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是中国亡命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中国亡命徒

   我是中国亡命徒

   

   在选题申报的时候,有编审认为我网上言论大胆,故对我的书稿审核要特别认真细致。我的回答是,顺其自然吧,东海忧天骂鬼大半辈子,近两年已是有所收敛,在江胡时代更加猖狂呢。

   

   当年曾以中国第一亡命徒自许。

   

   亡命徒,意谓冒险不顾性命、舍命不顾后果者。儒家不是亡命徒,但当仁不让,见义勇为,关键时刻不辞杀身舍生。明末大英雄袁崇焕就曾以“大明国里一亡命之徒”自居。孔子被郑人嘲为“丧家犬”,正好与“亡命徒”一词相对。郑人如果笑孔子是亡命徒,相信孔子也会“然哉然哉”的。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公孙丑上》)自我反省后,确定自己理直,即使千军万马,我也一往无前。用袁崇焕的广东话叫:顶硬上。这不就是亡命徒精神吗!当然,儒者与一般亡命徒本质不同。亡命徒是以身殉物,殉利益,殉某种邪恶信仰;儒者是以身殉道,殉天理良知,殉道德理想。

   

   东海当年跳出来反极权倡自由,早就做好了把自己豁出去的精神准备。有网民骂我“没毛大虫生就一身滚刀肉”,我视之为赞美。皈儒以后,言行上温和内敛了一些,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亡命精神依然如故。

   

   归儒,首先是深切认识到儒家至高无上的真理性正义性,同时深切认识到,儒家不兴,维权无益---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当年也曾热衷维权工作,但很快就发现,比维人之权、救人之身更重要的是救人之心。盖见利忘义恩将仇报,弱者被吃强者吃人,弱者一有机会就成为吃人者,这是马邦人一大特征。改良人心人性,通过重建社会道德而建设良制良法,离不开儒家文化的指导。甚至可以说,复兴儒家是救民救国的唯一途径。没有本土文化和一定的道德垫底,别说礼制德治,连民主法治都无望。

   

   江胡时代更猖狂,有发表于《议报》、《争鸣》、《大参考》、《民主论坛》、《北京之春》等等海外“反动刊物”的数百万字的枭文为证。江当政后期,位子完全坐稳,“威望”越来越高,而我思想言论也越来越激烈激进,多次严厉批判甚至侮辱之。

   

   例如,2002年4月首发《议报》的《与江主席谈心》中写道:“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x大总管为我洗脚,x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云。

   

   多年后我也认识到自己轻浮刻薄不对,2010-1于《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一文中反省:“无论对谁,可以批评不可侮辱。东海如此口齿轻薄,恣意嘲弄,无论对什么人都是极其无礼的。而今忆及,悔之莫及”云。

   

   当时是豁出去了,颇有“生为豪杰死为神”的自信。如果入狱,我就是英雄;如果被害死,我就成神,并提前进入历史,都够极权主义和施害者受的。当时国是日非,民生凋敝,看不到这个民族的希望,故满腔悲忧,嬉笑怒骂,任情率性,一切无忌。有诗写道: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其三》2002、2、2

   

   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发表后,诗友们评价颇高。首二句自写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颔联接着写愁大忧深,想行道则道远难达,同道罕见;想闲居独善,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和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结尾写梦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和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物飞度而过…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

   

   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

   

   江氏后期和胡氏前期,东海特别疯狂,没被逮捕,没被冠以煽动颠覆罪,甚感庆幸。因此,在江胡治下虽然饱受监控,言行不自由,成了老茶客,但我对他们个人没有怨愤。

   

   近两年来有所收敛,一是皈儒以后,性情有所改变,二是因为习王尊儒有言论,反腐动真格,多少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习的五四和孔诞两次长篇讲话,仿佛空谷足音。这样的尊孔讲话,在中共历代领导人中是前所未有的。

   

   当年是暴虎冯河,侥天之幸没有入狱,被友人戏称为福将;皈儒之后更是一切无畏,有恃无恐。我所恃者,天理、天命、天性也。论权位我是弱势,论文化道德,我自信是超强的强者。良知就是我的护法神,上上下下良知未泯者都是潜在的儒家,都有可能成为良知主义的护法。

   

   此外,我相信自己对政治社会大趋势判断的准确性。儒家复兴、中华重光是剥极否极之后的大势所趋,这一势头会因反动势力的反对抗拒而有所减缓,甚至出现局部逆流,但大势不会改变。儒家目前虽然势单力薄,却是朝阳事业,代表着中国的未来。顺儒者昌,反儒者衰,灭儒者亡。多数人即使毫不知儒毫不尊儒,也不能不让儒三分。

   

   倒孔反儒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2015-2-10余东海

(2015/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