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姜维平文集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香港《新维月刊》創辦人王健民妻子的公開信
   
   姜维平推荐
   


   今天距离我的丈夫王健民被深圳市公安带走已整整310天了。2014年5月30日凌晨,我们全家,连同十岁的女儿,九岁和一岁半的儿子及我的父亲,在梦中被惊醒,就此开始了我们的梦魇。
   他的“罪名”是“非法经营”,我不知道在香港出版发行的《新维》月刊和《脸谱》月刊为何能成为了“非法经营”?
   我的丈夫王健民一直以来是那样热爱他的记者工作。他永远是那么充满活力,充满好奇心,永远把自己抛在社会变革之中,试图去真实地记录每一个发生过的事,然后与大众分享。他尖锐的观察力和对新鲜事物的敏感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记者。他侠客般的古道热肠和孩儿般的真诚与执着让他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记者。而就在他被捕之前,他还对中国政府充满憧憬,认为一个更民主,更自由,更宽容,更文明的时代就在眼前。他为此兴奋,为此希望着••••••然而却不曾想他的正直,善良换来的却是已经300多天的铁窗日子。什么时候结束,我们不得而知,他是那样热爱生活,爱父母,爱我,爱孩子,爱他的事业,这些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之下,我真不知道我的丈夫王健民要如何去接受这个事实。
   
   我的婆婆八十几岁了,听到这事之后多次生病住院,但对儿子的爱让她一次又一次独自一人乘车从厦门来深圳,只是希望能见上儿子一面,多次去公安申请,一次次被拒绝,她老人家每次失望而去。我一边要安慰婆婆,一边要顾虑三个年幼的孩子,最小的儿子爸爸走的时候才一岁半还不会说话,现在已经会说:“爸爸出差去了,回来买棒棒糖给龙儿吃。”在他幼小的内心深处到底对爸爸有多少的印象呢?最大的女儿刚11岁,大儿子九岁多,因为爸爸的事给他俩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为了让他俩能有更稳定的学习环境,只能将他们送回美国,暂时寄居叔叔家里,每天都问爸爸妈妈何时才能去看望他们,我无从回答,因为我也被限制,不能离境,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我一个人忍受着骨肉分离,思念,担心着深爱我的丈夫,还得要照顾父母,挂心婆婆,每天要靠着卖鱼才能维持着平日里的生活开销。两百多个无眠之夜,我甚至要靠着吃安眠药来强迫自己睡觉,有时候真是感觉自己好孤单无助,曾想过就那样一睡不要再醒来该有多好!可我清楚那是多么不负责任的想法。我不能倒下,我要坚强,我要忍耐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一切都是为了爱!
   
   我愤怒,我恨这个社会的不公,在没有定罪之前,让一个六十二岁的我的丈夫王健民每天睡在水泥地板上,每日站岗几个小时,还得要忍受着痛风、痔疮、甲状腺术后所带来的后遗症,忍受着骨肉分离,体会着希望之塔在他眼前轰然倒塌的精神之痛,我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我恐惧,我害怕去买菜,因为他爱吃的水果就在那里。我害怕去洗手间,他每天用的浴巾就在那里。我害怕去卧室,他每天穿的衣服一件件就挂在那里。我害怕坐在桌边吃饭,他每天坐的椅子就在那里。我害怕打开电视,他每天看得节目就在那里。我害怕看到报纸,他每天看到的新闻还在那里。所有的这一切好像都没变,所有都还在那里,唯一变的是我的丈夫王健民,三个孩子的爸爸,83岁母亲的儿子,硬生生地突然地从我们的生活中被隔离到那个高高的墙里面。300多天了,不允许家属探视,整整十个多月了,他就在离家不到四公里的看守所里,可是,我们就是没有办法见到他,这对我们一家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健民就像是那台阶,每天人来人往,却无人驻足。健民就好像是那深山里的一洼清潭,孤独承受着花开叶落,凄风苦雨。
   但对于我,对于这个家,对于三个年幼的孩子,健民就是我们的全部,是我们的生命!他是这个家庭的支柱,是这个家的灵魂,是这个家的所有!我们如何能没有他在身边?!相信这个世界不会把他遗忘!
   我要呐喊!我的丈夫王健民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带几本杂志回家里来就是个罪,那么300多天的铁窗日子难道还不够吗?从一开始,我盼望着一个月后爸爸就能回家来,到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一个月一个月的这样期盼着,至今整整十个月了依然等不到任何回家的消息。希望有人给我答案。
   
   2015年4月9日
   
   于中国广东深圳家中
   
   [博讯2015年4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