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8)]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28)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5/12

   讓座

   近幾囘我坐地鐵,都有人踴躍讓座。這不知是什麽原因?是不是我近來樣子突然衰老了,人們覺得要向這個老伯讓座?還是我的行動過於遲緩,因而顯得衰弱,人們因而讓座?實情不得而知。

   我以前也常有人讓座,但不很頻密,大概十次八次才有一次,但最近則不同,每兩三次便有一次,這都是發生在這一星期内。照計,我這一星期的樣子和上星期的樣子,應該沒有怎大的不同,莫非我最近碰見的善心人多了?

   其實,我是不需要,起碼暫時不需要,人們讓座的。我的體力仍然不錯。我經常可以從我的住處將軍澳,坐地鐵轉火車,一路站著到上水,在上水逛一兩個小時,然後由原路回來,中間完全不需要找地方坐。(這拜我的打羽毛球所賜)因此,人們給我讓座,是完全不需要的,反之,我讓人則差不多。

   但是,出諸良好的願望,有人讓位給我,我也欣然接受,以免對方沒趣,這是一種禮貌。另一方面,我也在一般情況下不讓座給人,因爲估計對方不會接受。有時我見到一些真正需要座位的人,但卻沒有人讓位出座時,(這也並非不曾發生)我會起身讓座,並表示下一站落車,以免對方推卻。而我也曾真是落車再等下班車。這似乎有點那個,但爲了做得自然,也唯有如此。

   回憶起來,大概五六年前開始有人給我讓座,而最先的兩三個人,都是菲佣。這也真是奇怪。難道本地人和菲律賓人看人的眼光不同?本地人認爲我不夠老,而菲律賓人則覺得我的樣子差不多了。

   關於讓座的風氣,香港是做到了八十分,還可以好一些。朋友跟我說,深圳讓座的風氣也很普遍。如是的話,那便很好。我很少去深圳,但最近卻囘了一次鄉下拜山。我的鄉下是中山小欖,市面相當富庶。我們五六個人登上了一部巴士,立即有學生樣子的少年人給我們讓座,使我們大感意外,因爲看他們街道上人車爭路亂紛紛的樣子,感到車上只可能有爭座,而不會有讓座。

   不過,這些是少年人,正是我們寄希望的所在。讓座意味關懷別人,和鬥爭哲學是反面。現在大陸仍然是鬥爭主導,並且透過梁振英把這一套輸入香港。這條路是不通的,我們惟有寄希望於以後幾代的青年人。

(2015/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