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2007-08-17

   

   一年多以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创办了中国文化自由运动,旨在振兴中华文化,打破中共的一元化的党文化的禁锢。在宣言中,袁教授写到:思想自由是打开真理之门的钥匙,是创造有价值的人类历史的意志之源。表达自由,是思想自由的生命形式,是真理由意志的存在转化为现实存在的必由之路。思想自由被限制,心灵就远离真理;思想自由被扼杀,人类的历史就在精神价值之外运行,也必定展现为兽性的过程。丧失表达的自由,思想就不可能体现出实效性。表达自由被剥夺了,心灵就成为了牢笼,真理就沦为囚徒。我们要通过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写作,重建高贵的文化精神,重建我们民族精神的家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预言:“自由将引导中国走向人性的真理;而人性真理的自由表达,将引导中国走向文化复兴和道德重建的伟大之路。”人人生而有自由,这已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偏偏我遇到一位从中国来的博士先生不以为然地对我说,“人人都自由了,那哪行?那不乱了套吗?必须要有一套机制去限制自由。”这就是中共培养的博士,头脑中所灌输的只有功利和物欲,不知道人为何物。想共党之所想,说共党之所言,从根本上失去做人的意义,失去了作为人的心灵和精神的价值。这正是共党所需要的工具、手艺人和工匠。

   

   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康德,在他的伦理学和政治学中,充分表达出一个鲜明的观点,“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由此衍生出社会中的每一个分子。第一,作为人,都是自由的;第二,作为臣民,都是平等的;第三,作为公民,都是独立的;第四,自由既是个体,也是公用的。每个人的自由,要以尊重他人的自由为界线;第五,个人自由,是思想独立。也是理性精神,用每个人的天赋理性来指导自己的思考、判断、选择和行动,这就是权利、正义。

   

   共党最怕的就是个体的自由,千方百计钳制公民自由,把一切的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视为异端邪说,视为洪水猛兽。实行的是灭百家,独尊马、列、毛。即使马、列、毛彻底破产了的今天,仍然强迫人民信仰马、列、毛,还不时抛出一些什么“三个代表”, “八荣、八耻”之类的破烂货去蒙蔽人民。

   

   已经延续了百年的、举办了20多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每届奥林匹克火炬,都是在希腊的雅典、由希腊传说中的三位女神,也就是自由、和平和正义亲手点燃的,所以叫做奥运圣火。圣火传遍五大洲,向全世界的人民宣示着一个理念:那就是人人都做自由人,于是这个世界才有和平和正义。

   

   奥运会在中国开,我真切地希望愤青、民族主义分子和犬儒们,在看热闹和帮着共党数奖牌的狂热之余,能够想到中国人没有自由,所以共党才能够在中国随心所欲地制造了20多次全国性的动乱和暴乱,无故残杀一亿生命,造成冤案遍野。上访的、告状的、抗暴的、维权的,几十年如一日,此起彼伏,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全国性的抗议共党暴政、清算罪恶的群体。这就证明了自由主义政治学中的一个基本论证,那就是“唯有保障个人自由的制度,才有可能为所有人提供起码的社会公正。”

   

   自由主义思潮产生于组成西方文化三大支柱之一的古希腊文明。从古希腊城邦的民主制与奴隶制并存开始,人们就把自由民当成人来看待,而把奴隶当作畜牲或者工具来对待。亚利斯多德于是就说,“奴隶不是人,而仅仅是会说话的工具。”那个时期,古希腊就产生了不少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充分地认识到做为权利的个人自由的重要性。于是提出了是否拥有个人自由,就是衡量人之为人的首要标准。

   

   有自由就是人的生存,也是目的性生存。而没有自由,就是动物性生存,也就是工具性的生存,也正是后来康德提出来的,“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论点。在确立了人首先就要有自由的这条标准之后,继而又确定了个人自由绝对不可以被任何集体所代替,同样也不能以任何的名义去剥夺。也就是说,无论什么人打出了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政党的利益、阶级的利益、多数人的利益等等的名义,都不可剥夺个人的自由。特别对于掌握公共权力的国家政府而言,个人自由绝对不是实现国家利益和政府目标的工具,因为国家利益是由个人利益集合而成的。政府作为工具,首要的工作就是保障和扩大个人的自由。作为权利的个人自由,就是在于自由本身的自足价值和所有人的平等分享,同时自由本身又构成了社会效率的必要条件。

   

   在现代的世界上,一个没有自由的社会,就不可能长治久安,也不会是高效率的社会。像中共那样,为了主义,为了一党之私,为了赶超世界先进国家,为了GDP,为了政绩而求得统治的合法性而牺牲、钳制自由,这就注定了不会有可持续性的良性发展。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讲,人的最高的世俗价值,就在于自由的实现。社会发展的首要目标,就是扩展自由。其他的像什么经济腾飞,国力增强,收入增加,科技发展等等的价值,固然是人类的追求和努力的目的,但是这些价值与自由的价值比较,只是工具性而不是人的本体性的。这些都是为了实现个人自由的本体价值而服务的。

   

   在政治自由主义起源的西方,思想家和哲学家们从两个角度去界定自由:一个是本体自由;另一个是功利自由。从人的本体价值的角度对自由的界定,正是由于人性的复杂性而作为出发点的。所以自由对人本身的价值,就必须要摆在第一位上。因为是否拥有个人自由,是衡量人之所以为人的首要标准。有自由就是人的生存,是目的性的生存;没有自由,则是动物性的生存,也是工具性的生存。

   

   于是本体论着重强调的是:自由是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而功利主义的自由首先强调的是:自由有助于社会效率的提高。这个论调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的价值,把人仍然当作是动物、奴隶和工具来对待。他们认为个人自由与群体性或者整体性相比,是次要的价值,或者是工具性的价值。

   

   也就是说,个人是实现整体价值、提高社会效益的工具;个人自由只有在促进了整体利益、社会进步时才有价值。也正是共党长期宣传的那样,为了国家,为了党的利益,为了民族,为了无产阶级,为了共产主义事业等等的利益而牺牲个人的自由、个人的权利,做一个螺丝钉。实际上就是做工具、做零件,这才是最高尚的品质。实际上就是让人去做一个听话的奴隶。做为人本体的自由理论,也是由于人性中的善与恶的两面性而论证出来的。因为人性的善,自由才成为可能。同样,因为人性中的恶,自由才成为必要。

   

   自由是人的权利,这个认识正是起源于古希腊文明中的神赐权利、和天赋人权的思想。后来,在基督教神学的“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教义得到了巩固和加强。自然法学家又表述:“每个人都具有天赋的人权,所以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成为了人类的共识。

   

   现代自由主义思想正是起源于组成西方文化的三大组成部分:1,古希腊文明的城邦自由民,产生的自由主义思潮;2,古罗马文明的自然法和民主的议会制度;3,基督教文化的上帝赋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

   

   于是自由主义理论的奠基人之一,英国的哲学家洛克对自由的本体价值做过最早的、也是最完整的论证。让我们来看看洛克是怎样评论个人自由与作为公权力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他说,第一,自由是自然人的状态,是自然法所规定的天赋的权利。但自然状态有着无政府的致命的缺欠,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无法避免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侵犯,所以就要根据自然法组成政府,将保证自由和财产的权力授予一个公共部门,也就是政府;

   

   第二,个人自由高于社会公利,也高于公共权力的权威。因为自由是自然的,公利和权威是人为约定的,政府只是社会契约的产物;

   

   第三,个人自由不可剥夺,也不可以转让。政府公权力是在个人自由之下,所以保护个人的权力和财产,是政府的首要职责;

   

   第四,个人自由是目的,公权力是工具。所以公共机构,法律秩序的存在,只是为了维护个人的自由。个人自治是社会生活的首位;

   

   第五,公权力是民众为了保障个人自由和公共秩序而自愿授予政府。这就是古罗马文化中的民主议会制度,又叫做人民主权论;

   

   第六,因为政府权力来自人民的授予,所以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就是雇员与雇主的契约关系。当政府堕落到侵犯个人自由的暴政时,民众就有反抗暴政的合法权力和终结契约的权力。

   

   前面中提到,人性中有善也有恶。对于人性恶的自由论,古希腊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就叙述过人的有限性。他的一句名言是:“人的最高智慧是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而他的学生柏拉图研究了人性的弱点以后,又从政治学的角度提出了约束统治者的重要性。

   

   柏拉图说,“人性天然的倾向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任何场合下,一个人只要能干坏事,他总会去干的。大家可以一目了然,从不正义那里比从不正义那里,个人得到更多的利益。如果谁有了权力而不为非作歹,不夺人钱财,那他就要被当成天下第一号的傻瓜。在道德上,不能过分相信人的善良;在政治上,尤其不能相信统治者的智慧和良心。所以,最大的不正义,就是没有约束的权力。而正义是来自于法律对人和对权力的约束。人都是在法律的强迫之下,才走到正义这条路上来的。如果没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即使是一名年轻英明的统治者,权力也能把他变成暴君。”

   

   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性中的社会性和理性是善的,而欲望是恶的,甚至可以说是兽性。欲望与兽性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是根深蒂固的。如果不加节制,就会泛滥成兽性。而个人独裁最容易把兽性带入政治生活。所以他反对人治而强调的是法治。

   

   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的先哲们的话,正应了在中国社会的现状上。共党一党独裁,权利不受监督,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大面积的贪污腐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大行其道,把中华古国搞成了兽性社会,就是因为共党的政治就是兽性的政治。在我们明白了自由主义政治和本体自由的重要性之后,就会理解了发源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为什么要点燃“自由、和平和正义”的火炬了。

   

   自由就是做人的权力。这个火炬就是自由的圣火、人权的圣火,它将给中国带来新生和希望。未来的中国必将是自由的中国。这是连马克思和列宁都无法阻挡的。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共党历来是反人性、反文化、反传统的。说起共党反人性,其实也不全对,共党反的是人行善的社会性和理性。而对于人性恶的欲望和兽性,共党从来是身先士卒,痛快淋漓地表现出来。并且还要强调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共同释放人性恶。所以才人性泯灭,道德沦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