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楔健
[主页]->[百家争鸣]->[郑楔健]->[有一种霉烂叫“房子霉烂”]
郑楔健
·有一种霉烂叫“房子霉烂”
·郑楔健:西方社会的价值取向经得起物质诱惑的冲击吗?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一种霉烂叫“房子霉烂”

——房地产业的错误将永远无法改正
   1
   最新的观察表明:我们所居住的整个宇宙由于无处不在的暗能量的作用,在大尺度上正在相互远离,并且是在加速远离,最终的结果将是所有天体变为互不相干的孤岛,不断的加速将使物质最终被撕裂为基本粒子,这就是宇宙的宿命。暗能量使整个宇宙走向了分崩离析,而处于其中的所有生命形态将无可奈何地一起消亡,宇宙的宿命也将是人类的宿命。
   地球是人类的家园,房子则是具体到每个人的家园,自从人类走出了森林,房子就成了每个人安身立命的基本空间。如果没有了它,人类将重新回归森林,这种情况会发生吗?我以为我们精神家园正在分崩离析走向回归森林,却正是由于我们正在失去赖以安身立命的物质家园——房子。很奇怪,不是正在启动新一轮的房地产救市吗?各主流媒体不是正开足马力的宣传房产市场的复苏吗?是的,各种政策已经相继出台,降低二套房的首付,降低利率,加大炒作。一时间各种因为购买了二套房、三套房而幸福得要死的人都被媒体竞相报导,据说宣传口还秘密下发了配合房地产救市的宣传通知,新一轮的 “房地产热”在房子限购政策尚未完全取消的三年后,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是不是社会在一夜之间从房产过剩变为了供应不求?刚需突然暴棚?显然不是,那么这种宣传和炒作的目的是什么呢?房子有一个最基本的功能就是在夜晚安放我们的身体,即睡觉;次之是在里面做饭和吃饭。没有了房子人们就得风餐露宿,所以房子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致,房子是家的存在场所,更是人们赖以建立精神家园的物质基础,中国儒家文化中把“齐家”放在了治国、平天下之前。
   没有三尺之炕将无以容身,这就是房子对每个人的重要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有对房子的刚性需求。

   2
   有一集“人与自然”节目是介绍的是鹰,有一种鹰每次孵蛋两枚,两只雏鹰先后破壳而出,但最终只有一只能够存活,为什么?因为先破壳的一只总最将后破壳的一只活活啄死。我们不禁要问,既然是这样老鹰妈妈干嘛要孵两枚蛋呢,只孵一枚不是就可以避免了这种惨剧的发生吗?是的,这仅是人们善良的愿望,但在自然法则中似乎没有这一条。鹰是食肉动物,残忍的杀害一切可能的对象是它必须保持的天性,最简单易行的就是从比自己晚出生的同胞弟妹开始。
   怎样才能使人类远离文明而遵从自然法则?当然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带动后富,这可能是邓小平的善良愿望吧?让什么人先富起来?怎样富起来?邓小平都没有明说,只是语重心长的说“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抓老鼠可以违法吗?没说;抓老鼠可以突破道德底线吗?没说;为发展可不可以杀人、放火?没说;既然没有明说,也无明令禁止,当然就可视为默认了,结果当然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今日之现状。一大票人,其中主要是官二代如愿以偿的先富了,当中倒是也夹杂了不少计划外的草根和玩命之徒。率先致富后的人们在干什么呢?赌博、吸毒、包二奶、移民、将财富转移到国外、炒房、强迫工人无故下岗、官商勾结侵吞国有资产、奸污留守儿童、圈地、强拆农民住房、等等等等。据说泉下邓公目睹此情此景十分不解去问毛泽东,为什么中国的富人不帮助穷人致富?毛泽东说:难道你认为中国的富人疯了吗,他们为什么要帮助穷人!邓公更加不解跑去问马克思中国富人是不是疯了?马克思说:发疯是中国人的正常状态,以前是为忠于毛泽东而疯狂。现在是富人为有钱而疯狂,而穷人是为没有钱而疯狂,这是个在疯狂中成长、进步的民族,可喜可贺!至于让先富带动后富,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邓公:喏!退下面壁至今无音信。
   3
   其实人类致富的方式说来也简单,挣到钱叫绝对致富,让别穷下去叫相对致富。反之,没有挣到钱叫绝对贫穷,周围的人挣到更多的钱叫相对贫穷。在每一个指定的时空范围内,社会财富是零和的(除非财富会像马克思所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中那样泉水般的从地下喷涌出来),如果一部分人超额挣钱了就意味着另一部分人被超额剥夺了,手段另说。
   分税制改革是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分水岭,它的最为严重的后果是地方财政被逼良为娼地沦为了土地财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土匪。而中央视财政的收入魔术般的变成了天文数字,在国内转移支付成为了贪污腐败的源头。在国外中国政府成为了 “第四共产国际”的财政支柱。虽然没有让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被打败,倒也让社会主义的明灯俄罗斯和北朝鲜立于了不败之地,应了李鹏宣称的“只有中国能救社会主义”也就是说中央财政用牺牲地方财政利益的方式让各级贪官污吏做大、养肥。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不得不走上了用土地、用房地产抢劫民财的不归路。对内官商勾结敛财,对外则沆瀣一气强拆强征,高层据说还给每一个大型项目人命指标,只要在指标以内便无事,这就是为什么上访者众,却能在天子脚下被截访、被关黑牢,你以为上面真不知道下面的冤情,只是地方政府一手遮天?那你就有点活该的意味了。
   房地产在上下配合中迅速成为了地方财政的最大来源和根本支柱,这对中央财政而言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相信分税制之初并没有将地方财政的基本面建立在土地财政上,转移支付一方面是中央可以达成所谓的 “集中财力办大事”,同时他们对地方官员总体上是不放心的,是需要约束的,尤其是在用钱上。所以先收上来,我再付给你,让主动权永远把握在中央,地方大员们就会唯中央的马首是瞻。但是土地财政的成功让中央财政着实的意外惊喜了一把,原来“不用灌溉,花自然会开”。本来只是转移支付,却意外发现金矿,这真是让中央和地方的官员们一同喜极而泣,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这房地产竟然可以这么容易的赚钱?真想抽自己几下。
   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曾经感慨:男人做了房地产就像女人做了妓女一样,再也不会想改行了。这钱是死活就要往你的包里钻,你捂着都没用。
   一时间全民都以空前的热情投入到了举国炒房之中。大小房地产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爆炸式增长,国企、央企、地方企业、集体、私营、个人像失控的房地产狂潮席卷了神洲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人人都唯恐落下自己而吃亏。地价飙升,房价上涨,房价飙升,地价上涨;经过看似永不停息的互相推动,部分普通民众不经意中,从最早的只是简单的买房解决居住问题,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原来购房竟然能如此容易的赚钱,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真想抽自己几下。
   笔者曾经认识一个混混(已经因杀人被枪毙了)他解释说:什么是资本主义?就是要有资本才能打主意;什么是社会主义?就是到社会上去打主意。精准、精辟。在我国只要和官员有关系就能拿到地,拿到地就可以用土地抵押贷款将项目启动,接着接收预订吸纳购房者的大量资金去完成项目,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完美计划,成就了各种有关系的人从打主意到变成身家过亿的地产商,只需要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人们发现做地产商原这么容易,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真想抽自己几下。
   地方财政只需要将合适的地挂牌、标价,剩下的就只有一件事可干了——收钱。当然,土地是不可再生的,卖一块就少一块,这可难不倒智慧充盈的地方官员。让房产加速更新,折旧建新,旧城改造,棚户区改造,城中村改造,每一项都是惠民工程,民生工程。当然胆敢有人要做钉子户,上面给的人命指标就是为这些屁民、刁民准备的。在风起云涌的地产开发中,地方官员每天都在为怎样花掉这些可能过期作废的巨款而使很多人陷入郁抑症的折磨中。因为钱多到花不出去而发愁真是悲喜交加,用房产治理社会竟然如此简单,我们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真想集体抽自己几下。
   对中央财政而言,本来各地方政府每年都像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一样,年末进京送礼行贿,年头就缠着你要钱。自从有了土地财政后,地方大员们个个富可敌国。这当初是谁的失误,怎么会没把土地出让金这样的肥肉留在中央财政?真想集体抽自己几下。
   4
   房地产有如一个百变的天使,满足了几乎是所有人的欲望和需要,让人们各得其所,各取所需。且慢!食物是用来充饥的,房子不就是用来住的吗?没错,但是你为什么现在才问这个问题?一切都晚了。是的,人的基本需求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食三两,居三尺”,吃多了轻则需要再吃助消化的药,重则引起各种并发症。住呢,不管你的房子有多大,有多富丽堂皇,你一次只能睡在一张床上,如果因为房间多、床多,每夜都要更换几次房间和床的话,那么我首先想到的阁下不是皇帝就是酋长,如果都不是,请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人的需求往往是在满足了基本需要后开始产生异化的,古人把它概括为“衣食足而知礼仪,仓廪实而知荣辱。”对一个家庭来说,有一套房那是居住,有第二套房时人们就面临一个决策问题,是以旧换新改善居住呢?还是留下来作为投资,等着卖个好价钱?这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盘算。人们会在经过一番精打细算后根据自己的财力进行舍,这个阶段只是异化的发端。如果要是能用银行的钱来购置新房,不是就可以不卖旧房了吗?留下还可以出租。银行当然是乐意为有抵押能力者提供贷款的,这一借一贷一拍即合,很多家庭的房产迅速从一套变成几套,甚至是十几套,异化加速。在地方政府和地产商们的窃笑声中,银行首先大赚其钱,购房者也在银行的扶持下迅速变成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但是请注意,银行入套了,购房者入套了,地产商入套了,地方政府也入套了。他们成为了房地产链上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最为要紧的是,在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基本上变成了房产化的中产阶级,从前的努力全部交给了地方政府和地产商。整个社会唯房地产的马首是瞻,房地产的成败演变成了全社会的成败,这就是房地产绑架了一个国家。
   表现是什么呢?就是任何东西都会有涨有跌,唯有房产只会涨不会跌,就算偶尔的小跌根本可以忽略不计。道理很简单,在全民性的房地产热中,很中产阶级都把身家性命押在了房产投资上,房价几乎承载着全民的未来,至少是有房者的一切的一切。既然是投资就希望它升值,能投机就更是锦上添花。在全民同心协力的努力下,房价如愿以偿的一路飙升,只升不降,一个由房地产构建的帝国让世界震惊。
   再次且慢,房子是用来居住的,这是它的基本功能,只要房子空着就没有实现这样的基本功能。但是要让人住进去就是所有问题的关键所在。官方公布的中国的基尼指数已经突破0.73,这是一个目不忍睹的数字,他说明中国的财富只是集中在了少数人手里。所谓的全民房地产热其实只是局限于中产阶级和以上的阶级,与广大的农民阶级、下岗工人、蚁族、农民工大军等等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他们是赤贫阶级,以三餐裹腹为终极目的,购房这种事连想都不敢想。全国建了那么多的住房,有钱的人却是这样的集中,空着成了必然的结果,就连严格过滤负面消息的主流媒体上,鬼城的报导也不绝于耳就是最佳作佐证。房产的交易其实大多在有钱人中间内部流通,实现不断增值。其实就是以炒作推高房价,房产早已背离其原有的基本功用,成为了价值载体,投资载体和投机载体。有房的人会迅速拥有十套八套,没有房的人,解决居住都有问题。房子在失去居住功能的同时还剥夺了贫民阶层的改善居住的需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