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一谈到GDP的水份,我们就想到“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官员的造假使很多人包括外国人怀疑中国GDP的真实性。其实,在非充分竞争与扭曲的市场经济中,价格的虚高使GDP不能反映社会创造的真实物质财富,才是GDP的最大水份。因为GDP是社会创造物质财富的货币反映,价格虚高则使GDP增长脱离实质财富增长,更多表现为货币增长。
   
   2012年,财新《新世纪》曝出一份南车公司动车组件采购目录:一个自动洗面器7.2395万元,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高达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上万元的15寸液晶显示器,2.2万元一张的单人座椅,6.8万元的冷藏展示柜等等。与市场价相比,普遍高出四倍。这高出四倍的价格,便有四分之三是其企业产值的水份。因为动车组件供应企业,按照市场价格,要生产四倍的组件实物,即实际的物质财富,才能达到同样的产值。所以,这些动车组件生产供应商,因虚高的价格,其产值不能反映它创造的社会实际物质财富。


   
   经济学家张维迎说,中国的基本建设项目费用,普遍只有百分之二十用于支付原材料和工人工资,包括建筑商的合理利润,百分之八十用于打点各种关系。而建筑业产值,是以工程总造价计算。则百分之八十是产值的水份。也就是说,如果有充分的透明的市场竞争,中国基本建设领域的GDP,要减掉五分之四。或者说,有充分透明的市场竞争,同样的GDP,可完成五倍的基本建设实物量。比如,中国的高速公路现有10*4万公里,如果普遍的工程造价都有80%水份,通过市场公平竞争,挤掉这80%的水分,则同样的投资,可建造五十万公里的高速公路。
   
   根据学者王小鲁的研究,中国2008年的灰色收入约为5*4万亿,而当年的GDP为31*067万亿。灰色收入占GDP总量的五分之一强。灰色收入不管是行政审批中的寻租,或交易过程中的回扣,或社会管理中的乱收费,都不来源于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只表现为一种货币财富。而没有实物为支撑的货币,绝大部分隐藏于项目、产品、和服务价格之中(少量的如看病给医生的红包,以及家长给老师的送礼等非生产过程中的灰色收入不会带来价格的虚高),因而会计入GDP。GDP中含有绝大部分的灰色收入,因为其没有产生物质财富,所以是GDP水份。也就是说,2008年的GDP,约有五分之一是没有产生实际物质财富的虚假GDP。
   
   中国房地产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虚高的价格使房地产业的GDP失真。虚高的价格与两因素相关。一是土地的升值。因集中了的经济活动,如工业区域和城市的形成带来土地的稀缺,造成土地价格上升。这种价格上升并未增加社会物质财富,土地还是那块土地,数量既未增加,也非质量提高,虚高的价格只是一种稀缺效应。大凡市场经济,都有这种由稀缺带来的虚假GDP。不仅土地,还有短缺产品和刚出现的新技术产品,因价格虚高使GDP增加没有反映真实物质财富的增加。但在真正自由和有着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中,绝大多数的短缺都会迅速消失。由价格虚高带来GDP失真只是短暂和少量的。唯有垄断型经济特别是行政垄断型经济,才可能通过垄断价格使一个社会的GDP长期间的不能真实反映社会创造的物质财富。中国土地由政府垄断,政府需通过土地的高价格来获取收入,使土地价格长期居高不下,这是中国房屋价格长期居高不下的第二个因素。房地产业因价格虚高带来的GDP失真,是中国总量GDP失真的一个重要来源。
   
   为什么自由与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中,GDP增长能基本反映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因为生产者的充分竞争,会遏制物价上升。生产者获取收入有两个手段,一是增加产品或服务数量,二是提高产品或服务价格。一般而言,生产者逐利第一位的选择是提高价格,这是便捷的方法。而生产者的相互竞争具有遏制这一选择的功能,可以逼迫生产者以量逐利。而量的增加,正是社会实质财富的增加。其实,一国经济增长,如果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角度看,并不一定是GDP增长很快的时候,而是大部分的产品和服务都处于买方市场的时候。
   
   有人说,GDP的统计是实物统计,以不变价计算。但在一个新产品,新品种不断涌现的时代,GDP统计很难以不变价计算。同样的药品,只要换个牌子便能卖高价。虽然药品功能没变,但它已不是统计意义上的原先那种药品了,那来的不变价?一种产品只要稍作改动,便变成新产品,也就失去与老产品的可比性,如何统计?服务行业更是花样翻新,变着法儿挣你的钱,一天一个价,那有什么可比的实物衡量?建筑行业的工程,既无历史可比性,也无横向可比性,它与设计有关,一个项目一个价格,工程造价如何能反映工程的实际价值?更不用说官员本来就想造假,如何还会计较不变价?
   
   GDP是社会生产的货币反映,它或多或少会偏离社会的实质生产。但在自由和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中,它更接近社会的实质生产。所以我们看到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只要有2%,3%的GDP增长率,人民生活水平就在提高,而中国,要达到9%,甚至10%以上的GDP增长,才能带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一旦GDP增长下降到7%,6%,中国就很可能产生经济危机。这种中国与西方国家的不同,正是中国GDP的水份,它源于中国非自由非竞争的假市场经济。
(2015/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