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曾节明文集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二十四年前,中共邓小平当局丧心病狂全面推行“一胎化”血淋淋“计生”政策,其理论基础不外乎两根柱子:一是所谓中国人太多论;一是所谓人少致富论。
     邓小平一伙暨其御用人口专家支撑“计生”的这两根柱子,明明是违背常识和历史事实的拍脑瓜武断脑残观念,却迄今忽悠着大批国内外华人,只问人口总数,不问人口密度,不问年龄结构、不问性别比例地想当然瞎喊帮腔专制:“中国人实在太多了,不控制不行!”其中甚至包括为数不少的民运异议人士,尤其是高知识的、学理工科的“科学鬼子”类型的异议人士,他们中甚至有人莫名其妙地喊出:
     “中共万恶,计生首善!”全然忘却了他们的嘴角还挂着刚才呼喊“人权”、“普世价值”的余沫。


     邓小平一伙暨其御用人口专家、力挺“计生”的异议人士们尽可以埋首充鸵鸟地不顾历史事实,但他们却逃不脱现实的杯葛:中国的现实,这正在发生的历史,已接连在“邓计生”的实行者、坚持者和力挺者脸上抽上了响亮的耳光。
   
     其中最有力的耳光来自东北,东北地区的发展状况,就象一连串猛烈的耳光,打得计生委和一贯高唱“人少致富”的程恩富、朱学渊等人昏头转向。
     众所周知,东北是中国矿产和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2007年以前,东北经济发展也在全国位居前列,随着人口的负增长,东北经济自2010年开始滑坡,迄今呈全面加速滑坡之态。
     在“邓计生”导致超低生育和“邓南巡”后人口流出的双重影响下,约自2007年起,东北人口开始负增长:
     胡温时期开始,东北总人口逐年下降,生育率不断萎缩。根据2010年社科院的人口普查,辽宁省、黑龙江省、吉林省是全国生育水平最低的三个省,总和生育率分别为0.74、0.75、0.76,仅为世代更替水平的三分之一;即使根据计生委含有水分的统计,东北平均每对夫妇的生育率总和生育率也仅为:黑龙江1.03,吉林1.03,辽宁1.0,低于已算超低生育率的全国平均生育率的1.18,属于世界罕见的超低生育率。而现今尽管习近平放开了“单独二胎”,仍没有改观,东北的生育率持续萎缩,而老龄化走在全国前列,比如:2013年辽宁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10.3%,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43个百分点。
     就总人口来说,2010年东北总人口1亿2116万多人,比2009年人口净流出达180万人,等于一年减少一座中等城市!而且此种人口减少正在加速。以致于中共国社科院现在惊呼:东北人口即将雪崩式的下降!
     东北人口的此种负增长,对狂喊“反对二胎,严格一胎,奖励无胎”,鼓吹“要把中国人口减少到五亿”的程恩富来说,对高唱“人少素质才能高”论调的朱学渊来说,实在属形势大好,因为他们应该可以在东北望见“人少致富”的理想硕果了。
     孰料,他们可以望见的硕果却是:随着人口的不断减少,东北经济全面大滑坡了!
     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经济从2012年开始大幅下滑,2013年,辽、吉、黑三省在全国31个省份的GDP增速排行中全都跌至后10名,其中黑龙江位列倒数第三;2014年前三季度,这种情况继续恶化,黑龙江以5.2%的经济增速垫底,辽宁经济增速也继续收窄为6.2%;2014年黑龙江省、辽宁省GDP增速不及6%,最好的吉林省也仅6.5%。
     尽管自胡温起,中南海祭出“振兴东北”的政策,习近平上任后继续“振兴东北”,东北经济却每况愈下,加速下行,何以故?还是东北人太多了吗?
     纸包不住火,现在连东北的官僚们都坐不住地哀叹:“不是我们没能力发展经济,是东北人口减少的压力太大了!”而一贯闭着眼睛强调东北人多、计生压力大的东北计生系统终于不敢吭声了。
     面对人口减少对东北经济沉重的打击,东北当局的御用经济专家只好有气无力地以套话上奏:
     “在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对东三省局部调整的情况下,新一轮东北振兴计划能否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推动产业升级、工资增长,从而阻止人口流出,甚至是吸引人口回流成为观察东北未来经济走向的关键。”
   
     与东北人口减少反而变穷一致的是,安徽、四川、湖南、河南、贵州和江西六个人口流出大省的经济发展的下行速度,也走在全国前列。
     由于长期强制话计生带来的空前严重的老龄化、和劳动人口严重短缺的压力,在中国现在已经引发了人口争夺大战,各省市为了争夺年轻人口,竞相出台优惠政策,争取外省流动人口前来归附。
   
     另一方面,计生委、程恩富、朱学渊等人长期鼓吹的“人多了是灾难”论,在人口密度大而人口继续增长的珠三角、长三角、北京三个区域,并没有兑现出灾难来,随着人口继续增多,这三个地区经济增长仍保持在较高速度,人口素质也没有如朱学渊说的下降了,即便是在共产党的专制和盘剥下,这些地区现在人均GDP已经接近了某些发达国家,而与人口减少的东北进一步拉大了差距。
     而且,这些地区新增的人口,反而进而降低其社会抚养比,拉动这些地区经济增长,熨平因老龄化等因素带来的经济下滑的风险,令这些地区的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合理、老龄化问题同比相对较轻。
     按照计生委、程恩富、朱学渊的理论,这岂非咄咄怪事?
   
     见此矛盾情形,尴尬不已的卫生计生委最近只好厚着老脸改口说:“人多了不好,但人口也不是越好越好。”
     对此种混账无耻的说辞,明眼人不禁要愤怒质问:怎么算是人多了呢?八十年代中国只有十亿人,你们说中国人太多了,所以乘车难、住房难、购物难。。。现在中国有十三亿人,为什么乘车难、住房难、购物难反而相对缓解了?“人口不是越少越好”,那你计生委“十八大”后,面对如此恶劣的老龄化形势,还咬着牙宣称:必须坚持计划生育长期不动摇,难道不是在坚持“人口越少越好”的谬论!?
     
     在今天如此严重的人口形势面前,习近平连不会触及其体制的“计生”问题,都不敢果断地改弦更张,不敢果断撤销计生委这个对民族犯罪的系统,只敢作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的微调,而只作此足以反映出其人头小腮肥——了无智慧、色厉内荏——没有胆识魄力的末代统治者资质。
   
   曾节明 写于2015年四月十五日于春暖纽约上州
      
(2015/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