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2007-10-18

   

   这次也实在难为了胡锦涛,六十四页纸,洋洋三万言,两个半小时口干舌燥地演说。据说由于内容过分精彩,引起了全场两千多人四、五十次的掌声。

   

   完全出于对共党几十年的切身体会,本人就抱定一个宗旨:共党里人无好人,会无好会。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份所谓的报告,实在感到味同嚼蜡,五花八门,无奇不有。通篇陈词滥调,毫无可取之处。教条的党八股和机会主义,僵化、老旧的思维,说教式的言辞,空洞的内容。可以说通篇的讲演中,竟然找不到一句实话,这就是我最憎恨的事情。

   

   会议的规模不小,仅北京一地就有八十多万人拿着国家的工资,领着国家的津贴在保卫着会议。两千多与会人员的食、宿标准,想必也低不了。纳税人的钱象流水似的花了出去,这本身就是违法。共党开会,凭什么要国民们花钱?难道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开会,要台湾的民众们花钱吗?那就一定会被起诉、判刑。无论两党的治国之道有多么的好,拿纳税人的钱去开党务会议,就一定是犯法。开国务会议用纳税人的钱;开党务会议,就该用该党的经费。政党与国家两个概念都分不清,以党代国,以国养党,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共党的霸权主义、专制主义的本性。

   

   共党在政府部门工作、任职的干部们,从不向公众申报个人财产,可死了的干部们又个个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家。既然是无产阶级,或许确实是穷得没什么财产可以申报。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该光明磊落地让公众知道。拒绝申报,那就一定有鬼。鬼有多大,暂时无人知道。但从花费上看,肯定个个都是富翁。富翁那就是资产阶级。想必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都必需由资产阶级来充当,这就是共党的理论。由此就不难理解,共党从不公布自己的党产,无论是公事、私事、党事,都花公币,就象全国人们都欠共党似的。党务会议花公币,党务干部用公币支出薪水、福利,而党内的活动还是花公币。

   

   党员们要交党费。八十多年了,共党共收了多少党费?数目一定不小,这就是党产。共党当政,党产也不申报,一切仍旧由公币支出,那么党产都到哪去了呢?想必是党务人员贪污了。党务人员一边由公币支出着工资,一边又贪污着党产。由此推论,共党是不分党内党外,见钱就贪,有便宜就占。

   

   比方说人大会堂,是属于政府最高权利机构,人大会议的办公场所。共党开党务会占用了人大会堂,那就该向人大交占用费或是租金。至于交没交,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没交。这就是公、私不分,以私代公;又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党、国不分,以党代国。整个一个丛林社会,混帐世界。

   

   胡锦涛是从共党这个大泔水缸里摸爬滚打一辈子爬上来的,并无清醒的头脑,更谈不上什么远见卓识,连起码的实事求是的作风都没有。共党的当务之急是合法性的问题。作为共党的总书记,应首先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共党的合法性问题;二是共党执政的合法性问题。

   

   共党是个始终没有在任何政府里登记、注册的非法组织。为了解决共党存在的合法性的问题,胡锦涛就应该做两件事:第一,去政府替共党登记、注册,成为法律上合法存在的组织;第二,为已经在理论上破产的共党研究、寻找理论基础,确定理念和价值观,制订政治路线和政策。把这两点作为报告的第一部份,使与会的代表们知道共党的存在是合法的了,全体党员们再也不是非法组织的成员了。至少从这次十七大以后,都是在政府注册、登记的组织的成员了。至于全国人民怎么想,可以不必去管它,起码使几千万党员先合法了。这就是实事求是,解决实际问题。

   

   报告的第二部份呢,就应该是解决共党的执政合法性问题了。这个部份应该是比较长,因为共党的历史罪孽太深重。如果能本着实事求是的作风去做,其实也并不困难。首先,那就是要反思罪行,然后是认罪服罪,接下来是向人民请罪。对于过去的罪恶向人民要有个交待。例如,对于被共党杀害的一亿多生命如何赔偿;对于被共党抢走的私人财产如何退赔;对于现实民间的冤案,上访、告状人的冤情如何限期解决;对于共党内部的一批罪大恶极之徒该如何进行法律制裁等等。采取了这些措施后,胡锦涛可以代表共党请求全国民众的原谅,恳请全国民众能否再给共党一次机会去将功折罪。如果全国的民众能有百分之五十点一的人同意再给共党一次机会的话,共党再次成为执政党,组建政府,于是共党的执政合法性便确立了,从此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管理国家事务了。

   

   这就是孔夫子说的“正名”。名不正则言不顺。共党破坏了中华文化,可近日共党又口口声声要发扬中华文化。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孔夫子的这句话应该成为共党上文化课的第一堂课。

   

   当然啦,在做完了两个合法性的工作之后,胡锦涛接下来就该去做大量的工作去改造共党。而改造共党的第一件事就是:说实话。胡锦涛到处说以人为本,至于如何以人为本便没有了下文。共党是善于喊口号,而从来没有具体内容,所以以人为本也仅仅是个好听的口号而已。人本就是人性,人性中以善为主,所以中国人历来遵循着仁、义、礼、智、信的五字箴言为做人的本份。而共党历来所奉行的法宝那就是谎言、欺骗、暴力和威胁,近几年又加上收买和拉拢,与五字箴言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何把共党改造成为一个仁义之党,讲理的党,智慧的党,有信用的党,将是一个艰巨的工作,至少要几代人才能完成。

   

   至于有没有必要,值不值得这样去做,那要由共党自己决定。或者是解散,或者是换个名称重新组党,都是共党这个团体内部的事,与全国人民无关。但现实的情形呢,是共党长期霸占公权力,实行极权统治,那就与全国人民有关了。

   

   共党历来是口若悬河,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哪怕胡锦涛这次是口吐莲花,百姓们也不会相信了。胡锦涛许愿在十年之内把人均GDP翻四倍。而老百姓们的感受是,哪怕你翻上四十倍,富的也只是贪官、赃官们,老百姓们仍然是人均GDP的牺牲品和受害者。至于国家有多么富强,人民又将如何的幸福等等,不说也就罢了。五十八年了,老百姓们知道那是画饼充饥。看看现实社会,人人心里有本帐。

   

   胡锦涛喊出了“情为民所系”,多么动听啊。那就请胡锦涛将人比己,设身处地的为老百姓想想: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买断工龄,提前退休?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迫下岗,每月拿一百多块钱的下岗费?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有病去不起医院,在家等死?儿女上不起学,或者是没有工作?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自己家里的房子突然被人拆了,走投无路,告状无门,去北京上访不但被打一顿,还被拉去劳改?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被强行圈走赖以生存的土地,背井离乡,四处流浪?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当进城的农民工,低工资无劳保,无福利,还要经常被骗,甚至干了一年领不到工资?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去过凭着有限的收入,而所购买的东西不是假冒伪劣就是有毒的,即使如此物价还要年年大幅上涨?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因为你信仰的宗教理念而被抓,被酷刑折磨,被劳改判刑,还没有断气就被扔进焚尸炉里烧化了?你胡锦涛愿意不愿意因为共产党开会而被军警拦截、问话、搜身、带走、遣送甚至劳改?

   

   如果这些都是你胡锦涛不愿意的事情,那就请你胡锦涛学习中国文化的第二堂课,那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学通了,再去教会你手下的大、小喽罗们,并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去严惩侵害人权、民权的贪官污吏们。这才是以民为本的具体内容。没有具体内容的以民为本,不是口号又是什么呢?

   

   全国的民众们都清楚,共党已是一只烂到核里的烂桃子了。不要说保鲜,就是马上放进冰柜冻起来也是个烂货。胡锦涛要挽救共党又谈何容易?在他的讲演中提到了,“不反对贪污、腐败就要亡党”。这句话得到了不少犬儒的吹捧。江泽民在作党老板的时候就发愁的说过:不反腐败亡国,反腐败亡党。所以江泽民选择的是宁可亡国也不反腐败的作法。而且自己是身先士卒,带头腐败,保住了党,移交给了胡锦涛。胡锦涛却反其道而行之,说不反腐败要亡党。

   

   根据绝大多数人正常的观念,那就是:腐败亡党或者是亡国。而政治的理念是:权利导致腐败。所以要三权分立,以权利制衡权利,还要把权利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而共党这个东西,就有些让人不知所措了。孙中山先生讲:立党为公。也就是说要出于公心。所以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党,不但仍旧健康地存在着,而且成功的转型为民主的体制。共党不可能进行自我转型,或者是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腐败与共党永远是紧密相连的。哪里有共党,哪里就有贪污、腐败;哪里的共党大搞集权专制,哪里的贪污、腐败就泛滥成灾。

   

   有人说毛泽东不贪污腐败。如果毛泽东不贪污,为什么在全国一片赤贫的情况下,毛泽东会有一亿三千万块钱呢?毛泽东不腐败,又怎么经常要两、三个不同的女人陪它上床呢?毛泽东把他自己吹捧成了神。可糟糕的是,它还没死,广大的国人民众们就自发地聚集了起来,矛头直指毛泽东。这就是1976年的“四五”运动。古人说叫:盖棺定论。毛泽东是人还没死,假面具就被人民揭穿了,而且成了千夫所指。

   

   邓小平时期,贪污、官倒盛行,引发89六四民运。邓小平、李鹏调军队进京大屠杀,以军队保驾,继续走全党贪污的路线。所以说,毛泽东和邓小平是共党亡党最早的两个掘墓人。后来的江泽民功劳是最大,把贪污、官倒提高到了体制性的全面贪污、腐败,创造出了无官不贪,腐败无处不在的一枝独秀的局面。

   

   共党的坟墓已经挖好了。接下来就是胡锦涛上台这五年,除了搞权力之争以外,毫无作为,任由贪污、腐败如同狂风暴雨似的又肆虐了五年。到现在才明白,不反腐败要亡党。话是好听,可具体的内容又没有。只说是严惩,由谁严惩?怎么严惩?共党专制体制内有没有清除贪污、腐败、犯罪的机制?如果有,早干什么去了?如果没有,那又怎么办?

   

   贪污、腐败人人恨,但现在我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都被共党搅糊涂了。究竟是腐败亡党,还是反腐败亡党,还是不反腐败亡党?为了开个党代会,把全国折腾了个鸡犬不宁。究竟共党怎么亡,总书记总要向全国人民交待清楚才好。

   

   无论如何,贪腐已经成为了共党的代名词。党老板既然要救共党,要反贪腐,至少也应该向全国民众交待清楚。这二、三十年间,共党大大小小的干部们究竟贪污了多少钱?占国民产值,或者占财政收入的百分比是多少?为了使国民能够认识到贪腐必须要反的重大意义,那就该让人们知道共党一共贪污了多少钱?如果这是共党的最高机密的话,那至少也应该让与会的代表们知道,引起他们的义愤。于是两千多人一块反贪腐,那总比胡锦涛一个人去反要力量大一些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