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谢选骏文集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第十四章
   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谢选骏评论:
   
   基督教锡安主义及其来自的“时代主义”,其实就是一种犹太复国主义,是一种以色列民族主义,是一种披着基督教外衣的弥赛亚思想。
   
   时代主义和锡安主义绑架了基督教,用牺牲基督教的办法来支持犹太人和以色列复国主义。结果加剧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冲突,加剧了阿拉伯人和欧美人的流血状态。
   
   这再次使我有理由确认,亨廷顿无中生有的“文明冲突论”,其实不过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冲突。这就像日本军国主义的神道教与纳粹主义一样。在这种意义上,伊斯兰教本身也可以被看作是某种“对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民族主义反应”。
   
   “新取代神学”、完成神学、基督教巴勒斯坦主义,这些与时代主义和锡安主义对抗的理论,也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反应。
   
   我不是在论证民族主义的合理性质,也不是在强调基督教必须合乎民族主义否则就无法成为社会主流,我只是在指出事物的这样一个方面。
   
   
   
   
   ————————————————————————
   
   阿瓦德(Alex Awad)
   
   
   回顾我过去的遭遇,基督教锡安主义确实影响了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及在圣地的教会,举例来说:
   
   哈吉(John Hagee)是美国著名的福音派领袖,他说:“美国必须与以色列并肩,先下手为强,以军力攻击伊朗,来实现上帝对以色列及西方的计划……,也就是圣经中,先知对末世时的伊朗所发的预言;它也会导致被提和大灾难的实现,以及基督的再临。”
   
   第二个例子是,2000年七月的一个周日下午,多位来自巴勒斯坦境内,及东耶路撒冷的福音派代表和牧师,聚集在伯利恒城的旅店,庆祝一个委员会的诞生。会中,一个来自美国的妇人,趋近一位牧师,要求允许她向会众说几句话。那位牧师为了对这位陌生人展现善意,便询问主持人(也是一位巴勒斯坦的牧师),主持人完全不晓得她要说什么,但还是同意了。当这名妇人拿起麦克风,在场几乎没有人敢相信,她竟然向这些巴勒斯坦福音派基督徒宣告:“上帝要你们全部撤离以色列,到别的阿拉伯国家去。”她说,他们必须撤离,好空出地方给上帝的选民,就是犹太人。她警告他们,若不听从上帝透过她所发出的指示,上帝必要倾倒愤怒在他们身上。当大家逐渐听明白她愤怒的诉求,总算有一位牧师上前,对她耳语请她下台。但她已足足教训了会众一顿,内容不外是宣传基督教锡安主义。
   
   是什么因素,造成一些福音派领袖及跟随者,採取这样的立场?
   
   首先我要对“基督教锡安主义”下一个简短的定义。它是一种教会运动,主张持续提供当今的以色列国政治、经济,以及军事上的协助。所根据的信念基础是:当前的以色列国,就是圣经预言实现的一部分。他们相信,支持以色列这个国家,才是讨上帝喜悦的表现,也会促使耶稣基督早日再临。
   
   在福音派中,基督教锡安主义已透过不同媒体,触及美国及世界各地的许多基督徒;甚至在非福音派中,此思想也十分普及。不过,尽管有许多基督徒抱持锡安主义的思想,但绝大多数并不愿意被人贴上这个标籤。若有人问他们“你是不是基督教锡安主义者?”他们甚至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基督教锡安主义来自“时代主义”的神学思想,透过出版品及宗教传媒网络,影响西方基督徒。时代主义者相信,上帝将历史分成好几个时期,而犹太人在最终末期,都要聚集到圣地。时代主义一直是,也会持续是许多基督徒拥护锡安主义的神学依据。因此,我们若要挑战基督教锡安主义的政策立场,就不能不碰时代主义。究竟时代主义的这些教导,对我、我的同胞及教会,带来哪些影响?
   
   1967以阿战争
   
   1967年以阿战争一开打,我立刻尝到与时代主义及基督教锡安主义交手的滋味。那时,我正在瑞士我们宗派的圣经学院就读。该宗派与圣经学院都拥护、且教导时代主义的观点。相信在耶稣复临之前,必须让以色列夺取巴勒斯坦这块地。
   
   原先,这些神学概念对我丝毫不构成干扰,因为它不过是一些神学理论。以阿战争之后,我不得不严肃以对。真正影响并触怒我和另一位来自叙利亚的阿拉伯基督徒同学的,是老师及教职员对战争结果莫不欢欣鼓舞的反应。因为以色列打败了三个阿拉伯国家,从约旦手中占领了西岸;从叙利亚夺取了戈兰高地,又从埃及攻占了加萨走廊与西奈半岛。神学院的这些人欢欣鼓舞,是因为他们相信,上帝奇迹般地与以色列并肩作战、赢得胜利,为要实现圣经的预言,加速耶稣的再临。对他们而言,以色列“奇迹式”的胜利更是一种肯定——证明他们在圣经学院所传授的十分真确。当我及阿拉伯同学,正在为着血腥战事带来的破坏,导致许多无辜百姓死亡而哀痛时,我们的朋友却大张旗鼓、庆祝他们所认为的圣经预言的实现。他们对于战争的残酷、对人类生命的摧残,丝毫无动于衷。这样的经验,令我全然醒悟,不得不开始问自己一些尖锐的问题:
   
   ● 上帝真的要把我的家乡交给犹太人民?
   
   ● 1948及1967年的战争,真的是上帝的作为?上帝真的为了锡安主义者而介入世局?上帝真的对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民(当中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所受的祸害,感到兴奋无比?
   
   ● 现在的犹太人,及建立以色列国的锡安主义者,真的是神的选民?
   
   ● 我、我那位朋友,以及我的同胞们,真的是站在预言中错误的那一边?
   
   ● 当学院中的师长、教职员们在欢庆时,我们这些人的愤怒是不是错了?
   
   ● 圣经—我挚爱的这本书,将上帝的爱,透过耶稣基督启示给我的这本书,引导我到这个圣经学院进修的这本书—它能支持我那些在苦难及卑微中的同胞吗?
   
   这些错综复杂的思维,为我带来极大的属灵危机。但这个危机也驱使我更殷勤地查考圣经。它刺激我更想弄清楚,今日的以色列国,是否就是圣经中以色列的延伸。我一定要弄明白,旧约中,两千五百年前先知所说的预言,是否就是指今日中东的世局。
   
   我愈研读圣经(包括新旧约)愈明白,由时代主义者及基督教锡安主义者所极力鼓吹的概念及假设,只是出于对旧约盟约所做的一种理论解读,完全禁不起圣经严正解经法的剖析。研读圣经使我对时代主义愈多质疑,却对圣经有更多的信心,且更爱圣经及圣经中的上帝。
   
   在里伊大学
   
   1967年以色列占领了伯利恒,我在欧洲完成学位后,便无法回到巴勒斯坦。然而,因着神的奇妙预备,我收到田纳西州克利夫兰的里伊(Lee)大学的奖学金。此时,基督教锡安主义更是铺天盖地席捲美国。
   
   1968年的圣诞节,我跟其他国际学生应邀到一间学生教会。节目中,每位国际学生要介绍自己家乡如何过圣诞节。轮到我上台,当台下知道我来自伯利恒时,全场一片安静,大家都竖起耳朵,要听我说伯利恒怎么庆祝圣诞。我从正面说起,谈到家乡教会的领袖及重要人物,如何热闹地率众游行庆祝,以及马槽广场在圣诞夜有些什么佈置,又谈到基督降生教会(Church of the Nativity)的子夜弥撒,以及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家庭,在圣诞节那一天,如何相互往来庆贺、交换礼物等等。最后,我谈到,伯利恒的基督徒群体,如今所面临的挑战:他们要在军事占领下,庆祝基督的降生;我请求学生们为和平祈祷,使伯利恒的基督徒所面临的迫害能早日终止。令我吃惊的是,就在此刻,全场数千名学生起了骚动,嘘声四起;这等于告诉我,他们不欢迎我说的“以色列占领伯利恒”。倘若我有机会,在当时美国大多数福音派的圣经学院或神学院分享,恐怕也会碰见同样的境遇。
   
   在密苏里的神学院
   
   大学毕业后,我转去密苏里的一间浸信会神学院就读。有一天,学生们获邀去附近的教会观赏名为“金苹果”的影片,旨在宣扬圣地预言的实现。片中称以色列在1948年击败阿拉伯的战果为一项神蹟,也是末日临近的徵兆。我早在福音派圈中听过这种说法,且习以为常,虽然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但最令我反感的是片头介绍。有一群贝都因人的骆驼队穿过沙漠,旁白以惋惜的口吻陈述,这些游牧民族在这片旷野漂流多年,如今因以色列人得胜重返故土,而必须离开;以色列人将使沙漠化为伊甸园。听到这,我立刻起身,穿过暗暗的走道,去前排的牧师座位,告诉他,我来自耶路撒冷,希望影片结束后,可以向会众说几句话。牧师很友善地答应了。我告诉会众,我是在耶路撒冷出生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对于影片形容巴勒斯坦人都是骑着骆驼的游牧民族,感到很受污辱。我解释:巴勒斯坦早就有城市,是圣经地理中所记载,有六千年历史的文化区。我告诉大家,我是八十万巴勒斯坦人的一份子,在1948年失去了国土,成为难民。我的家人,如今是住在西耶路撒冷的一间屋子,而不是贝都因式的帐棚。
   
   当我离开那间教堂时,感到很遗憾。这部影片不知道还会在美国的多少间教堂放映,却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挑战这个错误、损人的宣传。
   
   在堪萨斯城的奋兴聚会
   
   几周后,有人邀我去参加一间教会的奋兴特会。讲员引用以赛亚书及其他经文,来证明当时的埃及总统纳赛尔(Gamal Abdul Nasser)就是启示录中的那隻“兽”。聚会结束后,我跟讲员表达不同意他的诠释,他很有风度地向我道歉,但不是因为我说服他、让他知道自己对圣经的诠释错误,而是为了他的讲道使我不悦而道歉。这种讲道方式,不知要触怒多少阿拉伯基督徒,以及无数透过美国的传播媒体而来到教会、听讲道的穆斯林。
   
   在堪萨斯城的电视节目
   
   在堪萨斯城,我曾获邀,上一个由学园传道会主办的电视辩论节目,对手是一名以色列的代表。辩论过后,节目将开放叩应。令我吃惊的是,当我还在抗辩时,许多观众就打电话进现场说,我竟然会有那些观点,可见我一定不是个相信圣经的基督徒,且一定不是福音派教会的牧师。
   
   不只我有这种经验;每个参加福音派教会的阿拉伯裔基督徒,迟早都会在全世界各地,碰到类似的状况。
   
   ————————————————————————————
   
   作者阿瓦德牧师(Rev. Alex Awad)在耶路撒冷出生、成长,是以巴战争中的孤儿,后来到美国进修神学和牧会,现任东耶路撒冷浸信会的主任牧师、伯利恒圣经学院讲师。
   
   和时代主义与锡安主义对抗的是所谓的“新取代神学”,它的另外的名称是完成神学或基督教巴勒斯坦主义,它强调耶稣已经成就了所有的希伯来经文,因此,所有关于以色列的应许都已经被弥赛亚完成了。取代神学教导说,主耶稣已经完全成就了上帝与犹太民族之间任何的约。因此,这个神学坚定地否认以色列,否认她作为犹太民族的国家存在的任何约或任何圣经的根据。你们可 想而知,那些反对以色列的基督徒已经在传讲这神学了。这些基督徒的数目增长迅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