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徐水良文集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高耀洁


   

2015年4月


   
   【按】高老以亲身经历描绘了血腥的、惨绝人寰的土改。弥足珍贵。开展一个否定土改、为地富平反的全民性运动,实属历史的必须,必须提上全民日程。
   
    ——徐水良 2015-4-14日
   
   民以食为天,农业是人类的生命,破坏农业象征着死亡。
   昨天北京新朋友来文说:先总统蒋公于1930年就预言” 唯物主义将使中国进入禽兽之域。” 我们很不幸看到自1949年以来,蒋公的预言就成了事实。当此中国愚民遍地之日,我们有必要把很多观念徹底地反思一下。
   一,1949年前后惨不忍睹的事件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对外部世界閉關鎖國,为了巩固政权、解决经济问题,在农村就是进行“土地改革”,目的是消灭地主,夺取地主富农的财产作为一个经济来源。
   1950年春在新占领区施行土地改革,同年夏在全国全面开始施行土地改革”。 并说不能和平地搞恩赐,要组织农民通过斗争夺回土地,要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其打杀手段十分残忍,刑惩办法五花八门,惨绝人寰,比土匪还要凶狠。
   土地改革时、在农村依靠那些好吃懒做、地痞、无赖、流氓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此外,还在农村划分阶级、成份,全国至少有两千多万人被带上“地、富、反、坏”的帽子,他们在中国成了没有公民权利的“贱民”。 全中国农村笼罩在红色恐怖、 血雨腥风之中,地主、富农们的人头纷纷落地。
   1951年上半年,我校大学生全部下农村参加土地改革,美其名曰接受想改造。我是下豫西工作队、驻陕州地区 (河南西部),全队十几个人,我记不清楚的具体人名,只记得我班有两人另一 位女同学姓马,有位教授姓夏,《河南日报》有两位,兼记者报导工作,其他几个男士我己记不清楚了。到农村之后生活随农民,所谓同吃、同住、同劳动,工作听从当地领导的分配,叫干什么都得接受,你个人没有迭择的权利。
   土改区委书记们随心所欲、草菅人命“土改”时,批准杀人的权力在区一级,深夜,区、乡干部会议结束,大家劳累了一天,睡觉去了。年轻的区委书记(或区长)坐在煤油灯下,生出鲜点,第两天开夫会,地主、富农倒了霉,甚至人头来落地。
   某位乡干部要杀谁,甚至因私仇某位贫雇农要求杀谁,跟区委书记说一声,很少有不批准的。 杀地主,没有任何标准。每个村子都要杀,不杀是不行的,上面的政策规定:村村见红”。假设那个村子里没有人够资格评上地主, 就将富农提升为地主;假设连富农都没有,就“矮子里面拔将军”,把某位倒霉的富裕中农提上去……总之,至少要杀一个,杀一儆百嘛!
   土改打杀地主的手段五花八门,我最怕参加斗争地主的场面,实在太野蛮,拳打、脚只踢、鞋底、棍棒、皮鞭一齐上,打得皮开肉绽、口吐鲜血、伤筋断骨,惨叫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杀地主是用枪顶着后脑勺,从背后斜着向上开枪。一声枪响,头骨的盖便被打飞了,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漿,撒满一地……血腥、残忍、 恐怖,使目睹者吓的不自主的全身颤栗,几天吃不下飯;那时我也見过 ”望蒋杆” 当时吓得我的好几个夜晚失眠或做恶梦、从梦里哭醒。
   其他村斗地主富农的办法更是五花八门,惨绝人寰。除了用棍子打、锥子捅、绳索捆、石头砸、火钳烫、石灰扑眼、耳朵插捻点灯之外,还有棱角锋利、黄豆般大小的料炭和菠菜籽撒在地上,然后把要斗的人衣服脱光,推倒在地,提住他的双脚在地上面来回拖拉,拖到他半死不活为止。
   另一种办法叫坐圪针柜。把放衣服存粮食的躺柜拿来,中间去掉隔板,在里面撒上剁碎的枣树圪针,把被斗的人全身衣服扒光,扔进躺柜里,盖上盖,然后来回摇柜。柜里的人从这边滑到那边,又从那边滑到这边,全身被圪针刺得肉肿皮烂,哭叫声惨不忍闻。
   地主、富农压着一个石磨下,在石磨上还坐着一个女人,为的是增加他的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力。没多久,后脑勺被石磨塌了,脊背上的肋骨全部磨的露出来,一根一根的,脑浆与鲜血一路都是,令人惨不忍睹。
   二,失去了人性的行为
   闹得最大的、令人最痛心的是分地主、富农的老婆和分闺女。在分房分地结束之后,土改积极分子又忙着分起地主的老婆和闺女来做媳妇,地主都被斗死了,或逃亡失踪了。这些女人被农会干部统统招来,作为财产再分配给村里讨不起老婆的男人。有些地主没被斗死,可他的老婆还是被农会干部强行夺走,再分配给别的男人。不仅仅地主富农和斗争对象的女人被分配掉,就是富裕中农也不例外。富裕中农的闺女就分配给了贫雇农作老婆,这个现象不是仅河南有, 全国多个地区都有这种现象,说白了、全国都有这科种分女人的事情,更使人难以忍受的、更惨的是有些女子不服从分配,拒绝做他人的老婆而自杀。如张庄的小淑芳,她才16岁,上吊自杀……
   据同学们告诉我,第二年春天,出现挖财宝成为风潮,开始以村为单位,即让地主、富农净身出户,把他们的财物拿来分掉。后来觉得本村互相都是熟人或亲属,不好下手,便发展成为以区甚至以县为单位的联合扫荡,村与村、区与区之间互相扫堂子。不仅仅是地主,一些富裕中农也未能幸免。
   上述是全国“土改”运动的一个缩影。20世纪40年代末,在全中国大大小小的地主有好几百万。 极大多数在 “土地改革”运动中,被杀害了。我下农村医疗队时,到过河南滑县,那里农民说:滑县土改时杀人很多。一个寡妇领着五个小孩,大的女孩才十二岁,因无劳动力种田,把十几畝地租给他人耕种,这个可怜的女人,土改时划成地主成份,小会批、大会斗,最后把她扔河里淹死了。还要把她12岁了女儿分给30多岁男贫农作童养媳,这个 12岁的女孩投井白尽了,这幕惨绝人寰的事件,老百姓永不会忘记,在 1962年听农民老太婆给我说的。
   三,可悲的后果
   中国大地有数千年历史的文明礼义之邦,尊老爱幼、相互礼让的儒家道德深入人心,各族人民世世代代和平相处。在农村互相爱慕,贫富两相安,生产生活,秩序井然。自从1949年以来,推行“土地改革” 之后各种恶习政治兴起,将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等成了、拐骗妇女儿童、奸杀案件不盛其数, “正义事业”之后,中国人心涣散了,传统道德观念崩溃了,代之而起的是自私自利,相互争斗,尔虞我诈,道德沦丧。今日之中国,物欲横流,追本溯源,“土地改革”难辞其咎。
   世界上的人的智商千差万别,有的人就是头脑不管用,不会想事情,终日无所事从。许多贫下中农习惯在别人的指挥下从事简单的农业劳动,缺乏独立门户、掌握全盘生产的能力。把土地分给这样的人,他们一缺资金、二缺农具、三缺种子、四缺经验……明明分给他们是最肥腴的良田,就是种不出粮食。所以,土改后的第一年,生产总值就开始下降了。
   更有一批懒汉,把分的东西吃光用光,分的田卖给别人(后来被制止,不准买卖土地),依然是个穷光蛋。
   “土改”通过斗争和杀戮,把善于经营的地主、富农打压下去,农村中就更加缺乏经营型人才了;把已经集中了的生产资料,零星分散给不善于经营的单人独户, 使农业生产力和农业产品质量遭受到严重破坏。
   三教九流之辈见有机可乘,便凭借土地、资本、祠堂、武力、公产、宗教和个人关系……纷纷钻了进来。 这些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形成派系小集团,忙于争权夺利,置贫苦农民于不顾。这些人不受儒家道德公益心的约束,也没有良的责备,政府不会控制,也可说控住,制以贪赃枉法,为所欲为,当今外逃贪官就是这类人物。 从此,农村社会开始动荡不安了。
   “土改”利用扒手、小偷、地痞、恶棍、无业流民……打冲锋,斗垮地主、富农后,这批当时“土改的积极份子、政府依靠的根子”纷纷加入共产党、马上做了官,趾高气扬地成为“书记”、 “主任”、“乡长”、“村长”……使农村基层领导彻底恶质化了。这些人大多数一字不识,以我是个大老粗自足,——不因没有文化感到羞耻,反以为荣!
   中国农村领导权落在这样一帮、素质低劣、又无文化、更无技术,目光短浅的人手里,农业生产怎么能搞得好?他们这伙人最大能力、是自私自利、唯我独尊、造假成性、吹牛拍马、伪装积极、拉帮结派、任人唯亲、互相包敝、欺下瞒上、惟命是从、杀人如草……他们的工作能力低下,不懂农业生产,却指手画脚瞎指挥,常常造成农业重大的损失。
   当时我们在农村从事土改工作时,我最怕参加斗争会、让我去发动群众。一次斗地主大会,用绳牵着地主鼻,让积极分子拉着他游街,吓的我全身出汗,但也不敢发声。
   当时我们现土改依靠的对象,当了官不懂农业生产瞎指挥。我们骑驴去县里开会,回程的路上,河南农学院的一位高年级同学说:”县领导太没有水平,在农业生产上瞎指挥……”夏教授说:我们的身份你应该知道,以后你千万不能乱说话……、、” 从那时之后下去工作的人员都变成了半啞巴。
   再说乡镇要成立领导班子,土改干部分头下基层找人,让我去找张秀兰动员她出来参加妇女工作,张秀兰有个小学毕业文化,我在她家住了三天,我给他一起干家务,她有两个孩子和我玩的很好。我帮她纺纱,她闲我纺的綫粗细不均。两天来我和她谈了多次话,请她出来工作。张秀兰只说我是外来的媳妇,没有能力……第三天我知道了真相,张秀兰嫁在那个村十几年了,她了解当时那些掌权者的情况,她认为多数不是好人,不能与他们合作,从这个事情来看,说明了当时地方土改干部队伍是有问题的,民众不敢说话,只能尽力躲避,有童谣【徐按:估计是“民谣”之笔误】为证: 
   世间人情
   睜开双眼, 看清人间万事的善恶。
   闭上口唇, 观看人世的对与错。
   世上多少穷山恶水, 不見不知它劣质污浊。
   

此文于2015年04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