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清理--黄虫《我是一个画家吗》 --薛明德]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理--黄虫《我是一个画家吗》 --薛明德

    清理--黄虫《我是一个画家吗》
    --薛明德
   
   黄虫留言:你的手法,一贯是先恐吓,吓不着讲理,讲不清楚横扯,扯不赢耍赖,最后骂人,诋毁,讽刺,挖苦,无所不用,,,,,以前我觉得世界上都是坏人,后来我觉得世界上都是好人,包括你,现在我无所谓好人坏人,只有明白人和糊涂人,你是思维混沌的糊涂人,我们的观念不同,交流只会相互伤害,以后你们还是不要交流了,更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加于人,我是不是骗子你是不是骗子,我们有过利益关系吗,我用得着骗你吗,别瞎扯,我已经没耐心陪你扯了,我讨厌无事生非,答非所问,胡闹瞎扯的人,敬请尊重,好好养老。
   薛明德:来而无往非礼也。黄虫在这里把薛明德描述得一无是处,我不用去为自己辩解,因为这些不是亊实离我本人相去甚远,天圵之别.


   黄虫:我们的观念不同,交流只会相互伤害.世界上找不到两个观念相同的人,不相同才去交流互补取长补短,其间体现着亲情友情人情,友谊可贵.
   黄虫又一次在自说自话强辞夺理,当我在注意到黄虫与吴味在哲学范畴争执时,发现黄虫极度缺失哲学的思考,在此前提下我在越洋电话对黄虫说出了一番话,黄虫的诗写得好,画也画得好,学的的美术专业不是哲学专业这里面有一个分门别类的问题。写诗画画也要讲究风格流派,
   艺术家只须把风格流派搞懂了就是黄虫想要的艺术理论,这个理论不是哲学,哲学使用概念论证,艺术运用形象表现,在黄虫的思考方式上运用概念十分混乱,这需要严格的训练,比如眼下的既得利益者官场职场商场玩得转上下通吃的范曾,罗中立,北岛等等就是。我会抽空来对黄虫的糊涂再来一次清理。
   黄虫说“我没见过这样教育人的,”薛明德甚么时候成为了黄虫的老师?担当起教育黄虫的职责来了,是不是黄虫你一厢情愿,事实上只在于各抒己见而已。
   黄虫说常识就是直接的认识。
   黄虫对薛明德的画赞赏,我从来也没有当真,因为双方的审美直觉错位,当黄虫在使用这个人性格不就是艺术风格!可是此画家又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给我献花是没有生命活力的纸花而已。
   黄虫说薛明德糊涂,薛明德还得去把糊涂的含意弄清楚。
   黄虫说你的这句话:艺术家只须把风格流派搞懂了就是黄虫想要的艺术理论。。。。。你的这句话简直莫名其妙,井底之蛙。。。。 薛明德会去把这里莫名其妙搞清楚,至于井底之蛙吗,是形容无知无识,比如说“黄虫哈哈,我是不读书,还爱思考的话唠。。。”
   薛明德的本事不是去为黄虫证明什么,不然又一次成为了黄虫的工具,什么是本事?薛明德的本事?黄虫真的没搞懂,让我来向世界上所有人宣告:本亊,在于专制文化面前敢于挺身而出用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去宣扬美的艺术。
   黄虫说薛明德是思想混沌的人。
   黄虫:骗人。。。不,你就骗自己吧,还全人类呢,我就不是这样想的 ,这是明证,是黄虫首先桃起辱骂,骗人。。。就是骗子的行为,我理当清算。
   黄虫:不许你到我博客来,看你一次头像我就不爽一次,你不滚我滚 。
   薛明德,,,,你要咋子嘛,你说我画的不好,那就不好吧,我无所谓,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权威,我所有的画都删了,免得污你眼睛。你自我感觉良好,好意思觉得你是权威,那是你的事,最过分的是你还打电话教训我,我懒得理你就算了,你这是欺人太甚了,我希望永远不要看到你的头像,没有你我画画好好地快快乐乐,你太讨厌了。看到你就烦,
   之前
   黄虫《我是一个画家吗》公诸于众了,我当然要回应要来清理,薛明德必须如此面对,好叫黄虫见识见识特色的风格,风格即人格,为此是为了阐明一种严肃的思考,黄虫不是喜欢思考吗?!
   黄虫不想知道这个问题,这是一个甚么问题呢?黄虫在自言自语反问自己“我是一个画家吗?我是一个诗人吗?”我告诉她,黄虫是画家也是诗人,因为我们看了她许多画也读了她许多诗,比如《我是一个画家吗》就是诗的句子排列。此时,我暂且不来对这些画这些诗作评论,当然在清理的结尾处会有一个明断。
   黄虫绕开了我是一个画家吗?我是一个诗人吗?这个职称这个身份这个前提,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人,我有大脑要思考。这里的我是一个人,会思考的人,黄虫把这个职称这个身份这个前提取消掉了,假如黄虫不画画不写诗不去川师美院接受美朮教育,会在聚艺厅亮相吗?因为在这里认识了黄虫也才知道其职务美术教师,也画画也写诗,琴岛大布衣:画家离不开思考,诗人更离不开思考,现代艺术家们,你们谁能离开思考搞创作?!更别说离开思考进行创新?!
   黄虫不要以为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人,我有大脑要思考,除开黄虫,其他画家其他诗人,现代艺术家们以及所有其他人都要思考,问题在于怎样思考如何思考为甚么而思考。
   现在 ,黄虫我有大脑要思考,思考的文字仿照诗的格式丶句子《我是一个画家吗》现在薛明德来展开清理,黄虫是在怎样思考如何思考为甚么而思考。
   黄虫不想知道这个问题,这是一个甚么问题黄虫没有表明,让读者们费思量,如果黄虫是在讲理是理论是阐明思考的结果,写作常识告诉我们,诗的格式造句万万不可用于理论说明文,理论说明文用语在于极其严谨概括,形式罗辑采用哲学术语的堆砌从概念到慨念。
   然而,诗是文学的一种书写,不同于报告文学短篇中篇长篇以及应用文,理论的书写以为诗能承载情感,这样有理有情《我是一个画家吗》可为开创之举,实为荒谬。
   薛明德对黄虫说画家诗人是关于美学,不关逻辑学,哲学,中国人民大学出来的才需要去搞懂逻辑啊,哲学啊。黄虫的画黄虫的诗别人如何评价推崇我不知道也不须要知道,但薛明德只知道本人对她的评价不高甚至是极差,叫做不入流,这里不妨举两例可见一斑。
   2013年我曾在这里发消息征集画家投稿两件在20-30人为这批画在纽约开展览会同时印画册,这件亊虽还没办成我仍在努力去做。当时黄虫就自我推荐想挤进来,我对黄虫的画产生不了热情,因为她把绘画当成技法的练习而不是一种精神反映品。前不久黄虫放了许多近作,我告诉黄虫其中一幅水墨花卉我可以收藏请开价。
   黄虫开价人民币4000,并附言若干称此画是最好的,要是不买黄虫就收藏不再卖云云。她同时举了一例,某老外买她一画上万元,结果这种外币折合人民币只值20多元。
   黄虫:有段时间我觉得薛明德坚持艺术美是正确的后来我发现艺术除了求美,还有求真。
   这个句子也是黄虫的大脑思考的结果。薛明德的大脑思考后结果与黄虫不同,不同在于认为艺术美不需要坚持,艺术本应是美的,薛明德只是感受不如说是直觉到艺术美的形式,艺术美的形式在黄虫的大脑思考里成为了正确的,正确的甚么黄虫没有标明是不是受限于诗的格式字句短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种文风是讲道理吗?
   艺术美可以是正确的,正确的甚么?在黄虫的大脑思考里,该不是东西吧?艺术美可以是正确的东西,现在黄虫就是把艺术美当成了正确的东西。
   黄虫说艺术除了求美,还有求真,艺术的真在哪儿,是个甚么样儿黄虫证明给我们瞧一瞧。
   薛明德从不坚持艺术美是正确说,这难道不是强加强人所难?薛明德从来不认同艺术求真。
   黄虫说:你可以说我错了,你若有本事还可以进一步说我错在哪里,不要叫我别思考,我听到这样的话简直忍不住要笑。没人栏住你不须思考,也没人说你错,所有的对错于你都是真实的,这个真实的货色《我是一个画家吗》必须经受检验,被真实包裹的虚假成分经检测后我写了清理--《我是一个画家吗》一并示众。
   (未完)
   附--我是一个画家吗
   -黄虫
    我是一个画家吗?我是一个诗人吗?
    我不想知道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人,我有大脑要思考。
    薛明德说:不要想什么逻辑啊,哲学啊,这些你搞不懂的,就画画,写诗好了
    这种奉劝我听多了,很多画家这样对我说,薛明德也难免流俗其中。
    我觉得这太可笑,太愚蠢啦,我没见过这样教育人的,以己之愚蠢教人愚蠢,我不知道这个这个世界有多少孩子被人这样毁掉,有多少独立的思想在萌芽时候就被扼杀。
    我是一个画家吗,我是一个诗人吗?
    我以前不画画也不写诗,我在想成为画家之前,就有人跟我说不要画画,好好生活就行了,然后又给我说不要写诗好好画画就行了,现在薛明德给我说不要学哲学好好画画写诗就行了。。。。。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要笑,忍不住要悲哀
    我如果我第一天就听你们的,那么我现在只要懂得吃饱饭就够了
    这世界是奸人太多,还是蠢人太多
    我已经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有头脑的人
    我是只受我的大脑支配
    你可以说我错了,你若有本事还可以进一步说我错在哪里,不要叫我别思考,我听到这样的话简直忍不住要笑
    因为你这个理由太渺小,不足以抵挡我胡思乱想
    有段时间我觉得薛明德坚持艺术美是正确的
    后来我发现艺术除了求美,还有求真
    任何人都和这个世界脱不了干系
    艺术能和这个世界脱离关系吗
    各种关系就是哲学
    你不懂我不怪你
    你不要我懂我才觉得你蠢
(2015/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