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谢选骏文集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第十四章
   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谢选骏评论:
   
   基督教锡安主义及其来自的“时代主义”,其实就是一种犹太复国主义,是一种以色列民族主义,是一种披着基督教外衣的弥赛亚思想。
   
   时代主义和锡安主义绑架了基督教,用牺牲基督教的办法来支持犹太人和以色列复国主义。结果加剧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冲突,加剧了阿拉伯人和欧美人的流血状态。
   
   这再次使我有理由确认,亨廷顿无中生有的“文明冲突论”,其实不过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冲突。这就像日本军国主义的神道教与纳粹主义一样。在这种意义上,伊斯兰教本身也可以被看作是某种“对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民族主义反应”。
   
   “新取代神学”、完成神学、基督教巴勒斯坦主义,这些与时代主义和锡安主义对抗的理论,也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反应。
   
   我不是在论证民族主义的合理性质,也不是在强调基督教必须合乎民族主义否则就无法成为社会主流,我只是在指出事物的这样一个方面。
   
   
   
   
   ————————————————————————
   
   阿瓦德(Alex Awad)
   
   
   回顾我过去的遭遇,基督教锡安主义确实影响了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及在圣地的教会,举例来说:
   
   哈吉(John Hagee)是美国著名的福音派领袖,他说:“美国必须与以色列并肩,先下手为强,以军力攻击伊朗,来实现上帝对以色列及西方的计划……,也就是圣经中,先知对末世时的伊朗所发的预言;它也会导致被提和大灾难的实现,以及基督的再临。”
   
   第二个例子是,2000年七月的一个周日下午,多位来自巴勒斯坦境内,及东耶路撒冷的福音派代表和牧师,聚集在伯利恒城的旅店,庆祝一个委员会的诞生。会中,一个来自美国的妇人,趋近一位牧师,要求允许她向会众说几句话。那位牧师为了对这位陌生人展现善意,便询问主持人(也是一位巴勒斯坦的牧师),主持人完全不晓得她要说什么,但还是同意了。当这名妇人拿起麦克风,在场几乎没有人敢相信,她竟然向这些巴勒斯坦福音派基督徒宣告:“上帝要你们全部撤离以色列,到别的阿拉伯国家去。”她说,他们必须撤离,好空出地方给上帝的选民,就是犹太人。她警告他们,若不听从上帝透过她所发出的指示,上帝必要倾倒愤怒在他们身上。当大家逐渐听明白她愤怒的诉求,总算有一位牧师上前,对她耳语请她下台。但她已足足教训了会众一顿,内容不外是宣传基督教锡安主义。
   
   是什么因素,造成一些福音派领袖及跟随者,採取这样的立场?
   
   首先我要对“基督教锡安主义”下一个简短的定义。它是一种教会运动,主张持续提供当今的以色列国政治、经济,以及军事上的协助。所根据的信念基础是:当前的以色列国,就是圣经预言实现的一部分。他们相信,支持以色列这个国家,才是讨上帝喜悦的表现,也会促使耶稣基督早日再临。
   
   在福音派中,基督教锡安主义已透过不同媒体,触及美国及世界各地的许多基督徒;甚至在非福音派中,此思想也十分普及。不过,尽管有许多基督徒抱持锡安主义的思想,但绝大多数并不愿意被人贴上这个标籤。若有人问他们“你是不是基督教锡安主义者?”他们甚至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基督教锡安主义来自“时代主义”的神学思想,透过出版品及宗教传媒网络,影响西方基督徒。时代主义者相信,上帝将历史分成好几个时期,而犹太人在最终末期,都要聚集到圣地。时代主义一直是,也会持续是许多基督徒拥护锡安主义的神学依据。因此,我们若要挑战基督教锡安主义的政策立场,就不能不碰时代主义。究竟时代主义的这些教导,对我、我的同胞及教会,带来哪些影响?
   
   1967以阿战争
   
   1967年以阿战争一开打,我立刻尝到与时代主义及基督教锡安主义交手的滋味。那时,我正在瑞士我们宗派的圣经学院就读。该宗派与圣经学院都拥护、且教导时代主义的观点。相信在耶稣复临之前,必须让以色列夺取巴勒斯坦这块地。
   
   原先,这些神学概念对我丝毫不构成干扰,因为它不过是一些神学理论。以阿战争之后,我不得不严肃以对。真正影响并触怒我和另一位来自叙利亚的阿拉伯基督徒同学的,是老师及教职员对战争结果莫不欢欣鼓舞的反应。因为以色列打败了三个阿拉伯国家,从约旦手中占领了西岸;从叙利亚夺取了戈兰高地,又从埃及攻占了加萨走廊与西奈半岛。神学院的这些人欢欣鼓舞,是因为他们相信,上帝奇迹般地与以色列并肩作战、赢得胜利,为要实现圣经的预言,加速耶稣的再临。对他们而言,以色列“奇迹式”的胜利更是一种肯定——证明他们在圣经学院所传授的十分真确。当我及阿拉伯同学,正在为着血腥战事带来的破坏,导致许多无辜百姓死亡而哀痛时,我们的朋友却大张旗鼓、庆祝他们所认为的圣经预言的实现。他们对于战争的残酷、对人类生命的摧残,丝毫无动于衷。这样的经验,令我全然醒悟,不得不开始问自己一些尖锐的问题:
   
   ● 上帝真的要把我的家乡交给犹太人民?
   
   ● 1948及1967年的战争,真的是上帝的作为?上帝真的为了锡安主义者而介入世局?上帝真的对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民(当中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所受的祸害,感到兴奋无比?
   
   ● 现在的犹太人,及建立以色列国的锡安主义者,真的是神的选民?
   
   ● 我、我那位朋友,以及我的同胞们,真的是站在预言中错误的那一边?
   
   ● 当学院中的师长、教职员们在欢庆时,我们这些人的愤怒是不是错了?
   
   ● 圣经—我挚爱的这本书,将上帝的爱,透过耶稣基督启示给我的这本书,引导我到这个圣经学院进修的这本书—它能支持我那些在苦难及卑微中的同胞吗?
   
   这些错综复杂的思维,为我带来极大的属灵危机。但这个危机也驱使我更殷勤地查考圣经。它刺激我更想弄清楚,今日的以色列国,是否就是圣经中以色列的延伸。我一定要弄明白,旧约中,两千五百年前先知所说的预言,是否就是指今日中东的世局。
   
   我愈研读圣经(包括新旧约)愈明白,由时代主义者及基督教锡安主义者所极力鼓吹的概念及假设,只是出于对旧约盟约所做的一种理论解读,完全禁不起圣经严正解经法的剖析。研读圣经使我对时代主义愈多质疑,却对圣经有更多的信心,且更爱圣经及圣经中的上帝。
   
   在里伊大学
   
   1967年以色列占领了伯利恒,我在欧洲完成学位后,便无法回到巴勒斯坦。然而,因着神的奇妙预备,我收到田纳西州克利夫兰的里伊(Lee)大学的奖学金。此时,基督教锡安主义更是铺天盖地席捲美国。
   
   1968年的圣诞节,我跟其他国际学生应邀到一间学生教会。节目中,每位国际学生要介绍自己家乡如何过圣诞节。轮到我上台,当台下知道我来自伯利恒时,全场一片安静,大家都竖起耳朵,要听我说伯利恒怎么庆祝圣诞。我从正面说起,谈到家乡教会的领袖及重要人物,如何热闹地率众游行庆祝,以及马槽广场在圣诞夜有些什么佈置,又谈到基督降生教会(Church of the Nativity)的子夜弥撒,以及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家庭,在圣诞节那一天,如何相互往来庆贺、交换礼物等等。最后,我谈到,伯利恒的基督徒群体,如今所面临的挑战:他们要在军事占领下,庆祝基督的降生;我请求学生们为和平祈祷,使伯利恒的基督徒所面临的迫害能早日终止。令我吃惊的是,就在此刻,全场数千名学生起了骚动,嘘声四起;这等于告诉我,他们不欢迎我说的“以色列占领伯利恒”。倘若我有机会,在当时美国大多数福音派的圣经学院或神学院分享,恐怕也会碰见同样的境遇。
   
   在密苏里的神学院
   
   大学毕业后,我转去密苏里的一间浸信会神学院就读。有一天,学生们获邀去附近的教会观赏名为“金苹果”的影片,旨在宣扬圣地预言的实现。片中称以色列在1948年击败阿拉伯的战果为一项神蹟,也是末日临近的徵兆。我早在福音派圈中听过这种说法,且习以为常,虽然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但最令我反感的是片头介绍。有一群贝都因人的骆驼队穿过沙漠,旁白以惋惜的口吻陈述,这些游牧民族在这片旷野漂流多年,如今因以色列人得胜重返故土,而必须离开;以色列人将使沙漠化为伊甸园。听到这,我立刻起身,穿过暗暗的走道,去前排的牧师座位,告诉他,我来自耶路撒冷,希望影片结束后,可以向会众说几句话。牧师很友善地答应了。我告诉会众,我是在耶路撒冷出生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对于影片形容巴勒斯坦人都是骑着骆驼的游牧民族,感到很受污辱。我解释:巴勒斯坦早就有城市,是圣经地理中所记载,有六千年历史的文化区。我告诉大家,我是八十万巴勒斯坦人的一份子,在1948年失去了国土,成为难民。我的家人,如今是住在西耶路撒冷的一间屋子,而不是贝都因式的帐棚。
   
   当我离开那间教堂时,感到很遗憾。这部影片不知道还会在美国的多少间教堂放映,却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挑战这个错误、损人的宣传。
   
   在堪萨斯城的奋兴聚会
   
   几周后,有人邀我去参加一间教会的奋兴特会。讲员引用以赛亚书及其他经文,来证明当时的埃及总统纳赛尔(Gamal Abdul Nasser)就是启示录中的那隻“兽”。聚会结束后,我跟讲员表达不同意他的诠释,他很有风度地向我道歉,但不是因为我说服他、让他知道自己对圣经的诠释错误,而是为了他的讲道使我不悦而道歉。这种讲道方式,不知要触怒多少阿拉伯基督徒,以及无数透过美国的传播媒体而来到教会、听讲道的穆斯林。
   
   在堪萨斯城的电视节目
   
   在堪萨斯城,我曾获邀,上一个由学园传道会主办的电视辩论节目,对手是一名以色列的代表。辩论过后,节目将开放叩应。令我吃惊的是,当我还在抗辩时,许多观众就打电话进现场说,我竟然会有那些观点,可见我一定不是个相信圣经的基督徒,且一定不是福音派教会的牧师。
   
   不只我有这种经验;每个参加福音派教会的阿拉伯裔基督徒,迟早都会在全世界各地,碰到类似的状况。
   
   ————————————————————————————
   
   作者阿瓦德牧师(Rev. Alex Awad)在耶路撒冷出生、成长,是以巴战争中的孤儿,后来到美国进修神学和牧会,现任东耶路撒冷浸信会的主任牧师、伯利恒圣经学院讲师。
   
   和时代主义与锡安主义对抗的是所谓的“新取代神学”,它的另外的名称是完成神学或基督教巴勒斯坦主义,它强调耶稣已经成就了所有的希伯来经文,因此,所有关于以色列的应许都已经被弥赛亚完成了。取代神学教导说,主耶稣已经完全成就了上帝与犹太民族之间任何的约。因此,这个神学坚定地否认以色列,否认她作为犹太民族的国家存在的任何约或任何圣经的根据。你们可 想而知,那些反对以色列的基督徒已经在传讲这神学了。这些基督徒的数目增长迅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