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是中国亡命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中国亡命徒

   我是中国亡命徒

   

   在选题申报的时候,有编审认为我网上言论大胆,故对我的书稿审核要特别认真细致。我的回答是,顺其自然吧,东海忧天骂鬼大半辈子,近两年已是有所收敛,在江胡时代更加猖狂呢。

   

   当年曾以中国第一亡命徒自许。

   

   亡命徒,意谓冒险不顾性命、舍命不顾后果者。儒家不是亡命徒,但当仁不让,见义勇为,关键时刻不辞杀身舍生。明末大英雄袁崇焕就曾以“大明国里一亡命之徒”自居。孔子被郑人嘲为“丧家犬”,正好与“亡命徒”一词相对。郑人如果笑孔子是亡命徒,相信孔子也会“然哉然哉”的。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公孙丑上》)自我反省后,确定自己理直,即使千军万马,我也一往无前。用袁崇焕的广东话叫:顶硬上。这不就是亡命徒精神吗!当然,儒者与一般亡命徒本质不同。亡命徒是以身殉物,殉利益,殉某种邪恶信仰;儒者是以身殉道,殉天理良知,殉道德理想。

   

   东海当年跳出来反极权倡自由,早就做好了把自己豁出去的精神准备。有网民骂我“没毛大虫生就一身滚刀肉”,我视之为赞美。皈儒以后,言行上温和内敛了一些,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亡命精神依然如故。

   

   归儒,首先是深切认识到儒家至高无上的真理性正义性,同时深切认识到,儒家不兴,维权无益---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当年也曾热衷维权工作,但很快就发现,比维人之权、救人之身更重要的是救人之心。盖见利忘义恩将仇报,弱者被吃强者吃人,弱者一有机会就成为吃人者,这是马邦人一大特征。改良人心人性,通过重建社会道德而建设良制良法,离不开儒家文化的指导。甚至可以说,复兴儒家是救民救国的唯一途径。没有本土文化和一定的道德垫底,别说礼制德治,连民主法治都无望。

   

   江胡时代更猖狂,有发表于《议报》、《争鸣》、《大参考》、《民主论坛》、《北京之春》等等海外“反动刊物”的数百万字的枭文为证。江当政后期,位子完全坐稳,“威望”越来越高,而我思想言论也越来越激烈激进,多次严厉批判甚至侮辱之。

   

   例如,2002年4月首发《议报》的《与江主席谈心》中写道:“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x大总管为我洗脚,x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云。

   

   多年后我也认识到自己轻浮刻薄不对,2010-1于《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一文中反省:“无论对谁,可以批评不可侮辱。东海如此口齿轻薄,恣意嘲弄,无论对什么人都是极其无礼的。而今忆及,悔之莫及”云。

   

   当时是豁出去了,颇有“生为豪杰死为神”的自信。如果入狱,我就是英雄;如果被害死,我就成神,并提前进入历史,都够极权主义和施害者受的。当时国是日非,民生凋敝,看不到这个民族的希望,故满腔悲忧,嬉笑怒骂,任情率性,一切无忌。有诗写道: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其三》2002、2、2

   

   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发表后,诗友们评价颇高。首二句自写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颔联接着写愁大忧深,想行道则道远难达,同道罕见;想闲居独善,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和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结尾写梦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和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物飞度而过…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

   

   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

   

   江氏后期和胡氏前期,东海特别疯狂,没被逮捕,没被冠以煽动颠覆罪,甚感庆幸。因此,在江胡治下虽然饱受监控,言行不自由,成了老茶客,但我对他们个人没有怨愤。

   

   近两年来有所收敛,一是皈儒以后,性情有所改变,二是因为习王尊儒有言论,反腐动真格,多少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习的五四和孔诞两次长篇讲话,仿佛空谷足音。这样的尊孔讲话,在中共历代领导人中是前所未有的。

   

   当年是暴虎冯河,侥天之幸没有入狱,被友人戏称为福将;皈儒之后更是一切无畏,有恃无恐。我所恃者,天理、天命、天性也。论权位我是弱势,论文化道德,我自信是超强的强者。良知就是我的护法神,上上下下良知未泯者都是潜在的儒家,都有可能成为良知主义的护法。

   

   此外,我相信自己对政治社会大趋势判断的准确性。儒家复兴、中华重光是剥极否极之后的大势所趋,这一势头会因反动势力的反对抗拒而有所减缓,甚至出现局部逆流,但大势不会改变。儒家目前虽然势单力薄,却是朝阳事业,代表着中国的未来。顺儒者昌,反儒者衰,灭儒者亡。多数人即使毫不知儒毫不尊儒,也不能不让儒三分。

   

   倒孔反儒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2015-2-10余东海

(2015/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