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悠悠南山下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作者:DAN LEVIN (紐約時報)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1977年,紅色高棉國防部長宋成(中)和幾名中國顧問在一起。圖片來源:柬埔寨檔案文件中心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位於柬埔寨首都金邊,原本是一所高中,後被紅色高棉改造成監獄和刑房。在血跡斑斑的教室外,導遊停下來詢問旅行團中是否有人來自中國。當發現沒人舉手時,他明顯鬆了口氣,然後開始介紹北京在紅色高棉的屠戮行徑中所發揮的關鍵作用。這場肆意的屠殺開始於1975年,奪去了大約170萬柬埔寨人的生命。
   
   後來,他解釋了為什麼會問團中是否有中國人。“當我說波爾布特(Pol Pot)之所以能夠殺這麼多人是由於中國時,他們會非常生氣,”他顯得很無奈。“他們聲稱這不是真的,然後會說‘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往事不要再提。’”
   
   上週,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指責日本政府“歪曲篡改歷史”,並發出警告,右翼民族主義者正在策劃讓日本重新走上窮兵黷武的道路,可能會危及地區穩定。中國準備今年9月在北京舉行閲兵式,紀念二戰結束70週年。隨着準備工作的進行,官方新聞媒體也在反覆強調一個中心主題。這個主題支撐了政府關於日本入侵給中國帶來諸多苦難的說法,其具體內容是東京必須“正視歷史”,必須再次承認已經招認的錯誤。然而,中國堅持要日本正視歷史的做法,也引發了一些讓人不舒服的問題:北京自己也在掩蓋歷史真相,對其在國內外犯下的過錯避而不談。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本月在一次電視直播的新聞發佈會上談到了這個問題。“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他說。
   
   借用這種言論,一些獨立的中國歷史學者希望突顯中共在人為的饑荒和政治恐怖中發揮的作用。中共執政的最初幾十年裡充斥着這些現象,導致數千萬國人死亡,但官方的歷史敘述中抹去了這些事件。
   
   “中國政府宣傳對它有用的內容,同時忽視那些可能引發批評的內容,”著名歷史學者章立凡說。他一直力圖揭示中共對待歷史的選擇性做法。通過媒體審查和書籍出版禁令,這種歷史觀得以貫徹。
   
   近幾個月來,日本人也在呼籲中國承認自己在20世紀一些最嚴重的暴行中發揮的作用。
   
   宮家邦彥(Kuni Miyake)是一位退休的日本外交官。在日本網站JBpress上,他抨擊了中國政府對“知性公平的全球標準”的不屑,因為中國拒絶接受對20世紀50年代大躍進以及1966到1976年間的文化大革命的問責。大躍進是毛澤東發動的一次失敗的工業化努力,被一些歷史學者認為導致了4500萬人在饑荒和其他事件中喪生。文革則造成了成千上萬的人死亡,給一代人帶來了精神創傷。
   
   “如果中國要求別人不去歪曲80年前的歷史,北京就應該設法面對上世紀50、60和70年代的現代史,當然還有1989年,”宮家邦彥寫道。最後一個年份是指,在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浪潮中,中國軍隊槍殺手無寸鐵的平民。“迄今為止,中國還沒有博物館來正視這些歷史。”
   
   近幾個月來,北京已多次表達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震驚。安倍晉三屬保守派,一直試圖淡化日本戰時在亞洲犯下的暴行,並且否認有成千上萬的“慰安婦”被迫成為日本軍人的性奴。
   
   然而,中國政府同樣態度強硬,強烈反對把東京篡改歷史的做法和中國拒絶承認傷害國民的那些現代史上的悲劇的行為相提並論。中國外交部通過傳真回應提問時表示,二者“完全風馬牛不相及”。
   
   不過在柬埔寨,有一小群歷史學者一直強烈要求北京承認,它在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種族滅絶慘劇之一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20世紀70年代,毛澤東希望在發展中世界中培養一個附屬國,以追趕美蘇在冷戰中的影響力。他看中了鄰國柬埔寨。“要把自身視為崛起的大國,中國就需要這種附庸,”毛學峰(Andrew Mertha)在接受採訪時說。他是《戰火兄弟:中國1975-1979年對紅色高棉的援助》(Brothers in Arms: China’s Aid to the Khmer Rouge, 1975-1979)的作者。
   
   毛學峰在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擔任中國與亞太研究項目主任。他表示,在紅色高棉獲得的外國援助中,中國提供的至少占90%,涉及從糧食、建築設備到坦克、飛機和大砲的各種物資。儘管該政權在屠殺自己的民眾,但中國的工程師和軍事顧問卻一直在培訓自己的共產主義盟友。
   
   “如果沒有中國的協助,紅色高棉政權連一個星期都堅持不了,”他說。
   
   關於中國對紅色高棉的支持,中國駐柬埔寨大使張金鳳曾於2010年罕見地予以了官方承認,但表示北京只捐贈了“糧食、鋤頭和鐮刀”。
   
   “柬埔寨文獻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執行總監尤張(Youk Chhang)是種族屠殺的倖存者。他援引文獻和前紅色高棉官員的證詞,反駁了這種說法。“從獄警到最高領導人,身邊都有中國顧問,”尤張說。“中國一直不承認此事,也未曾為此道歉。”
   
   中國政府從學校就開始灌輸關於本國歷史的說法。四種使用最為廣泛的高中歷史教科書均避免提及紅色高棉的任何事情。它們也沒有談到中國1979年出兵越南的事件。為了懲罰越南推翻波爾布特政權,鄧小平發動了那場為期一個月的懲罰性戰爭。
   
   描述抗日戰爭的劇目往往主導了中國電視台的黃金時段,而關於出兵越南的內容卻在屏幕上鮮有體現。這種努力一直非常有效,使得中國很多大學生就連那場戰爭發生過都不知道。
   
   在中國出兵越南的問題上,對歷史的強制性遺忘在讓人們付出代價。多年來,成千上萬參加過那場戰爭的老兵抱怨被剝奪了福利待遇,沒有因為在衝突中發揮的作用而獲得充分補償。很多人因進行抗議而遭到拘捕。
   
   “我覺得政府不夠重視我們,”60歲的老兵李子忠說。他來自海濱城市青島,六年來一直在上訪,希望政府能在他每月350元人民幣補助的基礎上有所增加。“除了這個,我沒有其他的收入。”
   
   相比之下,中國的教科書詳盡描述了韓戰的細節。中國官方稱之為“抗美援朝戰爭”。不過,這些課本省略了這場衝突的一個關鍵細節:戰爭的起因是朝鮮於1950年6月出兵南方。書中僅以戰爭“爆發”帶過。
   
   中國教育部發行的教科書《20世紀的戰爭與和平》稱,在美國軍隊“點燃戰火”之後,中國被迫要確保“國家安全,支持朝鮮的正義事業,這大大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
   
   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共產黨不願允許中國誠實面對歷史的做法最終會損害中國的國際聲望。
   
   “如果有一天中國承認過去,不再在歷史問題上遮遮掩掩,”他說,“這將有助於提升在世界舞台上的形象,並會讓黨從中國人民那裡贏得更多的支持。”
   
   
   2015-4-26日轉載
(2015/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