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郑恩宠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燕薪律师:尝试会见屠夫吴淦情况通报<
   
   [日期:2015-05-29] 来源:参与 作者:燕薪律师


   (参与2015年5月29日讯)
   
    今日上午十点半到福州火车站后立即赶往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在十一点十分左右到达。之后在会见接待室,我提交会见手续要求会见。
   
    接待警察先说:你怎么来这么晚,上午会见都结束了,都快到吃饭时间了。我说:那你帮我查下这个人是不是在这。他看了一下说:对,这家伙是在这,你下午过来吧,你下午来可以多会见一会,这会要吃饭了。我再次跟他确认说:你确定是在这儿?你确定我下午可以会见?他说:确定。
   
    因为担心中午出现变故,一、可能是缓兵之计;二、可能汇报后上层施压干预阻扰会见,故我跟陪同公民一直未公开上午情况,以争取早日落实会见让屠夫安心。
   
    在忐忑等待两个多小时后,我再次来到福州一看,要求会见,这次我才将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的名字填在了介绍信上。接待的还是同一警察,他先是查了下电脑,然后说:不在这,系统里没这人。
   
    我说中午之前你还说:这家伙是在这。
   
    他看了看我的介绍信,指着福州一看名字说:我是看你这上面写的,才说对,是这。
   
    我说:你明显撒谎,我这儿的名字是刚刚才填上去的,中午来的时候还是空白,并且你明明白白的说的是这家伙在这。
   
    他说:反正我系统里没查着就没有,你再去别的看守所问吧。
   
    我说:你敢肯定你不是因为收到有指示所以不让会见吗?你沒必要为其他人承担责任而个体作恶。
   
   他说:没有。
   
    我说我记下你的警号和名字,配合撒谎很可耻。遂记名字:汤群;警号:100751。
   
    为确定一看警察撒谎,我又跑了福州二看,查看后说:没这人。
   
    综上,根据对话情况,基本可判断屠夫就关在福州一看,但应该没录入电脑,因为我们最开始先去送衣物处查询就没查着。
   
    公权力无非是想通过延缓律师会见让屠夫在里面待得难受些以加紧对屠夫施压和发动宣传攻势。但是,这种小伎俩用在心理素质超强的屠夫身上,是注定不会得逞的。
   
    本律师有决心继续死磕,无论屠夫关在哪里,不见到他誓不罢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5/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