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姜维平文集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姜维平
   
   对周永康案的处理结果,相信海内外许多人都期待了很久,近日新华社报道说,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经依法指定管辖,移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4月3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吊足了人们的胃口,长达8个月之后,这张可以缓解社会矛盾的“大饼”,终于高挂出来,一方面使那些预测他将在湖北受审的中国问题专家跌碎了眼镜,另一方面又吊起来民众们新的渴望:他能判多少年,会不会判死刑?


   
   实际上,他在失去权力的情况下,由新掌权的官员指令某一个地区的法院审理他的案件,是极易轻松的“小菜”,中国的司法并不独立,把他的案子放到任何省市都大同小异,至于判刑,对于高官来讲,只有两种刑罚:死刑与不死的有期徒刑,判为无期与判个三年,五年的,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不要把中国监狱想像成文人笔下常用的词形容的那样,叫“尘埃落定”,对权力无限的在任官员来讲,把受挫的政敌以贪腐的名义,送进监狱不过是换个地方让他闭嘴而已,聚焦于周永康的刑期,不如探讨他发家和堕落的轨迹,找出根除这种“小人得志”官员产生的“土壤”,解救更多的包括贪官在内的有可能变坏的好人。
   
   官媒的报道说,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周永康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周永康,听取了其辩护人的意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永康在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国务委员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社会影响恶劣,情节特别严重;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周永康由中国的“政法沙皇”变为“刑案被告人”,富有嘲讽意义的戏剧性,但并无什么新鲜感,在中国历朝历代,在前苏联,在其它的东西方国家的史书里,都有类似的记载,不知道周永康自己是否读过有关章节,既便读过,但被权力迷住眼睛时同样会昏昏然,我想,他一生做过许多美梦和噩梦,但有一天将在与京城近在咫尺的天津受辱,是从未想到的吧,当他和薄熙来与红男绿女们挨在一块,挥动着小旗,摇晃着肩膀,笑得眼睛变成一条缝的时候,灾难像一个野兽,已蹲在他们的身后,只是没有悟性而已:权力是不好玩的坏东西,得势时,它可以吃人和令你狂笑不止;但失势时,积累的罪恶又像锋利的刀片,一下子反过来只需一秒钟,就割断做恶者的咽喉。因此,周永康独掌政法委10多年,把公检法司玩得炉火纯青,最后却燃烧了自己。
   
   也许仔细回顾周的过去是有益的,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在东北的大庆和盘锦,有很多人结识了尚未发迹的周永康,我没见过他,但与他有过联系的朋友却邂逅了几个,总的印象是,像他这样一个石油勘探专家,能由一个“辽河石油会战”的小技术员,爬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的高位,首先有深刻的社会根源和经济基础,前不久,来自辽宁新闻界的一个老友对我说,你知道他为何能爬上去吗?因为他供职的部门是石油系统,肥得流油嘛,花钱买官有条件啊,真是一针见血。从官方发布的信息看,他的贪腐伴随着自己的官场轨迹,周永康在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国务委员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一直都有经济犯罪的问题,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典型的带“病”提拔的干部,那么,他是否也给比自己官大的“大老虎”行贿了呢?这个问题不言自明。假如官场不黑暗,黑暗的根子不是来自上面,就无法解释周永康的发家之路。
   
   2002年11月,在中共16届一中全会上,周不仅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出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而且同年12月被刚卸任的江泽民提拔为公安部长,成为继华国锋之后,中国25年来第一个以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公安部长,这在形式上,有点类似薄熙来由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一样,给一个人的权力过大,往往会使人性中最凶恶的坏东西冒出来喝血吃人,而周主管是公检法司,所以,不受制约的权力,尽被贪恋权力的江泽民所利用,开始了司法最黑暗的时代:公检法司都变成了“生意场”,什么东西都围绕着金钱而运行,抓人为了钱,关押为了钱,判刑为了钱,减刑,假释,保外就医,选择劳改队,找轻松的活儿,等等,弄虚作假,徇私枉法都是为了经济利益。中国维稳的经费水涨船高,超过国防开支,这种公共安全开支预算首次超过军费预算的怪事,遭到海内外與论的批评,但盛世危言,对周永康来讲,全当耳旁风。
   
   因此,习近平打老虎,一手抓住军队的徐才厚,一手抓住政法委的周永康,这种切入点都没错,但下猛药治标本还不够,依我的观点,应当思考各级政法委存废的大问题,在周的带动下,分布各省市的政法委都变成了悬在“三长”(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头上的利剑,周永康的榜样作用是,一部分人在利用公检法制造矛盾,一切向前看;一部份在利用监狱关押人,一切也是为了钱,他们运行的图解是这样的:地方官看到某些企业老板有钱,然后就根据人性的弱点精心策划设局抓人,接着,再派人谈条件,给钱放人,不给钱判刑,判了之后,再利用囚徒急于重获自由的心理,继续敲诈勒索,直到血干髓尽为止,所以,在地方最富有的不是老板,而是公检法司,看守所,戒毒所,监狱,等单位的实权派。于是,很多人都成了枉法追诉的牺牲品和获释后的专业上访户,但大大小小的“周永康”不在乎,因为他们可以打着维持社会稳定的旗号,继续打压他们,再骗更多的钱。
   
   所以,与其把周永康重判,不如“一鞭子”取消政法委,真正的叫中国的司法独立出来,我过去多次呼吁过,现在,港澳台或侨居英美等海外的,有大量的一批学法律的人材没工作,国家有关部门应当招聘他们进入公检法司,以“高薪养廉”的办法引导他们秉公执法,要求所有的在司法系统谋职的人,不能加入任何党派,他们办案只依据国家法律条文,而对于以前周永康时代制造的所有冤假错案,也“一竿子”插到底,全部平反,参与坏事的工作人员,除极个别的民愤较大的要予以惩处之外,一律退休赦免,这样以来,政府捧给人们的就不再是一张没馅的“薄饼”,而是香喷喷的大大的“吊炉饼”了。不然的话,再过几年,还会出现类似周永康似的倒霉蛋。下一次的原地踏步式的恶性循环,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不论如何,对于从人生顶峰忽然跌落的“周沙皇”来讲,美梦醒来都是眼泪,早在2013年4月29日,笔者就写过题为《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的文章,逼真地描绘了他的乐极生悲的心情,后来在美国洛杉矶有读者问我,假如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那时预测自己有今天的下场,不是仅仅地动用武警抢夺薄熙来案件的主要证人徐明,而是真刀实枪地与胡锦涛派遣的驻守河北的第38军对阵,历史会如何,我明确地告诉他,像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一些把金钱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的人,不可能政变成功,因为他们敛财无度,贪生怕死,根本干不成大事业,否则,就不能出现王立军叛逃的故事,翻一下史书看,搞政变成功的,大都是有理想抱负而没钱的人,从2013年到现在,时间过去了两年多,周永康与其身后的“大老虎”,“老老虎”,都成了瞪眼流泪的“死老虎”,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佐证。
   
   所以,当看客兴趣盎然地观赏周永康受审之时,我不认为,他认罪与否和法律条文的吻合有何关系,也不太看好,经最高法院授权的地方法院的表演,有超越薄案的新气象,我估计此时天津公布公安局长武长顺的消息,是警告曾为周永康下级的众多马仔们老实点,无疑地,周永康案当然会顺利,既使他仿效薄熙来拙劣地狡辩,同样难逃囚禁或处死的下场,囚禁是处死他生命的仅剩的几片,“处死”是把他罪恶的生命马上烧成死灰,不论前者还是后者,都不能解读他流在心底的眼泪的含义。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何铁腕公安局长宋平顺自杀了,紧随其后的武长顺也“不顺”,看来还是领导干部的选拔,使用无制约和监督的问题使然,与其眼睁睁地看着同僚一个个接力赛,走向刑场,不如进行政体改革,挽救无数的被权力弄疯了的普通人,但愿这是周永康泪滴的“琥珀”。
   
   2015年4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4月3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