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
拈花时评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文摘并评论:公示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文摘并评论:北川地震灾区受害学生家长示威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还我血债
   
   
   
      听着小文的脚步声远去,怅然若失 ——这位博古通今的大学士一走,哎……失落失落!

   
     我摇摇头,翻开了小文做的对联:
   
     马月芳的上联: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纪晓岚的下联:鸾九声,凤九声,九九八十一声,声声鸾凤和鸣。
   
     小文的下联一:古九劫,今九劫,九九八十一劫,劫劫古今安排。
   
     小文的下联二:天九重,地九重,九九八十一重,重重天地辉洪。
   
     果然佳对儿!我不住地赞叹。第一联写时间,第二联写空间,对仗工整,用字不俗,而且气势更宏大,意境还和上联珠联璧合!
   
     大家也是赞不绝口。连邹处都说:当年“比文招亲”,要是小文也在场,小纪就歇了。
   
     老林说:“当年曹植七步成诗,方哥,你溜达了十步,小文就下笔了,差三步,够不错的。”
   
     “假金庸”说:“林哥,古代是左、右腿各迈一下,才算一步;象棋也是,双方各走一手,才算一步,所以小文是五步双对儿!”
   
     管教室里,胡管儿和气地对我说:“有点儿事儿,你可得帮忙。”
   
     “看您说的,只管吩咐。”
   
     “你是学医的博士后,别的号儿没懂医的,有个‘艾滋病’,搁哪都不合适……”
   
     啊?!这美差给我!想到得跟管教近乎,为借打管教手机铺路,就笑着说:“没问题!交我了!”
   
     管教很高兴,说:“这家伙可戴链儿、戴揣,他是绝对的重点,他不用值班儿,还得安排俩‘看护’,给我盯死了。”
   
     回到号儿里我立刻“传旨”:“管教有令,要来个‘艾滋病’。”
   
     一下号儿里就炸了锅了,有几个声称要调走。
   
     我压下了噪音,讲了一下艾滋病的传染,并宣布:“不许惹‘艾滋病’,更不能欺负他,不让他值班儿。”
   
     孟老板问:“他刷牙带血,咋办?”坐牢的个个营养不良,人人都牙龈出血。
   
     “单独牙具、牙膏。”我承诺道。
   
     老林问:“让他咬一口,就该见马克思去了吧?”
   
     “所以不能惹他,不能打架!”
   
     “假金庸”问:“饭碗咋办?真不传染?”
   
     我说:“保险起见,分餐!”
   
     “集装箱”问:“他睡哪儿?”
   
     “他戴揣戴链儿,只能睡你们旁边儿。”
   
     “啊?!”睡地铺的“地瓜”们个个了咧嘴。
   
     “开玩笑!”我摆摆手,因为戴链儿的只能睡地下,我安排道:“地铺靠我这边儿这槽子,你们3条链儿睡;那槽子,只睡他一个,其他睡地铺的,都上板儿!”
   
     管教开了牢门,“艾滋病”用铐着的双手搂着被子进来,后边还跟了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儿,是管教调来的‘艾滋病’的看护人。“越狱”被调走了。
   
      那小伙儿姓刘,又是“法轮功”,这帮人简直在看守所里泛滥了,溢得到处都是!他是清华的硕士生,比小龙低一年级。他到起诉阶段了,没能象小文、小龙那样 打回海淀区,而是在市中法起诉了。他们的事儿比起大纪元的案子来,很普通,但是他们“同案犯”太特殊了——全是清华大学的老师和研究生!所以没踹回海淀区 法院审理,怕舆论影响太大。看来中共对法轮功的审判还真不能见得人。
   
     “艾滋病”是河北人,“二进宫”了,在河北7年大刑出来还没一年,就杀了人。
   
     这个“艾滋病”,让我恶心得想吐。没办法,还得跟他聊聊,缓解一下大家的对立情绪。
   
     我把“艾滋病”叫到了盲区,他坐地下靠着风圈儿门儿。真没想到:这个杀人犯的故事,竟然催人泪下。
   
      原来他第一次判刑是因为告状——民告官。河北农村强行征地搞开发,乡政府大肆克扣给农民的补偿款,他带头去县里告状,县里推三推四不给解决,乡政府更加 肆无忌惮,雇佣黑社会的地痞无赖,挨家去逼着拆迁,打人,开着推土机去推墙砸房。村民忍无可忍,他领着各家代表又到了县政府评理,县里当天就解决了——出 动警察抓了四、五个领头上访的,剩下的打散了事。他仗义地包揽了“责任”,解脱了大家。他进了看守所还不服,差点被打死,直到他认罪服法才免于严管,没想 到被判了7年。
   
     更悲惨的是,他在监狱里被扎成了艾滋病!他在河北二狱服刑,劳改队干的活儿,竟是分拣医疗垃圾中的一次性输液器、注射器——把金属针杆和塑料管分开,分别存放。据他说:因为带金属的塑料焚烧会损坏锅炉,所以,只能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分拣,然后分别卖废品,给监狱创收。
   
      废输液器极其脏,上面都有血污。输液器盘根错节的塑料管和针头纠缠在一起,非常难分拣,没有不扎破手的,再小心也避免不了。何况任务非常繁重,干慢了还 不行,大家更顾不得扎手了。劳改队虽然配给手套,但是没人戴,因为戴手套照样扎破手,手套更脏——手套没功夫洗,手破了更不愿意洗。犯人手一般都是肿的, 感染化脓、发烧是常事儿,给点儿退烧药完了,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
   
     监狱是拿“减刑”来管犯人,实际上——干活的不减刑,减刑的不干活——都是花钱买减刑。他苦干到后来,也没减得了刑,后来身体也完了,怀疑自己得血液病了。出狱后,到医院一查——艾滋病!
   
     告状无门——小农能去告一个监狱吗?
   
      他老婆已经改嫁外地了。他去探望女儿,前妻讲了离婚改嫁的真实原因:几年前,整他们的那个村长到家里收摊派费,家里实在给不起,村长就把他15岁的女儿 抓走扣到村委会,等他前妻借了500块钱去赎人,女儿已经被村长强暴了。他前妻告到了镇派出所,派出所长威胁说:再诬告,就把她女儿当“鸡”抓起来,吓得 她再没敢去。后来村长一再骚扰,她只好离婚另找了人家。
   
     “艾滋病”后来截杀了村长,马上跑到北京,到中央的信访办,自首兼告状,既告村长,也告了河北二狱摧残犯人。信访办对他的回复是最快的,一个电话就把他抓七处来了,诉状也跟他一块儿进来了。
   
     “鸨母”侧身一挑大指:“敢杀村长!一条好汉!”
   
     孟老板叹道:“好样的!当代武松!”
   
     我诧异道:“杀人就武松?”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假金庸”这一唱,真把我唱明白了。我在美国这么久,也被西方文化洗礼了,第一看重的总是人的生命,对杀人都反感,把中国传统的水浒文化给忘了,敢杀狗 官,当然是替天行道、行侠仗义了。我当即给“艾滋病”赐名“武松”,并且特赦他不用坐板,平时可以坐监控盲区里靠后门,开了风圈就出去晒太阳。
   
     “血债要用血来还,‘武松’,你这辈子,值!”
   
     “杀了个‘三个代表’的精英!”
   
     我眉头一皱:“‘金庸’,你三句话不离本行!啥都给党扣?”
   
     “方哥,那村长一定是党员!我敢跟你打赌!”
   
     又跟我赌?我刚来他就拿老大下套,差点把我套牢。我摇摇头,“你这回八成胜算!”
   
     “哪是八成!100%!那村长一定是党员!因为凡是带‘长’字的官儿,都必须是党员!要不共产党咋那么多人呢,不入党,永远是下等公民,是被统治阶级!”
   
     “武松”说:“我们那村长,兼党委书记。”
   
     “假金庸”又说:“现在政府机构,从中央到村委,都是书记一把手,你看《市委书记》那电视剧,市长都是围着书记转,书记一句话,说判三缓三[1],管司法的副市长颠颠地去办。”
   
     孟老板说:“现在就国企改了,厂长一把手,撇开党委闹革命,但是,厂长也得是党员!处长以上都得是党员!这是国家内部的规矩。”
   
     敢情还是处处都是被党骑在头上!
   
     “假金庸”又来了个顺口溜:
   
     “共产党,象灾星,
   
     照到哪里哪里穷!”
   
     我举手道:“反对!客观地说,党对改革开放还是有功绩。”
   
      “假金庸”当即反驳:“改革开放,那是共产党不严管了,中国才富的!原来党死管农民,农民饿死4000多万!包产到户,给农民一点儿自由,农民才活起来 的。党死管企业,企业奄奄一息,革掉骑在企业头上的党委,才有企业能活过来。党死管市场,统配统销,市场一片萧条!党放手了,市场才缓上来的!现在党暗中 操纵股市,按这个规律,股市早晚也得完蛋!”
   
     这番解释很新颖,我点头称善。
   
     号儿里有个“二进宫”的不易,大家让“武松”说说狱中的生活,因为大家都要去监狱塑造“新生”。
   
     “武松”说看守所白使犯人,监狱只给犯人每月5元的工资,买洗衣粉、肥皂都不够。监狱的创收项目让我大开眼界:
   
     包筷子:把一次性木筷子头包上一层纸,主要出口,或者洒向广大的小餐馆。看守所、监狱肮脏、霉烂的环境里,卫生筷洒一地,高强度的劳动没功夫洗手,一天干12~16小时。
   
     嗑瓜子:各种瓜子仁畅销国内,出口创汇——瓜子不但嗑掉了犯人的上门牙,还剥掉了大家的主要指甲,还得干!他们的口号儿是:
   
     “吃着香,别怕脏,
   
     口水油泥烂纸箱;
   
     眼不见,心不嫌,
   
     养下病根解了馋。”
   
     糊糕点盒:满监区弥漫着致癌的胶味儿,个个眼睛发干,放屁都是胶气!
   
     磨钢勺:满车间粉尘,戴口罩,口罩一层铁粉黑,老犯基本都是结核肺、尘肺……
   
     这个老实农民,按他的话说:“我真是相信党、相信政府,才去申冤的。”结果——妻离女摧残,家破人玩完。他的另一句话堪称经典:“我欠的血债,我来还。我的血债,谁来还?”
   
     党的温暖完全包围了自己的人民,外界听不到他们的一丝呻吟。
   
     [1] 判三缓三:判处3年徒刑,缓期3年执行。3年缓期内不再犯事,就不再执行徒刑。
   
   
   
   
   
   
   
   红产阶级
   
   
     又白盼了一天提审,只盼到了邹处见律师回来。
   
     邹处高兴地说:“方哥,我内定了,无期!法院够面儿!”
   
     大家一片称赞,李局简直妒嫉死了。
   
     无期徒刑,对邹处是一场大胜仗!下狱买刑期,多则5年,少则3载,就出来了。
   
     邹处刚进七处是在7区,上来就买通了队长给他们几个同案串口供,给家里捎信儿,上下打点,案子都审不下去了。后来中央批示严查,才杜绝了看守内鬼,把他调到6区来了。虽然从他1案1人,扩到5案9人,金额扩到2.4亿,但判决结果还是被他搞定了。
   
     晚上坐板论坛,大家让邹处讲讲自己的腐败故事。邹处愤愤不平:“我挪用也没往自己腰包挪呀?我一个副处长,能有多大权挪钱?现在上边都没事儿,判我无期我还冤呢!”
   
     老林玩笑道:“跟兄弟们还说这话,不够意思啦!你上边肯定没少打点,你挪给哥们2亿4,佣金多少?1%打得住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