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槟郎文集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12对外汉语 朱珠
   
     早闻槟郎大名,这学期有幸选上他的新诗赏析课,满是期待~
     初见槟郎,不高,微胖,着装朴素,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着一股文人气息,岁月已经在他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却让他看起来更有魅力。他说他喜欢大家叫他槟郎兄。


     都说巨蟹座跟双鱼座是非常合拍非常有默契的,难怪我比较喜欢槟郎兄您这种诗体,也难怪您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也可以将我的名字对号入座(记得第一次上您的课我就中奖了,您让我上去读诗,课后聊天时您说到坐在第一排的都是好学生,当时您见我坐第一排就叫了我,可是您并不认识我,所以一切都是那么巧,这算是缘分么,哈哈~可是我想说我这唯一一次坐第一排就献给了您的新诗赏析课呀!所以您也该觉得”荣幸”吧!),双鱼座果真吸引巨蟹座呀!(纯属娱乐~~~)槟郎兄总是喜欢在上课前和课间放一些歌曲,说实话,这些歌都很好听,个人非常喜欢,所以经常就是下课回来然后我还会去找这些歌再去听,您的课真是不仅可以学诗还可以发现好听的音乐,太值了!
     巨蟹座的槟郎兄是一个非常喜欢写诗非常会写诗的人,或许有些人不太喜欢或者不太认可他的诗,觉着很像散文,但比起那些无病呻吟就喜欢用华丽的词藻堆砌起来的诗,槟郎兄的诗都是有故事有情节通俗易懂的,都是来源于生活,这才是真正的诗。
     翻看槟郎兄的博客,惊呆了,有一千多首诗,您每天不是在搜集写诗的素材就是在去搜集素材的路上么?!一一浏览他的诗歌,让我对槟郎兄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看了《巢湖西坝口》我知道槟郎兄的家乡在巢湖,他在诗中这样写道:“而今蹉跎地回到故乡,西坝口,滨湖大道入口处的巨大牌坊旁,堤柳下。许多船在归港安息,洪水通过裕溪河流向长江,银屏山凤凰山和旗鼓山在守望。我手捧巢湖水融化眼泪,绝对没有忘记曾经的诺言,只是千秋名常在身后事,只是万言不值一杯水!”是啊!背井离乡到外地工作,怎能不想念生我们养我们的故乡,年轻的时候总是想出去闯荡,希望有一天能衣锦还乡,让家乡以我们为荣,槟郎兄也不例外,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抱负与曾经的诺言,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也显示出槟郎兄的不得志啊!
     《故乡的紫薇洞》还透露了槟郎兄对故人的怀念:“紫薇洞里找到井口通天,我眼泪模糊地看到奇幻,两个洞口你我各冲里叫喊:哥和妹长大后永不离散……浪涛拍打着巢湖北岸,牧牛孩童嬉戏在乡野乐园。”在《故乡的葵花》中写道:“我在异域的雾霾中的思念,再没有比你更神奇更灿烂的花了。金黄的舌状花,油菜花黄,最绚烂的天使的裙边的装饰;深黄色的管状花,金菊的风采, 密密地镶嵌,庇护着精妙的果实。花盘竞相绽笑,我的乡愁醉人。”怀念故乡的那美丽的葵花,觉着故乡的空气都是如此新鲜,没有雾霾,爱家乡的人才会觉得故乡哪儿哪儿都好,即使没有城市的繁华,但却有别样的宁静。《银屏牡丹的思念》,《故乡的洗耳池》,《故乡的半汤镇》,《那年大力寺水库别离》,《故乡的油菜花》,《故乡的雪》,通过对故乡一些景物的描写来寄托自己深深的眷恋,正是对那片土地深深的热爱吧!才会时刻心系着她。
     槟郎兄的思乡诗不仅仅是怀念家乡的那一片景,而是对那一片故土以及对儿时的无尽思念与感伤。社会在快速发展,很多承载着我们儿时记忆的环境房子都被高楼大厦取而代之,心中不免有些感伤!
     巨蟹座的槟郎兄感情是丰富的,心思是细腻的。
     槟郎兄既是老师也是朋友,《再游将军山》写他与学生两次结伴郊游。诗中说:“那年春游的池林,碧绿的水杉如翡翠,倒影在清澈的明镜。栈道上的翠袖,被孤身重游的我怀念,从此如陌路无音讯”。这是他第二次游将军山时对初游的怀念。而槟郎又写到:“再游的佳人如良药,医治了过去的伤痛,稀释了记忆中的魅影”;“初次的春游岂能淡忘,去年的重游宛如昨。而今我再游旧地,池林栈道的水杉正红”。这是第三次游将军山,幸运地又有一个学生伴随。美好的事情应该记录下来,所以写三次游将军山,不仅道出了槟郎对学生美好的怀念,也看出了对纯洁师生关系的向往。《支支的校园》中写道:“支支介绍我到铁院代课,她也与我在此交往了一学期。后来,她找到更好地工作,我的打工路便孤寂起来。有次,扎着两条长辫子的她叫我欣赏:民国女学生装,蓝布偏襟褂,及膝黑色大摆裙,从此这成了她定格的形象。引领我来的你却离开了,这永远的支支的校园!不仅写出了槟郎兄对支支的思念,也从中看出他是一位重情义的老师。
     槟郎兄是一个非常爱他妻子的男人,《南京爱情隧道》是巨蟹座的槟郎专门为他双鱼座的妻子所写,他的妻子是幸福的,至少在精神上,我不知道双鱼座的妻子看到这首诗会做出如何反应,会激动地热泪盈眶呢?还是会给槟郎深情的拥抱呢?还是表面平静,却常常偷偷拿出来阅读?这个我们就不做深究了,但我知道肯定特别感动,哈哈~槟郎写他和妻子相见的地方——就是著名的南京江宁龙吉山麓的“南京爱情隧道”。“ 重温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道路悠然地深入远方的密林。或者,你在单轨上跑动,两个手臂平展着举起,亭亭玉立如弱柳摇曳,那揽风的花头巾飘舞,回眸的笑容如春花般灿烂,这一切都凝固在永恒的定格里。或者你坐在铁轨上沉思,思绪像铁轨一样悠长悠远;或者我们并肩踏枕漫步并呢喃;或者你趴在我的怀里,我躺在枕木上,听远方的绿皮火车喘息着越来越近。是我们流连的爱情走廊,是天赐有情人的婚礼教堂,环形的树林如碧绿的锦帐。枕木的排行与彼此的心跳呼应,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这是他们永恒爱情的见证,不管是山盟海誓,还是简单许诺,这都是他们值得回忆的地方。
     在《让我们一起变老》中, “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瑕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在槟郎兄的笔下,妻子的形象一直是亭亭玉立如弱柳摇曳,长发飘飘,回眸的笑容令她沉醉,简直就是女神,可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更难得的是几十年如一日,能始终如一,也是位痴情浪漫的男子啊!被槟郎兄的诗给深深打动,更被他的情打动,希望所有的姑娘都能找到一位这样的情人,幸福的走下去。
     槟郎兄还是一位爱旅游的诗人,当他告诉我们,他今年办了南京的公园游园年卡的时候,他像孩子一样笑得那么开心。槟郎兄喜欢游山玩水,看美丽的风景,因此他写景的诗都特别美,《漫游梅花山》,《南墙梅花》,《雨花台的梅花》,《腊梅花开》,读了诗你就想亲自去观赏一番那美丽的花朵。《游玩总统府》,《重游中山植物园》,《游览明孝陵》,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将被槟郎兄踏遍,这也是他的诗为什么那么有情节的原因吧!诗来源于生活,生活丰富了,作品自然就有感情了。
     我们学校旁边有个方山,槟郎兄可以说是对它深爱至极啊!为此写了不少关于它的诗,如《躺在方山上》《初冬的方山》《方山的月亮》《洞玄观的菊花》《楼顶望方山》等。方山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甚至方山顶上的月亮,他都“不放过”所有关于方山的他都要去细细品味一番,然后用文字记录这点点滴滴。就连在楼顶也要观望方山,在《方山记事》中,“挥汗如雨地耕耘和播种,不是做彭泽县令的山寨版。重温乡村之子的少时故乡情,也为物价飞涨又卫生上不安全。荷锄隐现在方山暮色里。”透露了他在方山坡上曾开垦菜园,体验农耕生活呢!我只想说,还有谁比槟郎兄更爱方山呢!
     转眼这学期也快结束了,作为大三的我估计也是没有机会再上槟郎兄的课了,大学期间能听一次这么有趣有意思的课,能认识这样一位真实会写诗的老师也是没有遗憾了。只希望多少年后在图书馆的某一层书架上看到我熟悉的那两个字——槟郎,也不枉他对诗歌这番热爱了。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不懂你的无需解释,懂你的也无需解释!
     2015-5-25
(2015/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