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徐水良文集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徐水良


   

2015-4-26日


   

   
   曾节明先生写了批判计划生育问题的许多文章,并曾经说过他的理论根据是本人的人本主义等理论。
   
   计划生育问题,确实是到了必须反思的时候。很多朋友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必要的。
   
   不过,我这里只能主要说说计划生育问题的哲学根据和总体指导思想问题。
   
   先说哲学根据。
   
   人类社会,人是根本。人类社会的发展,必须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这就是本人新人本主义理论的最基本思想,由此衍生出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马列教一神教、主张新人本主义的系统的社会科学理论体系。
   
   但是,这里说的是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但从整个宇宙说来,人却不是根本,宇宙不是人的产物,相反,人类却是宇宙和大自然的产物。对于人类,宇宙和大自然才是根本。人类的产生、生存和发展,都受自然和客观环境的制约。人类社会必须建立在自然环境的基础之上。因此,中共对环境的大规模破坏,不仅危害全体中国人的生存和发展,而且危害全人类,是严重的反人类犯罪行为。
   
   现在人类居住和生活的地方是地球。而地球的资源和空间,包括空气、阳光、水,土地、生存空间、矿产资源和其他资源,都是有限的。而资源的利用,又受人类自身科学技术水平和社会管理能力的限制。所以,地球对人类人口的承载能力,不可能是无限的,而只能是有限的。
   
   即使未来科技发展,人类能够移居外星球,一定范围内适宜居住的外星球和人类自身科技水平,在一定时期仍然是有限的。
   
   所以,历史发展到今天,尤其是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进展,人类人口对地球资源、环境和空间的压力,人类对自身人口的宏观控制,包括人口的适度增加和适度减少等等许多问题,都已经非常迫切地提上人类的议事日程。
   
   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中共、毛泽东和其他一些人,把人口发展说成只取决于人类自身的技术水平和社会能力,不受自然条件,包括自然环境、自然资源和生存空间、的限制,显然是不对的。
   
   我在对曾节明反对计划生育的文章跟贴中说:
   
   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是有意义的。但治国不能靠空谈空想走极端。
   
   理论必须清楚明白,甚至可以理想化,不能和稀泥。但治国却必须考虑现实,必须考虑客观实际,很多时候,必须采取符合实际的折中策略。
   
   大陆的计划生育,不断走极端。五十年代,老毛批判马寅初建议,把他的意见说成“马尔萨斯人口论”,造成人口的宏观失控。后来,又惊慌失措,走另一个极端,采取许多侵犯人权的野蛮的政策,使大陆的计划生育声名狼藉。这些教训,人们不能不吸取。
   
   这个问题,既是一个社会问题,又是一个科学问题。不是单纯的政治立场问题。必须交给专业人士和全国各界认真研究,得出比较科学、比较合理的结论来,才能采取合适措施,绝不能再走极端。切勿轻易作结论、走极端。在这个问题上无论什么意见,无论是谁的意见,无论与自己一个阵营的意见还是对立阵营的意见,都还是认真倾听、认真思考、理性友好讨论为好,不宜动不动极端化扣帽子。
   
   台湾确实是一个好例子,说明解决人口问题有另外更好道路。但台湾目前出现的倾向好像是出生率太低。
   
   人口的宏观调控是需要的。只是既必须制定必要的制度,又不能一成不变,而是要制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正的制度。
   
   上面说的是一个方面,对人口进行宏观调控的必要性。
   
   但问题还有另外一个方面。
   
   这就是,人不仅是自然的人,而且是社会的人。人和人类社会有自己的价值观、道德观。计划生育问题,不单单是一个单纯的生物人口的控制问题,而且密切关联着人权、道德和人类价值观。这是人和人类社会特有的问题。
   
   毫无疑问,人的生存、繁育、繁衍、发展和自由,乃是人类最最基本的人权。侵犯这种权利,就是侵犯基本人权。
   
   早在1970年代末,我就听我的朋友、当时的浙江省妇联主任谈到计划甚于中严重侵犯人权,包括不断出现侵犯成人人权,杀死已经出生或很快就要出生的婴儿的血腥残暴的事件,她说的许多例子,让人毛骨悚然,异常恐怖。这是极端严重的杀人犯罪、是严重侵犯人权的犯罪政策和行为,也是极端严重的道德堕落。所以,我从来对邓式计划生育没有任何好感,从来反对极端野蛮、侵犯人权的邓式犯罪政策。
   
   邓式计划生育的极端野蛮,对人权的肆无忌惮的侵犯,政府指导或放纵的肆无忌惮的杀人等等犯罪行为,使邓式计划生育,在全世界臭名昭著。
   
   因此,在这里,在自然资源、空间、土地、环境、社会、科技水平等等各方面限制下,必然和必需的宏观人口控制(包括人口的适度增加和减少),与人类价值观、道德观和人权之间,必然会产生某种程度的冲突。而且,一部分人无节制的生育和人口繁殖,对地球资源和空间的无节制占据,也必然会伤害另外的人对有限资源、空间、土地和环境的共享。
   
   所以,社会管理和治国者的任务,不是用一个极端去否定另一个极端。不是用人口宏观控制的需要去否定人类价值观、道德观,去严重侵犯人权;或者无限夸大微观个人人权,去侵犯其他人群对对有限资源、空间、土地和环境的共享,去否定因为自然需要对人类人口的宏观调控的必要。
   
   历史已经证明,这两种极端,都造成极为严重问题。
   
   治国者的任务,就是在宏观调控和微观人权之间,找出不违反两者、两方面的合适平衡点。在这个平衡点上,去制定必要的政策,采取必要的行动。
   
   我以为,中国的人口政策,必须学习西方和台湾,制定适合中国大陆国情的合适政策,力求平稳,力免大起大落,并且事先制定必要规则,包括何种情况下促进生育,何种情况下控制生育,何种情况下采用何种政策等等,规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政策的大致可能的规矩,以便管理者根据实际需要,及时调整。

此文于2015年04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