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谢选骏文集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谢选骏评论:本文相当全面地论述了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历史冲突,并从理论上论证了这种冲突实际上不应该发生。这是对的。在不足方面,本文忽略了横向的比较。例如没有探讨与“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相似的“共产党与中国民族主义”的问题,因此也就无法得出精确的结论,无法知道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的关系哪些是普遍的中外交往过程所有的,哪些是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间的关系所特有的。举例来说,共产党和基督教同样是外来的,共产主义和中国文明同样充满了紧张关系,那么为什么共产党能在中国扎根,而基督教却还没有能够?这些问题当然很难有一个圆满的答案,但是作者却连一个基本的尝试都没有做,这是很可惜的。
   
   ————————————————————————————
   
   李天纲
   20世纪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思潮登峰造极的一百年。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学者一般都认为19世纪以来的基督教传教运动触发了中国的民族主义。本文则认为:真正了解中国内情的基督教传教士对中国文化的近代命运抱有同情态度,他们对儒家思想和中国文化并不排斥。文章考察了林乐知、李提摩太等清末改革思想家们如何继承利玛窦、汤若望等明末耶稣会士的儒耶对话传统,坚持与中国知识分子沟通对话,调和中国社会内部越来越尖锐的经济、政治矛盾。清末思想领袖康有为、章太炎等人提倡的民族主义,和明末学问家徐光启、李之藻等人提倡的世界主义相违背,但是,作为20世纪中国民族主义思想基础的儒家还没有丧失其包容性。「东海西海,心同理同」仍然是中国思想的基本特征。本文认为:儒家具有普世主义特征,不会,更不应被发展为民族主义思想。
   
   1896年12月,林乐知(1836-1907),一位美南卫理公会的宣教士,在其主编的《万国公报》中,以中文刊出一篇题为「基督教有益于中国观」的文章。在文中,一如他一向所说的,他十分希望中国进行改革。他提出了一个新的见解,就是基督教应该为中国服务,以助中国恢复在1895年给日本打败前的元气。他提出基督教可以把中国的男人、女人、穷人、富户、受过教育的或未受过教育的人解放出来,使他们享有西方基督徒享有的自由。他在其文中所说的「安见中国之不能振兴乎」的说法,已改成一句十分流行的口号「振兴中华」。百多年来,这口号已遍布全国各地。一年后,即1897年9月,他在其杂志刊登另一篇题为「救世教成全儒教说」的文章,是由一位德国宣教士和一位中国基督徒写的。一如林乐知,这两位作者都是批评儒家的,可是对中国文化却没放弃过,且从没企图以基督教来贬斥儒家学说。《万国公报》的态度是极不寻常的,因为从19世纪晚期以来,很多基督徒和儒家学派都认为彼此是敌人多于朋友。
   
   林乐知与其它几位「间接传教士」,与丁韪良(1827-1916年),李提摩太(1845-1919年),傅兰雅(1839-1928年)及李佳白(1857-1927年)等人,均从事晚清的改革运动,林乐知在19世纪是真正的中国通(Old China Hands)。他在上海住了超过四十年,翻译西方的科学书,成立了第一份中国报纸《万国公报》,与重要的人物来往,例如总督李鸿章和张之洞;且在中国传讲圣经。林乐知牧师在当时可能是对中国事务最有洞见的人物之一。更宝贵的是,他可能也是在我们称之为「儒家危机」的时代一位仰慕中国文化的西方基督徒。林乐知是19世纪的新教传教士,而他似乎追随三个世纪前利玛窦的宣教路线。他喜爱中国文化,虽然批评清朝的政治倒退,可是他从没想要征服儒家文化。他被光绪赐进士衔,一如康熙赐进士给汤若望一样。
   
   以林乐知牧师为例,我们很容易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对关注中国与西方关系的人来说,儒家是否一个真正的民族主义?儒家是否被利用来保护中国文化的一种宗教?更重要的是,对于关注中国的基督教徒来说,基督教的信仰会否破坏个别中国人对国家的认同呢?这些问题对林牧师和他当代的中国人来说,是个严肃的问题。很明显的和有趣的是,即使基督教在过去五十年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减少了,可是这些问题仍旧是21世纪学者们在想到中国人的前途,和世界文明时所想到的关键问题。
   
   「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这是19世纪末在中国社会中广泛流行的说法。在中国人与基督徒之间,身份是互有冲突的。据《万国公报》刊登的讨论和辩论,可看到中国文人和外来宣教士都认为民、教在中国社会中,其关系是分割的。他们都提出要停止「民教相争」,可是因1870年天津事件以来,基督教与传统中国社会的冲突是愈来愈严重了。这冲突在1900年义和团的事件中达至最高峰。
   
   在那三十年中,美国和英国教会派遣更多宣教士到中国来,花更多钱来传讲圣经,牺牲更多人命,却只有少数的中国人归信基督,加入教会。然而,教会甚至也不能避免不卷入在1900年满清与中国北部的八国联军的战事中,对于当时的基督教来说是个很大的教训。年青的林乐知可能不是一个先知,可是当他看到中国知识分子与政府官员的对话,使他明白到,中国的民族主义对中国教会和当地的社会来说是最毒的毒药。他十分明白基督教与西方文化应该与中国社会和谐地融合起来。
   
   事实上,在很多方面,19世纪宣教士所面对的困难几乎是不能解决的。根据由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教会发布的诏书,基督教会是不能参与及采用中国礼仪的。中国的基督徒不能参加中国式的婚礼、丧礼和祖先祭祠的礼仪;也不能参与舞龙的庆典,也不能进孔庙。上等阶级的人因为不能参与这些中国的礼仪都离开教会,下等阶级的平民便成为教会的大多数成员。19世纪中国社会混乱,民不聊生,穷苦的中国人会想到加入教会,他们需要教会帮助他们解决物质上的匮乏。这情况使基督教被平民百姓称之为「吃教」;所以这些因素使中国教会添上了愈来愈多的外国色彩,也愈来愈少被中国人所认同,至终基督教得了个「洋教」的别号。
   
   我相信大部份的教会历史学家都体认到,中国基督教被视为「洋教」的时代已经过去。天主教堂和许多基督新教教会也容许中国礼仪的存在。中国的神学已尝试建立在普世基督教运动的环境中。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中国基督徒,现在已在本地教会中担任领导和行政工作。一些经济支持还是会从海外寄到中国教会,可是中国教会却不再被允许办基督教的书院、医院或出版社。对比过去的两个世纪,我们可以说现在的中国教会是太孤立了,或可以说是太中国化了。中国教会有许多问题,可是却没有民族身份上的相同问题。林乐知的理想──「自足」、「自传」已经实践了。中国的基督徒现在确实是中国人。他们的言行衣着是百份之百的中国人;完全没有他们父母和祖父母曾有过的民族身份的危机。
   
   中国教会的问题现在已改变了,究竟当代基督教和中国民族主义的关系何在?林乐知的提问对于今天活在911恐怖袭击后的人民仍有意义吗?我们仍要担心中国人和基督教文化之间的关系吗?我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是」的。我也相信许多人的答案跟我一样。
   
   由于中国和西方的政治转变,基督教会与儒家之间的冲突结束了。可是,基督教思想和传统中国人思想之间的差异,仍然存在于许多层面。差异存在于深层思想的差异和对宗教教义的误解上。当政治上发生冲突时,这些差异就会发生。这可见于1999年中国大使馆被炸的事件和中美飞机撞击的事件中。在这些事件中,西方的观察家看到的是过去一百年来的画面再次出现。人民禁不住会想到,1970年的文化大革命,1950年的反基督教运动,1920年的非基督教运动和1900年的义和团暴动。谁都知道,这些事件是由政治冲突所引发的,是深藏在中国社会之内的,可是没有人能否认,有许多文化误解的因素混杂在政治冲突之中。对于教会历史学家来说,最显眼的就是宗教信仰的不同,例如被神创造的个人价值、基督徒不妥协的精神,对于年青的中国学生来说是难以明白的。许多学生用百年前义和团所用的语言、文化和逻辑在校园、广场和计算机网页表达他们的愤怒。他们视北大西洋公约国(NATO)为八国联军;而新一代的中国知识分子甚至用后殖民地去形容西方的力量和价值;犹如19世纪后基督教征服中国的新浪潮。所有这些事件都告诉我们,反基督教的态度仍旧存在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之中。
   
   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对文明的冲突的理论作一个清楚的界定。现代的历史学家相信,大部份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冲突,不是由宗教教义引起的,而是由经济和政治利益引起的。这是对汤因比(Arnold
    Tyonbee)认为宗教是国家的核心的历史理论的修正;也是分析在宗教冲突下,产生不同利益冲突的一个更好的途径。在这观点上,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的理论便显得过时了。亨廷顿的另一个错误,是他扩大和夸大了宗教的差异,其程度去到无法克服各个文化之间的阻隔和误解。那是比汤因比更老一套的思想,甚至林乐知
    和利玛窦都不会同意的。
   
   开明的教士早期在中国宣教时,体会到宗教是一个容易引起冲突,却是能够和解的因素,只要双方解释和理解其中的教义,且把它与政治冲突区别出来。当然,我们应该极其关注宗教上的差别,同时我们应该更多关注不同宗教之间的沟通。这是利玛窦和林乐知所留给我们的东西。当我们想要保有自己的传统时,我们应该寻找不同文化和宗教之中的共同点,使对话得以持续进行。主张多元文化主义的著名哲学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最近在其新作中说到,在不同文化甚至在不同宗教中去寻找共同的真理和同一的神,他的新作《现代化的天主教》说到我们需要在「异中求同」(unity-across-difference)来代替那种「认同之同」(unity-through-identity)。
   
   抱着多元文化的观点,查尔斯·泰勒相信差异并不是世界的一般现象,而是神所造的本体。他说:「这只是因为任何在神和人之间的合一是必须跨越无穷的差异。可是似乎神本身的生命是三位一体,已经是一个合一体。人的多样化是其中的一部份,因为我们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
   
   泰勒使用三一神的教义作为神道成肉身的多种表达。那意谓多元文化主义不应该只是一种宽容的态度,也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泰勒是现代英语世界少数几个重要哲学家之一,他体认到天主教的传统,他的洞见,使我们在理解基督教神学和其它教义(例如儒家)时有一个广阔的视野。泰勒企图在宗教教义的层面解决群体、国家、文化和文明之间的冲突,他不相信差异是连系人们的障碍,他的做法显然是很有意义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