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严家祺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嚴家祺


    今天從網上得知中國優秀記者高瑜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這是中共當局對高瑜的第三次嚴重政治迫害。
    1988年11月,在北京西郊的一次會議上,《經濟學周報》記者高瑜要溫元凱和我就『時局』問題作一次對話。這次『對話』離1989年北京天安門學生運動時間有半年,對學生運動並無影響。結果,在『六四』後,陳希同竟然把我與溫元凱對話的內容,作為高瑜的一條『罪狀』。陳希同在1989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中,點名這次採訪是『為掩蓋趙紫陽的錯誤、保住他的權力地位、以便更加肆無忌憚地推行資產階級自由化製造輿論。』在1989年5月20日『戒严令』宣布后,高瑜受全国人大常委、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的委托,幫助王丹起草声明,说服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同時又起草一封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请人大直接和学生对话。高瑜的行為完全正當,沒有任何違法之處,在『六四大屠殺』前一天,高瑜被捕監禁。現在已經非常清楚,陳希同說《經濟學週報》高瑜的報導,是配合當時的『倒鄧保趙』風,完全是無中生有、捏造的。
   

    高瑜第二次被捕是在1993年10月2日。1994年11月9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莫須有』的『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高瑜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高瑜第三次被捕是在去年4月24日。據今天網上消息,高瑜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重判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被高瑜泄露的所谓国家秘密,是中共宣傳系統公開要求中國國內新聞媒體『不得宣扬西方宪政民主、不得宣扬普世价值、不得宣扬公民社会、不得质疑改革开放』等的『禁令』。按照2014年3月生效的中国《保密法实施条例》第五條規定,這些『公開事項』完全不是什麼『秘密』。
   
    高瑜三次判刑,都是『莫須有』的『罪行』。中共當局判处高瑜有罪,这说明中共當局完全违背新闻自由和法治原则,从根本上践踏了中國憲法和人权。
    周永康掌握中國全國『政法委』大權時迫害記者和自由派知識分子、打擊維權人士和法輪功,目的是為了掩蓋他和一大批貪官污吏的罪行,周永康的統治,摧殘了法治、踐踏了人權,使中國上空佈滿了烏雲。在今天,只要高瑜和許許多多因寫作而獲罪的情況沒有改變,就看不到今天中國的政治狀況與周永康時期有什麼根本區別。
    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是不能長治久安的。
    (寫於2015-4-17)
(2015/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