那颗种子。
   
   现在,这颗雄壮的心灵打量脚下的
   
   波涛,心内却是极静
   
   是那种明道的大静
   
   这粒“种子”的生发,使黑女通过一个朋友“遇到”了当代儒者余东海先生,并以余先生为师学习儒学。随着对儒家思想的深入和对余老师的了解,一种道济天下,以天下为己任的士子人格在黑女身上成长起来,她这样写袁崇焕:
   
   那不是你的命运。一个时代和君王
   
   酿造大雪,饮用壮士血
   
   生食尔肉的百姓夜半醒来
   
   胸口上惊现一个窟窿
   
   
   
   大地善饮而天空健忘
   
   酒和音乐延续我们的宴席
   
   大人苦于撑天力单
   
   小个子忙着穿过生活的针眼
   
   学习儒家思想,黑女完成了自我的蜕变和超越,与自己和解,逐渐走向“和”与“乐”的境界,诗歌写作也更加宏阔圆润。在她看来,这才是最有“诗意”的决定性一步,基于此,以前的语言和诗艺的练习才有了着落。
   
   2012年,黑女将近六年的诗作分类整理,出版了《黑女诗稿》。著名诗歌评论家、诗人耿占春对黑女的诗予以肯定:“她提供了‘一个人的非灵性生活’,却将智性融进了诗与生活,使熟悉的世界变得陌生,并使之呈现出某种意义。”一个人的非灵性生活,是她一首诗的标题。十月,黑女诗歌研讨会在灵宝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王宜振、萧开愚、森子、陈家坪、罗羽、周公度等出席,就黑女诗歌展开探讨。有人说,黑女用短短的几年时间,完成了有的诗人需要花费多年完成的成长。我想这一是因为她勤奋,更是因为她越过了诗的技术层面,而进入信仰“法门”,并将之与生活、诗联成一体。
   
   黑女的博客名起初是“黑女”,不久后改成“灵宝黑女”,现在则是“朱阳镇黑女”。
   
   
   
   走近“通灵术”
   
   
   
   2013年,黑女的女儿考上了大学,这对她来说是极大的宽慰和解放。果然,在不久以后的一次交谈中,她提到了“通灵”。这是一个让我激动的词语,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宗教意义上的通灵和神通,我把这作为和诗歌一样“向未知无限逼近”的方法。逾半年,在一个朋友的画室我遇到了她的女儿,我问她:“你妈妈最近忙什么?”她半认真半开玩笑说:“我妈妈最近在研究通灵术。”我觉得十分有趣,下了班在家里研究通灵的黑女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像她在《魔碾之途》里写的女巫那样:
   
   当女巫们说到星空
   
   星星便叮当落入她们的空碗
   
   吃星星如冰块,能驱散预言的热云
   
   ……
   
   不久,她写出《诗歌的通灵术》做以总结,她对通灵的研究让她在诗学和哲学领域又往前走了一大步。在考察过众多通灵理论和通灵诗人之后,她在这篇诗学论文中得出自己的结论:通灵不是迷信更非迷狂,而是立足于大地面向天空的诗意仰望。这个诗意既非佛、道等家的玄学思想,而接近于儒、佛、道诸家的天人合一、体用不二。这使她对滥觞于现代诗中的虚无、琐碎、呓语等症状有了明晰的认识和抵制。她这样描述“通灵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