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雷声
·恶兆:君子被判重刑 毛泽东头像进驻白宫/良知
·中共对待刘晓波和索马里海盗的区别
·军阀刘文辉:政府房子比学校好 县长就地正法(图)
·文革被杀第一人——(青年)刘文辉
·美公司告中國政府與公司侵權
·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流亡瑞典的盘古乐队推出新歌
·深圳再现汉维械斗,刺死疆人
·毛泽东著作包藏太多的肮脏——著作权大多有猫腻
·政治笑话:胡温的后顾之忧∕博笑
·世维会呼吁维人被刺死事透明化
·中國名列不自由國家
·谷歌解禁,六四图片浮出水面
·白宫前举行“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与异议人士”集会
·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 《兰州悲剧》
·毛泽东和被他霸占的女人们
·从江泽民讲话看香港高铁拨款争议/桑普
·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炒房收益高过贩毒——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中国资产泡沫堪忧
·中共独裁政治变本加厉——欧巴马的绥靖政策趋向改旗易帜
·陈独秀嫖娼事件创造中国共产党
·十三亿中国人鄙视“谁”
·人民公社:中国农村的地狱之旅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北京之春编者按语:此文为北春首发重磅文章,对目前的中国局势作纵横式的阐述分析,篇幅较长,但值得细读。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论纵横学、蝴蝶效应、混沌理论在当前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应用】
   
   ——太子党党魁大战,习近平对决曾庆红,美国插手中共党内斗争(上)
   
   
   
   图:鬼谷子,姓王,名诩(xǔ),号玄微子,是中国春秋时期道家、纵横家代表人物。长于持身养性,精于心理揣摩,深明刚柔之势,通晓纵横捭阖之术,独具通天之智。相传苏秦、张仪(见《战国策》)、孙膑、庞涓(见《孙庞演义》),均是其弟子。其代表作有《鬼谷子》,又叫作《捭阖策》,是纵横学的唯一理论著述。后人总结的《战国策》,则是对纵横学捭阖术的实践集合。所谓纵横捭阖术,简单讲,就是通过心理揣摩,根据对手性格特征,运用言语技巧,来操纵对手的情感,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纵横学的另一实践大家,子贡(端木赐),是孔子得意弟子,语言学上的巨臂。春秋末年,子贡受老师孔子之请托,出山救鲁(孔子的母国)。子贡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摆布春秋国际政治格局二十年。两千年五百年后的亨利•基辛格,虽未曾师从东方的纵横学,但殊途同归,可以看作是当代的纵横家,专注国际外交政治,讲究一切从现实政治利益出发,摆布国际政治斗争格局四十几年,横跨两代人。
   
    『凡趋合倍反,计有适合。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世无常贵,事无常师;圣人无常与,无不与;无所听,无不听;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合于彼而离于此,计谋不两忠,必有反忤;反于是,忤于彼;忤于此,反于彼。』 ——《鬼谷子·忤合第六》
   
    何为“倍反”?何为“趋合”?十八大后,当习近平炮制出证据上莫须有的“薄、周、徐、令新四人帮阴谋政变叛党集团”时,意图已经很明显,就是上升到路线斗争高度,一举将江派与团派一并装入这个政变集团,一网打尽,不留活口。之后,习近平就能在党内称帝,大搞个人崇拜、个人专制、个人独裁。江泽民、曾庆红推举习近平接班,胡锦涛为习近平裸退,而习近平不知感恩,相反却要置自己的政治恩师江泽民、曾庆红与政治恩人胡锦涛于死地,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在十八大后的互动关系,就是“倍反”。倍:通“背”,背离。意思是,意见相反,因反目而分裂离开。
   
    习欲置“江、曾、胡”于死地,在坑害党内元老前,先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制造被整垮、被谋害、被政变等借口,先是倒薄时薄熙来是政变主谋,然后在抓徐才厚时徐成了政变案主谋(都成国妖了),接着在审周时周永康成政变主谋,再后来抓令时令计划与时俱进成政变主谋,再接着李源潮变成政变主谋。2月份王岐山中纪委抛出《庆亲王》一文,标志着理论创新到曾庆红已然成为政变案主谋。两会前清洗了中央警卫局曹清将军,罪名是与令计划关系太近了,这意味着胡锦涛即将成为政变案主谋。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连访问海南东山岭、扬州瘦西湖的消息图片都被全部删除,这明摆着老江在步曾、胡后尘,也即将成为阴谋推翻习近平的政变案主谋。习近平、王岐山既有红卫兵式的凶狠,也有知青老油条式的狡猾,更有红二代舍我其谁的野心,明明是自己在搞阴谋搞政变,但却诬陷党内其他同志搞阴谋搞政变。
   
    出于保命的形势使然,“江、曾、胡”被迫合纵抗习,这就是“趋合”。意思是,为形势所迫,意见相合就走到一起。十八大前,因立王储之争,江泽民、曾庆红与胡锦涛是政治对手,十八大后习近平忘恩负义,江、曾、胡不得不结盟,这就是“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意思是,事物不断变化运转,就像圆环一样转动。因所处的形势不同,先前的敌人对手,就可能变为现今的盟友朋友,这些都是因习近平单边炮制的“新四人帮”事件而起(习的问题,一是“单边”,二是“主动”),所以江、曾、胡结盟合纵抗习就是“因事而制”。
   
    自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这二十年间,曾庆红作为辅政者大权在握,满朝文武百官,为了升官发财,或曲辞谄媚,或献媚取宠,这其中包括习近平、王岐山,否则习、王接不了班。十七大后,曾庆红挺习裸退,影响力日渐消弥。而十八大习近平、王岐山扶正,影响力与日俱增。这时王岐山的中纪委东厂抛出《庆亲王》一文,令曾庆红饱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正所谓“世无常贵,事无常师”,世上没有永远高贵的事物,处事没有固定不变的准则。支持“江、曾、胡”,就不会支持“习、王”;支持“习、王”,就不会支持“江、曾、胡”,这就是“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合于彼而离于此,计谋不两忠,必有反忤”。忤者,设疑其事,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反忤者,意欲反合于此,必行忤于彼。也就是,反复设置圈套,麻痹对手,引对手上钩,大行离间计、反间计,寻机给对手致命一击!
   
    政变案第一版“周薄联手整垮习”、政变案第二版“新四人帮薄、周、令、李”、政变案第三版“新四人帮薄、周、徐、令”、政变案第四版“令计划李源潮搭档图谋习近平李克强”,这些在证据链上根本不成立的政变案就是“反忤”,即政治对手间相互反复设置的圈套,引对手上钩,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上升到路线高度,阴谋连坐打倒一大片。第一版本是令计划、李源潮十八大前设置的,由美国人放料。第二、三、四版本则是习近平、王岐山十八大后设置的,由所谓的海外敌对势力中文媒体放料。一般人也就看一热闹,人云亦云随大流,只有一小撮身经百战的体制内权谋家才能洞察到其中的奥妙,在海外的党史专家高文谦就是其中之一。
   
   
   
   图:中共当权派在海外中文媒体喂料打击政敌、混淆视听、设置圈套、请君入瓮,时日久矣。或是十八大前团派搞了个“薄周联手整垮习”,企图假习近平之手,借习近平的名义砍杀周永康、薄熙来等太子党帮派;或是十八大后习派搞了个“新四人帮”,企图假李克强的名义宰杀李源潮、令计划,清算团派人马,等等这些都是“反忤”,也就是“设疑其事,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业”,这已经两会上曾庆红大秘施芝鸿的“喂料说”证实。而替习近平放料的海外某位中文媒体的总编竟然大言不惭地讲,只有习近平、王岐山单边喂料,另一派不喂,所以只能放习近平喂的料。这纯粹是一种扯!这叫“传谣无底线,造谣无上限”,“与时俱进,阴谋政变理论创新”!
   
    十八大过后的两年,在党内权力斗争处于“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时,党内三派“习派”、“曾派”、“团派”中,只有习近平派系与曾庆红派系有政治军事实力单独对决,左右中共政局。相对而言,团派因从从未掌控过军事与政法大权而实力稍弱,只起到辅助影响政局的作用。也就是说,团派必须依附习派或曾派,才能在夹缝中生存。现实是残酷的,习派已经放出风声“令计划、李源潮图谋取代习近平、李克强”、“李克强身体多病无法胜任总理一职”,习派已经把矛头对准团派两位核心人物李源潮、李克强,李源潮即将被作为“新四人帮叛党集团”中的第五核心人物而拿下,而李克强在习派咄咄逼人的压力下也只能辞职了事。为了生存,团派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与昔日的政治对手曾派合作,抗习自保。而历史也证明了,自十六大到十八大的十年期间,团派与江曾派系的关系是“你活我也活”的关系,虽有摩擦有对抗,但主要是共存,而不是与习近平派系的“你死我活”的关系。江泽民则因年事已高,只起到旗帜性作用,具体政治较量与操盘已经完全交由曾庆红操刀,故而江派所有人马均已汇拢在曾庆红旗下。即使是在太子党党内,并非因习近平掌权是太子党新党首,所有太子党成员就会如此势利眼,跟风捧习的臭脚。习的所说所作所为并不能服众,相当一部分红二代、红三代成员选择沉默应对。
   
   
   
   图:习近平韬光养晦,十七大、十八大骗过江泽民、曾庆红,一旦接班成功立刻就翻脸,在获取不受制约的最高权力面前可以六亲不认。曾庆红的性格特征之一是,虽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但可以容人,可以容纳不同意见,这从与知识分子沙叶新的交往中可以看出。李源潮虽然是团派干将、胡锦涛第一嫡系,但曾庆红始终保留着与李源潮沟通的渠道。曾老板与胡老板的关系是“你活我也活”的关系,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把话说绝,不把事做绝,适可而止,凡事留有余地,是曾庆红、胡锦涛共同的性格特征,这一点与习近平、王岐山有着根本性不同。
   
    对于普通党员干部,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在习近平派系与曾庆红派系决斗的过程中,到底支持哪一派?绝大多数人都会说,谁也不支持,他们没一个好东西,在位执政时他们都干什么去了,让他们狗咬狗,相互咬死才好!但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不可能没有政治倾向性,况且在中国的每个人的日常工作生活都会被最高领导人的意识形态所左右影响,即使你身在海外,但你的家人朋友也还是在国内,继承的财产也还是在国内,所以不可避免还是会受到国内政局这样那样的影响。受到影响,就要做出选择,在刨除第三种开打之后的选择下,如果你只能在开打之前在习近平与曾庆红之间选择,那么选择支持谁?「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人公开站出来选择支持曾庆红,鼓励沉默的大多数中间派支持曾庆红推翻习近平!“支持曾庆红”,是美国人从长期丰富的情报中得出的结论,中共党内只有曾庆红有实力抗衡扳倒习近平,团派实力尚弱,不足单边成事。
   
   
   
   图:沈大伟在3月份的文章与访谈,在党内影响极具震撼力,美国人的态度正在影响中共党内大多数沉默的中间派,知名学者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在第一时间就指出,沈大偉在訪談中“明顯地‘揚曾抑習’,替曾慶紅打抱不平”,“已經介入中共高層的內鬥之中”;同時也從另一個角度讓人們看到了中共高層“內鬥激烈,已經撕破了臉,習近平雖大權在握,但遠未一言九鼎,挑戰他的大有人在”。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文章《即将到来的中共垮台》。文章从五个方面——①创纪录的富豪移民、②严厉的政治压制、③政权的支持者们口是心非、④政治运动解决不了政治体制造成的党与军队中的腐败、⑤经济严重下滑陷入陷阱——得出结论:在习近平执政下,「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不太可能安静的结束。它的死亡是长期的,混乱而暴力的。不排除习近平在权力斗争或政变中被废黜的可能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