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李咏胜文集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
    ——陈子明思想试论
    李咏胜
   
    我本可以宽容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艾米莉.狄金森
   
   绪论:我的“陈子明问题情结”
   
   公元2014年10月21日,对每一个渴望走出专制极权铁笼,走向自由民主社会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大不幸的日子。这一天,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觉先行者和政治活动家、杰出思想家和政治学者陈子明在北京潸然辞世了。消息通过互联网传出后,立即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震撼。于是在随后的十多天里,以各种文体形式悼念、追思、缅怀他的文字,顿时像一股股从深山密林中飞泻而出的清泉,汩汩流淌在世界各国的媒体上。北京、杭州、成都及美国纽约等地,还相继为他举行了规模和形式不同的悼念活动,并随之在网络社会形成一个“逢人说项”的祭祀奇观。由此见出在当今中国这个雾霾压城城欲催的政治氛围下,国民追求真理和正义的良知并被没有被暴力完全征服,权、钱通神的邪恶价值导向并没有把人们的善恶是非完全扭曲,中国重归人类文明主流的希望并没有被官腐民敗的极权政治完全灭绝。为此,本文拟顺势走近陈子明和他创造的巨大思想库,试图从中取其万一,以缅怀和彰显先贤,并寄望来人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但由于本文开宗明义是探讨和言说陈子明的价值和意义的,因此话题只能随着陈子明倾其一生关注的中国民主运动和百年中国现代化问题而展开,或者说是围绕着中国自1842年开始,经“同光中兴”所走过的富强之路而展开。而所谓中国民主运动和百年中国现代化问题,其实又是与中国知识人在其中的精神引领作用分不开的。进而说到百年中国的知识人,我想不妨把他们分为这样几代人:以严复、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孙中山为代表的戊戌一代人;以陈独秀、胡适、鲁迅为代表的辛亥一代人;以顾准、殷海光、王若望、李慎之为代表的一、二九一代人;而鉴于中国人以死盖棺定论的价值取向,故而提出以陈子明为代表的四五一代人。
   
   然而,由于陈子明留下的巨大精神遗产,至今还是一座有待挖掘和开采的富矿,研究者尚少。同时,也由于世人对他的认识和了解,大多还局限在他投入中国民主运动那一方面。所以我的立言和言路,便只能从他先后投入“四五运动”,“民主墙运动”,“高校竞选运动”,“89民主运动”,成为中国民主运动先觉先行者和民主政治活动家所“行”的那一面,而次第展开。然后,再以他89之后进入“监狱留学”到辞世的25年之间,在身心皆不自由的政治环境下,既坚持现代知识人“格物致知”的学术本色,又坚守践行民主政治信仰,成为中国杰出思想家和政治学者所“知”的这一面,去全面反观他关于百年中国现代化问题的反思和求解过程及其绪论和结论。因此,我所试图言说和张扬的陈子明,其实就是他作为四五一代知识人知行并立的高峰全貌。
   
   故而,我切入陈子明问题的视点和视线,难免会有与他终其一生的同仁挚友们所见不一之处,甚至是与之截然不同的地方。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如是申明:由于陈子明至今还不是一个已经形成历史定论和定位的人物,所以,我对他的所见所言及其判断,只能是一己之见和引玉之砖,目的是引起更多的人关注作为思想家和政治学者的陈子明,而不致使他给我们留下的巨大精神遗产被社会的冷漠吞噬了去。
   
   这里,有必要先叙说一下我的“陈子明情结”形成过程。本来对于陈子明这个人,在我们这代曾经为理想和信念燃烧过激情,甚至付出过牺牲代价的人中,已经是“天下谁人不识小平头”了。2013秋,我受哥伦比亚大学的邀请,到该校作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由此而与旅美知识人,有了许多近距离的接触和了解。所以2014年春,当陈子明到美治病的消息传出后,大凡在美国的知识界人都被此事给牵动了。而身处其境中的我,自然为他遭受到厄运痛心。因为在我看来他的受难,并不是他个人的,而是与我情系的那个同样病态的祖国同病相怜的,同时也是我们这代人正感同身受的。因而关注陈子明的病痛和安危,其实正是所有海外华人关注极权政治下的祖国,而产生的一种正常心态和情愫。
   
   随后的4月22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到美,作为杨帆友人的著名宪政学者陈小平在法拉盛的黑龙江饭店为他接风,我有缘作陪。席间,当我俩向他谈起到陈子明在美治疗的的情况时,想不到原本杨帆谈笑风生的他,听后竟然泣不成声,随之嚎啕大哭起来。这一情景,顿时深深地感染了我。实话说,在我的人生记忆中,亲见一个鬓发斑白的长者为一个朋友的不幸悲痛欲绝,还是唯一仅有的一次。记得当时的我,不知向饭店服务生要了几次餐巾纸为他擦去满脸的泪痕。同时,还记得他在不断抽泣中叹息说:“子明是我一生最崇拜的人,他还有好多闪光的思想没有发挥出来,不知道怎样才能抢救出一点点?”
   
   当时据陈小平说,陈子明已经同意由王军涛陪同杨帆到麻省总医院去相见一面。但据我所知,此时的陈子明已经处于不能言语状态,要想把他潜藏心中的思想能源引发出来,谈何容易。另方面,我印象中的杨帆,是著名左派经济学家,也是重庆模式的理论鼓噪者之一。(注一)因而从价值属性取向上说,是与我们自由派学人格格不入的。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对陈子明爱戴如此之深。由此使我敏悟到陈子明其人除了思想和精神上的魅力之外,恐怕还有道德和人格方面的魅力存在。否则,怎会赢得杨帆这类长者的由衷折服呢!由此,使我随之萌生了深入走近陈子明的意念。
   
   而在陈子明辞世之前,我已经结束哥伦比亚大学的访学,在欧洲稍作逗留后,便匆匆回到了故国,并开始在国内外的各种等网站上,全面收集他以各种笔名发表过的文章。经过20多天的努力,终于收集到了他散发于各类网站的文章220余篇,以及关于他作品的评论、访谈和记叙文章50余篇,并开始整理、打印,逐一阅读。也就是说,早在陈子明10月21日辞世之前,他作为我们这个时代中最具有政治家禀赋和襟怀,又最具有思想家和政治学者理论体系的完整形象,已如高山仰止一般挺立在我眼前。所以当我获悉他的噩耗时,内心是能够释然面对的。
   
   原因是对于他的不幸早逝,我只能责怪上帝的昏愦,竟然在我们这个最需要政治英才出场的时代,就把我们之中最有政治智慧,最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最具有道德感召力的栋梁人物给猎走了。但从理智上说,我倒是觉得陈子明作为一个个体生命的存在,他已经用毕生合二为一的知与行,为这片他赖以栖身的黄天厚土,无私无畏地献出了所有的聪明和智慧,赤胆和忠诚。而他的离去,就像米开朗基诺、达芬奇丢下画笔,离开《最后的晚餐》、《蒙面丽莎》而远行一样。至于他们的肉体生命存在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留下的作品,已经是人类文明的骄傲点了。
   
   当然客观地看,尽管陈子明与他们在价值层面上,是不能类比的。但相较而言,陈子明的作品对于眼下一方面在赶追现代文明主潮,一方面又饱受着专制极权政治蹂躏的中国人来说,其价值和意义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陈子明的早逝,对他个人来说是不幸。但对整个国家民族来说,却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只要细看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可以说披着各种圣洁光环的“大家”人物,已经多如过江之鲫了,却唯独没有产生出几个可称为人格导师和精神领袖的思想家和政治学者。
   
   而陈子明的出现,可以说是填补了这个历史的空白。对此,清华大学著名教授秦晖在读《陈子明文集》之后,曾有一段非常准确到位的评述:“政治犯的生涯培养出政治家应该说并不特别少见,但政治犯生涯,特别是长达十几年的此种生涯能培养出杰出的思想家、学者,如果不是绝无仅有的话,也的确是非常罕见的了”。(注二)
   
   尤其是,中国自1888年“戊戌变法”之后的近百余年间,像陈子明这样在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中,始终处于领军地位的人物,89之后即身陷囹圄13年之久,随后又长期处于被监控状态之中,但在他出狱后的25年时间内,依然坚守自己的政治理念,潜心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反思和研究,特别是中国现代化道路和民主化道路、途径和方向的比较研究,且在各方面皆有独特建树和惊人创见,并在国内外知识界得到肯定和赞誉者,除梁启超外委实至今无出其右者。所以,无论是作为中国民主运动先知先觉者和政治活动家的陈子明,还是作为杰出思想家和政治学者的陈子明,都是青史永在的。
   
   由此而说到陈子思想的高峰突进之处,使我想起了自己在马克思家乡特里尔小城驻足时,在马克思故居留言簿上信笔留下的话:“马克思思想中的向善面,给20世纪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当我们向马克思的伟大致敬时,不能忘却了他给后来的人类社会带来的善面之恶——极权主义”。而陈子明思想的深度和高度,其实正在于他认识到了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者所没有认识到的许多新东西。因而,当我们面对那些引领人类文明走向的伟大人物时,即便我们缺失他们那种自信自足的精神底气,但至少还是可以自慰说:“我们有个陈子明”,也就足以壮行了”。
   
   同时,在陈子明辞世之后,我又通过国内外各种网站,把所有悼念、缅怀他的文字,都搜寻和打印了出来,其中包括那些以各种文体形式和风格在内的100余篇文字。然而,待我从悲痛中抽身出来,静心细读过这些饱含着人间真情与挚爱的文字之后,一种近乎无可言说的忧思顿时向我袭来,使我由惶惑到困惑起来。这即是:在几乎所有这些悼念、缅怀、评说陈子明的文字中,人们所认识和了解并真挚敬重与爱戴的,仅仅是那个作为民主运动先觉先行者和政治活动家的陈子明,而作为杰出思想家和政治学者的陈子明,却在沉重的哀思中被淡漠和忽略了。
   
   这就是说,为人们所折服和仰视,乃至扼腕痛失的陈子明,只是1976年至1989年这13年之间,在中国民主运动中横刀立马的那个陈子明,而从1990年至2014年这25之间,在思想学术理论前沿为国家民族探求现代化富强之路和自由、民主之路的这个陈子明,似乎就随着他的肉身远去,而成为“昨夜星辰昨夜风”了。这中间,包括王军涛、胡平一类与陈子明同为中国民主运动领军人物所写的缅怀、评述文字在内,也是礼赞和高扬前者之墨浓于后者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