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衣诗人槟郎

   布衣诗人槟郎
     13中文 任蒙蒙
   
     初遇槟郎是在他的“新诗赏析”课上。初见的印象还不错。他就像是一位知识分子: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清爽的短发和一身深颜色老式衬衫、长裤,不高、微胖。
     本以为这节课会像其他的选修课一样,听听老师的老生常谈,看看所谓多媒体教学的ppt,最后一张考卷,一切就结束了。这个过程中,我什么也不会领悟,不会有收获,只是白白的浪费我的时间去获取所谓的学分罢了。对任课老师的了解只局限在性别和年纪,但槟郎的课却让我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课上网络上和拜读了槟郎的诗,我对槟郎老师有了新的认识。槟郎所作诗的种类很多,有游记类的,如《游玩总统府》、《重游中山植物园》、《漫游梅花山》、《游览明孝陵》等;也有咏物类,如《秋病念菊》、《解溪河堤的杨柳树》、《咏韭菜兰》、《鸡鸣寺樱花》等;当然,还有其他类别的,如咏史、有关时事、记录生活琐事等。
     印象较深的是——《漫游梅花山》。这是槟郎在15年3月份创作的诗,三月正是梅花绚烂的时节。读《漫游梅花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因为在14年在梅花漫山遍野开放的的时节,我也曾去梅花山游览了一回。那时的感受一直都不知如何抒发,如何表现。但现在看来,用现在槟郎这首诗来表达却是恰到好处。“花径曲曲,芳菲若云”。去梅花山的小路沿着山脊一直向上,暗红的木板像梅花浸染般艳丽,牵引我们走到梅花的怀抱。一路上欣赏着这样的美景,我一直是用手机来定格这些美好的时光和美好的景色的,而槟郎却用这样一首清新俊雅的诗写出了那些美景。小路左手边是原始的树林,右手边是熙攘的车流和巍峨的城墙,原始与现代交相辉映。登上博爱阁,可以俯瞰整个梅花山的美景,“更上梅花山顶。金碧辉煌的博爱阁,俯瞰满山梅锦,又匍匐在钟山主峰下,前卫明孝陵,远护中山陵。”梅花山卧在中山陵的脚下,像是中山先生的“后花园”。中山陵宁静、安谧,梅花山俏皮、浪漫。“朱砂梅、绿萼梅、宫粉梅、垂枝梅、白梅”,梅花山中梅花种类繁多,各有千秋。印象中,梅花只有大红和淡黄两种颜色,看到绿萼梅,被她的绿所震惊。在山中,我也看到了很多的梅花,但是种类繁多的梅花,让我眼花缭乱。看到槟郎的这首小诗,我竟发现有如此多的种类。这必定是他仔细游览,用心欣赏的结果吧!《梅花山》移步换景,以游走的路线为线索,选取梅花山的制高点“博爱阁”为突破口,有统领全文之意。《梅花山》既有美景——花海,也有历史名人的印记,在咏景的同时又咏史,很有大家风范。
     槟郎在天涯论坛最新更的诗是5月8号的《槟郎果敢诗篇三章》,其中包括《声援果敢华人》、《哀悼大水桑村民》、《战斗在果敢的兄弟》。在《声援果敢华人》中,槟郎如是说“家园被肆意抢掠,文化被肆意践踏,生命被肆意虐杀……哀哉,我中华同胞!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诅咒你不得好死”。槟郎在诗中用最激烈、最直接的语言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中国的一份子而燃起的一颗熊熊燃烧的爱国心。他在诗的首句就一连用了三个排比“肆意”,悲愤之情跃然纸上。在现今安稳、和平的年代,每个公民都忙着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对于国事、民族气节越来越不关心,但不管怎样,依然有少数爱国、公正、热血的公民关心着时事,以身作则,表达自己心中所想,槟郎便是其中积极的一份子。“在茫茫的热带森林里,战斗着我的好兄弟,杀人和被人杀,这是怎样的宿命?为了弱小民族的生存权,却是古老而伟大的一部分,以落后的武器抵御缅帝强悍的军事机器。你毅然地走了,炒了苛吝老板的鱿鱼,丢下了娇妻弱子。我的心也随你而去,从此热切地关注果敢局势,你们打赢了,我喝彩;你们失利了,我痛惜。”在《战斗在果敢的兄弟》中,槟郎以“兄弟“之称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在果敢华人事件中的立场,支持友人去果敢当华夏纵队的志愿军。自古以来,中国是一个讲义气的国家,这一点在槟郎身上充分得到体现。“兄弟”是可以为其舍弃自己的群体。
     另一篇让我较为欣赏的是槟郎在14年10月份的《情人的雨伞》,属于社会类范畴。全诗共四段,第一段“秋日里绵绵细雨,看着你雨中漫步,看着你曼妙地舞蹈,雨伞花一般地绽开。情人啊,让我追随你,我的雨伞是你的伴侣。”秋雨绵绵,雨中窥见伊人曼妙的倩影和灵动的舞姿,为之心动。最妙的是尾句“我的雨伞是你的伴侣”,“我”把所有的情思都寄托到雨伞上,为你遮风挡雨,陪伴你左右,可见爱人心切。第二段“突然间狂风暴雨,在雨中趔趄地行走,周身被乱雨打湿,雨伞被刮得东倒西歪。情人啊,道同志坚,合打一把伞抵挡乱箭。”平淡的生活突然遇到变故,就像每个人一般的生活境遇,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阻难,在变故中我们携手并进,这样才能看出“我”对你誓死不渝的爱情。第三段“今天好美的世界,各式雨伞的海洋,万花在伊甸园开放,是什么促成这般模样?情人啊,让我们融进去,共同蔑视秋雨的猖狂。”回到现实的世界,大街上是各式各样的花雨伞,象征着美好的事物,情人啊,让我们加入他们,一起创造美好的生活吧,言辞恳切,把情人间的呢喃软语表现的淋漓尽致。第四段“晴天可遮烈日,秋老虎尾巴不长;更能防范阴谋袭击,爱情充满了力量。情人啊,为了自由,我们把雨伞打在史册上。”“为了自由”暗示这对情侣比一般情侣貌似又面对着些许的困难,这困难可能与时代有关,也可能与家庭有关,亦或许是其他的阻碍,总之,他们要为自己的爱情拿出勇气和力量。“我们把雨伞打在史册上”,“我们”要为后代做榜样,即使献出生命,永留历史,也要冲出这藩篱,以生命做赌注,表现了二人誓死守卫爱情的决心。槟郎有关爱情方面的诗近期不多,也许是年龄到了一定的岁数,年轻时对爱情的追求已经化为浓浓亲情的抚慰。
     翻看槟郎以往的创作,看到一篇题为《知情忆痕》的诗,创作时间是12年6月,这应该算是槟郎的早期作品。对于知青,我们往往会想到文革,会想到迫害,会想到上山下乡。但槟郎的这一篇诗却是让我们看到了那些真实的知青的生活。原文很长,共十一段,大概讲述了知青到他们村的插队的事情:“把小麦当成了韭菜”、“把油菜锄死了”、“争乡下人的女”等等,末尾“村里的臭老九爷爷”说“他们是药渣”。知青在这群人的眼中是“坏人”的代名词,然而背井离乡的这群年轻的少年和少女真的如村里的“臭老九爷爷”说的那样不堪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们甚至是这个时代的希望,然而却因为政治的变动,在开花的年纪被喷上了所谓驱虫的农药,在知青下乡的年代,被历史的车轮埋藏的青年有很多,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依然值得我们记住。“知青忆痕”——这是知青永不能擦去的伤痕。
     槟郎在《2014年底小结》中这样评价自己“一介布衣笑傲权贵,一个贫贱卑微的教书匠。明天新年的太阳依然会升起,尚远的归宿待位在天堂。”这是槟郎对自己的评价。但我想说,是布衣如何,是教书匠又如何,每个人都可以有机会,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梦想。就算是布衣,也有自己的幸福。就算是教书匠,也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升起,从明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2015-5-24
(2015/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