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悠悠南山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圖片來源:法國《世界報》
   
   
   值赤柬上台掌權四十週年, 法國《 世界報 》( Le Monde )記者阿迪安-勒加( Adrien Le Gal )於4月17日發表了題為《 在波爾布特的世界旅行 》( Voyage chez Pol Pot )的文章。


   
   以一張諷刺畫描繪幾個西方人來到柬埔寨,與一名赤柬幹部握手,他們腳踏著一塊藍色的地氈,下面屈坐眾人,時光倒流,《 世界報 》把讀者帶返回四十年前的柬埔寨: 在波爾布特的世界旅行。 那時,赤柬的統治宗旨是“ 誰反對就是敵人,誰反抗將會處決 ”。阿迪安-勒加以記者職業探究的專長,採訪了一些昔日曾為“ 赤柬革命 ”歡呼的西方記者、知識分子和反越戰者,詢問他們在四十年後的想法如何。
   
   1975年4月17日,當赤柬進入金邊後,從美洲至歐洲,左派知識界、記者,包括《 世界報 》的編輯以及反對美國干涉越南的團體組織齊拍手鼓掌。 這種共產黨的勝利也在12日後出現在南越西貢,從此柬埔寨人與南越人陷入共同的厄運,儘管後者比前者幸運得多,沒遭受大屠殺。
   
   繼之的數週裡,幾千幾千名的柬埔寨人越境湧進入泰國領土,他們敘述了波爾布特的暴行:處決、飢餓、殘殺等……, 但是,西方的左派知識分子卻支持“ 民主柬埔寨 ” --- 這佛教國家的新名字,並指責那是謊言。不管如何,柬埔寨從此被套進入黑幕裡。1978年,當赤柬與兄弟鄰邦越南爆發戰火時,北京卻為波爾布特“ 獻計獻策 ”,需要“ 在共產世界和其他地方尋找新的朋友 ”。於是乎,歐美的一些左派和毛派分子獲挑選,組成小團隊,前往“ 無產階級的天堂 ”參觀訪問。40年後, 當年27歲的瑞典人觀納-貝斯通( Gunnar Bergstrom )先生復述說: 我們反复又反复地討論,不想像以前西方共產黨人曾被史太林欺騙前往蘇聯訪問那般的再次受騙。
   
   訪問團是根據早已定下嚴謹監控的劇本進行:從北京飛抵金邊, 參觀著名古蹟吳哥窟,參觀“ 勞動人民志願參加建設 ”的水電大壩。 代表團也會晤“ 波爾布特同志 ”,但見不到西哈努克親王,因為他“ 工作繁忙 ”。當時這位瑞典左派人士也馬上覺察到:肯定有什麼事要掩飾了。
   
   1978年底, 第二個訪問團,只有三人,兩名美國記者艾麗莎白-貝克、查理德-杜民( Elizabeth Becker 、 Richard Dudman )和赤柬的“ 老朋友 ”毛琴-加維爾( Malcolm Cadwell ;英國馬克思主義作家 )先生抵金邊。加維爾還與波爾布特私人會晤;但就在Toung Sleng S-21監獄的地方( 一說在賓館內 ),兩批赤柬衛兵互相開火, 加維爾中彈死亡。是故意或無意的謀殺呢? 專責保衛外國人的幹部菲普( Phi Phuon )說,在政府內有人不同意這次訪問。加維爾之死,各說紛紜,至今仍然是個不解之謎。
   
   1979年初,當河內的部隊推翻赤柬後, 千佛之國內赤柬的秘密大門開始被打開少許,關於滅絕種族罪行的真相漸漸披露,可是一些西方記者如大衛-卡連( David Kline )仍然著書出版《 民主柬埔寨的新面貌 》( The New Face of Kampuchea ) ,歌頌波爾布特的偉大“ 革命成果 ”。
   
   一些西方人士如觀納-貝斯通曾有所省悟,或如瑞典人瑪麗塔-維甘特( Marita Wikander )女士,其丈夫是赤柬幹部,她曾表示後悔支持波爾布特,並在後來講述波爾布特已“ 殺害了我的丈夫 ”,而另一些稍有名聲的人仍然思想很“ 保守 ”。 瑞典作家楊-米達( Jan Myrdal )還有意前往柬埔寨,在國際法庭上為喬森潘作辯護證人。 法國毛派作家扎克-朱傑( Jacques Jurquet )2001年撰寫《 逆流而上 》( A Contre Courant ) 一書,繼續為波爾布特政權歌德,並反對說受害者的人數不會是170萬這數字。
   
   然而,在撰寫書之簡介的部分,執筆人卻十分精靈,描述扎克-朱傑是一個“ 真誠 ”的人,但只“ 犯了很多錯誤 ”而已。作家的大兒子也很肯定地說其父親到了年邁時也“ 會有所改變 ”,但從未“ 否認 ”波爾布特政權所犯下的罪行。
   
   一些已省悟的人,如艾力-巴沙( Eric Bacher )先生,法國馬列主義共產黨( Parti communiste marxiste-léniniste de France )前黨員承認: 是我們患了自閉症( autisme ), 頑固地捍衛那些已證明是錯誤的事實。 不少這類的人以繁忙或怕被指責為理由拒絕《 世界報 》記者的採訪。
   
   2008年,持著懺悔的心,觀納-貝斯通再次來到首都金邊,向柬埔寨人道歉。這位瑞典記者在曾是S-21監獄內舉辦他在約40年前所拍攝的圖片展覽。某些圖片展示“ 安寧的民主柬埔寨 ”人們笑容燦爛,可是,在這歡笑的背後,幾千萬的受害者已被槍決。
   
   
   
   嶺南遺民

   
   2015年4月20日
   
   資料來源:法國《世界報》
   
   
   

此文于2015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