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2007-10-18

   

   这次也实在难为了胡锦涛,六十四页纸,洋洋三万言,两个半小时口干舌燥地演说。据说由于内容过分精彩,引起了全场两千多人四、五十次的掌声。

   

   完全出于对共党几十年的切身体会,本人就抱定一个宗旨:共党里人无好人,会无好会。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份所谓的报告,实在感到味同嚼蜡,五花八门,无奇不有。通篇陈词滥调,毫无可取之处。教条的党八股和机会主义,僵化、老旧的思维,说教式的言辞,空洞的内容。可以说通篇的讲演中,竟然找不到一句实话,这就是我最憎恨的事情。

   

   会议的规模不小,仅北京一地就有八十多万人拿着国家的工资,领着国家的津贴在保卫着会议。两千多与会人员的食、宿标准,想必也低不了。纳税人的钱象流水似的花了出去,这本身就是违法。共党开会,凭什么要国民们花钱?难道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开会,要台湾的民众们花钱吗?那就一定会被起诉、判刑。无论两党的治国之道有多么的好,拿纳税人的钱去开党务会议,就一定是犯法。开国务会议用纳税人的钱;开党务会议,就该用该党的经费。政党与国家两个概念都分不清,以党代国,以国养党,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共党的霸权主义、专制主义的本性。

   

   共党在政府部门工作、任职的干部们,从不向公众申报个人财产,可死了的干部们又个个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家。既然是无产阶级,或许确实是穷得没什么财产可以申报。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该光明磊落地让公众知道。拒绝申报,那就一定有鬼。鬼有多大,暂时无人知道。但从花费上看,肯定个个都是富翁。富翁那就是资产阶级。想必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都必需由资产阶级来充当,这就是共党的理论。由此就不难理解,共党从不公布自己的党产,无论是公事、私事、党事,都花公币,就象全国人们都欠共党似的。党务会议花公币,党务干部用公币支出薪水、福利,而党内的活动还是花公币。

   

   党员们要交党费。八十多年了,共党共收了多少党费?数目一定不小,这就是党产。共党当政,党产也不申报,一切仍旧由公币支出,那么党产都到哪去了呢?想必是党务人员贪污了。党务人员一边由公币支出着工资,一边又贪污着党产。由此推论,共党是不分党内党外,见钱就贪,有便宜就占。

   

   比方说人大会堂,是属于政府最高权利机构,人大会议的办公场所。共党开党务会占用了人大会堂,那就该向人大交占用费或是租金。至于交没交,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没交。这就是公、私不分,以私代公;又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党、国不分,以党代国。整个一个丛林社会,混帐世界。

   

   胡锦涛是从共党这个大泔水缸里摸爬滚打一辈子爬上来的,并无清醒的头脑,更谈不上什么远见卓识,连起码的实事求是的作风都没有。共党的当务之急是合法性的问题。作为共党的总书记,应首先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共党的合法性问题;二是共党执政的合法性问题。

   

   共党是个始终没有在任何政府里登记、注册的非法组织。为了解决共党存在的合法性的问题,胡锦涛就应该做两件事:第一,去政府替共党登记、注册,成为法律上合法存在的组织;第二,为已经在理论上破产的共党研究、寻找理论基础,确定理念和价值观,制订政治路线和政策。把这两点作为报告的第一部份,使与会的代表们知道共党的存在是合法的了,全体党员们再也不是非法组织的成员了。至少从这次十七大以后,都是在政府注册、登记的组织的成员了。至于全国人民怎么想,可以不必去管它,起码使几千万党员先合法了。这就是实事求是,解决实际问题。

   

   报告的第二部份呢,就应该是解决共党的执政合法性问题了。这个部份应该是比较长,因为共党的历史罪孽太深重。如果能本着实事求是的作风去做,其实也并不困难。首先,那就是要反思罪行,然后是认罪服罪,接下来是向人民请罪。对于过去的罪恶向人民要有个交待。例如,对于被共党杀害的一亿多生命如何赔偿;对于被共党抢走的私人财产如何退赔;对于现实民间的冤案,上访、告状人的冤情如何限期解决;对于共党内部的一批罪大恶极之徒该如何进行法律制裁等等。采取了这些措施后,胡锦涛可以代表共党请求全国民众的原谅,恳请全国民众能否再给共党一次机会去将功折罪。如果全国的民众能有百分之五十点一的人同意再给共党一次机会的话,共党再次成为执政党,组建政府,于是共党的执政合法性便确立了,从此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管理国家事务了。

   

   这就是孔夫子说的“正名”。名不正则言不顺。共党破坏了中华文化,可近日共党又口口声声要发扬中华文化。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孔夫子的这句话应该成为共党上文化课的第一堂课。

   

   当然啦,在做完了两个合法性的工作之后,胡锦涛接下来就该去做大量的工作去改造共党。而改造共党的第一件事就是:说实话。胡锦涛到处说以人为本,至于如何以人为本便没有了下文。共党是善于喊口号,而从来没有具体内容,所以以人为本也仅仅是个好听的口号而已。人本就是人性,人性中以善为主,所以中国人历来遵循着仁、义、礼、智、信的五字箴言为做人的本份。而共党历来所奉行的法宝那就是谎言、欺骗、暴力和威胁,近几年又加上收买和拉拢,与五字箴言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何把共党改造成为一个仁义之党,讲理的党,智慧的党,有信用的党,将是一个艰巨的工作,至少要几代人才能完成。

   

   至于有没有必要,值不值得这样去做,那要由共党自己决定。或者是解散,或者是换个名称重新组党,都是共党这个团体内部的事,与全国人民无关。但现实的情形呢,是共党长期霸占公权力,实行极权统治,那就与全国人民有关了。

   

   共党历来是口若悬河,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哪怕胡锦涛这次是口吐莲花,百姓们也不会相信了。胡锦涛许愿在十年之内把人均GDP翻四倍。而老百姓们的感受是,哪怕你翻上四十倍,富的也只是贪官、赃官们,老百姓们仍然是人均GDP的牺牲品和受害者。至于国家有多么富强,人民又将如何的幸福等等,不说也就罢了。五十八年了,老百姓们知道那是画饼充饥。看看现实社会,人人心里有本帐。

   

   胡锦涛喊出了“情为民所系”,多么动听啊。那就请胡锦涛将人比己,设身处地的为老百姓想想: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买断工龄,提前退休?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迫下岗,每月拿一百多块钱的下岗费?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有病去不起医院,在家等死?儿女上不起学,或者是没有工作?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自己家里的房子突然被人拆了,走投无路,告状无门,去北京上访不但被打一顿,还被拉去劳改?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强行圈走赖以生存的土地,背井离乡,四处流浪?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当进城的农民工,低工资无劳保,无福利,还要经常被骗,甚至干了一年领不到工资?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去过凭着有限的收入,而所购买的东西不是假冒伪劣就是有毒的,即使如此物价还要年年大幅上涨?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因为你信仰的宗教理念而被抓,被酷刑折磨,被劳改判刑,还没有断气就被扔进焚尸炉里烧化了?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因为共产党开会而被军警拦截、问话、搜身、带走、遣送甚至劳改?

   

   如果这些都是你胡锦涛不愿意的事情,那就请你胡锦涛学习中国文化的第二堂课,那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学通了,再去教会你手下的大、小喽罗们,并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去严惩侵害人权、民权的贪官污吏们。这才是以民为本的具体内容。没有具体内容的以民为本,不是口号又是什么呢?

   

   全国的民众们都清楚,共党已是一只烂到核里的烂桃子了。不要说保鲜,就是马上放进冰柜冻起来也是个烂货。胡锦涛要挽救共党又谈何容易?在他的讲演中提到了,“不反对贪污、腐败就要亡党”。这句话得到了不少犬儒的吹捧。江泽民在作党老板的时候就发愁的说过:不反腐败亡国,反腐败亡党。所以江泽民选择的是宁可亡国也不反腐败的作法。而且自己是身先士卒,带头腐败,保住了党,移交给了胡锦涛。胡锦涛却反其道而行之,说不反腐败要亡党。

   

   根据绝大多数人正常的观念,那就是:腐败亡党或者是亡国。而政治的理念是:权利导致腐败。所以要三权分立,以权利制衡权利,还要把权利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而共党这个东西,就有些让人不知所措了。孙中山先生讲:立党为公。也就是说要出于公心。所以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党,不但仍旧健康地存在着,而且成功的转型为民主的体制。共党不可能进行自我转型,或者是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腐败与共党永远是紧密相连的。哪里有共党,哪里就有贪污、腐败;哪里的共党大搞集权专制,哪里的贪污、腐败就泛滥成灾。

   

   有人说毛泽东不贪污腐败。如果毛泽东不贪污,为什么在全国一片赤贫的情况下,毛泽东会有一亿三千万块钱呢?毛泽东不腐败,又怎么经常要两、三个不同的女人陪它上床呢?毛泽东把他自己吹捧成了神。可糟糕的是,它还没死,广大的国人民众们就自发地聚集了起来,矛头直指毛泽东。这就是1976年的“四五”运动。古人说叫:盖棺定论。毛泽东是人还没死,假面具就被人民揭穿了,而且成了千夫所指。

   

   邓小平时期,贪污、官倒盛行,引发89六四民运。邓小平、李鹏调军队进京大屠杀,以军队保驾,继续走全党贪污的路线。所以说,毛泽东和邓小平是共党亡党最早的两个掘墓人。后来的江泽民功劳是最大,把贪污、官倒提高到了体制性的全面贪污、腐败,创造出了无官不贪,腐败无处不在的一枝独秀的局面。

   

   共党的坟墓已经挖好了。接下来就是胡锦涛上台这五年,除了搞权力之争以外,毫无作为,任由贪污、腐败如同狂风暴雨似的又肆虐了五年。到现在才明白,不反腐败要亡党。话是好听,可具体的内容又没有。只说是严惩,由谁严惩?怎么严惩?共党专制体制内有没有清除贪污、腐败、犯罪的机制?如果有,早干什么去了?如果没有,那又怎么办?

   

   贪污、腐败人人恨,但现在我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都被共党搅糊涂了。究竟是腐败亡党,还是反腐败亡党,还是不反腐败亡党?为了开个党代会,把全国折腾了个鸡犬不宁。究竟共党怎么亡,总书记总要向全国人民交待清楚才好。

   

   无论如何,贪腐已经成为了共党的代名词。党老板既然要救共党,要反贪腐,至少也应该向全国民众交待清楚。这二、三十年间,共党大大小小的干部们究竟贪污了多少钱?占国民产值,或者占财政收入的百分比是多少?为了使国民能够认识到贪腐必须要反的重大意义,那就该让人们知道共党一共贪污了多少钱?如果这是共党的最高机密的话,那至少也应该让与会的代表们知道,引起他们的义愤。于是两千多人一块反贪腐,那总比胡锦涛一个人去反要力量大一些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