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第十五章
   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谢选骏评论:
   在日本,由于神道教占据主流,基督教只能发挥削弱其民族主义的作用;在美国,由于基督教占据主流,基督教必然发挥增进其民族主义的作用: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的关系,既是由一个国家与社会的历史塑造的,也会反过来决定基督教在这个国家和社会中间的地位和处境。
   
   例如,近代中国由于受到西方帝国主义的侵略,所以一度恨乌及屋(相对于“爱屋及乌”),连基督教一并憎恶了。但是戏剧性的变化发生在1949年:一种同样带有帝国主义侵略烙印的思想产物(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输出的马列主义),在中国掌了权。而在西方传教士遭到共产党驱逐以后,基督教却开始了中国本土化的过程。
   
   同时,共产党的成功等于昭示国人:基督教在中国的胜利并非不可能。
   
   如果有一天,基督教在中国获得了胜利,它还会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代言人”吗?不可能的。因为,即使那位尊斯大林为“慈爱父亲”的毛泽东,后来不也成为反苏猛将了吗?尽管他和他的党员们,比苏联还要持久地坚守着马列主义的最后阵地。
   
   也许,同样的故事将来也会发生在一个基督教化的中国。
   ————————————————————————
   
   一、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北京日报
   
   2011年7月22日发生在挪威的一场血腥爆炸和枪击事件,不仅撕碎了这个北欧国家一直以来的天堂面纱,更震动了整个世界。伴随着76个冤魂的哀嚎,布雷维克这个典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以一场屠杀宣告“撒旦归来”。极右翼势力凶猛抬头说明什么?欧洲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很有必要作一番探究。
   
   把时针拨回到22日那一天,奥斯陆市中心爆炸的浓烟和于特岛上枪击的血迹,一度让西方政客和媒体臆断为伊斯兰恐怖组织所为,但客观现实恰恰令人大跌眼镜,欧洲极右翼势力给了这些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作为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布雷维克思维乖张,行事缜密,手段残酷,杀人不眨眼,让熟悉他的人感到完全是恶魔附体。但实际上,布雷维克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背后存在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极端势力;而挪威惨剧也并非一个偶发事件,其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必然。
   
   正如布雷维克的邻居一样,我们也很难想象他到底在仇恨什么?在各路媒体的不断挖掘之下,真相在逐渐明朗。他个人及其所属的组织,敌视“种族平等”,反对移民,反对“多元文化”,鼓吹暴力恐怖,自诩为“西方核心价值观”的捍卫者。这样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二战时的德国纳粹主义,表象之下都有着可怕的精神内核——“白人至上”、“欧洲中心论”、“西方文明先进论”等等。其实,在近代以来的海外扩张、血腥殖民、残酷战争中,这种思潮曾一度甚嚣尘上,扮演了极其罪恶肮脏的角色。
   
   二战之后,由于对纳粹进行了清算,欧洲的极右翼势力长期失去立锥之地,但其余烬并未彻底吹散。虽然欧洲主流社会开始鼓励“种族平等”、“多元文化”,特别是对劳动力移民普遍采取宽容政策,并将其视为欧洲一体化的重要基石。但在实际上,欧洲人从来未曾放弃其种族优越感,对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有着严格戒备,移民的各方面权利都受到歧视和限制,移民所属的宗教、文化、生活习惯均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移民的现实处境,令欧洲一向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显得虚伪十足。随着欧洲移民人数和相关团体不断扩充,权益冲突和民族对立日渐突出,右翼思潮在欧洲普遍的排外情绪中再度滋长。2005年法国发生的由巴黎市郊蔓延至全国的严重暴力骚乱,就是移民问题和民族问题恶化的典型案例。
   
   近几年,经济实力衰落和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的冲击,更是让欧洲“向右转”的趋势空前明显。从丹麦、荷兰、挪威、芬兰到法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极右翼势力扩张速度十分惊人,而且愈发倾向于暴力恐怖活动。同时,欧洲政坛也开始转向,法国总统萨科奇不仅抨击多元文化政策,强调移民必须融入单一社会,还出台法令禁止穆斯林妇女戴面纱,下令驱赶吉普赛人;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公开强调,为了强化移民的国家认同,必须奉行“强有力的自由主义”政策,这实际上否定了长期以来的多元平等政策;德国总理默克尔早在去年十月就宣布,致力于多元文化的政策在德国已“完全失败”,这对于近来鼓吹“德国模式”的那些人来说,无疑是无情的嘲讽。
   
   正如小布什曾用“十字军东征”来形容美国对9·11事件的反击行动,西方一直以来就将自己这种以基督教为内核的文明定义为人类最高级文明,并且在实践中长期实行排他性政策,为此不惜付诸武力战争。在西方,这种融入基因的价值观是不可质疑、不容颠覆的,并且通过强有力的制度设计来保证其永远占据主流,只不过有些表现得温和一些,有些表现得极端一些。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抬头,不过是这种价值观的极端表现而已。
   
   可以断定,随着欧洲“向右转”和极右翼势力大闹欧洲,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血腥恐怖活动还会出现。在挪威,人们已经见识了其反文化、反社会、反人类的狰狞面目,而要遏制这股思潮,目前欧洲所谓的高福利、民主制度都将无能为力。欧洲到底向何处去,值得世界密切关注。
   二、强调其价值观优越性 美民族主义让布什连任
   
   环球时报
   美国为何在“9·11”之后放弃建立一个由全球主要国家(包括穆斯林国家)组成的对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联盟,反而选择了使西方内部分裂、进一步疏远穆斯林世界、使美国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的外交政策?布什政府为何能够在全球的反对声浪中把“反恐战争”扩大到伊拉克,并且在此后美军伤亡不断增加的情况下继续得到美国多数民众的支持?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历史学家阿纳托尔·莱文(AnatolLieven)在《美国:正确与谬误?———对美国民族主义的剖析》(America:RightorWrong?AnAnatomyofAmericanNationalism)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答案:最重要的原因来自于美国的民族主义。
   
   1、美国民族主义实质
   
   莱文首先指出,美国的民族主义既不是大多数美国人所认为的“爱国主义”,也不是全球其他地区所认为的“美利坚帝国主义”,而是由美国沙文主义(即盲目而狂热的爱国主义)和美国救世主主义组成,而这两者又建立在对美国是“山巅之城”(cityuponahill)的信仰之上。所有这些使美国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即在与外国人打交道时,美国必须完全控制整个进程。
   
   2、美国民族主义三个特点
   
   莱文在该书中总结了美国民族主义的三个主要特点:第一,在美国人眼中,美国价值观的优越性是不证自明的,他们为此感到极度自豪。芝加哥大学在“9·11”之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询问的美国人当中,90%的人同意“我愿意作为美国而不是全球任何其他国家的国民”的说法;38%的人接受“如果其他国家的民众与美国民众的生活方式更为相仿,世界将变得更美好”的观点。“9·11”之后,上述两个问题的比例分别上升至97%和49%。“全球价值观调查组织”的研究报告也得出了相同的结果:在接受调查的美国人当中,超过70%的人为自己是美国人而感到“非常骄傲”,而法国、意大利、英国和荷兰的民众中为自己是相应国家的国民感到自豪的人都少于50%。
   
   第二,美国民众对他们的价值观在全球的普遍适用性深信不疑。一项调查显示,79%的美国民众同意“美国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正在向全球传播的现状是有益的”的观点;70%的人表示他们“推崇有关民主的美国思想”。当美国人受到威胁时,他们往往把这些威胁视为对他们的价值观的攻击,他们都接受“9·11”事件是对美国“民主自由和制度的一次袭击”的观点。
   
   第三,美国民族主义的精神内核是白人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作为美国沙文主义与救世主主义的根基,对美国是独一无二的“山巅之城”的信仰,派生出美国普通民众(白人基督教信徒)的因循守旧、外向扩张以及极度自恋等文化心态。他们认为,只有美国才是充满光明的世界,而在这个“山巅之城”以外则是一片黑暗。他们相信自己肩负着扩张“基督教文明”的世界使命,而当其价值观遭遇抵制时,就把对方一概“妖魔化”、“撒旦化”。
   
   3、布什是如何利用美国民族主义的
   
   莱文认为,布什政府在证据明显不足、全球支持者寥寥无几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发动伊拉克战争,正是利用了美国民族主义的上述三个主要特点。布什政府上台后,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为了成功地向美国民众推销其帝国计划,布什政府把它包装为其他东西:一方面,布什政府宣称它在推行一项以推广美国民主和价值观为目的的仁慈战略;另一方面,布什政府指出它并非在捍卫美利坚帝国,而是在捍卫美国的民主与价值观。布什政府告诉美国民众,它要借助伊拉克战争“解放”伊拉克人民,为他们带去民主和自由。它提出“邪恶轴心论”,成功地把美国民众对恐怖主义的担心转移到伊拉克、伊朗和朝鲜身上,虽然它们与“基地”组织并无瓜葛。美国只有推翻其独裁者的统治,才能使这些国家的人民自由地拥抱美国式的民主和价值观。
   
   莱文认为,在伊拉克战后美军伤亡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布什能够继续得到美国多数民众的支持,以及成功获得连任,也应该归因于美国民族主义。在总统大选期间,布什政府在伊拉克问题上欺骗美国民众的做法受到克里阵营的激烈抨击。然而,布什从未对这场战争表示过丝毫悔意,他不断强调这场战争为伊拉克人民带去了民主和自由;面对关于伊拉克混乱局面的指责,布什总会轻松地提到他这两年来武装输出民主的成效:阿富汗实行自由选举了,第一个投票的是位妇女。选民的宗教信仰从根本上影响了他们的政治判断,而布什政府向伊拉克输出美国式民主和价值观的“大中东改造计划”,也正好迎合了在美国人口中占主导地位的白人基督教教徒的民族主义诉求。正是在他们的支持下,布什才以51%的微弱优势获得连任。
   ————————————————————————————
   
   谢选骏评论:
   在日本,由于神道教占据主流,基督教只能发挥削弱其民族主义的作用;在美国,由于基督教占据主流,基督教必然发挥增进其民族主义的作用: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的关系,既是由一个国家与社会的历史塑造的,也会反过来决定基督教在这个国家和社会中间的地位和处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