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徐水良文集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徐水良


   

2015-04-06


   

   
   我的亲身经历说明,农民始终是对毛泽东共产党最反感的群体。远超城市。
   
   我年幼经历土改,知道农民,主要是贫雇农,对土改蛮横残酷做法私下里非常不满,根本不支持土改。支持土改的主要是懒汉二流子。(中农以上,尤其地主富农,倒是老老实实,不敢发牢骚。)我很清楚记着我父亲———一个老贫农指着那些积极分子教育我,说他们是懒汉二流子,不能相信这些人,长大不能学这些人。
   
   到合作化,到公社化,到大跃进,到阶级斗争镇压地富反坏,农民普遍持反对态度,而且反对态度越来越强烈。农民反统购统销,反合作化,反公社化,反大跃进和共产党的言论,在我们山村里,是晚饭后农民在村里路边空地围坐聊天时,公开闲谈的话题,这些话,绝对是当时城里人不敢讲的。有的贫雇农,私下里咬牙切齿,记着共产党及其农村土皇帝的罪恶,包括他们欺压百姓,被人们被迫饿肚子、被强迫劳动饿死累死妇女流产等等各种罪恶,可以说是国仇家恨,牢记于心。有的朋友说,今后再来文革,对共产党土皇帝绝不能手软。农民始终向往的是三自一包私有化,即使在文革大批判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极左气氛中,农民绝对不像城里人那样顺从于共产党,浙江农村,尤其是浙南和浙中地区,这时却普遍偷偷搞包产到户,拒绝交公粮,以致周恩来说:要看资本主义复辟,到浙南。农民怎么可能拥护支持这样一个强迫他们违背他们意愿搞合作化公社化大饥荒饿死几千万农民的毛泽东和共产党政权?大饥荒后期,不少农民,例如我的舅舅,私下里找我聊天,听说刘少奇取消大食堂,就对刘好感、对毛厌恶。我一个舅舅的小孩,我的一个小表弟,受农村反毛反共影响,文革时在练习本上写“打倒毛主席”,要查家庭背景,是贫农,孩子又小,只好批斗几次后不了了之。对于那些被赶到安排到农村居住的“阶级敌人”,农民却总是善意对待,不仅没有人歧视他们,相反,许多人尊敬那些有文化的“阶级敌人”,除非上级官方策划发动,否则,基层没有人会批斗他们。
   
   农村支持共产党、支持毛泽东的,就是土改前的懒汉二流子后来的支部书记土皇帝。他们与劳动农民对立,双方仇恨之深,绝对超过城里的干群关系。
   
   1991年我出狱后回家乡,到处听到的是农民骂共产党土匪强盗。
   
   以后,全国反政府的群体事件,为国内外周知的那一些,绝大多数也是由农民发起。被隐瞒的更多,当然由农民发起的比率更大。因为农村交通信息不便,容易被当局掩盖。
   
   所以,说农民最支持中共以及对农民的其他许多污蔑,完全是共产党、毛泽东、马列主义毛泽东理论制造的谎言。经过长期洗脑,这些谎言竟然成为人们不断重复的“常识”,可见共产党洗脑的厉害。
(2015/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