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悠悠南山下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作者:方可成

   
   2015年 3月 26日
   


   
   

在發往新加坡的唁電中,習近平將前總理李光耀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其實,這算不上是官方定調,因為至少從1980年開始,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就將這一稱呼送給了這位新加坡「國父」。

   
   根據我的統計(更多數據見《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人民日報出版社2014年5月),2013年之前《人民日報》曾經12次稱李光耀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我依據被稱呼次數計算的「老朋友」榜單上,李排名第15位,和贊比亞前總統卡翁達並列,領先於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10次)。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個屢屢引發人們興趣的中國特色外交語匯,很好地體現了中共的修辭手法:將「人民」和「黨」之間畫上等號。說到底,這個標籤是以中共為中心的,它的判斷標凖說穿了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老朋友」。
   

誰才是「老朋友」?

   
   我將《人民日報》命名的六百餘位「老友」分為四個世代:記者斯諾和醫生馬海德是第一代老友的代表,他們在1949年之前來到中國,或是向世界介紹當時還很弱小的中共,或是在戰場救死扶傷。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登場的是第二批「老朋友」,在冷戰的國際局勢下,在國際舞台上能否「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更多成為判斷是否老友的標凖,因此這個時期的老朋友大多是社會主義陣營和第三世界國家的領導人,比如柬埔寨的西哈努克。
   
   1972年中日建交和基辛格訪華,則標誌著另一批為國家友誼破冰的老友出現,他們有的是民間外交使者,有的則是政治人物。改革開放之後,第四批老友幫助中國逐步融入世界主流秩序,登上國際舞台。最典型的例子當屬為北京申奧幫忙不少的前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
   
   隨著國際局勢的風雲變幻,這四代老友的角色和發揮的作用完全不同。但根本的「友誼」判定標凖始終不變:在某一具體的歷史階段有利於中共的利益。
   

曾經的「傀儡」

   
   1955年8月2日,李光耀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人民日報》。在第4版的一組國際新聞裏,當時身份為人民行動黨立法議員的李光耀要求立即在新加坡實現完全的獨立。
   
   看上去,在當時的反殖民獨立運動浪潮中,李光耀有望成為我所定義的「第二代老友」的一分子。但很快,他就亮明瞭在國際舞台上的陣營選擇:親西方。
   
   1963年11月16日,《人民日報》上第一次出現對李光耀的負面評價,語言極富戲劇性:「拉赫曼、拉扎克、薩頓和李光耀等人就是這樣從英國的褲襠裏鑽出來的。」這句話出自印度尼西亞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艾地之口。
   
   李光耀祖籍廣東梅州,新加坡則是中國以外唯一一個華人建立的國家。因此,他與中國有著不解之緣。
   
   從1966年4月25日開始,李光耀的名字和「傀儡」二字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帝國主義者的傀儡」、「新加坡李光耀傀儡政權」、「拉赫曼—李光耀傀儡集團」等是最常見的搭配形式。當然還有更難聽的,比如「美帝馴服的走狗」。1968年11月14日的一則報道中,甚至直接引用了「吊死拉赫曼、李光耀傀儡」這樣的標語。根據我的統計,《人民日報》曾經94次稱李光耀為傀儡,是「老朋友」稱呼的近8倍。
   
   這當然是與當時特殊的國際、國內局勢有關。李光耀堅定的反共立場,再碰上文革期間中國瘋狂的政治生態和輸出革命的野心,讓他被中共宣傳機器狠狠釘在了「帝國主義走狗」的恥辱柱上。
   
   那是一個敵我分明的年代。從1967年開始,蘇聯向新加坡給予經濟和技術援助,這被《人民日報》形容為「蘇修叛徒們加緊了他們和李光耀及拉赫曼傀儡集團的勾結。」
   
   在那段時間裏,李光耀確實對共產主義運動進行了殘酷鎮壓。他全面禁止毛澤東著作的出售、散發和發行,一旦發現任何人攜帶印有毛語錄的材料,都要逮捕和懲罰。1969年3月30日的《人民日報》,報道了一則新加坡青年因持有紅寶書被捕的案例:
   
   「一名因擁有革命寶書《毛澤東選集》而被李光耀傀儡集團拘捕的新加坡青年工人,最近在敵人的『法庭』上大義凜然地對反動派進行了嚴厲的譴責,並勇敢地指出革命寶書《毛澤東選集》是被壓迫人民求解放的真理……他說:『在美英帝國主義及拉赫曼、李光耀統治下,社會黑暗,罪惡無窮,人民生活多災多難。我覺得《毛澤東選集》裏有無數真理,能夠解救苦難深重的人民。』……『李光耀剝奪了人民的民主權利,所以,有罪的不是我,而是李光耀政權。』」
   

從「走狗」到「貴賓」

   
   李光耀和鄧小平都是務實主義者,現代化是首要目標,全力追求GDP,將新加坡和中國從第三世界國家變為第一世界國家。
   
   1971年5月2日,《人民日報》最後一次批評李光耀為「走狗」。僅僅一年之後,這份中央黨報的態度就發生了180度大轉彎——在1972年7月16日的報紙中,他以新加坡總理的身份接見了中國乒乓球代表團,並「同代表團負責人和中國乒乓球運動員進行了友好的談話」。
   
   這是乒乓外交的又一次上演。從70年代初開始,中國的外交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與美日建交是那個10年中最重要、也令世人震驚的外交事件。類似的外交努力可謂全面開花,不僅僅發生在大國,也發生在新加坡這樣的小國。
   而對於李光耀來說,他的親西方、反共、反華立場也是高度實用主義的。隨著中國不再輸出革命,並轉而走向市場經濟,新加坡自然也沒有必要一直對中國保持警惕和敵意。
   
   1980年11月11日的《人民日報》頭版,報道了李光耀來訪的消息,並稱其為「貴賓」——從「走狗」到「貴賓」,相距不到十年。也正是在那一則報道中,李光耀第一次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在李光耀眼裏,胡錦濤和溫家寶是最後一批受蘇聯時代影響的領導人。
   
   其後,隨著1990年中新建交,他的「老朋友」地位也得到了鞏固和強調。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建交時間實際上非常晚。為了在東南亞鄰國中獲得更好的接納、消除猜疑,李光耀一早就做出了聲明:新加坡會是東盟中最後一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
   
   從這個角度來說,今日的中共對李光耀「友誼」的熱情讚頌,實際上並無堅實的根基。恐怕這種熱情讚頌的根源並不在於歷史,而在於現實——對於同樣高度實用主義的中共而言,新加坡的威權治理模式、李光耀對「亞洲價值」的鼓吹,都是值得借鑒和利用的資源。因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曾經是「傀儡」和「走狗」的李光耀如今會被再三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了。
   
   

作者簡介

   
   方可成,著有《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人民日報出版社2014年5月出版,同時是政見CNPolitics團隊創始人。他曾任《南方周末》時政記者,現為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生,研究方向為中國媒體與政治。
   
   
   2015-4-9日轉載自BBC中文網
(2015/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