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姜维平
   刚接手王建民案的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近日对笔者谈及王建民案时说,由于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关押于深圳南山区看守所的王建民,面对恶劣的生活环境,不停地抗争,他所在的监舍共20多人,本人被强迫夜里睡在水泥地上,曾为保护个人的权益而绝食抗议,此后警方担心出现状况,而允许王建民上床就寝,但他必须与其他嫌犯一样,每天夜里站岗两小时,我听到这一消息感到震惊,非常愤怒,笔者当年遭受薄熙来迫害,曾被警方羁押多达2年半才交由司法审判,但凭心而论,我住过9个囚徒的小间和28个人的大间,但从未睡过水泥地,王建民的处境表明,周永康倒台,但狱警践踏国家法律和人权的恶行不仅未收敛,而且雪上加霜。
   由于过去王建民家人聘请的律师,辛勤有余,但勇气欠缺,迫于官方的压力和恐吓,我未能与律师过多交谈,对日夜牵挂的建民了解甚少,但现在,勇敢的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向我详细介绍看守所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这样直白,我才知道建民并未因为是媒体人士而受到善待,这一点与以前他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的境遇有所不同,据我亲身体验,一般的情况下,看守所越大,嫌犯越多,级别越高,相对条件就越好,越是小的偏远山区的县级看守所,越是条件极其恶劣,关押嫌犯的狱警一般对文化人大都比较客气,不知道为什么南山区看守所对建民如此不公?我估计可能该所的领导与王建民得罪的广东官场的某人有特殊关系。
   4月11日,王建民的太太曾发出一封公开信,事先我并不知情,我是从博讯网上看到的,读后非常难过,整整一夜都辗转难眠,我立即将其转发文学城《记者姜维平博客》,并拟定了题目《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了吗》,立即得到3000多人的点击,这表明,许多人关注此文字狱。一个美籍的港人在当地办刊物,一个学成回国的赤子献爱心,爱国家,爱人民,爱家人,爱朋友,在深圳居住,却是去“送死”,足以证明:“一国两制”已是“一国一制”,专制和官制,唯独没了“法制”,中国的贪官污吏并不在乎邓小平的承诺,抓捕建民的指令,不论来自京城还是地方,他们都是用文字案摧毁了港人的梦想和民族的前程,“中国梦”已成了噩梦。


   我念及2001年,在被大连国安抓捕之后,太太曾专程前往香港,求助于时任《亚洲周刊》中国特派员的王建民,他曾给予无私的帮助,至今不敢丝毫忘怀,本以为习近平接班,中国法制会有所进步,曾多有肯定,但不料,14年过去了,中国依然文字狱泛滥成灾,既使是两次蹲过劳教所的习近平,也未能改变这种“因言获罪”的状况,只不过,警方对王建民在香港出版发行《新维月刊》和《脸谱》杂志的行为强加新的罪名:“非法经营”,他的家人回忆说,至今,建民已被深圳市公安带走已整整311天了。2014年5月30日凌晨,他们全家,连同十岁的女儿,九岁和一岁半的儿子及他的父亲,在梦中被惊醒,就从此开始了他们漫长的梦魇。王太质问说,他们还要把建民关押多久?香港是“一国两制”,为什么出版发行的《新维月刊》和《脸谱》月刊就成了“非法经营”?
   实际上,在我看来,之所以广东省的贪官污吏要置王建民于死地,就是因为他在与内地一河之隔的香港出版的杂志上,多次刊出揭露地方官场黑暗和贪腐的问题,这已对其政敌授之以柄,随着习王反腐力度的增大,地方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惶恐不安,因此,建民与当地一些大权在握的官员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南山区的看守所要他不得不忍受虐待,是想利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进行打击报复,既想搞垮他的身体,也要催毁他的精神和意志,律师李方平说,他变得很消瘦,但特别坚强,我印象里建民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不象我等文弱书生,没想到羁押才不过一年,就把建民整得面目全非,可以想见,看守所的人权状况是何等恶劣。我不得不再一次为旧友呐喊和呼吁,并建议他的家人聘请李方平为新的律师,为即将开始的司法公审做好准备。
   笔者与李方平是颇有缘分的朋友,2009年5月30日,我应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邀请,曾去巴黎小住数日,在那里的一个偶然场合,邂逅了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记得是巴黎的一所大学邀请他去研修和演讲,当地有一个叫江浩的读者驾车带我俩去枫丹白露观光,一路上我们多有交谈,虽然李方平身体单薄,但精神强健,胸有成竹,他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对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颇有独特的见解,令我敬佩。我还和他一起到魏京生的弟弟魏晓涛家里做客,体验了民运人士生活的困窘,大家谈论中国的现状与前程,都有相见恨晚之感,没想到一晃多年如白驹过隙,6后的同一天,王建民被抓,竟需要李方平做辩护律师,真是巧合,或许是天意,我多次与李律师电话联系,对他为王建民辩护抱有真诚的希望。
   我认为,中国处于一个历史转型时期,象一部陈旧的列车正在靠惯性滑行,每一个都可能成为专制制度最后的牺牲品,王建民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既然必须要走法律程序,就应当高度重视庭审检方编造和指控的罪名,而李方平不仅勇敢而坚强,而且具有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丰富经验,代理此案,最是得力。2006年,他为山东盲人陈光诚“聚众扰乱交通故意毁坏财物罪”案提供法律援助,曾在临沂的大巴车上遭到10多个手持铁棍、不明身份男子暴力殴打,头部被打破,深可见骨,这是中国司法史上律师维权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他不得不入院治疗,新闻轰动一时;后来,2013年9月4日,李方平律师在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刑警队交律师手续时,又有类似经历,他突然遭到警员江雨无故殴打,致李方平律师阴部、手臂多处受伤,甚至,2011年4月29日,他自已也被北京警方带走后失踪,5月4日被释放。
   尽管李方平多次受到打压与恐吓,但他始终站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一边,从未屈服与退缩,现在,王建民不幸地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李方平就是他与外界沟通的最佳人选,因为在一个黎明前的黑暗世界里,用媒体的力量,逼迫贪官污吏,把徇私枉法的案件,放到众目睽睽的阳光下操作,可能比较好一些,也是处于绝对劣势的可怜者,唯一的选择,我不求感动上苍,只是问心无愧。可以预料的是,不论深圳官方如何徇私枉法,都将在李律师的力辩下败阵,但法官只能屈从强权,违心瞎判,人们都知道,在中国的法庭上,法官未必能独立公正的审判,但律师却能代表社会的良知,发出真诚的声音,使社会残留一点点希望,我坚信,参与对建民枉法追诉的贪官污吏,终将受到未来的清算和审判。
   2015年4月12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4月14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