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雷声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北京之春编者按语:此文为北春首发重磅文章,对目前的中国局势作纵横式的阐述分析,篇幅较长,但值得细读。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论纵横学、蝴蝶效应、混沌理论在当前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应用】
   
   ——太子党党魁大战,习近平对决曾庆红,美国插手中共党内斗争(上)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图:鬼谷子,姓王,名诩(xǔ),号玄微子,是中国春秋时期道家、纵横家代表人物。长于持身养性,精于心理揣摩,深明刚柔之势,通晓纵横捭阖之术,独具通天之智。相传苏秦、张仪(见《战国策》)、孙膑、庞涓(见《孙庞演义》),均是其弟子。其代表作有《鬼谷子》,又叫作《捭阖策》,是纵横学的唯一理论著述。后人总结的《战国策》,则是对纵横学捭阖术的实践集合。所谓纵横捭阖术,简单讲,就是通过心理揣摩,根据对手性格特征,运用言语技巧,来操纵对手的情感,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纵横学的另一实践大家,子贡(端木赐),是孔子得意弟子,语言学上的巨臂。春秋末年,子贡受老师孔子之请托,出山救鲁(孔子的母国)。子贡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摆布春秋国际政治格局二十年。两千年五百年后的亨利•基辛格,虽未曾师从东方的纵横学,但殊途同归,可以看作是当代的纵横家,专注国际外交政治,讲究一切从现实政治利益出发,摆布国际政治斗争格局四十几年,横跨两代人。
   
    『凡趋合倍反,计有适合。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世无常贵,事无常师;圣人无常与,无不与;无所听,无不听;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合于彼而离于此,计谋不两忠,必有反忤;反于是,忤于彼;忤于此,反于彼。』 ——《鬼谷子·忤合第六》
   
    何为“倍反”?何为“趋合”?十八大后,当习近平炮制出证据上莫须有的“薄、周、徐、令新四人帮阴谋政变叛党集团”时,意图已经很明显,就是上升到路线斗争高度,一举将江派与团派一并装入这个政变集团,一网打尽,不留活口。之后,习近平就能在党内称帝,大搞个人崇拜、个人专制、个人独裁。江泽民、曾庆红推举习近平接班,胡锦涛为习近平裸退,而习近平不知感恩,相反却要置自己的政治恩师江泽民、曾庆红与政治恩人胡锦涛于死地,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在十八大后的互动关系,就是“倍反”。倍:通“背”,背离。意思是,意见相反,因反目而分裂离开。
   
    习欲置“江、曾、胡”于死地,在坑害党内元老前,先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制造被整垮、被谋害、被政变等借口,先是倒薄时薄熙来是政变主谋,然后在抓徐才厚时徐成了政变案主谋(都成国妖了),接着在审周时周永康成政变主谋,再后来抓令时令计划与时俱进成政变主谋,再接着李源潮变成政变主谋。2月份王岐山中纪委抛出《庆亲王》一文,标志着理论创新到曾庆红已然成为政变案主谋。两会前清洗了中央警卫局曹清将军,罪名是与令计划关系太近了,这意味着胡锦涛即将成为政变案主谋。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连访问海南东山岭、扬州瘦西湖的消息图片都被全部删除,这明摆着老江在步曾、胡后尘,也即将成为阴谋推翻习近平的政变案主谋。习近平、王岐山既有红卫兵式的凶狠,也有知青老油条式的狡猾,更有红二代舍我其谁的野心,明明是自己在搞阴谋搞政变,但却诬陷党内其他同志搞阴谋搞政变。
   
    出于保命的形势使然,“江、曾、胡”被迫合纵抗习,这就是“趋合”。意思是,为形势所迫,意见相合就走到一起。十八大前,因立王储之争,江泽民、曾庆红与胡锦涛是政治对手,十八大后习近平忘恩负义,江、曾、胡不得不结盟,这就是“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意思是,事物不断变化运转,就像圆环一样转动。因所处的形势不同,先前的敌人对手,就可能变为现今的盟友朋友,这些都是因习近平单边炮制的“新四人帮”事件而起(习的问题,一是“单边”,二是“主动”),所以江、曾、胡结盟合纵抗习就是“因事而制”。
   
    自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这二十年间,曾庆红作为辅政者大权在握,满朝文武百官,为了升官发财,或曲辞谄媚,或献媚取宠,这其中包括习近平、王岐山,否则习、王接不了班。十七大后,曾庆红挺习裸退,影响力日渐消弥。而十八大习近平、王岐山扶正,影响力与日俱增。这时王岐山的中纪委东厂抛出《庆亲王》一文,令曾庆红饱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正所谓“世无常贵,事无常师”,世上没有永远高贵的事物,处事没有固定不变的准则。支持“江、曾、胡”,就不会支持“习、王”;支持“习、王”,就不会支持“江、曾、胡”,这就是“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合于彼而离于此,计谋不两忠,必有反忤”。忤者,设疑其事,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反忤者,意欲反合于此,必行忤于彼。也就是,反复设置圈套,麻痹对手,引对手上钩,大行离间计、反间计,寻机给对手致命一击!
   
    政变案第一版“周薄联手整垮习”、政变案第二版“新四人帮薄、周、令、李”、政变案第三版“新四人帮薄、周、徐、令”、政变案第四版“令计划李源潮搭档图谋习近平李克强”,这些在证据链上根本不成立的政变案就是“反忤”,即政治对手间相互反复设置的圈套,引对手上钩,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上升到路线高度,阴谋连坐打倒一大片。第一版本是令计划、李源潮十八大前设置的,由美国人放料。第二、三、四版本则是习近平、王岐山十八大后设置的,由所谓的海外敌对势力中文媒体放料。一般人也就看一热闹,人云亦云随大流,只有一小撮身经百战的体制内权谋家才能洞察到其中的奥妙,在海外的党史专家高文谦就是其中之一。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图:中共当权派在海外中文媒体喂料打击政敌、混淆视听、设置圈套、请君入瓮,时日久矣。或是十八大前团派搞了个“薄周联手整垮习”,企图假习近平之手,借习近平的名义砍杀周永康、薄熙来等太子党帮派;或是十八大后习派搞了个“新四人帮”,企图假李克强的名义宰杀李源潮、令计划,清算团派人马,等等这些都是“反忤”,也就是“设疑其事,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这已经两会上曾庆红大秘施芝鸿的“喂料说”证实。而替习近平放料的海外某位中文媒体的总编竟然大言不惭地讲,只有习近平、王岐山单边喂料,另一派不喂,所以只能放习近平喂的料。这纯粹是一种扯!这叫“传谣无底线,造谣无上限”,“与时俱进,阴谋政变理论创新”!
   
    十八大过后的两年,在党内权力斗争处于“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时,党内三派“习派”、“曾派”、“团派”中,只有习近平派系与曾庆红派系有政治军事实力单独对决,左右中共政局。相对而言,团派因从从未掌控过军事与政法大权而实力稍弱,只起到辅助影响政局的作用。也就是说,团派必须依附习派或曾派,才能在夹缝中生存。现实是残酷的,习派已经放出风声“令计划、李源潮图谋取代习近平、李克强”、“李克强身体多病无法胜任总理一职”,习派已经把矛头对准团派两位核心人物李源潮、李克强,李源潮即将被作为“新四人帮叛党集团”中的第五核心人物而拿下,而李克强在习派咄咄逼人的压力下也只能辞职了事。为了生存,团派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与昔日的政治对手曾派合作,抗习自保。而历史也证明了,自十六大到十八大的十年期间,团派与江曾派系的关系是“你活我也活”的关系,虽有摩擦有对抗,但主要是共存,而不是与习近平派系的“你死我活”的关系。江泽民则因年事已高,只起到旗帜性作用,具体政治较量与操盘已经完全交由曾庆红操刀,故而江派所有人马均已汇拢在曾庆红旗下。即使是在太子党党内,并非因习近平掌权是太子党新党首,所有太子党成员就会如此势利眼,跟风捧习的臭脚。习的所说所作所为并不能服众,相当一部分红二代、红三代成员选择沉默应对。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图:习近平韬光养晦,十七大、十八大骗过江泽民、曾庆红,一旦接班成功立刻就翻脸,在获取不受制约的最高权力面前可以六亲不认。曾庆红的性格特征之一是,虽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但可以容人,可以容纳不同意见,这从与知识分子沙叶新的交往中可以看出。李源潮虽然是团派干将、胡锦涛第一嫡系,但曾庆红始终保留着与李源潮沟通的渠道。曾老板与胡老板的关系是“你活我也活”的关系,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把话说绝,不把事做绝,适可而止,凡事留有余地,是曾庆红、胡锦涛共同的性格特征,这一点与习近平、王岐山有着根本性不同。
   
    对于普通党员干部,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在习近平派系与曾庆红派系决斗的过程中,到底支持哪一派?绝大多数人都会说,谁也不支持,他们没一个好东西,在位执政时他们都干什么去了,让他们狗咬狗,相互咬死才好!但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不可能没有政治倾向性,况且在中国的每个人的日常工作生活都会被最高领导人的意识形态所左右影响,即使你身在海外,但你的家人朋友也还是在国内,继承的财产也还是在国内,所以不可避免还是会受到国内政局这样那样的影响。受到影响,就要做出选择,在刨除第三种开打之后的选择下,如果你只能在开打之前在习近平与曾庆红之间选择,那么选择支持谁?「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人公开站出来选择支持曾庆红,鼓励沉默的大多数中间派支持曾庆红推翻习近平!“支持曾庆红”,是美国人从长期丰富的情报中得出的结论,中共党内只有曾庆红有实力抗衡扳倒习近平,团派实力尚弱,不足单边成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