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
拈花时评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问李晓勇是谁,大家直笑。老高说:“那是李鹏的二公子,‘新国大’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李局进来时间不长,说了一些他知道的关于“新国大”的报道。老高听完了哼了一声,“国内报道的就别信了,国外报的还沾边儿。老麦克本想利用李晓勇挣钱,他哪儿玩得过人家呀?后来李晓勇夜里派武警洗劫了‘新国大’,把我们逼跑的。他这招儿真高,他也知道我们跑不了,跑了再被抓回来,罪名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问:“几亿的钱没了,怎么会查不出来?”
   
     “我律师跟我说了:李晓勇真叫高——他提的现金!他晚上去银行把“新国大”帐户上的几亿现金提空了!不走汇兑,你上哪儿查去?”
   
     “提几亿现金?!”
   
     “那叫李二公子,还有他办不到的事儿?5840户投资人,大多数小户都是三家到十几家合一户,估计得有几万家,血本无归!”
   
     李局问:“那……拿你们顶罪也是李晓勇策划的?”
   
     老高摇摇头,“贾庆林一手操办的!我律师说了。别看老贾是老江的铁杆,刚来北京也没站稳,就拿“新国大”树政绩。这是一箭双雕!第一巴结李鹏,让他儿子白得好几亿;第二让国家不用赔,投资的老百姓活该倒霉。
   
     “‘新国大’是国企,老百姓投资钱丢了,国家得赔!可那5个亿哪!唯一让国家不赔钱的办法,就是说‘新国大’非法——不是国企,不受法律保护,国家没责任!损失最大的是大股东‘燕兴北京’,他不干啊——不干不行!把‘新国大’老板郭连章抓起来,他是‘燕兴北京’的人,服不服?不服就肯定判死,逼得郭老板按专案组意见做伪证,给他另案处理——择(音:宅)出去了!说‘新国大’诈骗5个亿,判决里边没判老板!”
   
     靳哥画龙点睛:“公司非法=客户投资非法=国家不赔偿=没处要账=别来上访!”
   
     老高说:“对!老百姓自己‘赌钱’赌输了,自认倒霉!”
   
     “假金庸”说:“谁让你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呢?”
   
     老高叹道:“‘新国大’判了仨,都是没背景的:老麦克是台湾人,帽儿了;财务总监死缓;我,当摆设的总经理,无期!北京那些头头,从公司拿红包,一人一小皮箱,都是李晓勇安排的,都没事儿。”
   
     我问:“翻不了案了?”
   
     靳哥说:“翻什么翻?翻了案,整个专案组,整个办案的检察院、法院的人,都有罪,他们制造冤案了!老贾拿这么多人做‘挡箭牌’?中央谁还敢说翻案?”
   
     我问:“那中央愿意背这个黑锅?”
   
     邹处说:“背什么黑锅?封锁消息,老百姓都不知道,哪儿有黑锅可背啊?老江最愿意这样了,他把李鹏的把柄抓住了,敢不听话,敢不支持我?”
   
     “那你们怎么就没跑了?”李局对这感兴趣。
   
     老高答道:“我们要真是集资诈骗,还不……跟你似的,早办上几本真护照了!老麦克其实自己能走,他有‘伯利兹’护照。他不想扔下我们,跟我们一块儿偷渡,在石林被抓了。”
   
     我问:“要是顾问跑了,谁充大头啊?”
   
     靳哥说:“老高呗!财务总监充案头老百姓不信,帽儿他这个总经理多‘合理’呀。”
   
     我问:“那没收的你们手里的钱,也没赔那些老百姓?”
   
     老高说:“我们哪有什么钱哪?就随身带了偷渡的钱!我在这里边看报纸上说我们‘把9000多万现金秘密转到境外’,这不明摆着骗人吗?我们要能秘密往境外转这么多现金,海关是干什么的?得有多铁的偷渡渠道转这么多现金?那我们早跑了,还至于现做假护照?报导说‘2亿多挥霍了’,那么多钱怎么挥霍得了啊?那么多钱我们哪能提出现金来?”
   
     靳哥说:“‘挥霍’的意思,就是你别找了,这钱没了!”
   
     老高的愤愤告一段落,我把话题引向了靳哥。“靳哥,多教兄弟们点儿招儿,我们都指望你好打官司哪。”
   
     “指望我?我还他妈18年哪!”
   
     原来靳哥放了个越狱犯。那犯人在新疆劳改,搞到了狱警的老婆,帮他越了狱。俩人跑了四年多,在北京因贩毒被抓进崇文区看守所,靳哥在那儿当预审。犯人的姐姐花了十万,靳哥让新疆的朋友用假证件,到崇文看守所提人,放了。犯人后来又犯事,把靳哥供出来了。
   
     靳哥一肚子不服气,“原来市局一个处长,放过杀人犯!那杀人犯又犯事,把那处长供出来了。结果怎么样?连个处分都没有!换了个分局,照样当处长。要不后来怎么放犯人的多了?真出事儿了就是花点儿钱。还不是因为我上边儿没人儿,才拿我开刀!
   
     “更倒霉的是:人大抽查案子,李鹏把我的案子给抽上来了,这一下,怎么打托都没用了。踩了地雷还上了报纸!要不然,最多判我5年!”
   
     李局悲叹道:“共产党就这样,不打老虎打老鼠。”
   
     靳哥说:“你也该知足了,1100万,看样子能死缓,别看我18年,我得比你晚出去10来年!邹处2亿4,出去得更快!”
   
     听他们又一讲我才明白,监狱服刑是可以往外买的。判了死缓就是活命,两年改无期,无期改有期,接着就“特批保外”——不用等刑期过半就保外就医了。一般的贪官的钱都存海外,出狱就出国享受自己创下的“基业”了。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原来大陆公检法有这么多“道道”哪!真得好好求求这位“预审”大哥,帮我早日躲过这一劫。
   
     [1]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简介
   
     法定代表人:郭连章 总经理:高振宇
   
     财务总监:龚聪颖(女) 顾问:曹予飞(麦克,倪文亮)
   
     时间 “新国大”相关事件 客户联名请愿书的阐述
   
     95~97年 新国大期货公司濒临倒闭,该公司由“北京康达洲际发展公司”和“海南泛亚投资公司”开办。 上述三公司都由武警部队的李晓勇控制。
   
     98-2-16 新国大被收购重组,“燕兴北京”占股95%,另5%的股份由李晓勇控制。工商局颁发执照,是合法的国企。 前后均为李晓勇一手策划
   
     98-7-22
   
     ~7-28 中央颁发了禁止公检法、军警经商的文件。李晓勇要求撤资,并提前抽取亿元红利(挪用客户保证金),与大股东谈崩。 曹予飞在公司告诉同事:“我命难保。”
   
     98-7-31~8-3 官方媒体:曹、高、龚席卷客户保证金、及全部资产出逃。 常人无法提出巨额现金!李晓勇抢公司,从银行提空了现金。
   
     98-8-4 国务院门前,“中国燕兴”负责人,证监会、国务院信访办、市公安局等部门领导对千余名上访客户公开表示:“新国大是国有企业,是合法公司、客户的投资是合法的,一定要依法保护客户的合法投资。”
   
     98-9-3 曹、高、龚三人在石林被抓。 贾庆林领导专案组造冤案。
   
     00-4-21 贾庆林定案:北京二中法一审判曹予飞死刑,龚聪颖死缓,高振宇无期徒刑。公司非法,不是国企。 受害者疾呼:留下活口,取证查案; 公司非法=客户投资非法=国家不赔偿
   
     00-6 数千封信上访信不见回音,受害人集体请愿,请愿书上网,遭到媒体封杀 400余访民被警察威胁, 120余人次被搜查、审查, 27人次被拘留,5人气死。
   
     00-7-31 部分客户游行,穿越北京闹市。
   
     01-5-29 曹予飞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杀人灭口,5840户客户的赔偿难找对证了
   
     01-12-14 北京市高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追缴赃款赃物共计价值3059万余元, 已由“清查清理工作小组”按比例清退 2005年绝大多客户仍然不见一分赔偿,仍在上访。
   
     01-12-11
   
     唯一的平民获罪 丁占林,北京中慧宏筑装饰集团法定代表人,以介绍贿赂罪(送2万元)、伪证罪被检察院起诉,被法院改判:介绍贿赂罪(1年)、诈骗罪(12年),合并执行12年并罚金、退款共100万元。 丁为双重替罪羊:
   
     掩盖走上层路线的李晓勇;
   
     掩盖接收“新国大”账款的的公司。
   
     相关监管官员获罪 张连成,工商局企业登记处处长,以受贿罪(2万元)被判2年 判张连成,影射新国大非法,故工商局需有人顶罪;2万元,掩盖了层层官员从新国大拿走的巨额好处费。
   
     宋远,证监会里的小官,判他以掩盖所有高官。
   
     银行职员被判,掩盖银行犯罪。
   
     宋远,证监会北京证管办的期货处处长,以玩忽职守罪被判5年——为判他专门抛出了司法解释
   
     郭敬民,银行职员,以玩忽职守罪、受贿罪(手机+5000元顾问费)被判3年
   
   
   
   
   
   
   古今英雄谁敌手(上)
   
   
     周五了,下午开了风圈搞卫生。七处的风圈一般一周开一次,而且是隔号儿开,怕邻号儿传东西串案子,队长在风圈儿顶上的马道上巡视。我们刷地擦板儿,两个犯人到风圈儿去“抖床单”——只有老大有一条床单,洗完了就得两个人忽悠干,不然没的换。
   
     干完活儿,大家到风圈儿晒太阳——长年坐牢,阳光显得特别珍贵。
   
     无聊地穷聊,这是坐牢的主要内容——可是现在有点儿变了。靳哥又让小文讲历史,他前天讲的“第一美女”太精彩了!
   
     小文今天讲抗日——这场中国历史上最艰难的战争。
   
     “大陆版的抗日历史,比《隋唐演义》还能编!电影《血战台儿庄》为什么和历史课本不一样?北京出的《蒋介石传》和《国民党——一九三七》,你看了就知道共产党的抗日有多假。你们要有机会看看大陆史学家辛灏年99年在海外出的《谁是新中国》,就全明白了。
   
     “共产党的抗日基本是编故事,大骗局我总结了十个。第一大骗局——长征,实际是‘假抗日、真逃跑’,到后方准备逃到苏联去。最经典的‘飞夺泸定桥’也是编的,当时铁索桥上铺着木板,也没敌人,大部队都‘忽悠’过去了,然后就‘忽悠’成:前有机枪,后有追兵,桥板烧光,铁索冲锋!
   
     “第二大骗局是‘共产党领导抗日,蒋介石不抗日’,这咱一会儿细讲。
   
     “第三大骗局是西安事变。共产党美化张学良,说他如何逼蒋抗日,后来张学良都澄清了,他说:‘蒋委员长从来没叫我不抵抗……接连三次电报叫我坚决抵抗。”
   
     听者都皱起了眉头,靳哥问:“国民党逼他说的吧?”
   
     “张学良在美国也这么说。他后来信基督了,应该不会说谎。”[1]我替小文做了答。
   
     小文继续讲:“31年‘九?一八’,张学良逃跑,日本就进来。西安事变实际是共产党策划的,要利用张、杨杀蒋。没想到斯大林立刻来电制止:杀了蒋介石,中国群龙无首,很快就会亡了。日本、德国两面夹攻苏联,他就完了。所以周恩来立刻去装好人,去放蒋介石,把张杨两位给涮了。
   
     “第四大骗局是‘8年抗战’。国民党是14年抗日,从31~45年;共产党只号称8年。”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