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时评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田文華,世上最歹毒的母親!
·医学博士警告:三聚氰胺奶粉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文摘并评论:光 拉 地 方 領 導 難 平 民 憤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文摘并评论:问责风暴波及全国 大批政府公职人员被免职
·文摘并评论:孩子们白白吃了一个月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古今英雄谁敌手(下)
   
   
     徐队从马道上站了起来,夹着烟说:“还有吗?咋不讲了?”
   

     大家都出了长气,小文笑着说:“徐队,还多着哪!”
   
     徐队笑着说:“得,收风圈儿。明儿咱哥俩再唠。”
   
     刚才小文讲的“抗日十大骗”,大家听得又新鲜又震撼,大多内容我也是第一回听说。晚上电视一断,小文开始了“坐板儿论坛”。
   
     “中国在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席位,那是国民党14年抗日打出来的。中国从一个弱国成为反法西斯四大领袖国,雪洗了百年国耻,不平等条约从此废黜——国民党收回了东北、台湾和澎湖列岛,特别是蒋介石逼迫苏联承认民国对蒙古、海参葳、六十四屯的主权,这些功绩掩盖不了。”
   
     我插话说:“史学家曾说过:如果不是国民党内战败了,中国的抗日,会被全世界‘势利’的历史学家们,歌颂成‘最壮丽的史诗’。”
   
     靳哥满脸疑惑,“难道共产党没抗日?”
   
     小文说:“共产党表面喊抗日,暗中当汉奸。历史课本里说:‘共产党消灭日军52万余人’!战役在哪儿?现在为了笼络台湾,共产党追认100多位国民党将军为抗日英烈,共产党抗日阵亡的将军名单在哪儿?想歌颂自己的抗日题材都没有,《小兵张嘎》、《地道战》,这能消灭52万日军?
   
     “说‘平型关战役’是林彪打的,其实是国民党消灭的日军,林彪只是伏击了日军补给小队。彭德怀的‘百团大战’实际是‘百排小战’、麻雀战。毛泽东在此前五封电报制止共军抗日,林彪和彭德怀都因为打日本遭到了批评。新四军不但没抗日,还私通日本,在皖南偷袭、围歼了国军的抗日部队,全国哗然。
   
     “国民党抗日的时候,共产党对外做了三件大事。第一做群众工作——就是骗老百姓,打着抗日旗号大肆征收‘救国公粮’,骗农民参军。当时八路军为抢日本和伪军的物资,也骚扰日军打伪军,这样争取民心,后来才能发展成120万正规军,200万民兵。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台词:‘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就是历史的见证。
   
     “第二,‘大生产运动’——实际是6年大种鸦片。卖鸦片到国统区、沦陷区。《南泥湾》里的‘花篮里花儿香,请亲人尝一尝’,那是种罂粟的见证。前苏联估计中共那三万英亩‘革命的鸦片’,第一年卖了40多吨成品,价值20多亿法币,相当于今天6.4亿美金。当年中共就富得流油了。人们回忆说:‘毛主席胖了’。
   
     “第三,‘勾结日本、投靠苏联’。日本侵华最怕的就是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蒋介石要使中国人从心里强大起来,团结起来,明令禁鸦片。日本侵华,用鸦片腐蚀中国人,中国全民‘抵制日货’的时候,共产党用鸦片跟日本做贸易,合伙向中国人推广鸦片。后来毛泽东、周恩来都跟日本人说过:没有日本,他们得不了天下。”
   
     靳哥说:“我明白了,为什么日本一败,共产党就急着内战,他是不能等国民党缓过来。”
   
     小文讲:“46年共军突袭攻下辽宁四平,但是共产党不说这是他挑起内战,他说这是打击反动派,硬说是后来国民党发动内战。”
   
     靳哥问:“那国民党怎么叫‘小米加步枪’给打败了?”
   
     小文说:“苏军缴械了关东军的军火,都给了中共了。中共跟苏联签订出卖国土的《哈尔滨协定》,这样换了50万人的装备,后来苏联又把二战中美国无偿援助它的武器的1/3,折合30多亿美元的装备卖给了中共,他哪是‘小米加步枪’,电影演的能信?”
   
     靳哥惨笑了,“敢情共产党都是编故事。原来谁要跟我贬‘毛主席’,我得叫号儿里揍他!我们这代,真把毛主席当神啊!你说蒋介石是抗日英雄我信了,怎么……毛主席好像成了卖国贼了?”
   
     小文讲道:“历史上最残暴、最荒淫、最卖国的皇帝有几个,谁也比不上老毛。老毛为了苏联支持他打内战,曾经同意将来把当时的辽宁、安东等省的一些地区划给朝鲜。毛泽东割出去的蒙古[1],面积相当于43个台湾岛。”
   
     “台商”好不容易说话了:“现在我们台湾的中国地图上,还包括蒙古的啦!中共大肆活动,买通盟友们支持蒙古独立,支持蒙古进联合国,比苏联跳得还欢,恬不知耻呀!”
   
     小文说:“还有一个小故事,大家看看到底谁卖国?国民党要苏军撤出东北,苏联签了撤军协议还赖着不走。蒋介石就利用美国向苏联施压,同时制造假情报,佯言中美联军要攻打东北!故意在内部散布,有意让共产党特务窃取了,毛泽东如获至宝,密报给斯大林。苏军立刻撤兵,把重工设备和一些铁轨都拆走了!斯大林一面命令毛泽东叛乱,占领东北闹独立;一面命令蒙古人民党(共产党)闹独立,让国民党两面受敌。”
   
     李局问:“听说共产共妻是毛泽东的发明?”
   
     小文摇头,“我不清楚,但是毛泽东确实说过。抗日的时候,老毛在延安残酷整人,号称整风,背地里玩他那十几个女人。”
   
     “假金庸”说:“后来中央,是想用女色和名望把毛泽东的权力架空,所以老毛玩女人成百上千[2],中央都提供方便,还四处为老毛建行宫,物色女服务员,结果老毛看没权了,发动文革,不但把权力收回来了,还把老部下都整了。”
   
     靳哥问:“不过共产党打仗还是有一套吧?”
   
     小文说:“这一套就是拿人命垫!共产党先搞土改,给农民实惠,骗农民去打国民党。毛泽东战术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其实就是‘人肉战术’。著名的解放三大战役,就是用农民的命垫出来的。淮海战役是共军死5人,国军死1个这么垒出来的。可农民后来落个啥下场?”
   
     “假金庸”哼了一声,“59年~61年,大饥荒饿死那4000万[3],农民又是主力军!我在中央办公厅干过,我可知道点儿内情,那三年根本没有大灾,纯粹是政治灾害!那时候全民炼钢,超英赶美,庄稼烂在地里没人敢收!大‘放卫星’,‘亩产13万’。按虚报产量征粮,把农民的种子粮、饲料都收光了。村村死绝的不在少数,还有人吃人的,这才是‘万恶的旧社会’!”
   
     小文又说:“共产党夺了天下,第一件事,就是清洗当年抗日的国民党官兵。美其名曰‘镇压反革命’,杀了国民党有关分子500多万,而且他们的子孙都‘永世不得翻身’!”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在真实的历史面前,谎言站不住脚。号儿里懂汉语的是都被小文讲的真相震撼了。
   
     晚上我值头班儿,在门口数趟,还在跟靳哥议论抗日和二战。
   
     隔壁开始求医,求了半天,队长和大夫才过来。又问了半天病情,才给开门儿。
   
     突然 “啊”地一声,隔壁门口乱了,紧接着门口蹿过去一个犯人,大叫着:“有人越狱!”
   
     [1] 毛泽东卖国的背景、经过、延伸:
   
     1. 45年8月14日,国民党和苏联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规定:苏军撤出东北,归还旅顺大连,归还中东铁路。外蒙的独立由外蒙古全民投票决定,苏联不能协助中共、蒙古、新疆闹独立。但双方未确定公民投票的时间和方法。
   
     这是国民党要求苏联撤军的缓兵之计,美国也无条件承认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
   
     2. 苏联撤兵东北,却依然占据蒙古,强制外蒙全民投票,一些地区苏军武力逼迫人们投独立票,苏军也参加投票,才使多数票同意独立。国民党、美国的联合国代表拒绝承认该结果。
   
     3. 49年10月1日,中共的版图上就去掉了外蒙古,随后多次发行邮票庆贺蒙古独立。
   
     4. 49年10月16日,毛泽东紧跟苏联,和蒙古建交。
   
     5. 50年10月,周恩来去蒙古主持主权移交仪式。
   
     6. 62年,由于美国弃权,蒙古进入联合国,这是毛泽东极力联合亚非拉小国投票的成果。
   
     7. 毛泽东还出卖了六十四屯和海参葳。清政府卖国条约也规定六十四屯和海参葳是中国领土,国民党也多次谈判要求收回。
   
     8. 1999年,江泽民与叶立钦签署的“中俄边境协议”,彻底地把唐努地区、六十四屯和海参葳及江泽民的其它赠地,共100万平方公里无偿划归俄罗斯,因为江泽民的把柄在俄罗斯手里:他年轻时做过日本特工,而后在苏联与色情间谍鬼混后,又做了克格勃的中国特务。
   
     [2] 毛泽东的腐朽淫乱生活,在中央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早在八十年代,在系统揭露毛暴政(建国后发动各种运动,致使8000万中国人死亡)之前,就有人披露他的淫乱生活,以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流传最广。2006年又出了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由于中|共对网络、媒体的全力封锁,现在不少青年人对这些并不知情,仍然盲目敬仰。
   
     李志绥之死:1994年,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出版;1995年2月,李在国外的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撰写第二部中共内幕的回忆录,不到一周,他就猝死家中。2003年,大陆一位参与谋杀的特工透露,是江泽民下的“暗杀令”,采用“药攻法”暗杀的李志绥:即指甲中放入一点特殊的药物,倒水时弹入杯内,人喝了三天后将死于心脏病。
   
     [3] 1994年红旗出版社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承认1959~1961年,大陆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4000万。
   
   
   
   
   
   越狱
   
   
     简直是一声炸雷!贼喊捉贼?逃窜出牢的犯人竟然喊着“有人越狱”!?
   
     隔壁门口响起了打斗声,但瞬息即停。筒道口杂乱一片,有人冲了进来。
   
     “站住!谁动我就扎死他!”隔壁门口一声大喝,筒道瞬间声息皆无。
   
     门口挪过来一个人,坐在地下倒着往后蹭,是队长,鼻青脸肿!他惊恐地挪退到了我们门口,迅速转身向筒道逃去。
   
     难道大夫被挟持了?我在门口吓得不会动了,只有两腿在抖。
   
     听声音,筒道口聚的人越来越多,筒道外边的小院里也来了武警,荷枪实弹,刺刀亮闪闪。斜对面的窗外,一杆枪瞄向了隔壁。突然有人一按我肩头——靳哥凑了过来,斜身向外看。弟兄们都惊了,躺在那儿,三十多道好奇又惊恐的目光都射了过来。
   
     “放下凶器!号儿里的都给我趴下!”隔壁的大喇叭发出了命令,马上传来一片卧倒声。
   
     “退下,闪开!”隔壁门口一个声音吼道。
   
     “放下凶器!你跑不了了!”筒道口一个声音喝道。
   
     “你再动一动,我穿了他脑袋!退下!”
   
     “别动,他是散打冠军!”筒道口一个声音颤抖着叫道,好像是逃出去的那个犯人在汇报。
   
     “哗啦——咣当——”脚镣声,难道凶犯还戴着脚镣?
   
     “退后!!!把枪放下!!!”
   
     我们牢门口出现了一只紧握的拳头,然后是一把牙刷把磨的匕首,尖端直指被劫持的大夫的眼睛,大夫被凶犯勒着脖子,凶犯那只手还抓着“流星锤”——一副打开的脚镣。而对面窗户外边,一杆枪悄悄抬了起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