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唯一没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居然是中国]
念此的博客
·米歇尔访华PK彭丽媛[6P]
·汤唯的“第一次”给了谁?
·英国丈夫难忍奢华生活与大陆女富豪离婚
·西藏大学校花美照曝光
·科学无法解释的10种人体行为奥秘
·68岁老人骑500斤公猪潇洒逛街[6P]
·收到诈骗短信怎么办?
·“而中国发明了韩国人”
·胎儿更喜欢听谁说的话?
·ZT毛选里被删掉的[经典]语录
·“药儿园”
·“恐怕会一夜难眠了吧!”
·“你本末倒置了”
·手机摄影:文明小天使[5P]
·“男女交往十不准规定”
·“分析得一针见血”
·习近平在荷兰海牙核安全峰会上的讲话(全文)
·天啊!原来这是马航劫机真相?
·“又找他根本不需要看脑袋的”
·“以『城镇化』为名”
·世界各国国徽
·世界各国国徽[3P]
·“民粹在伤害台湾”
·“在朝鲜换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淫秽光碟”
·被中国人毁掉的十个中文词语
·“就这么强奸你了,能咋地?!”
·“真是快要死不起了”
·乌克兰摄影师的创作灵感
·“流氓嘴里的顾家都一样”
·“情何以堪”
·“我外公是将军,我舅舅是中央的”
·恐怖鞭刑行刑现场女人也不放过
·为什么坐月子是陋习?
·“你说可怜吗?”
·香港住房真面目
·女大学生涉世不深的作品
·“千万别让孩子坐副驾!”
·“拾破烂的矿泉水瓶也没以前捡得多了”
·终于明白中国女人为何抢着嫁老外
·女孩请不要进 因为真的很诱惑[7P]
·“我身份特殊,有本事起诉我”
·“这是法官?流氓笑了!”
·“日本最大黑帮批评首相安倍”
·“没把临时工算进去?”
·“卖了许多地,睡了一群女人”
·申维辰睡了一群什么样的女人?
·“是谁顶了宋林一年?”
·“这些钱都是我的!”
·法官:“可不判死刑”
·中国迟早会甩了这个无赖!
·“该出手时就出手=干得漂亮!”
·“把人逼成这样了”
·“将军该吃药了”
·“惨了,军事界的贝利发话了”
·“这个气球终于破了”
·小护士出身的她五年时间职位连升4级
·“打屁股有助于智商提升”
·“理论上必须打赢美军”
·“遛鸟前先扶你爷爷去上班”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中国孕妇赴美塞班岛产子形成产业链
·“是新郎等不及了吧?”
·“金家谢幕之际”
·“立马冲出地球走向宇宙”
·“他是不是差点招供了?”
·瑞士告别保护银行客户隐私的做法
·“最倒霉的会是谁呢?”
·金正恩只是影子集团摆出来的傀儡
·擦去衰老痕迹的12种方法
·为何女贪官比男贪官更下流无底线?
·“大爷看的乐不思蜀了!”
·图解:中国七大军区现任司令员
·充电常犯3个错,你中招了吗(1张图)
·中法之间的差距之大超乎想象
·“这回我真的无语了”
·一个留守女童的性侵悲剧[节选3P]
·中国女孩为何见到老外就疯狂?
·为何贪官越大情妇越丑 官越小情妇越娇
·ZT 省行政区划改革:54省级单位(7都44省3特区)
·“快播一路走好”
·其实你是在浪费青春
·李师师的归宿
·我在胡志明市
·“日本太多值得我们学习”
·“宽带中国”提速 你的网速达标了吗?
·“我爹是支队长,打我的人都要死!”
·“当初建三峡的意义在哪?”
·中国唯一三千年没改过名字的城市
·每一个相遇的人都是你的启示
·女性易失身的时刻
·“要作秀也要有底线”
·美9岁华裔学霸获总统学者奖
·“太他妈不人道了”
·“不想和疲惫的年轻人抢座位”
·身份证“先天缺陷”应尽快完善
·北京的成人奶妈交易:“纯”与“不纯”
·“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
·中国的周边还有朋友吗?
·汉字里的人生哲学
·揭秘中国官场的“情妇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一没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居然是中国

唯一没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居然是中国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经济学家林毅夫日前接受了新浪财经的专访。林毅夫表示,我们过去在发展过程当中,政府有不少干预,我们能够取得这么长时间的快速发展,而且是唯一没有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应该讲说,我们政府大部分的干预还是正确的。
   
     林毅夫进而指出,当然也有改善的空间,更何况我们经济还不断在发展,挑战在不断变化,在这种状况之下,我们也必须要去研究,去研究政府应该在什么状况下做什么事情。不能因为说政府过去曾经有一些失误,就把婴儿跟婴儿的水一起倒掉。

   
     以下是原文:
   
     在卸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后,林毅夫回归北大担任北大国发院的名誉院长,重新做回了一名“教书匠”。因为一直以来对中国经济的唱好,他成为了许多人眼里的“官方经济学家”,政治情商让这位学者受到了不少质疑。
   
     不过,他对此却坦然无比。“我并不追求外面人对我的评价,因为我最关心的还是中国的社会、中国的经济和现代化,凡是能够推动这方面的事,我应该是义不容辞的。因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从世行归来后,林毅夫更加强调对政府作用的认识,这也在学界引起了不少讨论和争议。他一方面温和回应,另一方面也仍然坚持从社会经济的现实来形成自己的观点。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位“海归”经济学博士,他深知西方教材上的理论并不能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
   
     “理论都是刻舟求剑,我并不是简单地从书里来形成我的认识,我是从社会经济的现实来认识这些问题。每一次碰到问题时最好的方式,就是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重新来看这个世界,这样形成的观点会更加准确。”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听说在您朗润园的办公室墙上挂着《曹全碑》的书法长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林毅夫:那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修朗润园的时候,在天花板上面发现了一些文物,修好了以后就把那些漂亮的文物放在办公室里,当然它的内容我也挺喜欢的。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喜欢哪一点?
   
     林毅夫:主要讲说我们要治国理政,推动国家的发展,必须建立制度、必须按照规律来办事。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其实外界对您有一些质疑,您给政府提了很多意见,他们觉得您是政府的代言人,说您的政治情商很高,我不知道您自己怎么看待这些?
   
     林毅夫:我倒是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因为中国知识分子追求的当然都是国家的现代化,在追求国家现代化的时候我们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你看到社会有这些问题,你要解决这个问题你就必须了解这些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在当前的条件之下能做的是什么。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提出了政策建议应该是,不仅能够解决当前的问题,而且可以给我们未来的发展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
   
     对我个人来讲,我一直是抱着这种态度。当然我们的政府,我觉得非常的幸运,他们也是要推动中国的现代化,也是要解决当前的问题,也是要推动社会的进步。这当中,因为机率是相融的嘛,包括我们经济学家,思想文化,我想我提出这些政策建议有幸不少变成了国家的政策。
   
     外面的这种评论,因为我并不是去追求外面人到底说我是好还是不好,因为我关心的最重要的还是中国的社会、中国的经济、中国的现代化,凡是能够推动这方面的事,我应该是义不容辞,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有人觉得您是在朝的经济学家,而另一些是在野的经济学家。有人说您比较孤独,会有这种感觉吗?
   
     林毅夫:我想是这样的,这个也是别人的评价,不是我自己的评价,我从来也没有觉得我是在朝,我从来也没有觉得我是在野,因为对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是国家兴旺匹夫有责嘛,解决那些问题,贡献智慧,是中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本分,不管你是在朝、在野,就像范仲淹讲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就是追求的,我想无所谓在朝、在野。
   
     当然说我有很多舆论判断,提出的时候经常跟主流的判断不一样,在国内是这样子,在国际上也是这样子。在国内的时候,比如说我对中国经济改革过程当中的怎样能够维持稳定的快速发展,我提出了建议,跟主流舆论经济学家提出的建议不太一样。我倒是建议他们以后,对当时的资产国际金融危机,它产生的原因,它会持续多长时间,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跟当时主流的看法也不一样。
   
     我在《从西潮到东风》这本书里面,有很多详细的这种记载跟论述。但我比较高兴的是说,我的观点提出的时候是说,我的观点提出的时候,开始的时候都是不管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但是我比较高兴的是,我那些观点逐渐的变成社会上大家共识的认识,然后推动解决问题,好像也大部分都是沿着这个那个方向去走。
   
     要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重新看这个世界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20年前您在《中国的奇迹》里预言中国在2015年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当时提出的时候有很多人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现在已经被证实了。我看到您在这本新书里面也说,经济学家搞研究就像瞎子摸象,您自己提出这些观点的时候,您觉得自己的底气在哪里,您会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吗?
   
     林毅夫:我想主要的底气就是说,我并不是简单的从书里面来形成我的认识,我是从我们社会经济的现实来认识这些问题,因为理论都是刻舟求剑,它都是对过去的社会经济现象没有产生原因的那种认识,但社会经济学都是不断在变的。
   
     所谓要真正解决我们社会的经济问题,要了解到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有什么差异,由于这个差异的存在我们不能简单照搬发达国家的理论,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它是快速在发展的,条件也是不断在变化。
   
     这种状况之下,你要了解中国的问题,甚至不能根据自己过去形成的理论,每次在认识一个社会经济现象的时候,在《本体与常无》那本书里面我强调一个观点,每一次碰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最好的方式都是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重新来看这个世界,这样形成的可能是比较准确的。
   
     比较幸运的就是说,我按照这种方式来认识中国的问题,过去这20多年来似乎比较好的把握中国经济社会的脉动,我的分析在当时算是被认为是少数派,但是后来这些是被证明的,社会发展基本按照我当时的分析在发展,解决这些问题到最后是跟我提出当中的这种想法是一致的。
   
     政府大部分的干预是正确的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我看您一直强调对政府作用的认识,但是现在有很多老师他们觉得中国经济有一个比较大问题就是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想问一下您对政府作用的看法。
   
     林毅夫:对经济发展本身的认识,因为经济发展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必须技术不断创新,也必须产业不断升级,一个发展中国家它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要在市场上有竞争力,那么它所在的产业一定要符合这个国家的比较优势。你要符合这个国家的比较优势,你要有市场竞争才能够形成正确的价格信号,而且这个竞争的压力才会让企业家去不断的改进技术、改进管理、改进生产,那么市场当然很重要。
   
     但是经济发展本身又是一个产业不断升级的过程、技术不断创新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也伴随着要面临更多的挑战,他失败的成本都是他自己付的,跟其他人讲的时候,这个方向不对。如果他成功了,后面的跟随者就会来了,然后竞争就出现了,他不会有垄断利润。
   
     这个问题在发展中国家存在,在发达国家也存在,发达国家解决这个问题是可以给专利,让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果他成功会有比较高的回报。可是我们发展中国家,因为大部分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是在国际的技术跟产业链的内部来做的,所以很难给专利,但是这种对创新者的这种鼓励、这种激励是需要的,这方面当然需要政府来做。
   
     不仅这这样的,如果你经济发展过程当中,他实际上产业升级的时候,基础设施必须不断完善,而法律环境必须相应的不断的改进,这些都不是一个企业家自己能做的,必须有的是一批企业家共同来做。
   
     但是有时候企业家也不愿意去做,比如说法律改进不能靠企业家,整个金融的制度安排的改进,也不能简单的靠企业家,在这种状况之下你就必须有政府去协调企业家,或者是有政府自己来提供这些硬件的这种改善,或者是软的制度的完善。所以经济发展本身,一方面需要有市场,第二方面,也需要有有为的政府。
   
     我们过去在发展过程当中,政府有不少干预,我们能够取得这么长时间的快速发展,而且是唯一没有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应该讲说,我们政府大部分的干预还是正确的,但是在大部分的干预是正确的状况之下,当然也有改善的空间,更何况我们经济还不断在发展,挑战在不断变化,在这种状况之下,我们也必须要去研究,去研究政府应该在什么状况下做什么事情。不能因为说政府过去曾经有一些失误,就把婴儿跟婴儿的水一起倒掉。
   
     美国应加入亚投行中国应加入TPP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我看您之前提到过说,中国应该加入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美国应该加入亚投行,您之前也在世行工作过,您觉得亚投行的成立,是不是会对以西方世界主导的世界银行,包括亚洲发展银行,造成竞争关系,或者说改变整个全球金融格局?
   
     林毅夫:这个主要是互补,因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或者其他国际发展机构,他们的主要目的都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现在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他们经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瓶颈现实就是基础设施不足,到处是瓶颈。这样的状况之下,能够有多点资源来贡献于瓶颈的解除,应该是大家都应该欢迎的。
   
     尤其在亚洲地区,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从2010年到2020年,亚洲地区的经济设施的欠账是8万亿美元,平均每年必须投入8千亿美元,但是世界银行跟亚洲开发银行能贡献的资金,连这个的5%都达不到,所以由亚投行可以动员更多的资金,对于现在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他们所追求的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的目标是共同的嘛,既然是共同的,我们当然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更多的机构来做这件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