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苏明张健评论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2007-10-22

   

   共党开了个所谓的十七大,把全国折腾了个鸡犬不宁。既然开会那就关上门好好地开,少谈点儿主义,多研究点儿问题。尤其是共党崩溃在即,哪个贪官污吏不是打着共党的旗号,才能够贪污致富过上腐败的生活,又能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一旦没有了共党,哪个又不要被受审、判刑乃至枪决?共党这块招牌,对于这些鸡鸣狗盗之辈们,那真是恩重如山,堪称考妣。

   

   可是共党在世界上已经被公认为是与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恐怖主义同类的四大邪恶之一。帝国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国家在世界上已经绝迹了,所以共党唯一的帮伙,就是几个残余的共党政权、独裁政权和恐怖份子集团了。过去共党总是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现在这句话不说了。除了一帮流氓小兄弟以外,实在拿不出一个体面的、能上得台盘的朋友来,在国际社会当中亮亮相,给自己撑撑腰。

   

   而在国内呢,情形就更惨了。长期的一党专政,竟然没有一个同盟军,更没有一个可以合作的伙伴,完全成了孤家寡人。加上五十八的累累罪恶,民心已经是丧失殆尽。说到民心或是民众的支持度,共党其实是很可怜的。从建政前到刚刚建政后的初期,连毛泽东自己都说:“只要有百分之三十的老百姓支持我们,就能成就事业。”所谓的成事,那就是建立了共党这个复辟与倒退的独裁政权。其实从打共党建政以后,就失民心了。每一场运动都要指定出一个百分之五的国民们成为打击的对像。大大小小二十余场运动,百分之百的全国民众可以说是无一人漏网,都被打击到了。都程度不同地在性命、人身、财产、名誉、人格和尊严上,遭受过共党的残害。

   

   我不能说百分之百的中国人都反对共党。但从近二、三十年的情形分析,凡是削尖了脑袋仍旧往共党里钻,或是依附于共党体制的人,我敢说,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信仰共产理论,或者是真心崇拜共党的伟、光、正。恰恰相反,都不过是借着共党这块招牌去满足私欲、贪欲和物欲。然后呢,全家出口,逃之夭夭。指望体制内的人为共党卖命,恐怕是连一个也找不到。正是这帮东西们的贪婪,野蛮的抢劫,才使得全国民众如梦初醒,才认识到共党的本性,原来就是杀人和抢劫。一伙占山为王的土匪,也仅仅是鱼肉周围的相邻百姓和过往的行人,但是当他们窃取了国家的公权力以后,那就是危害全国民众,也就是祸国殃民了。

   

   共党认为自己的政权是固若金汤,所以共党成员也毫无危机感,并没有感到大厦将亡,亡在旦夕。有点头脑和见识的人不是没有,八九百万已经捲款外逃的赃官,就是知道共党时日无多,害怕受到国人的清算。他们不愿替共党背黑锅,受清算。

   

   既然共党在国际、国内都没有了市场,那么共党内部至少为了利益、钱财也该团结一致、铁板一块了吧?其实不然。内讧、火拼、自相残杀从没停止过。任何的组织、社团都有一套象样的章程,有规有矩、按步就班的工作着。共党就不同,内部没有平等,更说不上公正,当然更谈不到民主。只能接受的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的公平,然后就是习以为常的火并,为的就是排座次,争坐第一把交椅。

   

   中国人历来认为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得其一,就能成就一番事业。汉朝末期的曹操占了天时,孙权在江南占了地利,刘备在四川占了人和,所以成了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局面。请问共党现在还有什么?天时?国际共产阵营已是昨日黄花。地利?中国的周边已经被民主、人权的国家包围着,两、三个流氓的政权还是要靠着中共花费着中国人的血汗钱去支撑和供养着。人和?几乎等于零。共党垮台,胡锦涛想拉上一批党员,无论是去陕北、大别山、沂蒙山或者是井冈山打游击,都是不可能的了。首先,是没人跟他去;第二,无论去了哪里,当地的民众们是不会收留共党的。

   

   处境如此垂危的共党,确实该好好开个会,商量一下何去何从,至少也该安排一下后事。如果说共党不知道,或者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败象和时日无多,那就是小看了共党。四、五年前老百姓就说过:中央的政令已经不出北京了。这两年老百姓们又说:中央的政令不出中南海。

   

   这种情形正与清朝末代的皇帝溥仪是一模一样。皇宫的四面大门一关,内外隔绝,溥仪就在那一平方公里的地盘上,仍然做着万岁、万万岁的万岁爷。由王后、二奶、三奶们陪着,统领着一群太监、宫女,还有一支叫御林军的仪仗队,装腔作势的守护着王宫。溥仪倒也安然地做了几年皇上,圣旨是没少下,只是在宫墙内生效。宫墙之外则就是另一个世界了。这个世界里是既有保皇党,也有主张君主立宪的,还有组织保皇军的。至少还有个张勋带着个辫子军打了一场,想为皇上出口乌气。可是失去了民心的清王朝还是垮掉了。

   

   当初慈禧太后为了挽救清王朝,也搞了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不过那个时代叫作变法维新、洋务运动,也开辟了上海的特区吸引外资。一番新政策出台后,确实使中国经济迅猛发展、一枝独秀、举世瞩目。西太后似乎是并不想追求什么GDP,但是当时中国的GDP确实占到全球GDP总额的百分之三十几,比现在美国的GDP占全球总额的29%还要高出几个百分点。

   

   一心想与美国作战的朱成虎少将,可惜的是生不逢时。如果朱少将在西太后手下作将军的话,倒是应该带支军队去把美国打它个落花流水,或者在末代皇上溥仪时代,老将朱成虎也可以去打美国。因为直到1911年的时候,中国的GDP仍占全球总额的27%,这是有足够的财政收入可以去打美国。

   

   一直到了1937年爆发了抗日战争,中国的GDP仍然占全球总额的12%,比现在日本的GDP占全球总额的11.2%还要高。所以民国政府打胜了,日本人投降了,共党马上在苏联支持下发动了内战。几年后民国政府打败了,共党建政了。在硝烟弥漫、满目疮痍的1949年,退到了台湾的民国政府仍给共党留下了一个占全球GDP总额5.7%的经济基础,与现在俄罗斯的百分比是不相上下的。

   

   转眼五十八年过去了,共党搞了近三十年的阶级斗争,全民赤贫,经济崩溃。于是也学西太后的变法维新、洋务运动,开深圳特区吸引外资,共党把这就叫作改革开放。说法不同,但干的就完全是相同的事。西太后干了四十年,GDP占到百分之三十几。共党干了快三十年了,GDP只占全球总额的3.9%。当时全国人民痛恨慈禧太后,其实慈禧比共党能干多了。

   

   共党现在是遵规蹈距,一步不错地走着慈禧的路线,连共党的四个坚持都是从慈禧的四个不准变翻版而来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共党的四个坚持是:第一它要坚持马、列、毛主义;第二要坚持共党统治;第三要坚持社会主义;第四还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而慈禧的四个不准变那就是:第一,祖宗的规矩不准变;第二,大清的统治不准变;第三,三纲五常不准变;第四,西太后的垂帘听政不准变。共党的四个坚持和西太后的四个不准变是完全一致,都是从思想上、政治体制上、组织上、文化上保持着独裁统治,绝对不愿意还政于民,但是又都高唱着“以民为本,情为民所系”。

   

   慈禧能把中国经济搞到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而共党却只能占到世界总量的二十五分之一。比1949年共党建政时的5.7%,不但毫无提高,反而下降了1.8%。二十几年,全国人民在共党的指挥下高唱着迅猛发展、一枝独秀、举世瞩目、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高、中国人都富了等等等等。不但欺骗了中国人民,其实呢也欺骗了共党自己。

   

   一个人口占世界人口22%的国家,GDP却只占世界的3.9%;而耕地面积却只占全球的7%,而中国的农业人口却又占了世界农民总数的43%。每年不向世界上买上几千万吨粮食,中国人就要挨饿;每年不向世界上买八、九千万吨的原油,中国百分之五的运输工具和汽车就寸步难行。

   

   朱成虎少将要打美国,我建议,也请等到明年2月以后。因为中国猪肉的价格已经高到了使多数中国人吃不起肉了,但是猪肉的供应量却仍在减少。共党已经向美国买了两万七千吨的猪肉,说好了是在今年底明年初运到中国。那么至少让中国人吃上一顿肉,再在朱少将的率领下去打核大战吧。一片残败、潦倒之象的中国,共党当政五十八年,竟然连基本的民生的生活必须品都不能自给自足,反而要说经济腾飞、人民富裕。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连勉强的温饱都保证不了,更是今天不知明天的事,可是还要担惊受怕,一会儿要打台湾,一会儿要打美国,一会儿又向北韩学习…… 中国人实在是不知道明天是死于战争,还是死于饥饿,还是被共党屠杀了。

   

   看起来,美国是不怕和共党打核大战的,照旧如期授予了达赖喇嘛最高和平金奖。真是牵一发而动千钧啊,十七大上当然马上就乱得乌烟瘴气,又是声明、又是警告、又是威胁的,而且还都假装严正。前半个多月就是这样乌烟瘴气地闹了一阵,也是因为德国总理接见了达赖喇嘛。其实过不了几天,还得乌烟瘴气地再闹上一场,因为达赖喇嘛还将访问加拿大。加拿大已经授予了他荣誉公民的身份,而且加拿大总理也一定会接见他。达赖喇嘛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已经得到全世界的认同,所以1989年,诺贝尔基金会把和平奖授予了达赖喇嘛。

   

   如果说共党为了反对达赖喇嘛而为自己树敌的话,那么在国际社会上,共党的敌人就太多了。难道国际社会都错了?只有共产党对?连诺贝尔基金会都错了吗?毛、邓、江、胡领导着一个如此伟、光、正的共党,却没有一个人得到过诺贝尔奖。做为中国人,只要不是生活在共党的统制范围之内,就都有得到诺贝尔奖的可能。例如生活在北欧的中国作家高行健先生,就得到过诺贝尔的文学奖;生活在台湾的物理学家,几年前就得到过诺贝尔的物理学奖。按照共党的理论,诺贝尔基金会也成了共党的敌对势力了。

   

   共党至今拒绝香港人民民主普选行政长官,胡锦涛又在演说中警告香港人民要提高警惕,不要被外国的敌对势力操纵。究竟谁是,或者是哪个国家是敌对势力?胡锦涛卖了个关子,没有提。但是有一点那就是清楚的,凡是赞成和拥护人权、自由,宪政和民主普世价值观的人或者是国家,就都是共党的敌对势力,共党的敌人越来越多。

   

   在二战结果后,世界上只有二十二个民主国家;到了1990年的前后,民主国家增到了五十八个;而十七年后的今天,民主国家多达一百二十六个。世界上总共就是一百九十一个国家,共党也只好与北韩、古巴、伊朗、缅甸、塔利班等等这些政权们作朋友了。

   

   九百多颗导弹对着台湾,却又喊叫着什么和平、协商。一贯搞分裂的共党,并不在乎台湾的独立。因为台湾无论是独立或者是不独立,反正中华民国在台湾就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五十八年了,共党能打也就早打下来了。至今打不下来,就证明共党打不下台湾来。事实就是如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