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两种成功]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种成功

   两种成功

   

   有两种成功:一种是两种成功,一种是中国特色的成功。

   

   正常的成功,是真善美的,无论立德立功立言,都是自立立人的,同时是自利利人的---至少利己不损人。即使利益性成功,也不违反道德原则。因此,每个人的成功,多多少少有助于人类的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的提升。这种成功,多多益善。

   

   中国特色的成功则相反,反常道,反正道,反正义,反文明,假恶丑伪劣,损人利己,充满破坏性和危害性,会对他人、社会和国家产生大大小小的危害。大多数政治人文化人的成功,都是以摧残良知为代价的。成功的人多了,人性越来越邪恶,政治越来越黑暗,社会越来越溃败,祸及自然生态,祸及子孙后代。这是丧心病狂、祸国殃民和断子绝孙式的成功呀。

   

   当然,归根结底,损人终究是不利己的。通过坑蒙拐骗、欺诈暴力等各种恶行获得的利益,脆而不坚,坚而不久,悖入悖出,并将付出各种代价,轻则身败名裂,重则家破人亡。中国特色的成功,与其说是成功,不如说是人生的惨败。

   

   世事有常有变,有常态有非常态,在非常态社会,罪恶之人或有可能逃脱法律惩罚。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恶无恶报,无忧无虑。惩罪罚恶的方式非常之多,人祸天灾防不胜防,内在的惩罚更是防不胜防。比如,深植于潜意识的罪恶感恐惧感也会经常性地冒出来,让主人翁忧郁不堪,生不如死。

   

   是人都希望成功,但中国特色的成功却是正人君子所不屑的。孔子说:“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邦无道则隐”;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在政治无道缺德的国度,独善其身就是一大成功。

   

   独善其身就是保全性命。性命者,良知仁性也,天性之命和天命之性也,孟子说尽心知性知天,孔子说《尚书-西伯戡黎》说:“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中庸》说“天命之谓性”,孔明名言“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性命,指的就是这个东西。

   

   孟子三乐之一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这就是得性命之全的表现。性命残缺,轻则其德有缺其心有亏,重则铸成大错犯下大罪,或者丧心病狂行尸走肉。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是任何外物外力无法解决的,是权位荣耀和物质享受无法弥补的。对于儒者来说,性命最重要,即使乱世也要努力保全,哪怕为此丢了肉身。

   

   全性命的底线是无恶无罪问心无愧,这是必须做到的。在性命得全的基础上,有条件则立功,无机会则立言。若能闻达,那是为人生锦上添花,为性命增添光辉,可以更好地立德立功。否则从吾所好,乐天知命。

   

   现中国比三国时更乱,政治社会思想道德无不乱得一塌糊涂,不是战乱,胜似战乱,攘攘行尸,臭于死尸。要保全而不亏损,特别不容易。中国特色的成功,伤天害理,也会深深伤害自家性命。

   

   曾有层次不低的人酒后发牢骚,说人活着真没意思。当年不能理解,更不能理解,为什么某些人位高权重却忧郁不堪。现在深深的理解了。造孽已深,回头无岸,性命已残,良知已丧,生命虽在,行尸走肉,已无意义,唯负价值,感觉人生没意思,不是很正常吗?

   

   有人说:你想融入主流,成名成功成为媒体的宠儿,必须有所改变。我的表态是,

   我知道什么样的思想观点立场受当局欢迎,文章怎么写才能受媒体和多数读者欢迎。可是我更知道,什么思想观点立场最正确,可以自立立人救民救世,怎么写文章才不愧为君子不愧对良知。我的文章字字句句从良知心中流出,为自己为读者为天下后世负责。

   

   我当然希望扩大影响,希望媒体和时代靠近我,但这不能通过枉尺直寻的方式而成。我站在这里,对现实对政治社会,不会有一点迎合;我站在这里,任凭天下滔滔,不会有丝毫动摇。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一切言行听从良知的命令。

   

   知我者众则儒尊,你若有请我便教,自当诲人不倦;知我者希则我贵,你既无心我便休,岂敢好为人师?鲜花美酒也好,烈日骄阳也罢,东海恒常如此,既不会泛滥也不会枯竭。我相信,正人君子会为我骄傲,真正的中国人会为我骄傲,我的子孙后代会为我骄傲。

   

   如果必须背弃真理而言不由衷才能成名成功,如果成功需要郭沫若化或带鱼化,东海甘愿失败和埋没。想起一句墨西哥谚语:“他们试图把我们都埋了,但不知道我们其实是种子。”正义人物和势力是种子,良知真理是种子,儒家更是种子。

   

   此生曾经“多变”,开始颇为道家,后来颇为佛家,又后来颇为自由主义,期间还曾经尼采康德们。值得自豪的是,无论趋向那一家,都是为了给自己找家给社会寻路,思想之自由和精神之独立始终没有变。最后归本于儒,就是因为深深地认识到,儒家是生命最好的家社会最好的路。

   

   归本于儒,大本确立,乾坤定矣,仁宅义路,无入而不自得,于个人而言,这是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成功。我还要追求更大的成功,那就是成德成圣。我没有政治野心但有文化道德“野心”,我希望自己不要辜负了我,不要辜负生命的珍贵和良知的高贵。2014-11-26作于南宁

   2014-12-3首发于南华早报中文网。版权声明:《南华早报中文网》所有文章版权由香港《南华早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2015/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