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习近平奢谈家庭建设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这是习近平在二零一五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如果把这段话当作画外音,配上几亿人春节期间在各种交通线路上拥挤着争抢着回家的视频,就是一出不用注解的讽刺剧,在我听来,恰如希特勒声嘶力竭地对世界宣讲要“永葆和平”;斯大林大言不惭地劝喻苏联民众要“彼此友爱”;金家三代不知廉耻地告诫朝鲜百姓要“维护自由”。


   有一句话习近平说对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重视家庭、重视亲情。”从《论语》中的“父母在,不远游”;到《汉书》中的“安土重迁,黎民之性”;到明朝《鸣凤记》的“落叶归根,丰城剑回”,都说明中国人历来重视家庭,以及与之相连的家族、乡党和故土,相反,超出这个范围的事都交给皇上了,所以百姓鲜有国家的概念。是败于日本的甲午战争激活了中国人的国家意识。此后,知识人不断反省有家无国的弊端,外加日本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的家国观念前所未有地强化,及至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留洋海外的人兴冲冲回家时,无不抱着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
   
   鼓吹“亲不亲阶级分”拆散家庭
   
   然而,迎接这批热血归国者的是兜头一瓢冷水。一九五一年,他们的脚跟还没站稳,就和留在大陆欢呼“时间开始了”的知识人一起参加“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每个人都要接受“排队洗澡”,留洋的被迫承认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实施者”;“旧社会”过来的要“割掉资产阶级的尾巴”、“脱胎换骨”。到五二年秋运动结束,百分之九十的高校教职员工和百分之八十的大学生被“思想洗澡”。这仅是开始,接下来运动一个接一个,尤其是“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和“反右”,五十多万知识分子被戴上反革命和右派分子帽子,成了无产阶级的敌人。
   毛共统治术的独特之处,除了搞运动树敌人,就是大势鼓吹推行“亲不亲阶级分”,以此瓦解敌人的家庭,制造恐怖气氛。王若望被打成右派后,组织上让他妻子李明和他离婚,李明不从被逼成精神病;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也被逼与右派丈夫吴祖光离婚,因坚贞不屈被折磨得半身瘫痪;民国艺苑宗师张伯驹成右派后,组织要挟他的子女和他划清界限,儿子从此和他断绝往来,女儿也不再回家;两次被打成右派的顾准,妻子不堪承受压力自杀,五个子女都和他断绝关系,临死都见不上孩子一面。
   能怪他们的子女吗?当时,从小学到大学入学时都要填一张表,上面有父母的单位、职业和成分栏目,地富反坏右资本家的子女一目了然,他们是班里的二等“公民”,事事受歧视,基本上失去入团、当干部、参军的资格。人格遭到侮辱的子女,无力对抗不公平的现实社会,只能迁怒“犯罪”的家长。文革来临后,不少黑五类子女为自保,主动带领红卫兵批斗自己的父母。连中共巨头刘少奇、贺龙、李井泉、薄一波等人被打成黑帮后,他们的子女刘涛、贺鹏飞、李黎风、薄熙来都大义灭亲揭发批判自己的父亲,薄熙来还踹断薄一波三根肋骨。最绝的是,薄一波不愧为老共产党员,事后忍辱负痛地“赞子”说:这小子六亲不认、手毒心狠,是真正的共产党,是未来接班人的好材料。薄一波一语道破了共产党的家庭观、亲子观。
   即使是无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子女,在文革中也被迫遵循“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准则,吃父亲含辛茹苦挣来的饭食,穿母亲一针一线逢出的衣服,却首先要感谢党和毛主席,父母的言行有违党和毛的教导,也要站出来予以无情的批判。家庭主妇方忠谋在家里说“毛泽东不该搞个人崇拜,我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被红卫兵儿子揭发遭逮捕枪决。如此大逆不道人伦颠倒的社会,哪里培育得出正常的亲情?
   
   儿女移民海外老人空巢
   
   文革结束国门洞开后,看破中共本相的人开始逃亡国外。先是写《上海生死劫》的郑念,写《一滴泪》的巫宁坤等人,当年满怀建设“新中国”的激情归国,如今怀着“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的凄怆“乘桴浮于海”。接着是一九四九留在大陆的资本家等海外有亲戚的纷纷投奔海外。然后是上海、北京等城市的大批年轻人以留学的名目出走美欧日等国,同时,温州福建等地的市民农民,通过各种途径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偷渡越洋……引发的出国潮由此掀起。
   因为形同逃难,所以不分男女老幼,只要能成行就前赴后继。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许多三、四十岁的妇女孤身去日本“留学”,她们不谙日本风俗,为博得怜悯,向日本妇女倾诉思念孩子之情,视相夫教子为本分的日本妇女听了大惊失色:一个妇道人家竟然抛下丈夫和孩子出国留学?在和平安逸中生活的人哪能弄懂中国式的“留学梦”。
   好在自由世界生路无限,经过十年八年打拼,多数留学生得以安居乐业,他们获得绿卡或异国国籍后,妻子或丈夫暨子女即可出国团聚,但受制于外国的移民制度,他们的父母一般难以前往,由此成为孤独无依的“空巢老人”。八十年代迄今已有近千万人中国人定居海外,也就出现了上千万个隔洋遥望的离散家庭。过去那些年,每每和海外的朋友聊天,提到不能照看衰老的父母都于心有愧,感伤哀叹。
   如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产阶级业已形成,富豪的数量也可比肩美欧,但以技术身份或投资方式移民逃离的人却有增无减,出洋留学的年龄也愈来愈小,仅美国就有三万多中国初高中生在学,独守空巢的父母也随之愈来愈多。
   
   父母移居城市儿童留守
   
   在城市的年轻人竞相出国的同时,农村的青壮年蜂拥进城打工。他们有的抛下妻儿只身进城;有的丢下老小夫妇同行。他们干着城里人不愿干的粗活脏活,拿着与之不相应的微薄工资,七、八个甚至十几个人挤在一间陋室,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他们在城市干了十年八年,已是城市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在非人性的户口制度下,却永远成不了城市的一员,不能全家一起移居城市。
   就在习近平高唱“家庭颂”时,网上流传一篇热门文章《一位博士生的春节返乡笔记》,其中写道:他初中的同学百分之九十九都进城打工了,二十多年来,他们与父母相聚的时间平均一年十来天,有的三年、五年没回乡了。“很多农村老人倒毙在田间地头,病死在床上,儿女都不在身边。没有来得及为父母养老送终,成为许多人终身的悔恨。”有同学表示:“能找个一千块的工作,我这边(城里)什么都不要,也愿意回家。”
   农民工们最痛的是,因没有户口孩子不能在城里上学,造成五千多万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在农村的)儿童”。他们多数跟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生活,一年才能见上父母一面,人间悲剧莫此为甚!“有一个打工者说:我真希望邓小平没有搞改革开放,我也愿意日子苦些,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每天跟父母和孩子在一起。”这句话道尽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真相,让吹捧经济成果的冠冕大话无足轻重。城市的急速现代化,都是靠压榨农民,用农民工的血汗堆积起来的。如果说毛时代用残酷的政治运动瓦解了中国传统家庭的伦理道德,那么邓时代用不人道的经济“运动”釜底抽薪,摧毁了农村的家庭、家族和梓里的根基。
   《笔记》作者忿然责问,“如果一个人为了生存,连爱父母爱子女的机会都被剥夺了,你怎么可能指望他去爱别人,爱社会,爱自然?”我的感同身受伴着不平和忧心,五千多万得不到父母关爱的孩子长大后,会以怎样独特的行动“报答”我们这个罪孽的社会?所有参与制造他们今日苦难的人将承受他们怎样的“回馈”?
   
   有国无家,有家难回
   
   犹太人在失去土地的二千多年中,尚可举家在世界各地落脚生活;中国古代战乱时,灾民尚可老少一起从此地逃亡彼地,他们都虽无国却仍有家。如今,号称具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堂堂大国,处五千年来从没有过的“河清海晏歌舞升平的盛世”,却有近三亿人有国无(完整的)家!他们名分上不是灾民却胜似灾民!
   习近平明知这一切是谁之过,是谁拆散了中国亿万个家庭,却伪善地向无数受害家庭空喊和睦,不过是用混淆视听的手法安抚人心。他还煞有介事地召唤“游子归家,亲人团聚”,更似狼外婆召唤羊妈妈带孩子回家。他比谁都清楚,最爱国的游子都在他的黑名单,他们因政治原因被迫流亡,如今他们即使父母过世都被禁入境奔丧,上演着古今中外不曾有过的泯灭人性的悲剧。
   曾七年见不上“反党分子”父亲的习近平如果还记得祖师爷列宁的名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如果昔日受父亲株连被多次关押的遭际能唤醒他的良知,如果他真想恢复中国人的正常家庭,就从允许流亡人士返国回家做起,再一步步消弭城乡鸿沟,让几亿农民阖家过活,那样才能兑现中共的一句口头禅,只有(和谐的)国家,才会有(和谐的)小家,才谈得上重建中国失和溃散的家庭。
   习近平有此意愿吗?
   
   原载《争鸣》2015年第4期
(2015/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