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悠悠南山下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向越南道歉:南韓推公民戰爭法庭,追究韓軍的越戰屠村黑歷史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圖片來源:法國《世界報》
   
   
   值赤柬上台掌權四十週年, 法國《 世界報 》( Le Monde )記者阿迪安-勒加( Adrien Le Gal )於4月17日發表了題為《 在波爾布特的世界旅行 》( Voyage chez Pol Pot )的文章。


   
   以一張諷刺畫描繪幾個西方人來到柬埔寨,與一名赤柬幹部握手,他們腳踏著一塊藍色的地氈,下面屈坐眾人,時光倒流,《 世界報 》把讀者帶返回四十年前的柬埔寨: 在波爾布特的世界旅行。 那時,赤柬的統治宗旨是“ 誰反對就是敵人,誰反抗將會處決 ”。阿迪安-勒加以記者職業探究的專長,採訪了一些昔日曾為“ 赤柬革命 ”歡呼的西方記者、知識分子和反越戰者,詢問他們在四十年後的想法如何。
   
   1975年4月17日,當赤柬進入金邊後,從美洲至歐洲,左派知識界、記者,包括《 世界報 》的編輯以及反對美國干涉越南的團體組織齊拍手鼓掌。 這種共產黨的勝利也在12日後出現在南越西貢,從此柬埔寨人與南越人陷入共同的厄運,儘管後者比前者幸運得多,沒遭受大屠殺。
   
   繼之的數週裡,幾千幾千名的柬埔寨人越境湧進入泰國領土,他們敘述了波爾布特的暴行:處決、飢餓、殘殺等……, 但是,西方的左派知識分子卻支持“ 民主柬埔寨 ” --- 這佛教國家的新名字,並指責那是謊言。不管如何,柬埔寨從此被套進入黑幕裡。1978年,當赤柬與兄弟鄰邦越南爆發戰火時,北京卻為波爾布特“ 獻計獻策 ”,需要“ 在共產世界和其他地方尋找新的朋友 ”。於是乎,歐美的一些左派和毛派分子獲挑選,組成小團隊,前往“ 無產階級的天堂 ”參觀訪問。40年後, 當年27歲的瑞典人觀納-貝斯通( Gunnar Bergstrom )先生復述說: 我們反复又反复地討論,不想像以前西方共產黨人曾被史太林欺騙前往蘇聯訪問那般的再次受騙。
   
   訪問團是根據早已定下嚴謹監控的劇本進行:從北京飛抵金邊, 參觀著名古蹟吳哥窟,參觀“ 勞動人民志願參加建設 ”的水電大壩。 代表團也會晤“ 波爾布特同志 ”,但見不到西哈努克親王,因為他“ 工作繁忙 ”。當時這位瑞典左派人士也馬上覺察到:肯定有什麼事要掩飾了。
   
   1978年底, 第二個訪問團,只有三人,兩名美國記者艾麗莎白-貝克、查理德-杜民( Elizabeth Becker 、 Richard Dudman )和赤柬的“ 老朋友 ”毛琴-加維爾( Malcolm Cadwell ;英國馬克思主義作家 )先生抵金邊。加維爾還與波爾布特私人會晤;但就在Toung Sleng S-21監獄的地方( 一說在賓館內 ),兩批赤柬衛兵互相開火, 加維爾中彈死亡。是故意或無意的謀殺呢? 專責保衛外國人的幹部菲普( Phi Phuon )說,在政府內有人不同意這次訪問。加維爾之死,各說紛紜,至今仍然是個不解之謎。
   
   1979年初,當河內的部隊推翻赤柬後, 千佛之國內赤柬的秘密大門開始被打開少許,關於滅絕種族罪行的真相漸漸披露,可是一些西方記者如大衛-卡連( David Kline )仍然著書出版《 民主柬埔寨的新面貌 》( The New Face of Kampuchea ) ,歌頌波爾布特的偉大“ 革命成果 ”。
   
   一些西方人士如觀納-貝斯通曾有所省悟,或如瑞典人瑪麗塔-維甘特( Marita Wikander )女士,其丈夫是赤柬幹部,她曾表示後悔支持波爾布特,並在後來講述波爾布特已“ 殺害了我的丈夫 ”,而另一些稍有名聲的人仍然思想很“ 保守 ”。 瑞典作家楊-米達( Jan Myrdal )還有意前往柬埔寨,在國際法庭上為喬森潘作辯護證人。 法國毛派作家扎克-朱傑( Jacques Jurquet )2001年撰寫《 逆流而上 》( A Contre Courant ) 一書,繼續為波爾布特政權歌德,並反對說受害者的人數不會是170萬這數字。
   
   然而,在撰寫書之簡介的部分,執筆人卻十分精靈,描述扎克-朱傑是一個“ 真誠 ”的人,但只“ 犯了很多錯誤 ”而已。作家的大兒子也很肯定地說其父親到了年邁時也“ 會有所改變 ”,但從未“ 否認 ”波爾布特政權所犯下的罪行。
   
   一些已省悟的人,如艾力-巴沙( Eric Bacher )先生,法國馬列主義共產黨( Parti communiste marxiste-léniniste de France )前黨員承認: 是我們患了自閉症( autisme ), 頑固地捍衛那些已證明是錯誤的事實。 不少這類的人以繁忙或怕被指責為理由拒絕《 世界報 》記者的採訪。
   
   2008年,持著懺悔的心,觀納-貝斯通再次來到首都金邊,向柬埔寨人道歉。這位瑞典記者在曾是S-21監獄內舉辦他在約40年前所拍攝的圖片展覽。某些圖片展示“ 安寧的民主柬埔寨 ”人們笑容燦爛,可是,在這歡笑的背後,幾千萬的受害者已被槍決。
   
   
   
   嶺南遺民

   
   2015年4月20日
   
   資料來源:法國《世界報》
   
   
   

此文于2015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