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姜维平文集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姜维平
   
   由于习王反腐打老虎,也灭苍蝇,得罪了很多人,这些大大小小的权贵,或在地方,或在中央,分属不同的派别,像令计划是共青团派,也是胡派的大管家,而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则是江派的嫡系,而福建的副省长徐钢拥有将近40年的地方从政经历,曾为习近平的部下,因此,总的给人的感觉是,习王反腐不看派系“护身符”,也无禁区,正在逼近“铁帽子王”,这当然都没错,但是,中共官场的腐败是制度性,大面积,多领域的,他们秉公执法,四面树敌,已引起海内外众多人的忧虑,有一种较为普遍的观点是,各派被整肃或即将被抓捕的官员,会联合起来猖狂反扑,以至发生军事政变,类似的传闻近期甚嚣尘上。甚至还有人推测习王恐怕做不满任期,将被赶下台。


   
   实际上,笔者早在题为《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和《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两篇文章里,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现在回想,性格倔犟的习王,不在乎得罪人,他们既留恋父辈廉洁奉公的往昔,又沾染了红卫兵的作风,天不怕地不怕的,当然也不听“邪”(也许,我的善意规劝也被当成“邪”的一种,叫“自作多情”)如今,他们已抓捕了上百名大老虎,在全国的各省市自治区,都激起苍蝇一片乱飞,而逃亡海外的贪官污吏和商人老板,也鼓起新一轮的“跑路潮”,据笔者观察,制造和鼓动“政变说”的人,来自几个方面,一是遭受沉重打击的政敌或贪官及其家属;二是面临整肃或已经被牵连进去的商人和老板;三是希望中国动荡和分裂的势力;四是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不同程度迫害的人;五是分布各国各个领域的代言人,等等,这种與论合流,对读者有较强的心理暗示作用,不容轻视。
   
   但依据观察,在中国目前的政局中,确实呈现人人自危的不安全感,各派撕破脸皮内斗,剑拔弩张的模样,但总体上看,习王处于绝对的强势,一是通过抓捕徐才厚,已比较牢靠地掌控了军队;二是利用清算周永康担任10年“政法王”所犯的罪行,激起了冤民平反的梦想;三是通过打老虎,灭群蝇而争取了民心;四是采取了新的人事布局和措施,排除了身边的安全隐患,故此,既便有人要搞什么军事政变,仿照华国锋和叶剑英那样抓捕习李王,也是不可能的,或许类似的举动已经有过失败的尝试,只不过官媒没有披露而已,实际上,纵观中国历史上的政变,不论策划者如何掩饰,都必须有顺应民意或利用民心的行动纲领,而习王打老虎,已取得初步的胜利,难以想象要制他们于死地的人,会找到什么旗号?
   
   所以,我不认为,近期中国会发生军事政变,但中共会不得不自我改变一些,而且,暗杀习王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尤其是在中共高层频繁外访的情况下,习王访美的日程都陆续确定,海外媒体也炒得较热,这就使他们处在众目睽睽的明处,而敌视他们的许多官员,商人的亲友已分布海外,主要是集中在美国,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大都属于留学生,由于父辈或其他亲友被整肃而怀恨在心,有点类似于当年刺杀蒋经国的黄文雄,他们却藏在暗处,这种对比给习王增加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全感,唯一本质的不同是,1970年4月24日,在纽约市广场饭店向蒋经国开枪的黄文雄,是为了推进台湾的民主,而如今的潜在的刺客,可能仅仅是泄愤和报复。
   
   英国的《金融时报》报道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正在准备7月份访美,但准备工作尚未彻底完成。多维新闻近期从美方获得可靠消息,王岐山访美之行已经敲定,美方正在准备接待王岐山,由于王岐山只有党内职务,没有政府职务,因此准备工作更加与以往接待经验不同,据称中国的驻美大使馆也在为此做细致准备。笔者认为,有关方面精心准备,并非是因为王岐山的身份,而是上述的具体情况,试想,王歧山此行的主要议题将聚焦反腐合作,不仅仅是为海外的“猎狐行动”,更希望与美国在反腐方面取得更多的共识与合作。这一点使已逃往海外的一些官员与一批商人及其家属面临灭顶之灾。之所以往昔低调“偷着乐”数钱的郭文贵都要高调爆料,原因即在于此。
   
   那么,哪些人和势力有可能参与暗杀行动呢?笔者认为,习王的麻烦与以前大为不同,其前任胡温等人访美,不过有一些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及宗教团体跟踪抗议,虽然声势较大,新的花样频出,但总体上都是理性和非暴力的,相对于美方的保安,不足挂齿,但贪官和奸商的亲友与此截然不同,他们以前在父辈的交往中饱览了真刀实枪的厮杀,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成王败贼的规则乱熟于心,而且,身在自由的美国的花花世界,既可以在枪支泛滥的地方买到武器,又可以因资金雄厚而收买杀手,寻找时机暗杀习王不是危言悚听,很可能将发生类似蒋经国的故事。
   
   据媒体披露,中国目前与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主要西方国家没有签订引渡条约,因此,这些国家成为外逃贪官和奸商的首选目的地,美国更成为中国外逃贪官的“天堂”。中国官方称,至少150名“经济在逃人员”目前滞留在美国,其中大多数被认定为贪腐官员。他们精心策划,出逃之前,早已将非法所得巨额财富转移到藏匿国。尽管中国官方没有提供具体数字,但是,根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估计,2003年到2012年之间,从中国逃离的非法资金总额达1,25万亿美元,而美国在此之中占了很大比重,据称,中国已经向美国政府提供一份中国逃亡贪官优先名单。外界猜测,手中拥有所谓“政治核弹”的令计划胞弟令完成,以及日前与中国知名媒体人胡舒立缠斗的神秘商人郭文贵,均在这份“优先名单”当中。
   
   由此看出,形势变得非常严峻,谁都知道,在国内,既使是亿万富豪也未必什么事都能做,比如再有钱,私人无法办媒体,但在美国,可是“有钱能买鬼推磨”,只要你出资,什么报都可以办,这一点正是自薄王倒台后,有关为贪官薄熙来翻案的與论不断,怪论百出的原因,如果薄瓜瓜被引渡回去受审判刑,这些言论就会烟消云散,现在的困惑是,不仅薄的亲友财产没动毫毛,而且周永康的亲友,令计划的亲友,徐才厚的一些嫡系,还有渗透北美的各地的贪官污吏,不法奸商的势力,形成了一股与习王反腐相抗衡的巨大力量,而“批判的武器”有可能变成“武器的批判”,其时机就变得非常微妙和诡异,什么都可能发生,而谁都难以预料,暗杀何时发生,而戏剧性的场面又如何描绘。
   
   海外媒体报道说,中国方面在4月1日启动了“猎狐2015”的专项行动,这是“猎狐2014”行动的延续,也是中国全方位海外追逃追赃“天网”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和王岐山曾多次批示的“猎狐行动”,在2014年5个多月的行动中,交出了一份相对令人满意的答卷,这之中有680人归案,一半系自首,涉案金额过千万。显然,这一数字与中国外逃贪官的数量仍有巨大差距。中国外逃贪官具体数量至今为谜,但中国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包括“裸官”在内的各种贪官等有1.8万人外逃。
   
   我们想象一下,这涉及到1,8万人的大问题,深不可测,藏着多少秘密,孕育几多隐患,既然王歧山的追逃要使他们身败名裂,财产尽失,那他们必将拼死决斗,尽管美国有严密的保安措施,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稍有不慎,习王将倒于不测,也许他们忽略制度改进而专注于反贪延伸,希望收到官场不敢贪,不能贪的效果,但结局却是另一番情景,不论我是多么杞人忧天,但我记得蒋经国险遭暗杀后的一段故事,他在美国奇迹般地躲过黄文雄的一枪,不仅把手腕上的金表赠送给救命的保安,而且他深刻反思了刺客暗杀他的社会原因,他真有一点悟性:开放党禁和报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于是,他成了一代伟人。虽然,我虚构和提醒的暗杀尚未发生,或孕育于青萍之末,但我希望政治家早有感悟。
   
   2015年4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
   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5月号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5年4月29日转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