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识群体要忏悔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一百多年来,知识群体造的孽之大,祸国之深,实属空前。

   

   没有知识群体的无知鼓吹,马列主义不至于泛滥成灾,喧宾夺主,迷惑大量工农兵学商乃至国民政府官员;没有知识群体的大力相助,极权主义的宣传能力提不上去,“道义形象”竖不起来,就难以颠倒众生成大气候。王夫之说得好:

   

   “人之唯其意之所发而为不善者,或寡矣。既有之,亦以无所资藉、无所印证而不图其失已著,尚可革也。故为其所发而为不善者,过也,非恶也。闻恶人之言,因而信之,则成乎恶而不可救。”(王夫之《俟解》)

   

   做坏事原因很多。若是因为一念之差“发不中节”,或不难改正;若是因为信仰邪说而为,则不可救药。当年毛左的野蛮,内斗的血腥,对同胞的坑蒙拐骗烧杀抢掠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史无前例。更加史无前例的是,它们作恶作得那么理直,造孽造得那么气壮。

   

   这不仅因为政治之恶,更因为文化之邪,而且文化是更加根本的原因,是造就政治及制度之恶的土壤。而这个邪文化的长驱直入,就是拜知识分子们所赐。广大民众信了它们,“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遂“成乎恶而不可救”。一般恶人“灭亲”,难免于心不安问心有愧;毛左大义灭亲,那是理直气壮反以为荣!

   

   重温文革连环画:《孔老二的罪恶一生》,啼笑皆非,齿冷久之。要怎样卑劣的文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要怎样愚蠢的社会才能流行这样的作品,要怎样邪恶的政治才能产生这样的文人、导出这样的社会?什么豺狼妖魔什么丛林地狱,在这样的人和社会面前,都弱爆了。这样的人和社会,如果没有人祸天灾,天理何在?

   

   《中庸》说:“人之有技,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四夷,不与同中国。”依照这个标准,倒孔反儒者比一般嫉贤妒能者更坏,更有害于黎民百姓和子孙后代,更不能容忍,更应该“迸诸四夷,不与同中国。”

   

   没有知识群体的无知无畏,儒家不会倒;有儒家这个道德铠甲和思想武器在,歪理邪说难以流行,北狄就没有机会蹂躏中国。同时,日寇暴力入侵的可能性也将大为降低,因为中国本是儒家文化、王道文明的宗主国,王道则是儒家的核心理念和政治追求,儒家不倒,日寇就没有了建设“王道乐土”的借口。

   

   五四以来不乏善良正义的知识分子,但作为群体而言,妄言妄语最多,恶习最为深重,作用、价值、意义都是负面的,并为极权恶制的思想理论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四民之首,本应是最优秀的群体却成了最坏的,诲人不倦成了毁人不倦,把政治社会一步步推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条邪路。教唆罪恶是最大的恶,盗贼的教师爷比盗贼更可恶,更不为天理所容。

   

   知识群体的两大罪孽,一是宣传歪理邪说,二是倒孔反儒。

   

   儒家是正道、中道、王道和常道。所谓常道,就是具有高度普适性的、人类必须遵循的价值,普适于一切社会和时代。子曰:“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孝经》)仁义礼智信也一样,放之四海而皆准。东海曾经列举儒家十大教条:

   

   仁者爱人,智者知人;自立立人,自达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这些教条反得掉吗?反掉了她们,人与社会还可能正常文明和谐幸福吗?人还成其为人吗?不仅这些,四书五经中大量言论,都可以视为普适于人类的教条和信条。反掉这些教条和信条,社会必然反常化。反常的社会能够建设正常的制度吗?

   

   不懂也罢了,反儒绝不行。反儒意味着反仁义道德而动,逆普适价值而行。这就不得了,一切颠倒,不可救药。好有一比,如果本来无儒,就像没有父亲的野孩子,虽然不幸,可以慢慢长大成人;有儒而反之,则如孩子有父却认父为贼而弑之,这个罪就大了,这个孩子再也没有机会成熟成德,只能在邪路上越走越远,或入监狱,或入地狱。反孔反儒无异于文化弑父。

   

   儒家文化的核心是道德,反掉儒家就反掉了道德。捷克哲学家帕托切克指出社会缺德的后果说:“任何一个社会,不管它的技术基础多好,如果没有道德基础,没有一种信念,只是追逐投机和有奶便是娘的利益价值观,这个社会必然堕落、沉沦而且没有前途。道德的存在是从根本上让人成为人。”这段话颇为儒家,但如果从中国人口中说出来,必然饱受嘲笑攻击。

   

   从民国到共和国,大量政治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追根溯源,无不源于倒孔反儒。《易经•坤文言》说:“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辨之不早辨也。”现中国是典型的“积不善之国”,余殃深重,不卜可知。何况大量贪官恶吏还在邪说指导、恶制纵容下造恶不已。中国苦难未有穷期。

   

   古人云:“天地闭,贤人隐,乱臣贵。”天地闭即乾坤毁,乾坤毁则无以见易,也无以见春秋。易理和春秋精神不见,则乾坤或几乎息矣,乱臣贼子乘机纷纷跳出,冒充伟人和贵人,乱我民族,灭我中华,坏我世道人心,各毁风骚十几年。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种中共的反对派,无论主观愿望如何,客观上都是小骂大帮忙,那就是反儒拥马者。反儒拥马,相辅相成,反儒反掉正知正见,有助于马主义和唯物论继续欺世盗名;拥马是为之夯实文化基础。只要这个基础在,党主制和公有制就难以从根本上动摇。这不是小骂大帮忙是什么?

   

   知识分子除了专业知识,也应该具备一定的文化修养和道德常识。罪恶和灾难成正比,罪恶有多大,灾难就有多深,个体如此,社会如此。这是天理和因果律,儒佛道三家共识。现代中国水深火热,根本因就是人性空前败坏,人性的普遍败坏又是邪说恶制共同造成的,知识群体则是邪说的载体和恶制的设计师。百年沧桑,百年造孽,还不悔改,更待何时?2014-11-26

   首发北京之春

(2015/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