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叶国强
[主页]->[现实中国]->[叶国强]->[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叶国强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国殇民难
·国殇民难
·抗议谴责以民为敌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敬致奥组委取消中国申办冬奥会资格的血书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敦请国家机关纠正冤假错案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打倒祸国殃民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公民叶国强的指控与宿愿
·寄托军民阻遏中共倒行逆施的倡议
·寄予中共新一届首长建树功德
·敬告社会各界人士
·境遇政府残害的叶氏三家控诉冤屈事实简介
·抗议游行静坐示冤申请书
·控诉声讨祸国殃民的中共
·匡救危如累卵的中共政权
·《朋党丹墀行》
·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世界共识消灭专断暴政
·请不要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自杀行为
·请中共执政党明教人民的质询
·人民憎恨政权裙官倒行逆施
·探析以残暴著称的中共政权
·痛斥中共敛财惯例:“打砸抢”的屠民暴政
·维权人叶国强诉求心愿
·闻听共产党又来了民众就心惊肉跳
·叶国强诉求说明
·我陈诉事实原委呈请党和各界义士酌定是非
·维权人叶国强诗29首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严正抗议官府暴政虐民的声明
·叶国强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通告
·愿中共吏治认罪悔改弃恶从善
·质询党中央及一府两院的敦促书
·致党中央政治局、北京市委、市政府请愿书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严正声明
·中共极权施政贯彻白色恐怖
·请鉴识中共党和政府的实质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投诉书
· 致党和政府救助申请
·叶国强向赤胆捍卫人权的律师们致敬
·致中共中央和国家司法机关的进谏
·请求奥巴马总统准许我赴美避难
·天大地大不如中共政权职能大
·民众悲号溢于言表
·民谣简述中国特色
·中共治国暴戾成性激起民愤
·劝谏中共将功赎罪惩腐慰民
·痛斥禽兽不如的共产党
·没有共产党 人民的安生
·家破亡残惊天宇 青丝诉熬白发生
·谨防触犯国法和祸及满门党的规矩
·智勇双全定能克敌制胜
·追思蒙冤警察田兰娣妹
·特色中国
·中共禀性
·中共藏污纳垢 民众怨声载道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致中共政权机关的质询望明示解答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依法维权三步曲 冤狱酷刑断头台
·向敢于剖析共产党的任志强致敬
·《两会 感悟》
·奥运晦民生拆迁惠阿党
·墓祭悲愤传檄党
·忧 国 忧 民
·贪官污吏作恶多 民众悲愤向党诉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向倡导依法治国的习近平总书记申冤
·党勿以耻为荣
·屠民掠财属中共团伙党纲政风的冰山一角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恪守道义斥责劝诫党政
·奸淫掳掠是党专业技法,信奉耶稣是我专诚志向
·怒叱中共灭失法理暴政虐民
·申诉请愿书
·党要革新修过树德恪守道义解民陈冤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百姓纳税供公仆不如养猪狗
·快见天日了 游民亢奋
·官吏枉法图财害命,家破人亡盼党解救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幽灵披画皮 暴恐霾九州
·请鉴党国“寻滋颠政犯”的由来
·揭示庐山真面目
·维权人叶国强向党进谏
·我陈诉请愿承待党和政府审定
·北京依法维权人叶国柱指控与宿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诉求书)
   
   我叫叶国强,原家住北京宣武区天桥光明里九楼7号,是一个夫妻双残,携一子的三口之家(个体户),同父母,兄侄,三户(独立户口)共同居住在(光明里)现年五十三岁,电话:63011998、13611075281。
   在这里我重申一下,在此之前的十年中,我已向党中央,及各有关领导部门,书写过万余封(诉求书),至今毫无进展。今天在依法治国、服务人民的主旋律下,请让我再一次向党中央及各部门重复一下我们的诉求,以构建法制和谐社会。尊重宪法、保障人权、是文明社会的基本标识,任何组织机构、个人都应严格遵守。


   2003年在众志成城抗非典的紧急时刻,原宣武区的党和政府以危改为名,用紧急(先拆迁后安置)的做法,将我三户人家(十间住房,两处经营用房)在月余之内紧急强拆。见我兄叶国柱(2004)东刑初字第538号,刑事判决书,及本人(2003)年二中刑初字第1890号,刑事判决书。相互印证了一府两院践踏宪法、人权、暴殄人类良知的事实,更有甚者(2003)高刑终字第685号刑事裁定书,不顾原审判决明显的伪证。进一步杜撰本人,同意并签订领取了三间自建房的(拆迁补偿费)。(补偿协议书)证明我只领取了一间(补偿费)11万余元,并没给我们任何住房安置方案。
   实际居住情况:
   光明里九楼7号(三居室)我哥结婚时占用一间,由其长子叶明君居住,我结婚时占用一间,由我儿叶明华居住。另一间(公用客饭厅)并在前搭建一间,又于对面盖建一间(其两间自建房)因老父身体不能自理,由老父居住,并做饭等用。(9楼东口南)盖有一间自建房,由老母亲居住,九十年代,我哥购买了原大车店三间平房,同其(二婚)妻子,儿子居住在此本人盖有一间自建房,(见报纸及草图)光明里东口本人80年代建有两处小房,用于经营餐饮(先进个体户)也在此次拆迁中强拆,由此可见数我名下的自建房、经营用房)共五、六处,长期以来也是政府默许,交税的,全家三户,每户要求安置一套两居室,这应当是最基本的要求,怎能说我们坚持过高要求无理取闹呢?财产损失为何不提!当时没有给我们任何安置方案,强拆、砸毁、灭失了我家财产、伤害老人、我们长期流落街头,上访没有任何部门过问受理,制造冤狱酷刑、身残(我哥被吊打、腰、手腕)常痛,不得入睡,本人被(狱警)打掉门牙,至今还剩四棵牙,太冤了吧,哪个国家发生过!
   事实经过
   自拆迁开始,拆迁办(李雨石)就对我家讲过(你家的事放到最后在说吧)……五月二日李雨石找我哥谈话讲(先将当时我母亲所住)一间自建房(9楼东口南)以我的名义拆除,剩下两间一一解决,当时我哥转达了拆迁办的意见,我同意并签订了这间房的协议,并领取了此一间自建房的(补偿款),我母亲搬回了(楼房)这是03年5月2日见(拆迁补偿书),五月十六日(李雨石)到我家叫我父亲叶绍炎写一拆迁(委托书)。由我兄叶国柱代理拆迁事宜,并谈话未果,五月二十二日晚家中正吃饭,楼上领导(办事处张波)及另一男子,到我家与我兄叶国柱相谈定好,安排三套两居室(天桥一套)洋桥两套,并要求退回我所领取的一间自建房钱。我哥同意了此协商,可是第二天早上,5月23日“政府联军”团团将我家围住,轰走我家人,强行架出我年迈的父母,戒严交通开始了践踏宪法的野蛮强拆、财产未拉完,房子已推倒,并将我不能自理的老父母,连同部分财产拉往(三间房大队)三间破房中至老人,奄奄一息头破血流,同时我家的珍贵财产,现金、也不知所去。
   5月24日上午,当家人找到我父母,见到此情景,一家人(包括我姐姐、姐夫)等抱头痛哭,是党员的她们不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竟能发生如此悲惨的事情,随后一家人共同来到北京市委门前,求见党的市委领导,要求严惩造事者,求助我受伤的老人,还我的财产,合理安排住房,但只有信访办(盛京兰)电话叫来区政府干部及办事处城管、派出所警察,让我们回办事处解决,但回到(办事处)他们找来拆迁办(李雨石)问题没解决,反而(李)破口大骂我哥,你老B上天安门中南海去告呀!至此矛盾激化,失家丧业的我们流落街头,长期上访,没有任何部门受理……。
   这是我们“寻衅滋事”吗?是我们颠覆国家吗?非典期间,不顾百姓死活,强拆,砸抢百姓的政府,不予纠正错误,反而,编造罪名至我一家多人入监坐牢,08年7月26日我兄叶国柱本应冤狱刑满释放,但又被手铐脚镣再次逮捕……,城下之盟取保侯审,释放,母亲临终前惦念着狱中的儿子,我哥拆迁入狱后就同母亲永别了,监居中的我也只是看一眼母亲的遗容,现虽置身社会已家破人亡的我,又因被界定中共时政下的“新黑五类”失去人身自由和国家宪 法所赋予公民合法权利,并株连我当年被迫辍学的孩儿工作屡屡受挫,难测政府还要枉法戕害我们几代家人,难道这就是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吗?“元芳”怎么看?
   至今我兄叶国柱“城下之盟”仍有未尽事宜,我三户人家的财产,不知所去,我兄连年的申诉如泥牛入海。本人也是诉求无果,这些问题可能发生在政府官员家庭吗?十年了,各届总书记、领导干部的家不会发生吧!
   今天我请求,新一届党和政府领导,在建设法制国家,服务型政府的进程中,依法归还我家的私有财产!……我知道,也看到了,现在我家的财产已荡然无存。在这里我兄叶国柱的财产,及父母的物品不提,就属于我个人的物品,与相关部门领导相协不知可否?
   仅举部分家珍为例:
   紫檀花架,海南黄花梨条案各一件,老紫沙壶一把,家传邮票一本,大清洋画(拍画)两盒,乾隆鸟食罐10余个,蟋蟀罐(古)二个,象牙口蝈蝈胡芦一个,象牙底红木、乌木架杆各一,古币,玉翡翠,串坠家中现金,几万斤粮票及我爱人的金银手饰……等尚有记不清的物品,不一一例举。
   相信如能追回本人的这些私有财产,何止千万!为了结束艰难的上访和追讨财产,抚慰冤狱身残是否作为赔补?一、按置本人一套两居室;二、将我夫妻办理社保退休(待遇)理由:我父亲当年为让我接班工作舍去了本应享受的离休干部待遇(见原天桥粮管所)档案材料“说明”。三、不少于壹佰万元的补偿,这是本人最基本的请求,如能如愿本人保证永远息访罢诉,做一个正常的公民,搬离“廉租房”。
   希望新一届领导,能在宪法的框架内,公正解决本人十年的冤情,还我一个公道,之所以我没有提出(过高)要求是因为我感到太累了,维权太难了。只好退一步吧,享受人生的残阳。
   此致
   礼
   
   北京市西城区诉求人:叶国强
(2015/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