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东海一枭(余樟法)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东海曰:

   在中评网看到一篇题为《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的好文章,作者袁刚,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该文严厉批判了马主义的错误,指出中国改革的对象就是马列毛教条苏联模式,告诫中共别拉着13亿中国人去为马列共产主义殉葬,真言直发,富有现实意义和指导作用。美中不足的是对社会主义本质错误认识不足。作者说:

   

   “但马列主义破产并不表明社会主义毫无价值,社会主义诉求公平,在世界上种类繁多,马克思之前就有社会主义运动。欧洲社会民主党至今仍十分活跃,并时常执政,他们不赞成马列革命暴力专政,与资本主义相得益彰。如英国工党主张社会主义,保守党主张资本主义,两党轮流执政,“封建遗留”的女王、爵士等,不仅依旧存在而且发挥着作用。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三者在英国和睦相处,兼容并包,无须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王震将军初到英国,看到其社会和谐,生活富足,惊为共产主义。于是有人提出:“只有民主的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果向工党社民党看齐,剥离马列,吸收一些儒学仁德,是可具备中国特色的,这样的社会主义也不失为一种有益的选择。”

   

   不存在“民主的社会主义”这个东西,因为而民主制只能由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导出来,而社会主义是以社会为本的集体主义,这就是社会主义不可修正的本质性错误。社会应该以人为本或以民为本,社会本身没有主义、即主体和本位的资格。社会一旦主义化,必然异化和恶化,成为违反人性、违背人道、侵犯人权的恶物。社会主义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

   

   “英国工党主张社会主义,保守党主张资本主义,两党轮流执政”,但它们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从属于自由主义的“下位法”。我在《社会主义批判》一文中指出,把北欧诸国说成社会主义,是一大政治误会和学术混说。在北欧诸国和所有民主国家,自由主义拥有宪位,其它各种主义,包括新马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属于下位法,任何党派执政,都必须遵守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和制度设置。在此前提下,才有或偏左或偏右、或重个人或重社会的自由。

   

   解开这个错误的马主义意识形态死结之后,需要代之以正确的指导思想。作者开出来的方子是:“向工党社民党看齐,剥离马列,吸收一些儒学仁德,是可具备中国特色的,这样的社会主义也不失为一种有益的选择。”向工党社民党看齐,就是向自由主义左派看齐,本质上还是自由主义。

   

   同时,这个方子对儒学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东海认为,剥离马列之后,不能产生意识形态真空,比自由主义更好的选择是儒学,即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去马尊儒,双管齐下。

   

   中国的问题是中共的问题,中共的问题则是文化和制度问题,文化问题尤为根本。解决中共和中国问题,必须从文化入手;只有在文化上去马尊儒,才能从制度上改邪归正。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观点,或是我对中国最大的贡献。我有微博“医国方”指出:

   

   反孔是文化弑父,拜马是认贼作父,双重大恶。反孔拜马,是五四至今所有问题的根本因,包括政治、社会、道德、制度、思想、教育之恶,无不种因于此。欲救中国,也得从文化入手,从反马拜孔开始,将被颠倒的一切重新颠倒过来。这是医国医民、重建中华第一方。2015-5-3余东海

   

   袁刚: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提要:马克思倡言世界革命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中国改革早已放弃其目标,普京则庄严宣告百年共运实验已经失败。马列主义苏联模式被实践证伪成为改革对象,中共“打左灯,向右拐”,抛弃马列毛却不认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背离马列不搞世界革命是伪命题。社会主义本是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初级阶段”,“初级”又“初级”等于宣告共产主义根本实现不了,何日“高级阶段”亦无法回答。高调意识形态具有极大的欺骗性,毛泽东在文革高潮时就直言是“放空炮”,苏共最高领导也私下承认讲“空话”,是“骗老百姓”。既得利益守旧势力坚持原教旨钻“死胡同”,以教执鞭阻碍改革危害极大。改革势力应正视现实敢讲真话,务实求治大胆解开意识形态死结,以切实工作取代虚玄的主义,回归“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引领中国改革成功。

   

   一、中国改革的对象就是马列毛教条苏联模式

     中国改革已进入历史性选择关口,一些问题的关结点想回避也回避不了,想模糊却模糊不了一世。中共十八大“第五代核心”习、李上位,三中全会发布“全面深化改革”公报,部署60项具体任务,提出“两个百年目标”,改革力度可谓空前。但从骨子里看,执政党的执政纲领与国家战略目标之间存在着巨大反差,说的与做的并不一样,搞的仍然是“经右政左”,即“打左灯,向右拐”,理论与实践相矛盾。在经济上进一步释放市场力量的同时,政治上竟看不到半点放松迹象,反而是竭力压缩言论空间,陷于毫无意义的意识形态纠结,陈年深层次影响全局的体制性问题不敢议改,内部潜伏着巨大危机。

     中国35年改革的对象何在?其实就是马列毛教条苏联模式!这些东西长期被当作圣物不容置疑,实却害苦了中国人,且早已在世界范围破产被证伪,而一文钱不值!但在当今中国却不敢点破,当政精英也并非不知马列毛教条已过时不中用,却知行不一,采取驼鸟战术继续愚民。既得利益统治集团与意识形态相捆绑,政教合一,落后守旧势力阴霾不散死抱教条,以教执鞭,这正是中国改革最大阻力之所在。

     文革后的所谓“拨乱反正”,其实质就是抛弃旧教旧制另寻出路,胡耀邦用三个字概括文革高调意识形态:“假、大、空”!改革开放用“四个现代化”的国家目标,取代共产主义的虚幻目标,却也不时要唱唱高调,采取“淡化”意识形态的办法。“打左灯,向右拐”的始作俑者,正是邓小平。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死抱旧政教(即旧体制旧观念)的反改革顽固势力,在当今中国仍异常强大,中国改革要前进,不得不拐弯绕过他们。习、李上台搞“全面深化改革”,再次强调“意识形态是极其重要的工作”,大抓意识形态,甚至重提共产主义理想,要回归祖宗马克思,其是真是假虽不得而知,是祸是福却颇费思量。

     人们不禁要问:若果真回归马列讲共产主义,中国还有出路有前途吗?

   

   二、普京庄严宣告:百年共产主义尝试已经失败

     众所周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算起,至今已有一个多半世纪的历史。马克思宣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发动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并宣称:“共产党人不屑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才能达到。”经过百年血与火实践的洗礼,被马克思寄予厚望并认定将首先建立美好社会的美、英、法等欧美工世化国家,根本就没有爆发共产革命。被马克思视为落后的俄国虽爆发“十月革命”,最后也以失败而告终,成为历史的过客。更落后而由苏俄“输出革命”克隆建立的共产党中国,虽硬撑着仍“坚持马列主义”,却大踏步后退宣布自已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另觅新途,搞“市场经济”,主动加入国际资本主导的WTO,“与国际接轨”,从而获得难得发展机遇,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发展,就是破除马列教条的结果,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与马列共产主义相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本来,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伪和国际共运实践的成败,作盖棺论定并非难事,历史事实都明摆着,但在中国却特别“敏感”,以至噤若寒蝉不敢发声。然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却没有那么多顾忌,早在1999年底,他在新千年文告中就郑重宣告:过去百年来的共产主义尝试,已经失败!!!

     普京还总结苏联惨烈的共运史,沉痛地说:“在即将过去的这个世纪里,俄罗斯有四分之三的时间是在为共产主义原理而奋斗的标志下生活的。看不到这一点,甚至否定这一时期不容置疑的成就是错误的。然而,如果我们不意识到社会和人民在这一社会试验中付出了那种巨大的代价,那就更是大错特错了。主要的错误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社会昌盛,人民自由。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搞经济,导致我国远远地落后于发达国家。无论承认这一点有多么痛苦,但是我们将近70年都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这条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

     普京的声明振聋发聩,其反思客观而深刻,他没有否定社会主义苏联也曾取得“不容置疑的成就”,并多次举办盛大阅兵庆祝二战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对强大苏联的瓦解深表痛心。普京对俄罗斯祖国怀抱深厚的感情,当年叶利钦将帅印让给他时,嘱咐:“好好照看俄罗斯”!普京不负众望,公示财产,铁腕执政,大刀阔斧强力改革,声言:“给我20年,重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他颇具个人魅力,并不买美国人的帐。俄罗斯姑娘唱“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但普京这样的硬汉,却对过去曾信奉的高调意识形态弃之如敝屣,公开承认列宁开创的苏维埃政权彻底失败,对马列主义没有丝毫的留恋。

     普京也曾是共产党员,克格勃中校,奇怪的是,中共大骂戈尔巴乔夫是叛徒,却不敢说普京也是叛徒,相反,习近平还说与普京性格相象要巴结他。普京认为苏俄长达74年的共产主义试验,是“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走了弯路,马列主义唱得好听,实践中却不中用,因为它违背人类普世价值,“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给苏俄带来深重灾难,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普京虽珍视以往,怀抱强国梦,甚至有些霸道,却把马列主义看得一文钱不值,认为是荒谬空洞祸害人民的邪说,已扫入历史垃圾堆。现在,俄罗斯虽还有共产党,也有些人打“镰刀锤子旗”信奉马列,但他们人数很少,且越来越少,谁还指望马列在前苏联东欧死灰复燃,都只能是痴心妄想。

     苏联垮台并不是因为出了叛徒,而是自身体制落后混不下去。若在美国,即便是出百个戈尔巴乔夫,也丝毫撼动不了其体制。被中共骂为修正主义头子的前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1959年出访美国搞“戴维营会谈”,也并不是去投降,而是豪迈地宣称:“我是来埋葬你们的!”提出“和平竞赛”,让先进淘汰落后。其结果现已分晓,是美国“不战而胜”。马列共产主义被实践证伪已全面失败,红旗已倒这一客观事实,在前苏联东欧及东西方各国早就成为定论,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的马列主义既由苏联人“送”来,现开创者“老大哥”垮了,改旗换帜彻底服输了,而按苏联模式建立的中共,不但死不认帐,反而自称“先进性”硬撑,只能是自欺欺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