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性和仁爱]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和仁爱

   人性和仁爱

   --毛氏“延安讲话”批判之一

   

   关于人性,毛氏《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说:

   

   “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民大众的人性,而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有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鼓吹的人性,也是脱离人民大众或者反对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所谓人性实质上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因此在他们眼中,无产阶级的人性就不合于人性。现在延安有些人们所主张的作为所谓文艺理论基础的人性论,就是这样讲,这是完全错误的。”

   

   这段话才是完全错误的,反人性的,为“阶级斗争为纲”提供了人性论基础。文革中工农兵学各界大批人性论,就是以毛氏这段话为思想依据的。人性观的错误是三大原则性错误之一,另两大错误是世界观价值观的错误。三观相互贯通,一错皆错。

   

   不同阶级有不同的人性特点,可谓之阶级性,阶级性只是人性的一部分。一味鼓吹和无限拔高阶级性,以阶级性为人性,以阶级性取代人性,把人性局限为阶级性,最容易煽动阶级仇恨和阶级对立。只讲“无产阶级的人性”,反掉人性的普遍性和本性的超越性,也就反掉了人性本身,人丧心、社会病狂就是逻辑的必然。

   

   其实,无论贫富贵贱,有产无产,是人类就有人类的共性,就有人性。人性是超越阶级性的,因为人性的核心是本性,具有超越性。人人皆有本性是中华文化的共识。这个本性,道家称为道心,佛教称为佛性,儒家称为仁性良知。

   

   无产阶级有正人,资产阶级也有君子。而且,一般情况下,无产阶级的文化道德水准相对较低。孟子早就指出:民无恒产,则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管子也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可笑的是,常有马帮学者鹦鹉学舌,以管子此言证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策的正确。依此观点,无产者岂非不知礼节和荣辱?

   

   革命不是针对暴君暴政,而是针对地主富农资产阶级,把整个阶级划为敌人而进行革命多么可怕,不卜可知。大半个地球无数血淋淋的事实充分证明,无产阶级上升为领导阶级,是国家社会的灾难,也是这个阶级自身的灾难。如果不反掉儒家、仁学和人性,这样的革命根本不可能进行,而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之类口号也很难蛊惑人心。

   

   当然,无产阶级不行并不意味着有产阶级就行。无论无产有产都能保守道德、坚持原则的,只有一种人。孟子说:“无恒产而有恒心者,唯士为能。”所谓士,就是孔子说的“有志于学”者。坚定的道德立场,是需要文化培养的。

   

   一般人平时或不坏,不缺德,但关键时刻就把握不住,就会身为物役,被物欲牵着鼻子走,所谓一有权就变坏。唯有士君子群体,才能超越物质局限,不论有产无产,都是有德阶级,都能保持为善的恒心。

   

   毛氏接着批判“人类之爱”,他说:

   

   “‘文艺的基本出发点是爱,是人类之爱。’爱可以是出发点,但是还有一个基本出发点。爱是观念的东西,是客观实践的产物。我们根本上不是从观念出发,而是从客观实践出发。我们的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爱无产阶级,是社会使他们感觉到和无产阶级有共同的命运的结果。我们恨日本帝国主义,是日本帝国主义压迫我们的结果。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过去的一切统治阶级喜欢提倡这个东西,许多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这个东西,但是无论谁都没有真正实行过,因为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行的。真正的人类之爱是会有的,那是在全世界消灭了阶级之后。阶级使社会分化为许多对立体,阶级消灭后,那时就有了整个的人类之爱,但是现在还没有。我们不能爱敌人,不能爱社会的丑恶现象,我们的目的是消灭这些东西。这是人们的常识,难道我们的文艺工作者还有不懂得的吗?”

   

   一派胡言。爱既不是观念的东西,也不是客观实践的产物,而是良知的作用。仁者爱人,不论无产资产,只要是善人正人,就值得爱,这是“善善”;对日寇的恨,对敌人和社会丑恶现象的恨,是“恶恶”,亦良知使然。

   

   消灭武装来犯之敌,理所当然,但不能将地主富农、资产阶级统统视为敌人而予以消灭,对“社会的丑恶现象”,也当区别对待,不能统统采取暴力手段或肉体消灭的方式解决。

   

   “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似是而非。有人性就有爱心,有仁性就能大爱无疆。佛教讲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儒家证得“天地万物一体之仁”,强调成己成人,己饥己溺,民胞物与,中国一人,天下一家。这都是“无缘无故的爱”。

   

   孔子说“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仁者必然爱人,好恶出发点都是仁爱。孔子作《春秋》,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正是仁爱之心勃勃不容已;仁政必然爱民,义刑义杀义战,无非仁爱的表达。遏恶为了扬善,惩恶就是导善也。

   

   “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这是对历史的无知。儒家的王道仁政礼制,就是围绕着仁爱展开的。劳心者治人,敬敷五教,慎徽五典,明人之伦,制民之产,使民有恒产,使士农工商,各尽其职,这就是儒家的仁爱。孟子说:

   

   “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五谷熟而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放勋曰:劳之来之,匡之直之,辅之翼之,使自得之,又从而振德之。”(《孟子•滕文公上》)

   

   政治不公,贫富悬殊,让大量民众沦为无产阶级,固然不是爱;煽动无产阶级“革命”,让无产阶级成为领导阶级,更不是爱,而是解放恶习,鼓励恶性,既祸国祸民,对无产阶级也有大害。毛鉴不远,何用多言。

   

   不承认人性和良知的超越性,反掉普遍的人性,对无产阶级的爱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完全靠不住。既然这种爱“是社会使他们感觉到和无产阶级有共同的命运的结果”。一旦地位和环境发生变化,或者某种原因感觉不到“和无产阶级有共同的命运”,这种爱自然就丧失了。2015-4-17

   首发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网站

(2015/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