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陈泱潮文集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反擊徐水良受僱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專集的結語


   陳泱潮(陳爾晉)
   
   2015-5-5
   

    《特權論》既然在鄧小平中共心目中是中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理論文獻和旗幟(見作為1981年中共中央第9號文件源頭的鄧小平相關講話),就勢所必然要遭到中共的強力打壓和封鎖。
   
    在國內,中共主要通過1981年中共中央第9號文件所規定之不上報不擴散不宣傳即以沉默封殺活埋的手段,對《特權論》及其作者進行封鎖。在《特權論》作者出逃海外後,則主要是通過徐水良這樣的特務打手瘋狂造謠、誹謗、誣衊、攻擊、抹煞《特權論》及作者,力圖弱化《特權論》和《特權論》作者的影響。

《特權論》成書40多年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前蘇聯東歐已經發生民主化巨變,而中共國迄今卻仍然未能啓動民主化改革。因此,《特權論》所揭示和闡述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問題,不僅對共產主義運動而言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而且對於中共國民主化變革,尤其依然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所以,拼命抹煞《特權論》、通過拼命搞臭《特權論》作者的名聲來抹煞《特權論》,就成了中共官僚特權階級頑固勢力瘋狂抗拒民主化變革的重要手段。


因此,反對抹煞《特權論》,就是堅持推動中國的民主革命,就是堅持爲中共國民主化變革而努力奮鬥。堅決反對抹煞《特權論》,就是堅決捍衛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就是堅決捍衛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理論文獻和旗幟,就是對中共國民主革命最堅強有力的推動,而根本不是什麽只關係到個人聲譽的問題。


圍繞《特權論》抹煞和反抹煞的鬥爭,其實質關係到能否成功啓動中共國民主革命的問題。只有《特權論》所揭示的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問題、官僚特權階級問題、特權資本化問題、人權問題、官僚特權社會法西斯新奴役制度八大政治經濟特徵……等等一系列體系化問題,引發了中共國思想理論界的大討論,迎來中共國新的徹底的思想解放運動,中共國才有可能啓動自上而下、上下結合、良性互動的全面深化改革(而不是在“全面深化改革”口號下千方百計鞏固“一黨制”的小修小補社會改良),進行制度性變革,實現民主化和平轉型。

   
    由於徐水良出身貧下中農,符合中共的階級路線,所以得以上大學。文革時期,徐水良又因為根正苗紅,出身貧下中農,站在保黨派保皇派立場……徐水良的這些出身經歷及其心胸品質,被特務機關所看中,故將其物色爲派往海外執行破壞民主運動攪亂民運隊伍的帶有一定理論色彩的“戰略特務”。遂使徐水良得以舉家通過中共機場之特殊通道,免檢飛往-移居美國,定居于中國流亡人士在美國的活動中心紐約。
   
    据有關知情人揭露,特務機關除了給予徐水良全家巨額安家費以外,還將徐水良納入給予工資津貼的編制,專門從事破壞和搗亂中國海外民運隊伍的職業化特務活動。這是徐水良到美國後長期不工作而成天泡在網上“抓特務”生活過得很滋潤的原因。也是他對一些人謊稱他不工作是因為他患了癌症,而對另一些人則說他家經濟狀況好是因為他老婆打兩份工的原因。
   
    網特五毛黨在有組織有指揮多次圍剿《特權論》作者陳泱潮(陳爾晉)遭到慘敗後,從2007年開始,徐水良奉命赤膊上陣充當了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陳泱潮(陳爾晉)的主要打手。
   
    在徐水良充當了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陳泱潮(陳爾晉)的主要打手後,抹煞和反抹煞《特權論》及其作者的戰鬥異常殘酷和激烈。這從陳泱潮文集收錄的大量被迫不得不反擊徐特務的文章可以看出。這些大量被迫不得不反擊徐特務的文章就是對民運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強烈控訴!就是對民運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罪惡的切實記錄!

徐水良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的主要手段,就是“謠言重復多次就成真理”的法西斯黑幫手段 ,就是不斷反反復複上貼、轉載、群發那些披著馬甲的造謠誣衊《特權論》作者的帖子。其實這些造謠誣衊《特權論》作者的帖子都是他徐水良參與其中的網特五毛黨所捏造所炮製。這些惡毒造謠誣衊《特權論》作者的帖子,沒有一篇是有真實作者署名的負責任的文章——由此足見民運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卑鄙、無恥和虛弱。

   
   附1:

政治流氓徐特務極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臉


   陳泱潮(陳爾晉)
   
   2015-5-4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徐特務居然披上馬甲埋怨為什麼貼出他以上這些顯得如此猥瑣齷齪的照片。
   
    可是,請問你徐特務能不能找得出一张你徐特務堂堂正正的照片贴出来让大家觀瞻觀瞻?

有道是:相從心變,现象是本质的反映。


你徐特務原本就是這麽顆邪惡的心、就是這麽個坏蛋形象!

   
    搜遍网络,徐特務唯一像点人样的照片只有和《特權論》作者与嚴家祺先生的合影。虽然粘了《特權論》作者和嚴家祺先生的光,徐特務稍微有点人样,可是恰恰是这张照片雄辩地证明了徐特務極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脸!
   
    读者请看《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姦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chenyc/6_1.shtml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18768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姦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


   陳泱潮(陳爾晉)
   2014-10-18
   
    2000年11月我出逃到泰國後與徐水良電話聯係,他介紹我和他當時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的下屬泰國人員接洽。
   
    我請該人給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寄信,告訴我安抵泰國。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隨即被公安羈押,我存放在那裏的物品全部被公安收繳。
   
    我因為語言不通,情況不熟,沒有合法居留證件,隨時有可能被泰國警方抓捕遣送回中國。因此必須盡快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不能不請該人幫助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但該人拒不幫助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執意說已經聯繫好,要我到中泰邊境去教夜校,說去那裡教夜校可以拿到較高的工資云云。我因為擔心被用麻袋裝了塞在吉普車裏抓回中國,一直不答應去拿高薪任教。
   
    期間又發生泰國警察圍堵我的居處專門抓捕中國人而我恰巧鬼使神差外出逃過被抓捕的事件,使我對該人引起警惕,遂中斷與該人聯繫,立即變換住處,隱姓埋名與世隔絕長達近一年。
   
    直到隔年王炳章來泰國,那天神差我去教堂,恰逢教會主持人要求第一次到教會的人起來自我介紹,遂得以確認王炳章,和王炳章相認。王炳章說正在到處找我,便親自帶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辦理政治庇護手續。
   
    我獲得難民庇護證件後,王若望先生去世,王炳章第一時間來電郵邀請我參加王若望治喪委員會。我遂委託王炳章買花圈,並委托他代我致祭。但王若望追悼會會後,收到徐水良來信説我委托王炳章致祭影響極為惡劣——因為王炳章是中共特務,王炳章借我的委托要在王若望追悼會上發言云云。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懷疑徐水良。還是把他當作老民運同道相信。2006年我去紐約還通知他來接我,嚴家祺先生請我去他家吃飯,也是請他領路陪同前往(見附件《陳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與記事/上》。劉青請我吃飯,我意也帶他去,因為劉青不願意接待他,遂作罷)。

直到2007年中共五毛黨在互聯網上發起對我有組織有指揮的多次大規模圍剿都被我一一擊潰後,徐水良突然翻臉赤膊上陣凶惡攻擊誣衊我,充當中共頑固勢力圍剿我的主要打手。我才感到他有奉命而為的問題。


以後長時間交手,才深深感到他早已經是特務機關特別僱傭來專門破壞民主運動、打擊真民主運動鬥士的打手!早已經是死心塌地的民運叛徒、內姦、無道無德、個人品德壞到極點的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當代叛徒浦志高!

   
    附件: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8张图)


   ~~~~~~~~~~~~~~~~~~~~~~~~~~~~~~
   
   目录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4.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
   
   ~~~~~~~~~~~~~~~~~~~~~~~~~~~~~~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alt="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alt="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2006年3月24日中午12:30分,乘AA171航班,飞抵纽约肯尼迪机场。
   
    行前,申奇胞兄傅申平君,来过电话,说他和申奇可以开车来接我,并安排我的住宿等事。定票后,考虑到申奇事忙,我自己又是第一次去纽约,说不定还会常来常往,而自己没有汽车,又不懂英文,不会英语,得学会自己认路坐地铁,所以,就请现在正赋闲在家的徐水良先生来接机,嘱咐他不用找车, 请他带路,乘地铁就好。

回忆1981年4月4日,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一个星期后,开始了对全国民运骨干的大逮捕,水良兄也于5月4日被捕。之前3月底我们曾数度见面。一晃,整整25年过去了,他那时还没有结婚,正在谈恋爱,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這裏有必要附帶提一句:我在1981年中共中央9號文下達知道我被定性成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首要分子後,就回到云南準備出國成立民主國際。只因念及當時正在談戀愛的徐水良“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改為北上向中央说明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詳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88_1.shtml )

   
    在参加完[法轮功]的既定活动后,我3月28日凌晨两点钟从华盛顿回到纽约。
   
    上午,水良兄告诉我,严家祺先生已经知道我来纽约,特意请我们当天中午1点钟去他家吃饭。
   
    随即就由水良兄来带路,前往严先生家。
   
    出得地铁,我远远看见家祺先生正在向我们挥手,我赶忙跑过去,不禁和他紧紧拥抱!
   
    原以为那就是他家附近,岂料,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他的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