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文集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作者:槟郎
   
       1声援果敢华人
       家园被肆意抢掠,文化被肆意践踏,生命被肆意虐杀……


       哀哉,我中华同胞!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诅咒你不得好死!
       为了民族尊严,不愿臣虏于侵凌;遁避于边境之蛮荒,延续高贵的血脉。明末清初的中华血泪,开始了果敢的痛史。
       大明皇朝的末代帝君,命丧奸臣的逼死坡,忠烈的国之义士,拓荒兴建新的家园。诸葛亮的怀柔之地,固守我汉家威仪,传承我华夏的文明。
       可恨清廷屈服于英帝,割让新拓的疆土;可恨抗战后的光复,又被红朝吏慷慨断送。果敢华人不能归统,沦为亚细亚的孤儿!
       退而求其次,只得身在缅甸心在汉。按照《彬龙协议》,各民族拥有高度的自治。谁撕毁了曾经的诺言?勾结内奸发动侵略。
       吴三桂,汪精卫,果敢也出了个白所成。自治的家园被侵占,中华生灵遭涂炭,送土媚酋的中原朝廷,让全球华人空望肠断!
       家园被肆意抢掠,文化被肆意践踏,生命被肆意虐杀……
       哀哉,我中华同胞!致敬,你们决死的反抗!南都槟郎竭力声援。
       2015-2-23
   
   
       2哀悼大水桑村民
       死得太突然,死得太出乎意料,死得太窝囊,死得太冤屈。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和平的顺民,在自己的甘蔗地里干活,突然飞机过来下蛋,我们的生命便报销。死得太没道理,死不瞑目啊!
       缅人肆无忌惮地屠杀果敢华人,分明违反了协议和人道。石敬塘送出的礼物,还能指望他去夺刀?只是还能以中原正统自居?还有颜吟唤海外华人?
       我们同情果敢的同胞,可是被朝廷束缚了手脚。他们坐看境外华人死,他们坐看境内我们死,我们养活的寄生虫,掌握国之重器的大人们!老天爷在看,中华祖宗们在看!
       我们纳税养活的官吏压制屁民暴狠,面对外侵无能!所谓的人民子弟兵,我们的军人正在醉醺醺地喝茅台吗?只剩下外交部为敌人辩护,说什么误投无炸;只剩下草民遭飞来横祸。
       我们化为冤鬼也不会放过这些人: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血债要用血来还;勾结缅帝的秦桧们,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云南的官员请下台!云南的三军将士请自裁!
       死得太突然,死得太冤屈,和平的顺民,死不瞑目啊!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2015-3-14
       
   
    3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在茫茫的热带森林里,战斗着我的好兄弟,杀人和被人杀,这是怎样的宿命?为了弱小民族的生存权,却是古老而伟大的一部分,以落后的武器抵御缅帝强悍的军事机器。
       你毅然地走了,炒了苛吝老板的鱿鱼,丢下了娇妻弱子。我的心也随你而去,从此热切地关注果敢局势,你们打赢了,我喝彩;你们失利了,我痛惜。把《第一滴血4》反复看,想象你就是中国的兰博,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凶残的缅兵血肉横飞。
       与我在明故宫遗址惜别,午门城楼上慷慨陈词。你说大明的遗民,把蛮荒开辟出热土,建立起新的家园,却遭受缅帝的蹂躏,赤裸裸的法西斯的暴行!作为热血的南京人,卫我种族,反抗侵略,你要万里赴戎机!
       我又踯躅在午门城楼,荒凉得不见人影,思念着失去音信的好友,盼在胜利后凯旋。有司扶植怎样的流氓?送出军械被用来屠杀同胞,五个边民白白丧命,还后撤一公里让人轰炸,谁来纾解我的辛酸与愤懑!
       在茫茫的热带森林里,战斗着我的好兄弟,杀人和被人杀,这是怎样的宿命?为了大明遗民的生存,曾经不愿臣虏而背井离乡,承续诸葛亮的功业,大汉文明的光被之处,又被怎样的友邦奴役,甚至不能表明自己汉族身份!
       朋友,等待再见,我会在午门摆庆功宴!如果你捐躯沙场,我将去滇西为你背回骨灰,如你所愿撒入母亲河扬子江。尽管现在还很艰难,敌强我弱,不够的外援,连我十年笔耕的博客,也因为宣传果敢而被关,但我们一定会胜利。因为不屈的民族意志,正如它的另名——果敢!
       2015-4-29
     
(2015/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