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郑恩宠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郑恩宠点评:
    官媒陆续报道法官大批辞职的信息,没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中共的反对派和所谓的敌对势力也没引起重视,说明对依法治国,实际是律师、法律人治国的真谛还没认清。有人认为很了解美国、台湾、新加坡等,实际还未真正了解。对法官大批辞职的信息,国内的维权人士和访民也没引起重视,说明他们还没认清政府和法院已经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人们盼望已久的全国法院五一后采取登记立案制,但是对信访矛盾案,法院采取先登记立案后驳回的方式。法院仍将访民案关在大门外,作出这个决定的恰恰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习近平主政后,全国发了几十个文件,政府对越级上访和涉诉的访民,一律不受理,各级政府将访民关在大门外,作出这个决定的也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
    黑龙江访民徐纯合被击毙后,有许多访民举牌:“我是访民向我开枪”,但还有许多上海访民到北京上访,诉求是:中央啊,习近平啊,上海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这些访民应当想到,将访民关在大门外,都是来自中央的决定。有的上海访民已经上访十年、二十年了,也许是一场早该结束的梦。有许多访民已经或多或少得到过律师帮助,但还是走上了瞧不起律师,远离律师,开除律师,谩骂律师和出卖律师的不归路。这些骄傲的访民失败是必然的,这场中央将访民当宝贝的梦,谁愿做就让其做到底吧。
    有访民举牌:我是访民向我开枪;也有上海访民,高举:我是老上访,共产党政府赶快向我投降吧!其中,谁头脑清醒?谁在痴人说梦?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法院5年500余人辞职 压力大待遇低
    (博讯2015年05月26日发表)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近几年,法院人员流失形势严峻。201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法官流失”现象就写入了市高院工作报告,近5年,北京法院系统已有500多人辞职调动离开法院,法官流失现象严重,且主要集中在基层法院,离开的法官大部分经验较丰富,能力较强,流失速度还在加剧。
   
    而在另外一个城市上海,法官流失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法官,是个看上去很美,工作稳定,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职业,但为何离职的现象愈发频繁?据《中国经济周刊》分析,压力大、待遇低成离职主因,员额制令部分年轻法官心存疑虑,以下为《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全文:
   
    今年4月,一则落款时间为2015年4月3日,名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关于辞去公职的有关要求》的文件在网上流传。
   
    其中规定,对于在西城区人民法院工作的行政编制人员和事业编制人员,如果享受了住房分配、公费求学深造、挂职交流、配偶进京落户等政策,那么不管其是否已满5年的最低服务年限,均需要再延长5年的服务期限。
   
   
   北京法院5年500余人辞职 压力大待遇低
   
     (资料图)
   
    5年最低服务年限的规定,源于2008年7月16日,中央组织部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新录用公务员任职定级规定》,其中第六条规定:新录用公务员在机关最低服务年限为5年(含试用期)。
   
    上述在网络上流传的文件还提到,因辞去公职事宜出现违反纪律情形的,视情形给予开除等处分。
   
    而根据公务员法和律师法的有关规定,被开除过公职的,不得再被录用为公务员,也不能获得律师执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就上述文件与西城区人民法院联系采访,截至发稿前,西城区人民法院未做出回应。
   
    在司法改革如火如荼进行之际,这份网上流传的文件以及法官流失问题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
   
   
   愈发严峻的法官流失问题
   
    虽然有不少观点将法官离职解释为人员的正常流动,但数据证明,近年来,法官流失问题正在加重。
   
    201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法官流失”现象就写入了市高院工作报告。在其后的全国两会上,北京团审议“两高”报告时,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高院院长慕平回应了该问题。慕平表示,近5年,北京法院系统已有500多人辞职调动离开法院,法官流失现象严重,且主要集中在基层法院,离开的法官大部分经验较丰富,能力较强,流失速度还在加剧。
   
    而在1000多公里外的司法改革前沿——上海,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据《解放日报》报道,2013年,上海法院辞职的法官超过70名,较2012年有明显增加。据调查,这部分离职法官多为35岁至45岁的高学历人才,法学功底扎实、审判经验丰富,不乏中级法院副庭长之类的业务骨干。从2008年到2013年,上海每年平均有67名法官离职。
   
    据媒体报道,2014年上海法院系统共有105人离职,其中法官有86名。值得注意的是,这86名法官中,有17个审判长,43人拥有硕士以上学历,63人是年富力强的“70后”,都是不折不扣的审判中坚力量。
   
    最新的数字同样不容乐观。据报道,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上海法院系统已有50人选择离开,其中包含18名法官,一个季度的离职人数已近去年一半。
   
    记者查阅了近10年的最高法院工作报告,其中都会用一节介绍法院工作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自2013年周强就任最高法院院长以来,其工作报告中的问题部分较以前发生了明显变化,其中对“人员流失”问题的表述,就在悄然改变。
   
    在最高法院前任院长王胜俊2012年和2013年所作的报告中,“人员流失”还被表述为是部分法院面临的问题。而在周强这两年所做作报告中,则删去了“部分法院”的表述。
   
    措辞变化下,显露出的是法院人员流失的严峻形势。
   
   
   法官流失为哪般?案多人少,待遇较低
   
    张坤毕业于一所知名大学法学院,目前在北京市某区法院任代理审判员,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在他刚进法院的前几年,法院还在持续大量补充法官,案件量只是平稳增长。2003年时,西城法院有个法官年度结案数量过百,获得了二等功,因为当时很少有法官的结案数量可以过百。
   
    不过情况在2007年之后发生了变化,张坤告诉记者,从2007年起,法官人数只有少量增长,可审理的案件数量却猛增。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从2008年至2012年,全国法院受理案件总量年均递增6%,这5年间,地方法院受理案件数量超过5600万件,审结、执结的案件数量超过5500万件,同比分别上升29.30%和29.76%。
   
    内蒙古某中级法院立案庭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07年起案件数量增长,一方面因为2007年民诉法修改,诉讼费缴纳办法正式施行,扩大了收案范围,降低了立案门槛,诉讼费收取标准也明显降低;同时也因为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赖和期待不断提高。
   
    与案件数量的增长相比,法官数量却增长缓慢。根据《人民法院年度工作报告(2010)》披露的数据,2006年,全国19万法官审结了855.5万起案件。而据新华网报道,全国法院2013年的结案数为1294.7万件,已比2006年多出了440万件;全国法院法官人数为19.6万,这一数字仅比2006年多出6000人。
   
    201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市高院院长慕平介绍,北京法院工作人员8576名,具有法官职称的有4168人。2008年北京法院收案量突破40万件,近年保持在40万到43万之间。平均每个法官每年立案100余件,多数法官长期加班加点,呈高负荷状况。
   
    另一方面,据慕平介绍,北京法院拥有法官职称的人员中,有637人属行政后勤保障人员,占15%;886人是院长、副院长、庭长等,主要精力投入于审判的监督指导,占21%。这样算来,有36%的法官实际上不经常办案。
   
    这无疑又增加了部分法官所面临的压力。
   
    2015年的最高法院工作报告中提出,案多人少、人才流失问题突出,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一线法官年人均办案高达300多件。
   
    而法官所面临的压力还不止于不断高企的办案数量。
   
    “你可以找个基层法院,每天随便找两个法庭旁听一下案件审理过程,看看现在法官审案子有多难,有些当事人有多闹。”张坤有些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然而,与法官工作的任务重、风险高对应的,却是待遇的低下。
   
    目前在北京某中级法院任职法官助理的陈进给记者算了笔账:试用期每个月工资4550元,扣除五险一金和个税后,能拿到3812元。“跟在体制外的同学比,人家也不比我忙多少,但拿得比我多,想想真纠结。”
   
    而据记者了解,法官助理、助理审判员与审判员之间的工资额差距不大,法院人员工资的差距主要体现在行政级别与工龄上(编者注:助理审判员与审判员均属于法官序列;所谓年轻法官一般为助理审判员,多由工作满三年,通过预备法官考试后的法官助理出任)。因此,即使陈进能够进入法官序列,其工资也不会因此大幅增长。
   
    张坤表示,“对于法官群体,我只能说压力太大,工作太忙,待遇太低。”
   
    上海高院政治部主任郭伟清曾就近年上海法院法官流失现象对媒体解释道,“法官流失有多种原因,包括薪酬低、职业晋升渠道不通畅、缺乏职业尊荣感等等。”
   
   
     员额制改革,年轻法官的担忧
   
    除去案多人少、待遇较低等问题,近两年试行的“法官员额制”,也或多或少影响着年轻法官们的选择。
   
    2014年6月6日,中央深改组会议通过《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把高素质人才充实到办案一线。
   
    同年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其中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对法官在编制限额内实行员额管理,确保法官主要集中在审判一线。建立员额制后,法院人员将分为法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三类,法官的具体员额应根据该地区案件数量与复杂疑难程度设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对于这一轮的司法改革,法官们都觉得改革方向是对的,但一些法官表示,应对法官认定的标准进一步明确、细化。
   
    对此,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司法改革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即将实行的员额制意味着原有的部分人当不了法官,在员额制实施过程中,能不能打破论资排辈,过去不办案的‘领导’会不会挤压员额空间十分重要,要让年轻人看到希望和出路,他们才能留下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