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徐水良文集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按】马列教学习一神教,与一神教一脉相承。其原教旨神棍和极端分子,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的表现,各方面都很相像。有网友说:“穆徒有一个穆徒国,耶徒也应有一个耶徒国”。笔者开玩笑说,那就和IS对应,称为CS。再建一个马列教极端分子,包括中国毛左的国家,就称为MS。这就变成三个完全对应的一神教和马列教极端分子国家。把全世界一神教原教旨信徒,和马列教极端分子,把这些天天自诩有信仰,天天咒骂、诅咒、攻击不信者、异教徒、教内异端、无神论者或有神论者没有信仰,比野兽不如、天天宣传宗教歧视、信仰歧视,天天搞歧视、攻击、迫害、屠杀的原教旨信徒和极端分子,包括中国的原教旨一神教神棍,都送到那里去,让他们到那里去建国互斗互相厮杀。全世界的阵线就清楚了。这三国内部和三国之间,打得不可开交,三国以外的外部世界,就和平得多,清静的多。
   
   


中共和ISIS:政教合一的奥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9日首发)


   

作者:古懿(University of Georgia)


   
   
   政教合一在历史上出现于不同宗教和文化背景下。如中世纪的天主教国家、当代的沙特和伊朗。如果将马克思主义看作一种宗教,那么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都是政教合一的。政教合一在当代有若干明显特征:(1)神性化的官方哲学作为全社会共同价值观;(2)政权对思想和言论的全面控制和无所不在的洗脑宣传;(3)政权被具体的个人、教会组织或者政党在神圣的官方价值基础上垄断,政权本身反过来又被官方价值神圣化。(4)无处不在的思想警察体系。这其实就是极权主义。
   
   一个似乎让人费解的现象是:哈耶克、奥威尔等人著述中的极权主义,往往用公有制消灭私人财产权、用集体主义消灭个人自由、然而在中国,仍然存在相当广泛的私人资本主义和自由生活方式。在伊朗,甚至容忍有限度的政治民主。从威权到极权的分界是复杂的,而极权主义在现代早已产生了让人眼花缭乱的进化,一种更保险的说法似乎是:政教合一在当代不是必然要导致极权主义,但是它确实有相当强的极权主义倾向。
   
   政教合一制的要害在于:统治者——无论是领袖个人、教会还是政党——具有无限的权力,借神意或者某种神圣的理论,剥夺了公民的全部参与和决策自由。权力的天性是腐败和作恶,人间的绝对权利绝对导致罪恶。在天启宗教的记录中固然有过很多政教合一的古代例子,然而天启宗教也承认,只有先知或许能在造物主的恩典下免于绝对权力的必然之恶。政教合一制下的统治者,如果不是秉承天启的先知,那么很可能是假借天命的魔鬼,他们或许本来不是魔鬼,但是制度将他们变成魔鬼。先知的时代,在七世纪就已经结束,而我们生活在没有先知的社会。
   
   政教合一的另一个要害在于:正如极权主义固有的那样,体制之恶不一定表现为治理之恶。政教合一的现代统治者是魔鬼,但有可能是温和的魔鬼、善良的魔鬼,甚至是杰出的魔鬼,作为公民,在魔鬼领袖那里就算丰衣足食,但绝不可能享有造物主赐予大地代治者的权柄和自由,他们只是如同牧场上的牛羊,在慷慨体贴的牧场主关怀下飞速长膘。而在政权系统性的神圣话语之下,人民陷入狂热的崇拜、顺从和奉献,他们正如牧场上没有灵魂的牛羊,充满喜悦地为主人提供着自己的肉体。
   
   中共自诩是一个共产主义政党,ISIS自诩是一群唯一正确的伊斯兰信仰者,粗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两者展现出惊人的相似:暴力革命、根据地群众运动、信仰狂欢、被操纵和塑造的仇恨。不过,这些外在的相似之下,容易被忽略的是共通的意识形态——中共和自封的哈里发国家,都认为自己的意识形态具有绝对神圣性,因而必须实体化为没有边界的神圣政治。这种意识形态相似性让两者惺惺相惜,“环球时报”甚至为ISIS鸣冤叫好。而我们知道,ISIS对伊斯兰教的盗用、中共对社会主义理想的盗用,其实都是负有迷惑性的谮越政治。[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