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2007-08-17

   

   一年多以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创办了中国文化自由运动,旨在振兴中华文化,打破中共的一元化的党文化的禁锢。在宣言中,袁教授写到:思想自由是打开真理之门的钥匙,是创造有价值的人类历史的意志之源。表达自由,是思想自由的生命形式,是真理由意志的存在转化为现实存在的必由之路。思想自由被限制,心灵就远离真理;思想自由被扼杀,人类的历史就在精神价值之外运行,也必定展现为兽性的过程。丧失表达的自由,思想就不可能体现出实效性。表达自由被剥夺了,心灵就成为了牢笼,真理就沦为囚徒。我们要通过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写作,重建高贵的文化精神,重建我们民族精神的家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预言:“自由将引导中国走向人性的真理;而人性真理的自由表达,将引导中国走向文化复兴和道德重建的伟大之路。”人人生而有自由,这已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偏偏我遇到一位从中国来的博士先生不以为然地对我说,“人人都自由了,那哪行?那不乱了套吗?必须要有一套机制去限制自由。”这就是中共培养的博士,头脑中所灌输的只有功利和物欲,不知道人为何物。想共党之所想,说共党之所言,从根本上失去做人的意义,失去了作为人的心灵和精神的价值。这正是共党所需要的工具、手艺人和工匠。

   

   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康德,在他的伦理学和政治学中,充分表达出一个鲜明的观点,“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由此衍生出社会中的每一个分子。第一,作为人,都是自由的;第二,作为臣民,都是平等的;第三,作为公民,都是独立的;第四,自由既是个体,也是公用的。每个人的自由,要以尊重他人的自由为界线;第五,个人自由,是思想独立。也是理性精神,用每个人的天赋理性来指导自己的思考、判断、选择和行动,这就是权利、正义。

   

   共党最怕的就是个体的自由,千方百计钳制公民自由,把一切的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视为异端邪说,视为洪水猛兽。实行的是灭百家,独尊马、列、毛。即使马、列、毛彻底破产了的今天,仍然强迫人民信仰马、列、毛,还不时抛出一些什么“三个代表”, “八荣、八耻”之类的破烂货去蒙蔽人民。

   

   已经延续了百年的、举办了20多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每届奥林匹克火炬,都是在希腊的雅典、由希腊传说中的三位女神,也就是自由、和平和正义亲手点燃的,所以叫做奥运圣火。圣火传遍五大洲,向全世界的人民宣示着一个理念:那就是人人都做自由人,于是这个世界才有和平和正义。

   

   奥运会在中国开,我真切地希望愤青、民族主义分子和犬儒们,在看热闹和帮着共党数奖牌的狂热之余,能够想到中国人没有自由,所以共党才能够在中国随心所欲地制造了20多次全国性的动乱和暴乱,无故残杀一亿生命,造成冤案遍野。上访的、告状的、抗暴的、维权的,几十年如一日,此起彼伏,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全国性的抗议共党暴政、清算罪恶的群体。这就证明了自由主义政治学中的一个基本论证,那就是“唯有保障个人自由的制度,才有可能为所有人提供起码的社会公正。”

   

   自由主义思潮产生于组成西方文化三大支柱之一的古希腊文明。从古希腊城邦的民主制与奴隶制并存开始,人们就把自由民当成人来看待,而把奴隶当作畜牲或者工具来对待。亚利斯多德于是就说,“奴隶不是人,而仅仅是会说话的工具。”那个时期,古希腊就产生了不少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充分地认识到做为权利的个人自由的重要性。于是提出了是否拥有个人自由,就是衡量人之为人的首要标准。

   

   有自由就是人的生存,也是目的性生存。而没有自由,就是动物性生存,也就是工具性的生存,也正是后来康德提出来的,“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论点。在确立了人首先就要有自由的这条标准之后,继而又确定了个人自由绝对不可以被任何集体所代替,同样也不能以任何的名义去剥夺。也就是说,无论什么人打出了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政党的利益、阶级的利益、多数人的利益等等的名义,都不可剥夺个人的自由。特别对于掌握公共权力的国家政府而言,个人自由绝对不是实现国家利益和政府目标的工具,因为国家利益是由个人利益集合而成的。政府作为工具,首要的工作就是保障和扩大个人的自由。作为权利的个人自由,就是在于自由本身的自足价值和所有人的平等分享,同时自由本身又构成了社会效率的必要条件。

   

   在现代的世界上,一个没有自由的社会,就不可能长治久安,也不会是高效率的社会。像中共那样,为了主义,为了一党之私,为了赶超世界先进国家,为了GDP,为了政绩而求得统治的合法性而牺牲、钳制自由,这就注定了不会有可持续性的良性发展。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讲,人的最高的世俗价值,就在于自由的实现。社会发展的首要目标,就是扩展自由。其他的像什么经济腾飞,国力增强,收入增加,科技发展等等的价值,固然是人类的追求和努力的目的,但是这些价值与自由的价值比较,只是工具性而不是人的本体性的。这些都是为了实现个人自由的本体价值而服务的。

   

   在政治自由主义起源的西方,思想家和哲学家们从两个角度去界定自由:一个是本体自由;另一个是功利自由。从人的本体价值的角度对自由的界定,正是由于人性的复杂性而作为出发点的。所以自由对人本身的价值,就必须要摆在第一位上。因为是否拥有个人自由,是衡量人之所以为人的首要标准。有自由就是人的生存,是目的性的生存;没有自由,则是动物性的生存,也是工具性的生存。

   

   于是本体论着重强调的是:自由是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而功利主义的自由首先强调的是:自由有助于社会效率的提高。这个论调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的价值,把人仍然当作是动物、奴隶和工具来对待。他们认为个人自由与群体性或者整体性相比,是次要的价值,或者是工具性的价值。

   

   也就是说,个人是实现整体价值、提高社会效益的工具;个人自由只有在促进了整体利益、社会进步时才有价值。也正是共党长期宣传的那样,为了国家,为了党的利益,为了民族,为了无产阶级,为了共产主义事业等等的利益而牺牲个人的自由、个人的权利,做一个螺丝钉。实际上就是做工具、做零件,这才是最高尚的品质。实际上就是让人去做一个听话的奴隶。做为人本体的自由理论,也是由于人性中的善与恶的两面性而论证出来的。因为人性的善,自由才成为可能。同样,因为人性中的恶,自由才成为必要。

   

   自由是人的权利,这个认识正是起源于古希腊文明中的神赐权利、和天赋人权的思想。后来,在基督教神学的“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教义得到了巩固和加强。自然法学家又表述:“每个人都具有天赋的人权,所以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成为了人类的共识。

   

   现代自由主义思想正是起源于组成西方文化的三大组成部分:1,古希腊文明的城邦自由民,产生的自由主义思潮;2,古罗马文明的自然法和民主的议会制度;3,基督教文化的上帝赋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

   

   于是自由主义理论的奠基人之一,英国的哲学家洛克对自由的本体价值做过最早的、也是最完整的论证。让我们来看看洛克是怎样评论个人自由与作为公权力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他说,第一,自由是自然人的状态,是自然法所规定的天赋的权利。但自然状态有着无政府的致命的缺欠,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无法避免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侵犯,所以就要根据自然法组成政府,将保证自由和财产的权力授予一个公共部门,也就是政府;

   

   第二,个人自由高于社会公利,也高于公共权力的权威。因为自由是自然的,公利和权威是人为约定的,政府只是社会契约的产物;

   

   第三,个人自由不可剥夺,也不可以转让。政府公权力是在个人自由之下,所以保护个人的权力和财产,是政府的首要职责;

   

   第四,个人自由是目的,公权力是工具。所以公共机构,法律秩序的存在,只是为了维护个人的自由。个人自治是社会生活的首位;

   

   第五,公权力是民众为了保障个人自由和公共秩序而自愿授予政府。这就是古罗马文化中的民主议会制度,又叫做人民主权论;

   

   第六,因为政府权力来自人民的授予,所以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就是雇员与雇主的契约关系。当政府堕落到侵犯个人自由的暴政时,民众就有反抗暴政的合法权力和终结契约的权力。

   

   前面中提到,人性中有善也有恶。对于人性恶的自由论,古希腊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就叙述过人的有限性。他的一句名言是:“人的最高智慧是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而他的学生柏拉图研究了人性的弱点以后,又从政治学的角度提出了约束统治者的重要性。

   

   柏拉图说,“人性天然的倾向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任何场合下,一个人只要能干坏事,他总会去干的。大家可以一目了然,从不正义那里比从不正义那里,个人得到更多的利益。如果谁有了权力而不为非作歹,不夺人钱财,那他就要被当成天下第一号的傻瓜。在道德上,不能过分相信人的善良;在政治上,尤其不能相信统治者的智慧和良心。所以,最大的不正义,就是没有约束的权力。而正义是来自于法律对人和对权力的约束。人都是在法律的强迫之下,才走到正义这条路上来的。如果没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即使是一名年轻英明的统治者,权力也能把他变成暴君。”

   

   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性中的社会性和理性是善的,而欲望是恶的,甚至可以说是兽性。欲望与兽性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是根深蒂固的。如果不加节制,就会泛滥成兽性。而个人独裁最容易把兽性带入政治生活。所以他反对人治而强调的是法治。

   

   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的先哲们的话,正应了在中国社会的现状上。共党一党独裁,权利不受监督,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大面积的贪污腐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大行其道,把中华古国搞成了兽性社会,就是因为共党的政治就是兽性的政治。在我们明白了自由主义政治和本体自由的重要性之后,就会理解了发源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为什么要点燃“自由、和平和正义”的火炬了。

   

   自由就是做人的权力。这个火炬就是自由的圣火、人权的圣火,它将给中国带来新生和希望。未来的中国必将是自由的中国。这是连马克思和列宁都无法阻挡的。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共党历来是反人性、反文化、反传统的。说起共党反人性,其实也不全对,共党反的是人行善的社会性和理性。而对于人性恶的欲望和兽性,共党从来是身先士卒,痛快淋漓地表现出来。并且还要强调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共同释放人性恶。所以才人性泯灭,道德沦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