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叶国强
[主页]->[现实中国]->[叶国强]->[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叶国强
·国殇民难
·国殇民难
·抗议谴责以民为敌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敬致奥组委取消中国申办冬奥会资格的血书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敦请国家机关纠正冤假错案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打倒祸国殃民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公民叶国强的指控与宿愿
·寄托军民阻遏中共倒行逆施的倡议
·寄予中共新一届首长建树功德
·敬告社会各界人士
·境遇政府残害的叶氏三家控诉冤屈事实简介
·抗议游行静坐示冤申请书
·控诉声讨祸国殃民的中共
·匡救危如累卵的中共政权
·《朋党丹墀行》
·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世界共识消灭专断暴政
·请不要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自杀行为
·请中共执政党明教人民的质询
·人民憎恨政权裙官倒行逆施
·探析以残暴著称的中共政权
·痛斥中共敛财惯例:“打砸抢”的屠民暴政
·维权人叶国强诉求心愿
·闻听共产党又来了民众就心惊肉跳
·叶国强诉求说明
·我陈诉事实原委呈请党和各界义士酌定是非
·维权人叶国强诗29首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严正抗议官府暴政虐民的声明
·叶国强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通告
·愿中共吏治认罪悔改弃恶从善
·质询党中央及一府两院的敦促书
·致党中央政治局、北京市委、市政府请愿书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严正声明
·中共极权施政贯彻白色恐怖
·请鉴识中共党和政府的实质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投诉书
· 致党和政府救助申请
·叶国强向赤胆捍卫人权的律师们致敬
·致中共中央和国家司法机关的进谏
·请求奥巴马总统准许我赴美避难
·天大地大不如中共政权职能大
·民众悲号溢于言表
·民谣简述中国特色
·中共治国暴戾成性激起民愤
·劝谏中共将功赎罪惩腐慰民
·痛斥禽兽不如的共产党
·没有共产党 人民的安生
·家破亡残惊天宇 青丝诉熬白发生
·谨防触犯国法和祸及满门党的规矩
·智勇双全定能克敌制胜
·追思蒙冤警察田兰娣妹
·特色中国
·中共禀性
·中共藏污纳垢 民众怨声载道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致中共政权机关的质询望明示解答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依法维权三步曲 冤狱酷刑断头台
·向敢于剖析共产党的任志强致敬
·《两会 感悟》
·奥运晦民生拆迁惠阿党
·墓祭悲愤传檄党
·忧 国 忧 民
·贪官污吏作恶多 民众悲愤向党诉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向倡导依法治国的习近平总书记申冤
·党勿以耻为荣
·屠民掠财属中共团伙党纲政风的冰山一角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恪守道义斥责劝诫党政
·奸淫掳掠是党专业技法,信奉耶稣是我专诚志向
·怒叱中共灭失法理暴政虐民
·申诉请愿书
·党要革新修过树德恪守道义解民陈冤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百姓纳税供公仆不如养猪狗
·快见天日了 游民亢奋
·官吏枉法图财害命,家破人亡盼党解救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幽灵披画皮 暴恐霾九州
·请鉴党国“寻滋颠政犯”的由来
·揭示庐山真面目
·维权人叶国强向党进谏
·我陈诉请愿承待党和政府审定
·北京依法维权人叶国柱指控与宿愿
·邀您看图文鉴识党国情
·祭念遭政府强拆蒙难十四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家庭成员基本情况:叶国强男1960年10月28日出生,满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宣武区光明里9楼7号(视力贰级残疾)我妻子宋秀琴1960年8月16日出生,汉族(智力壹级残疾)我儿叶明华1987年1月2日出生,满族、初中退学,我一家三口人现居住在西城区百顺胡同39号。
   政府会同开发商拆迁事实:原宣武区政府和区市政管委会同直属产业的宣武区房屋拆迁开发公司,于2003年非典时期为国家举办奥运会公告南中轴路危改整治工程采施“先拆迁后安置”政策。我家70年代在光明里9楼下盖建的三间归我所有自建自住房坐落在工程范围内(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3年高刑终字第685号裁定书经审核予以确认为证)03年5月2日我与原宣武区市政管理委员会签了一间自建房拆迁协议,领到拆迁加补助款共计11万5千元(有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编号3-7-083协议证明)我其中的两间住房和另外两处经营20年的房屋(经政府多部门批准缴纳占地费和经营税自建生计用房)于03年5月23日随同我父亲承租的一套三居室和我兄的三间私有房屋,被政府没有给予被拆迁人任何安置或补偿的实际情况下行政强制拆除。我父亲和我兄两户人家遭强拆五年多后得到宣武区政府在四环外丰台郊区重新安置,我一家三口人遇政府强拆的住房和经营用房事发已十余年之久仍没有得到落实!!!
   政府派遣人员前来强拆先将我全部家人挟持出房门,我年迈的父母被放在远离家门的空地,其余家人都被置身警戒线之外。随后在我被拆迁当事人迫离现场情况下蜂拥而上强拆和搬家同时进行。我认为政府没有依法遵规对强拆我家作全程录像和财产登记造册,我和家人确实没见到更没有签过有当事人签名能具有法律效用的财产保全清单。我们私有财物除被任意遗弃拆迁废墟中招致拾荒者车拉肩扛(上述事实路人皆知我们也有照片举证)政府装满若干车的我家财物后押上我父母去了由政府掌控的存放处,途中政府人员致伤我八旬老父亲头破血流竟扬长而去,且至今政府也没有对我们解答何故重伤我父亲的原因,我叶氏三家私有财产下落不明我们坚持向政府追索但政府置之不理至今都没有偿还。


   遭政府强拆次日上午四处寻觅我父母下落的亲友,打电话告知了我父母的落脚点。我和家人亲友拖着疲劳的身体急速到达见到了一天水米未进的母亲和伤口已化脓奄奄一息的家父。悲愤的我家人拿取一套被褥和洗漱用品,开车直至北京市委门外便道求见领导讨回公道(有照片为证)市委领导电话通知区政府前来接人,并让我们随来人回区里解决。政府人员带我们来到天桥街道办事处,让我们在墙根下打开铺盖安顿老人,又叫来宣开公司拆迁我家的负责人李雨石(李雨石的父亲李兴是当年区法制办主任;其表兄李岩是当年的副区长现继任新西城副区长)李雨石见到我哥就破口大骂并狂言“老子不怕你、去天安门中南海、上联合国告呀••••••”有恃无恐的李雨石还要打我哥被在场民警阻止。我哥俩随后被以调查情况为名带到派出所扣留。至当晚十二点放我们去找拆迁办解决。我哥俩在派出所期间我父母被政府送医院治疗,后因政府强行拆迁我们老弱病残幼的三家连基本的生存条件周转房或周转金都没有给予,我父母只能靠儿女们共同筹资租房进住将养歇息,我和兄长两家人加入到弱势民众在风餐露宿中依法维权之路。
   我被政府强拆后逐级走访信访诉求,从事发的03年时局拒绝受理政府强拆案,至06年市政府开通市长信箱受理了我的诉求历时已八年仍是处理中。由市长信箱转到原宣武区和现西城区政府信访办责成依据国家法规解决我的诉求没有得到回应,宣武西城公安分局党委都派专组人员认真核实我诉求原因后,多次呈报建言进谏公文也没能促成强拆的政府主责领导采纳解决或出面接待答复我。我依法维权已十多年了邮寄给党和政府相关部门的申诉材料近万封,始终没有收到一封回复,令我悲观不知所措!
   我正当合法诉求反映问题没有受益到法规与伦理道德的援助,反遭不具备作证出证资格政府机关及裙带帮闲的证人构陷,被渎职的司法人员荒谬采信,违背犯罪构成主观与客观的要件的司法解释和道义,妄加罪名将我和家人屡次无辜投监。
   2003年因政局拒绝受理行政强拆案,我在诉求无门悲观下天安门前跳金水河自杀未果被判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2007年再因上互联网控诉和区政府门外人行便道举证伸冤,连带帮我上网此前与流离失所厄境中向路人乞援已被刑拘过的侄子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数月后取保,2014年10月又成为当局镇压依法维权被硬性以寻衅滋事罪刑拘37天取保。我兄叶国柱同是亲历因维权被治安拘留刑事拘留多次的无辜者,更是为了争取人权保障向公安局呈交了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利抗议政府执法犯法的游行申请,因此为掩盖事实的原宣武区政府行文杜撰恶意诽谤(请鉴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第599号建议的办理报告、审阅东城区人民法院2004东刑初字第538号刑事判决书)就可验证出政府明面无可推卸的罪责。附带利欲熏心的公职人员栽赃污蔑我兄身负寻衅滋事罪坐牢四年。更蹊跷的是他冤刑届满唯恐创共和国首列未出监狱大门被押解回京,不露玄机改换了原审机关送进宣武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继续以当年申请游行审理未清,涉嫌聚众闹事的罪名再次逮捕。直至宣武区政府达到用我家人生命安危做胁迫,逼他签下政府预谋已久的拆迁重新安置协议后取保候审••••••。
   我请求新一届首倡依宪治国依宪执法的习总书记和政府机关崇尚道义的诸位领导体恤,将我们有确凿证据在事实面前无可非议因原宣武区政府强拆,已历时十余年没有落实解决拆除的房屋补偿或重新安置问题;恣意遗弃废墟的财物与装车拉走至今仍掌控政府手里的赔偿和归还问题;司法机关枉法给我们造成冤假错案且狱内酷刑摧残的身体问题等多舛灾难得以疗伤止痛。我的慈母临终前挂念着狱中的儿子,我哥拆迁入狱后就同妈妈永别了,监居中的我也只被准许看一眼老妈的遗容,现虽置身社会家破人亡的我,依旧是被当局界定的“新黑五类”失去人身自由和国家宪法所赋予公民合法权利,并因此让当年被迫辍学的孩儿工作屡屡受挫,为了结束艰难的向政府追讨私有财产时刻面临被囚监坐牢甚至生命难保维权之路,也为我已到成家立业年龄的孩儿 有个自食其力稳定的工作,享受我人生的残阳,我宿愿通过新一届悲天悯人的各级领导念在因政府举措导致我蒙受万劫不复的灾难,作为党和政府完善终结我的所遇不公的赔补我恳求一:安置我双残夫妻一套两居室;二:为我夫妻办理社保退休。理由:我父亲当年为让我接班工作,舍去了本应享受离休干部待遇(见原天桥粮管所档案材料“说明”)三:包括不少于壹佰万圆的财产损失、冤狱、精神、名誉等补偿。如能偿圆本人最大心愿,我也保证息访罢诉。
   联系电话:63011998 北京市西城区诉求人:叶国强
(2015/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