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牧草地
[主页]->[宗教信仰]->[牧草地]->[谢松龄:邇觀遐想(之十一)]
牧草地
·謝松齡:愛我們的鄰舍
·謝松龄:耶穌領我們回家
·謝松齡:數算代價
·謝松齡:求主賜給我們最小的信心
·謝松齡:作光明之子(修訂本)
·謝松齡:聽耶穌呼召,為耶穌得人
·謝松齡:與主連接,作光作鹽
·謝松龄编譯:聖佐治屠龍與信心之仗
·谢松龄: 生命的活水
·谢松龄:壞消息和好消息
·谢松龄:母亲教我的歌
·谢松龄:與基督一同復活
·谢松龄:作天国的种子
·謝松龄:耶穌背負我們的重擔
·謝松龄:奉耶穌的聖名
·謝松龄:愛的鏡子
·謝松龄: 聆聽牧人的聲音
·謝松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
·谢松龄:建立美好未来的根基
·謝松齡:建立美好未来的根基
·谢松龄:悔改是通向天國的道路
·謝松齡: 愛的金律
·謝松齡:復和的使命
·谢松龄:不要怕
·谢松龄:耶穌潔淨你的心
·谢松龄:你說基督是誰?
·谢松龄:要感恩
·谢松龄:跟從祂
·谢松龄:馬利亞的榜樣
·谢松龄:聖靈勝過邪惡
·谢松龄:上帝是生命的主宰
·谢松龄:潔淨聖殿
·谢松龄:仰望十字架的真光
·谢松龄:刻在我們心板上
·谢松龄:復活與重生
·谢松龄:邇觀遐想(之十一)
·谢松龄:耶穌爲你禱告(修訂)
·谢松龄:生命的轉折點
·谢松龄:曠野中的清泉
·谢松龄:在基督裏成長
·谢松龄:耶穌和你風雨同舟
·谢松龄:因信得平安
·谢松龄:主恩夠用
·谢松龄:殉道者施洗約翰的榜樣
·谢松龄:來自家鄉的食糧
·謝松齡:生命的盛筵
·谢松龄:生命的泉源
·谢松龄:洗心革面
·谢松龄:天國、地獄離我們不遠
·谢松龄:生命的需要
·谢松龄:在婚姻中活出福音
·谢松龄:錢財的祝福和咒詛
·谢松龄:真正的財富
·謝松龄:帶他到耶穌面前
·谢松龄:新生的陣痛
·谢松龄:基督是我們的君王(修订版)
·谢松龄:改變心靈三部曲
·谢松龄:愛的十字
·谢松龄:“我心尊主為大”
·谢松龄:我要光明
·谢松龄:基督是普世的救贖主
·谢松龄:重生的洗禮(修訂版)
·谢松龄:邀請耶穌進入你的生命
·谢松龄:遵從上帝的計畫
·谢松龄:選擇生命的道路(修訂版)
· 謝松齡:要進窄門
·謝松齡:悔改是生命的道路(修訂版)
·謝松齡:懺悔與寬恕(修訂版)
·謝松齡:行過死蔭的幽谷(修訂版)
·謝松齡:寬恕的愛(修訂版)
·謝松齡:結出聖靈的果子
·謝松齡:生命的主宰
·謝松齡:赦免與感恩
·謝松齡:棄絕邪惡(二)
·謝松齡:尋求生命的中心
·謝松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修訂版)
·謝松齡:在上帝面前富足(二)
·謝松齡:高舉信心的盾牌
·謝松齡:決裂舊關係
·謝松齡:站在永生和真理的鏡子面前
·謝松齡:請客吃飯的啟迪
·謝松齡:“付代價”還是蒙祝福
·謝松齡:耶穌解救失落的人
·謝松齡:十字架的意義(簡論)
·謝松齡:基督徒與政治選舉
·謝松齡:上帝看重你最小的信心
·謝松齡:回來感恩的有福了
·謝松齡:窮寡婦的信心(一):不住的禱告
·謝松齡:以聖制邪,以善勝惡
·謝松齡:十字架上的君王
·謝松齡:救贖的福音
·謝松齡:以馬內利:上帝與我們同在
·謝松齡:道成肉身
·謝松齡:無家可歸的耶穌
·謝松齡: 受聖洗與作門徒
·謝松齡:有福的人
·謝松齡:彰顯上帝的大愛
·謝松齡:變容與毀容
·謝松齡:因信得生
·謝松齡:打開心靈的眼睛(修訂版)
·謝松齡:起死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松龄:邇觀遐想(之十一)

    邇觀遐想(之十一)
   
   在舊金山(三藩市/San Francisco)及其周邊遊覽五天。下面是“遊覽一過”的些微記錄。分為語詞和靈感兩個部分。
   
   一、 語詞: 遊覽勝地的中譯意趣


   
   
   (1)“優勝美地”(Yosemite)。是美國的一個國家公園,位於加利福尼亞中部。此地的英文名為Yosemite ,源於原住此地的印第安部落Miwok語,其字面意思是“殺人者”,是當時周圍的印第安部落Miwok人對此地原住居民的稱呼,因為周圍部落害怕他們。“優勝美地”的原住民,由來自多個部落的叛變者組成,其中Paiute人與較愛和平的Miwok人世代有仇。把Yosemite(原意“殺人者”)翻譯成中文“優勝美地”,雖然遠遠背離原意,但的確非常之好,既合“音譯”,又有“意譯”。因為這真是個優美勝地,叫它“優勝美地”,名符其實。中國語言文字的表現力很強,在翻譯別國的地名、人名時,只要用心,就可傳神,音意皆具,維妙維肖,這是一個正面例證。
   
   (2)“赫氏古堡”(Hearst Castle)。一座巨大豪宅,位於加利福尼亞中部海岸,現為美國國家和加利福尼亞州的地標建築,被闢為加州州立公園(State Park)。“赫氏古堡”的原主是美國前報業鉅子、黃色新聞急先鋒William R. Hearst。這個巨大豪宅的中譯名字,可以按照原主之姓的發音,逐字譯為“赫斯特城堡”(Hearst Castle)。但譯為“赫氏城堡”更好,因為原主之姓Hearst也可音譯為“赫氏”;“赫氏”一詞就有了“家族”之意。這個城堡也確是家族產業。但是,譯為“古堡”則名不符實了。因為,字面上,Castle只具城堡之意,而且,此堡不“古”,直到1957年才竣工。把赫氏城堡中譯為“古堡”,顯然是為提高此宅之“品位”,且以此招徠使用中文的遊客。
   
   (3)“惡魔島”(Alcatraz Island)。位於舊金山灣,在舊金山市區正北1.5英里(2.4公里)。島名Alcatraz是西班牙語,意為“鵜鶘”(英文Pelicans)。因此可直譯為“鵜鶘島”。島上曾經有“美國歷史上最惡名昭著的監獄”,1861年起為軍事監獄,1933年後改為關押重刑犯的聯邦監獄,直到1963年司法部長羅伯特·肯尼迪(約翰·肯尼迪之弟)宣佈關閉。1976年列入“國家史跡名錄”,1986年立為“國家歷史地標”,1993年歸與國家公園局管理,之後向遊客開放。據說,印第安人相信此島上有魔鬼(Evil Spirits)居住,當一些印第安人在1859年戴著手銬腳鐐,與第一批囚犯一同被押上這島時,一定更堅信此說。據說,直到今天,仍然會有人看到“鬼影”、聽到“鬼聲”。盡管如此,英文卻沒用“惡魔”,而用“岩石”(The Rock Island)來稱呼此島。倒是中國人根據上述傳說和信史,直接把它意譯為“惡魔島”。雖是自由意譯,但卻頗為傳神。尤其是在這“惡魔島”的正北面不遠處,有一個“天使島”(Angel Island),兩者隔水相望。天使島曾經是軍事要塞和移民中心,有近百萬亞洲移民曾在此辦理入關手續;現在也是國家公園。雖然“惡魔島”和天使島在地理上遙相呼應,但願“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壓正”;盼望“惡魔島”的傳說仍為傳說,歷史不再復返。
   
   (4)“舊金山”—“三藩市”(San Francisco)。“舊金山”正式名San Francisco,來自西班牙文,音譯聖法蘭西斯科。相應的英文是Saint Francis, 即聖法蘭西斯。西班牙殖民者於1776年在此建立了軍事要塞和傳道區,皆以亞西西的聖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的名字命名,後來成為這個港口城市的正式名稱。中譯名“舊金山”和“三藩市”,反映了粵語移民的歷史。“舊金山”曾經是金礦輸出港,當年來此淘金的粵語移民,將之稱為“金山”。後來在澳洲墨爾本發現金礦,他們就稱墨爾本為“新金山”,聖法蘭西斯科就淪為“舊金山”。此外,用粵語口音翻譯San Francisco, 就成了“三藩市”。有意思的是,稱這塊土地為“三藩”,好像這裡成了中國的屬國(“藩”是漢唐時期的諸侯國或外派軍事單位之稱號)。至今,大陸、臺灣(普通話/國語/官話)稱San Francisco為“舊金山”,港澳(粵語)稱其為“三藩市”。
   
   【San Francesco (Saint Francis) ,1182-1226,意大利人,最偉大的修道士、宣教士之一,中譯名“方濟各”。如此翻譯,或寓意“賙濟各方”,正合方濟各創立修會的宗旨。他所創立之著名的法蘭西斯修道團,中文通譯為“方濟各修會”。譯Francesco 為“方濟各”,也是出於粵語口音。可見,粵語在中國近現代史上具有重要影響。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粵語為中國的一種語言,僅次於“國語”,而不是“方言”。】
   
   上述地名僅在華人圈中使用,反映出華人“同化異己”的文化本能。
   
   
   
   二、 靈感:旅行在地,得力於天(參:以賽亞書40:31)
   
   
   (1) 遊覽“赫氏城堡”,想起這段聖經:“……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 的萬國和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馬太福音4:8)
   
   
   “赫氏城堡”(Hearst Castle)位於加州聖西緬(San Simeon,恰好在洛杉磯和舊金山中間)的一座山頂上,面臨太平洋的聖西緬灣,是美國前傳媒鉅子、黃色新聞急先鋒威廉·赫斯特(William R. Hearst)的私人莊園。1895年起,威廉·赫斯特與約瑟夫·普利策(“普利策獎”的創設者)因行業惡性競爭,而一同掀起黃色新聞浪潮;之後逐漸創建了美國當時最大的出版和媒體帝國。在其事業的鼎盛時期,他擁有26家報紙,十三家全國性刊物,八家廣播電臺及許多其他新聞媒體事業。他還監製了眾多新聞和將近一百部影片。
   
   
   1919年赫斯特從他母親那裡繼承了二十五萬英畝土地,請當時舊金山的著名建築師茱莉亞·摩根設計建造一座私人莊園。“城堡”有165個房間。風格多樣的花園、平臺、走道、泳池及噴水池佔地127英畝。各種雕刻和雕塑佈滿房間內外,大理石和青銅人體雕塑隨處可見。莊園裏還有動物園,圈養或散養許多世界各地的動物。赫斯特喜愛收藏各種珍奇藝術品,包括家具、掛毯、繪畫、雕塑、壁爐、天花板、樓梯,甚至整個房間,用來裝飾“城堡”的各個部分。
   
   
   赫斯特廣交天下名流,常常邀請他們前來莊園狂歡宴飲,縱情取樂。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名伶查理·卓別林等,都曾是他的座上客。可謂極盡榮華富貴、顯赫喧囂於一時。正應了中國一句俗話:“有錢能使鬼推磨”。
   
   直到1951年赫斯特死去時,這個城堡還沒有竣工。雖然城堡最終於1957年建成,但赫斯特的後人,卻因欠下巨額稅款,並且無力負擔維護等後續費用,不得不在竣工當年,就將城堡捐給加州政府。建築設計師茱莉亞·摩根也於同年死去。(園內動物大部分被捐給聖地牙哥、洛杉磯和舊金山的動物園,少部分獲“放生”)。
   
   
   聳立在山巔之上的巨大豪華“赫氏城堡”,堪稱舉世罕見的平民私人莊園。其所在之山,是周圍山包中最高的。作為當時美國的傳媒鉅子,赫斯特好像意在讓他的莊園與歐洲的皇家莊園媲美,做一個真正的“無冕之王”。這使我想起馬太福音所記:“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和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4:8)終其一生,威廉·赫斯特確是用盡一切手段,想要將世上的榮華富貴、珍奇寶貝都囊括在自己手中。“囊括一切”的念頭,導致這座城堡建築及其附屬物件風格零碎蕪雜。赫斯特一生所作所為,充滿爭議;死後,其後人因產業巨大而欠下巨額債務,不堪重負,不得不將之捐出。站在城堡當中,我心中生起一個疑問:“對於赫斯特,這座城堡是祝福呢,還是咒詛?”答案是:錢財本身既不是祝福也不是咒詛。只是因看待錢財的心態和使用錢財的方式不同,而帶來祝福或招致咒詛。
   
   (2) 遊覽“漁人碼頭”,想起這段聖經:“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馬太福音4:19)
   
   “漁人碼頭”(Fisherman’s Wharf)是著名遊覽熱點,位於舊金山北面海濱,是遊客觀海景、品海鮮之地。“漁人碼頭”得名並成為熱點,始於1800年代中後期。但是,在這個漁人碼頭出名之前的一百年,舊金山早已開始成為“漁人碼頭”了。1776年,西班牙人何塞·摩拉迦(Jose Joaquin Moraga)中尉,和法蘭西斯科·帕勞(Francisco Palou) 神父分別開始在此創建要塞(Fort) 和傳道區 (Mission),兩者都以San Francisco (聖法蘭西斯科)命名。聖法蘭西斯科(又譯“聖方濟各”)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修道士和宣教士之一,他所建立的方濟各會,以其獨特的方式宣教,傳道足跡遍及當時已知世界(包括中國)。在舊金山創建傳道區的法蘭西斯科·帕勞,就是方濟各會的修士。
   
   為甚麼我要說帕勞修士1776年時已經建立了“漁人碼頭”呢?
   
   在“漁人碼頭”,我想起耶穌所呼召的第一批門徒,是四個漁夫。“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耶穌受難後,他的門徒重操舊業,又回到原來的生活。他們在海邊打魚,一夜沒打著甚麼。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指示他們向船右撒網。結果一網撒下去,魚多得拉不上來。這就是耶穌賜給使徒的願景(Vision):與主同在,照主指示,就能得主應許:“得人如得魚一樣。”
   
   因此,教會的主要功用之一,就是打魚,“得人如得魚一樣。”使徒是漁人,聖法蘭西斯科是漁人,1776年來舊金山創建傳道區的方濟各修士法蘭西斯科·帕勞也是漁人。帕勞修士來到這個被華人稱為“舊金山”的地方,就是建立了“漁人碼頭”。那時,聖法蘭西斯科傳道區受權管理整個地區的行政事務,於是,整個地區從此就被稱為“聖法蘭西斯科”(San Francisco)。因此,這整個聖法蘭西斯科地區(“舊金山”、“三藩市”),也就成為帕勞修士建立的“漁人碼頭”。
   
   凡是跟從耶穌,事奉上帝的人,無論去到哪裡,都是主的漁人。漁人得魚歸來相聚之處,就是“漁人碼頭”。依照主所指示的撒網,我們就能得魚,為主“得人如得魚一樣”!
   
   (2015年4月16日)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