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四)
·事实与反思(五)
·事实与反思(六)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七)
·刘晓原律师为杜导斌辩护
·美评中国的人口贩卖
·全球55名记者流亡
·艾未未作品在加展出
·朱久虎律师为两基督徒辩护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郑恩宠点评:
    《新京报》是官方媒体,比起其他官媒较客观报道了庆安案的真相。似乎只有一个访民加网民被击毙,全家才得救。现三个孩子被送到福利院,精神病的妻子被送到精神病院,母亲现住中医院,出院后入敬老院。为何一个人被警方击毙后,全家才有如此待遇?全中国有多少类似经济困难的家庭?难道都要被击毙吗?
   转载来源:博讯网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博讯2015年05月15日发表)

   
    来源:新京报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45岁的男人,被村人称为“大没脸”,给他介绍工作,他说“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他喜欢喝酒,一喝了酒就“话多,拍拍打打,总是挑拨你。”
   
    82岁的老太,带着3个5到7岁的孙辈,成为职业乞讨者。
   
    而多次到大连、北京的乞讨经历,使他们成为重点稳控对象。
   
    政府部门并不认可他们“上访”的说法,因为“信访局没有他们的信访记录”。
   
    最终,这个家庭有了一个归宿,村民说,“老太太,孩子也不用遭罪了。”
   
    5月2日一早,徐纯合对母亲说,“妈呀,我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婶家看看。”
   
    没有人知道徐纯合为什么心情不好。在他去世前与之接触的家人和村民看来,45岁的徐纯合“没什么高兴不高兴,一直就这样。”
   
    4月29日中午,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去了出生的村子——黑龙江庆安县丰满村李宫屯。
   
    那天下午,徐纯合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20块钱的烧纸、一瓶白酒、两盒罐头和两个鸡腿,到父亲坟上烧纸。“去跟我爹喝点。”
   
    堂哥徐纯智,小卖部老板于永芬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给父亲上坟烧纸了。
   
    徐纯合和母亲最终决定带着孩子去大连金州。当天的黄历上写着,5月2日,农历三月十四,宜:出行。
   
    新京报副标题:“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
   
    45岁的徐纯合,几乎一半时间是在漂泊中度过。
   
    徐纯合出生时,父亲已40多岁,“老来得子,非常宠他。吃好的喝好的,几乎不让他干活。”
   
    18年前,徐纯合的父亲去世。堂哥徐纯智说,他的“好日子”自此到头。
   
    父亲去世之后,徐纯合和母亲分了一公顷的水田和旱地。但一年后,徐纯合就将土地租出去,以几百元的价钱变卖了父亲留下的两间房,带着母亲外出打工。
   
    离开丰满村李宫屯时,徐纯合27岁。“在农村,这属于绝对大龄。没人给他说媳妇,太懒,姑娘跟着他,遭罪。”
   
    徐纯智说,徐纯合先后在离家100多里地的老金沟淘金、在建三江农场以及大连金州等地打工。
   
    “他只读了小学四年级,又没有技术,干的都是出大力气的活。”同在大连金州的堂弟徐纯静说,徐纯合在金州劳务市场“站大岗”,每天等活:搬家、卸货,拉沙子、赶海扒蚬子······
   
    但徐纯合“二二乎乎的、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徐纯静说,劳务市场分帮结派,“势力”大的才能抢到好活儿,徐纯合只能做别人挑剩的、特别累的活;活干完要结账,老板却没了;交了200块钱办暂住证,被警察查到,假证。
   
    “无论打工还是跟别人打交道,他只能吃亏。”徐纯静说。
   
    2005年左右,徐纯合带着母亲到了伊春市铁力市。
   
    他在一个朝鲜族屯子替一家机构看门、烧炕,每天5块钱,间或在铁力劳务市场“站大岗”;母亲捡破烂。
   
    2008年左右,当地人介绍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当时有轻度精神病的离异女人。
   
    在38岁的时候,终于娶了媳妇,这一度让徐纯合很高兴。他领着媳妇回到庆安,几乎去了所有亲戚家。
   
    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一场车祸导致徐纯合腿部骨折,自此再不能做重活。
   
    妻子病情开始加重,堂哥徐纯智发现,这个弟妹以前还能洗衣服、做饭,知道喊大哥、大嫂,现在见人就躲。
   
    2010年,徐纯合的第三个孩子出生。
   
    在这之后,徐纯智发现,平常只喝3、4两酒的徐纯合开始酗酒,学会了抽烟;表哥吕恒信注意到,徐纯合的手总是发抖,“小酒杯里的酒会因为手抖而洒出来。”
   
    亲友们分析,徐纯合家庭负担重,生活困顿,受人歧视,又不能再干重活,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咱农村人不就借酒消愁嘛。越喝越郁闷,越郁闷越喝。”
   
    新京报副标题:重点稳控的乞讨者
   
    在铁力生活期间,徐母权玉顺开始带着孩子乞讨。
   
    2011年夏天,铁力市救助站将徐纯合一家六口人送回庆安。
   
    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说,事实上,村里对徐家一直非常照顾,为徐家5口人申请了最高额度的低保(注:徐纯合的妻子为铁力人,享受铁力城镇低保),徐纯合、徐母和三个孩子每人每年2700元,冬天还给取暖费。从2011年开始,村里先后给他们找过三个房子,前两个大概每年1000元左右,房费、电费都由村里交。后来因为徐母去庆安县城“乞讨”不便,徐纯合又要求在庆安住,村里又给他在县城里找房,并给徐每年1500元用来交房租。
   
    自回到庆安后,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成为职业乞讨者。
   
    “他们在庆安客运站和步行街乞讨,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徐纯智曾两次见到伯母权玉顺乞讨,“瘫坐在地上,三个孩子穿着或大或小、特别脏的衣服围着她。很多人围观。”
   
    徐纯智两次都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太丢人了。”
   
    庆安县信访局和丰满村支书王淑华提供的信息显示,2014年夏天,权玉顺开始带着孩子到大连金州乞讨,两次被救助站送回黑龙江。
   
    2014年11月份到2015年4月28日,权玉顺带着孩子三次进京乞讨,被庆安接回。
   
    这一时期,徐家乞讨的事情被多家媒体报道。2014年5月7日的大连晚报及大连天健网报道了权玉顺带着三个孙辈在大连乞讨。
   
    徐纯合母亲夺过警棍抽打徐纯合
   
    2月18日的北京晚报网站上,也刊发了权玉顺带孩子来京乞讨的报道,她希望能让当地的福利院收养孩子。
   
    但庆安方面调查后认为,三个孩子并不符合进福利院的条件:他们的父亲徐纯合健在且有劳动能力。
   
    对于有媒体报道权玉顺是带着孩子上访的说法,庆安县信访局、丰收乡政府及丰满村均予以否认。“信访局没有他们的信访记录。”
   
    村支书王淑华认为,“上访”更像是徐母的一种托辞,徐母基本每次都是带着孩子出外乞讨,见到警察询问之后就说不是要饭,而是要反映情况。
   
    据财新网报道,由于数次到北京乞讨,权玉顺在当地重点稳控的名单之中。村干部坦陈,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们曾看着徐母不让其进京。
   
    王淑华告诉新京报记者,“两会”期间,权玉顺欲带着孩子买票进京乞讨,被村干部三次“偶然发现”后阻止。
   
    今年3月8日,堂姐徐纯燕和堂哥徐纯智到大连金州走亲戚,在火车站碰到村会计邓利民和民兵连长张大国,徐纯智打招呼,“干啥呢?”对方说,“堵你大娘呢。”
   
    熟悉情况的亲属说,徐纯合平时也会跟着母亲和孩子出门,但他并不参加乞讨。他早上骑着三轮车或者打车将老人和孩子送到乞讨的地方,晚上再骑三轮车或者打车接回来。
   
    徐纯合拒绝工作:“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在2011年回到庆安后,村民们发现,徐纯合更懒了。
   
    他喜欢穿西装,背着手,频繁地在屯子周围熘达,见人就热情地打招呼。
   
    徐纯合几乎是屯子里唯一穿西装的人了,“但贼埋汰,穿一双拖拖拉拉的棉鞋,不穿袜子,不刮胡子,长久不换洗衣服,身上有味儿,谁都不愿靠近他。”村民于永芬说。
   
    屯子里的长辈经常骂他,“你长点志气吧。”徐纯合咧嘴笑。
   
    村民在背后给他起外号:“大没脸”,意为没脸没皮。
   
    庆安当地人颜婷(化名)长期帮助徐纯合一家。颜婷说,她在庆安步行街一家超市门口看到老人领着三个孩子乞讨。“孩子蓬头垢面,给我的感觉是,这几个孩子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实在太可怜。”颜婷给他们买水,也拎着东西去家里看他们。还帮他们收别人寄来的衣物。
   
    由于感谢颜婷的长期帮助,徐纯合主动向她谈起过很多事情。
   
    2014年,徐纯合对颜婷说,“我的心都散了。”徐纯合无助和无奈的表情,让颜婷很难受。
   
    2014年冬天,经丰收乡民政助理董春雨介绍,徐纯合到一家澡堂工作,给客人开鞋柜存取鞋,但只做了3天。董春雨问他原因,“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村民:“孩子不用跟着他遭罪了”
   
    徐纯合租住在庆安县城水泥厂小区的房子杂乱不堪,床头,窗台上放着几个“老村长”牌子的空酒瓶。
   
    5月2日那天,在庆安火车站外的饭馆里,徐纯合还喝了一杯容量为2两半的白酒和半瓶啤酒。
   
    堂姐夫李国文说,喝酒之后,徐纯合话多,“拍拍打打,总是挑拨你。”
   
    几乎从不在人前显露担当一面的徐纯合,将无助和自责留在了网络世界。
   
    2010年初,徐纯合开通了QQ号,QQ空间取名为“微微尘土一颗”,内有多条求助的内容,他乞求“给我开通道路,让我的工作顺利”。
   
    2013年父亲节当天,他转发了一张“父爱如山”的图片。他说:可惜我没做到。
   
    5月5日清早,徐纯合的骨灰被埋在屯子南边一公里处的山腰,土坟低矮。黄历上也写着,农历三月十七,宜:解除。在黄历中,解除为解除灾厄等事、解脱的意思。
   
    参加葬礼的只有堂兄弟徐纯智、徐纯静,表哥吕恒信以及两位出租车司机。没有放鞭炮,也没有烧纸。
   
    他的三个孩子被送到绥化市福利院;妻子被送到铁力市精神病院;母亲在庆安中医院住院,出院后将进入敬老院。
   
    “老太太和他妻子总算有个归宿,孩子也不用跟着他遭罪了。”村民于永芬说。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