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曾节明文集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徐文立的思想,集中于他所著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一书中,这其实是一本狱中家书选集,里面选汇了徐文立第二次入狱(1998年,因在中国大陆进行民主党组党活动,徐文立第二次被捕,被判刑十三年)期间的狱中家信。
     这些收录的家信,与其说是家信,不如说是徐文立的思想阐述;因为中共监狱当局对在押人犯的文字、尤其是关于社会政治文字的严密审查,迫使徐文立不得不采取家信的方式,来进行自我思想总结和表述;因为家信的表述方式,令徐文立的这本社会、政治思想小册子特别浅显易懂,是一本老中青少皆宜的人文读本,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有初中文化,一定能读懂这本书。
     在这本书的扉页上,徐文立题到:“献给我的爱妻和爱女及她的儿女们。”书中,徐文立多处流露出关切女儿学业、引导其兴趣的用意,体现出一片拳拳的父爱苦心;徐文立著书救国“治世”、顺带启蒙家人儿女的一腔热忱,如狱中思亲之情一样浓郁,恰如一杯新彻出的安徽黄山毛峰,滴滴香热,感人肺腑、沁人心脾。


     这亦反映出徐文立“修身、齐家”的生活信条,老徐受儒家的濡染熏陶,何其之深!
     由于家书和启蒙女儿的特点,徐文立的这本社会政治小册子很特别:它浅显易懂老少皆宜,但却并不肤浅,它于浅显中隐藏深邃,于平淡中闪射异彩,若没有敏锐的头脑、健全的常识和丰富的阅历,一般人还不容易领悟其中的大道理。
     徐文立的这本家书,浸透着国学的理念和儒家的先贤名言、名句、和经典段落选录。。。以致于身为社会科学学者的严家其博士在序言中惊叹:“读徐文立的家书,这才给我上了周易的一课。”我捧起徐文立于2015年春节后给我寄来的这本家书,方一开卷,便被浸润其中馥郁的翰香国学气吸引住了,阅读间仿佛感受到来自汉、宋书斋的竹简纸砚的阵阵悠香,——异哉奇哉!老徐这个毛泽东时代长成的“解放牌”一代,竟全无“黄俄”鬼子、唯物鬼子、科学鬼子。。。习气,而象一个真正的中夏之人。
     读徐文立的家书,于我,如同回笼补儒学和国学的课;就象忽然间穿越回到北宋东京的太学学堂,和着自微启纸窗阵阵渗入的鸟语花香春泥,于汉服方巾的太学生们中间,谒听相国级人物摇头晃脑地授业讲道。
     同样堪奇的是,徐文立虽然满腹儒家、周易,却无摇头晃脑的书呆子迂气,他始终是一个精明干练娴熟的社会活动家和组织者,他头脑敏锐、眼光独到、要言不烦。。。在2002年七月十三日的狱中家书中,言简意赅地指出了中国社会在近代以前陷入停滞的原因之一:中国人对以儒家为代表的先贤经典“泥古而不化”,以致于自宋以后,中国知识分子陷入“皓首穷经”的误区,结果就是“从《六经注我》到《我注六经》”的怪圈,从而丧失了创造性。
     这个观察是很深刻的,但我以为:徐文立忽视了北方游猎蛮族,尤其是满洲征服,对中国发展的巨大负面影响。譬如:同样深受儒家影响,远比中国后发——公元七世纪文明才开化的日本,为什么明朝中期以后,技术上超过了中国,且在近代同样受西方挑战的情况下,能够作出迅捷的反应,“变法”自强成功,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历史上从未被蒙、满等蛮族征服(此很大程度上又是凭借海洋天险的优势)。
     忽视了中国历史上的繁荣和自主发展,一再遭北方蛮族破坏、打断、扭曲和劣质化,是导致中国愚昧落后的重要因素,是徐文立局限性的一面。但是难能可贵的是,随着徐老对孙中山不朽价值认识的渐次加深,近来文立兄已经察觉到满清入关对中国的巨大负面影响,从而对他在狱中时期的思想,正在作出修正。
     徐文立好学不倦的精神,和健旺的可塑性,在“民主墙”一辈人中,尤为难能可贵,这与同为“民主墙”运动元老的某旅美知名人士,以“决不背叛自己青春”为由,决不否定当年自己从事的“红卫兵”打砸抢事业之死不认错作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文立敏锐的眼光,还体现于他对中国社会“拜科学教”倾向的及早觉察;而“拜科学教”——科学迷信是中共几十年统治的重大恶果之一,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衰落后,它愈来愈成为中国社会的严重问题。
     由于共产党政权的意识形态,是把自命“科学”、且把科学等同于真理的无神论唯物主义意识形态,因此,长期受共产党统治的人们,普遍带有严重的科学迷信倾向:
     从整体上说,1950年前后出生的“解放牌”人群,是中国受共产党党文化影响最深最重的人群,因为这个人群在思想价值观塑形的青春期,正值中共意识形态和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深受受共产党无神论唯物科学迷信的影响,这个人群不仅具有宪政民主觉悟的人很少,而且即便是有有宪政民主觉悟的人,也往往是轻视宗教甚至反对宗教的无神论者,他们虽然嘴上高唱自由民主、自称羡艳西方人文思想,但其无神唯物拜科学教的倾向,与中共党棍、信徒高度一致,而其实与西方人文先贤格格不入。
     其实不仅仅是“解放牌”人群,所以“解放”后成长起来的大陆中国人,都有“拜科学教”——的严重倾向,而且这种倾向有愈演愈烈之势:邓小平复出“改开”以后,中共当局鉴于自己“挂羊头卖狗肉”,原有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无法理直气壮,于是就淡化“马列毛”的色彩,转而自我涂抹“科学”色彩,更多地抓取“科学”两字占据话语霸权,更多以“科学”的面目忽悠人;另一方面,因为科技对经济发展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经历“邓改开”,日子比毛泽东时代相对好过、且普遍无宗教信仰的中国人,就更容易形成“拜科学教”的价值观。
     对于信奉“拜科学教”的“科学鬼子”来说,科学就等于真理,不科学的、或不能以科学来解释的,他们一概否认、统统打倒,美其名曰“反伪科学”。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就是“科学鬼子”的典型代表,他们把易经、中医、气功统统当作“伪科学”加以横扫。
     徐文立则是“科学鬼子”充斥于世的当代中国人中,一个难得一见的另类,老徐在2002年7.13狱中家书中明白指出:
     “现在有一种将“科学”神话的倾向,其实“科学”本意即“分科的学问”,它不能与真理划等号。”
     不夸张地说,徐文立一小段言简意赅的阐述,是一段足以上教科书的格言名句,因为它是一段非常具有深度的价值观层面的阐述,它是一段对中国社会弊病及时、且具有前瞻性的阐述,它也反映出说者敏锐的时代嗅觉和高瞻远瞩的观察社会眼光。考虑到生于1943年的徐文立,大致上属于中国“解放牌”群体,能有如此见识,就更为难能可贵了。
     为什么不能搞“拜科学教”——神话科学,徐文立在他的7.13家书中举例说:易经预测并不符合科学,但从古至今,中国的易术预测师以易经八卦预测(人、事,甚至改朝换代——历史进程)非常准确,甚至屡试不爽。
     徐文立没有提及的还有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中医:中医很多地方都不符合科学,但中医的疗效,是任何实事求是的人无法否认的,且在治疗一些疾病,如风湿、面瘫、体虚、感冒、慢性炎症等方面,中医还有着西医无法比拟的优势。
     另一个例子就是气功,气功不符合科学,但气功在修身养性、强身健体方面的作用,是客观存在的。
     综上可以总结:不科学的东西却有效果,且科学无法解释——这就说明科学并非万能,不科学也并不一定是错谬虚妄,科学远非真理的化身。
     神话科学——拜科学教倾向,是中国社会新的深层次大弊,当中国异议人士普遍停留在反专制要民主的层面时,徐文立已经看了今后重建中国社会所面临的大问题:现今的中国社会,真正信奉马列毛邓官方意识形态(共产主义或“特色”社会主义)的人已经很少了,但是受共产党唯物“拜科学教”价值观的影响,众多中国人仍然是“科学鬼子”,尤其危险的是:
     好些民运异议人士也是“科学鬼子”,因为中国的历史积弊、某些民族劣根性(其实每个民族都有其历史积弊和民族劣根性)、和中共严酷下作的统治,和西方科技、政治的相对先进、文明,他们对中国本民族文化怀有情绪化、极端化的自卑心理,他们在反对中共极权、专制的同时,倾向于把中国传统文化一锅端;
     另一方面,只要是“科学”的产物、或挂着“科学”的标签,他们都信奉、都力挺,他们从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偏见甚至恨恶出发,力挺“计生科学”,为中共的“计划生育”喝彩,甚至莫名其妙地喊出“中共万恶,计生首善”的口号;他们反对汉字,力挺中共对汉字的胡简乱化,甚至主张取消汉字,改用西方的拼音字母文字。。。他们以“反伪科学”的名义,全盘否定并号召废除中医,与方舟子等人遥相呼应。。。今天,他们吹捧并号召中国人都去吃多次测试发现致癌性、危害性,其安全性未经证实的“科学”产物——转基因食品。
     民运异议“科学鬼子”在拥抱“普世价值”的同时,对中国传统文化不分青红皂白一锤砸、一锅端的文化灭绝主义假洋鬼子新红卫兵姿态,与宪政民主的韩国、日本对中医、气功、汉字的尊重和珍惜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由此不难想见,如果今后重建中国的权柄,没有交到真正对本民族负责的稳健派手中,而真落到了这些狠刨本民族传统文化命根子的“自由民主”新红卫兵、文化买办、科学鬼子手中,则中共欲灭亡而未能灭亡的我中华民族,必将在这些人“计生”、转基因、文化灭绝主义三重“科学”刮骨钢刀的切割下,真正亡国灭种!
     这就是中国今后面临的最大危险。
     中国必须在归正于本民族传统的基础上,借鉴他国长处,而绝不能再做外来文化外来思想的试验田!
   
     作为中国最落后的群体——“解放牌”中的一员,徐文立能有这样独到的眼光、敏锐的见识,堪称奇迹。在普遍无神论、拜科学、崇毛的“四零后”群体中,徐文立就象一株散发着清香的荷叶,出于淤泥塘而不染。老徐为何有这种出污而不染的本事?我以为,这与他自小深受儒家濡染、是一位有神论者,大有有关系:
     徐文立在2002年八月一日的家书中,以教导女儿的方式说:冥冥之中是有天意的。徐文立引用孔子的话说“五十而知天命”、“天命不可违”。什么是天命?徐文立解释说:就是命运中你左右不了的东西。正是有此种东西存在,所以古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为了说明“天命”的存在,徐文立举了爱因斯坦的例子:晚年的爱因斯坦,有一次在听了“巴赫管风琴曲”演奏会后,吃惊并肯定地说:“现在我真地相信有上帝存在!因为我听到了天籁之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