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黑匣子主义认为,自东魔毛泽东“圆寂”,“文革”即“战前换马”闹剧偃旗息鼓,毛二魔头邓小平“8964”北京屠城,尤其是苏俄共产魔教帝国破产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解体等事件之后,后毛之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为了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为了继续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反对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便将其所谓“中国特色”当做救命稻草搬了出来死抓住不放,甚至当做万应标签到处乱贴,诸如: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总之,实在是不伦不类、不三不四、非驴非马、不知所云、亦不知所终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也! 而且,现如今毛五魔头毛五世无赖子习近平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际上也包括了复兴其所谓“中国特色”矣!
   那么试问:究竟何谓“中国特色”呢?或者说,中国到底有什么“特色”呢?或者说,“中国特色”究竟又怎么来的呢?
   显然,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就必须先说说究竟何谓儒教,或者说,儒教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黑匣子主义认为,儒教,亦称“儒术”,或曰“儒学”,或曰“儒教主义”等,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华夏社会由奴隶主专制主义向君主专制主义(或曰皇权专制主义)过渡的历史时期;换言之,也就是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中原大地由“群雄竞起,中原逐鹿”之“诸侯割据”,向“六合同风,九州共贡”之“国家形成”——用现在的套话即“大国崛起”——的历史阶段。而这里所谓的“国家”,乃是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即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实质上还是由封建宗法主义制度直接演化而来的,君王或曰君主(即独裁专制主义者)则是与家长、族长、酋长、诸侯等独裁专制主义者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形式上大了一点而已。在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所以干脆笼之统之地合起来号称“国家”也。——也就是说,古汉语中“国家”这个概念,这个名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并且仅从字面看,古文字“国”,意即用长长的篱笆围起来的一片疆域即江山,“家”则意即屋子里面养着一群“豕”——猪猡什么的。反正,君王乃称“孤”道“寡”,亦即目中无人,惟其“孤家寡人”一个,处九五之位,“朕即国家”,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长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乃至于将你杀了,那是“赐死”于你,你还非得感激“皇恩浩荡”不可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幅员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等,这种独裁专制主义体制悖情悖理又悖法的反人性、反人类的腐朽、落后、反动本质则越来越彰显,单凭封建宗法观念,也越来越难圆其说,越来越难以维系,甚至危机四伏,战乱频仍,那“鸟位”你争我夺,“礼崩乐坏,杀父弑君”,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孔丘那所谓“春秋无义战”之结论,或许就是由此而来的嘛。
   于是乎,独裁专制主义者才又不得不乞灵于“神权”,千方百计地与“神灵”、与“天”拉关系,把自己说成是什么“天之骄子”、“真龙天子”、“君权神授”、“口含天宪”、“天人合一”,且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为核心的“纲常名教”说成为“地维之所赖以立,天柱之所赖以尊”,以至“君,天也;父,天也;夫,天也。”或曰“君,至尊也;父,至尊也;夫至尊也。”所以,“君虽不仁,臣不可以不忠;父虽不慈,子不可以不孝;夫虽不贤,妻不可以不顺。”……这样就让独裁专制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裹上一件“神权”的外衣,有了神圣的、绝对的地位,神圣不可侵犯,只能绝对顺从,根本不能违抗了;凡有违犯者,即为犯上作乱,皆死罪死罪,罪该万死,以唬子民。与此同时,自然也免不了一些个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纷纷出而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且各执一论,各成一家,竟至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所谓“诸子百家”及“百家争鸣”的局面,著名的如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兵家、阴阳家、纵横家等,而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儒家与法家之间。儒家本着“性善论”而主张“德治”和“仁政”,反对一味以刑杀治国,“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法家则基于“性恶论”而强调“法治”和“苛政”(或曰“暴政”),认为没有“自善之民”,主张仗势用术,以严刑峻法治国。可谓针锋相对,难分难解也。但其实,儒家学派与法家学派并无本质的不同。比如说,他们立论的基础即所依据的人性论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其实都是伪概念伪命题伪理论,都是先验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并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上智”和“下愚”,“劳心者”和“劳力者”,“治人者”和“治于人者”,或曰“食人者”和“食于人者”两部分,大搞其“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亦如现如今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依据其“阶级论”而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人民内部”和“人民外部”,“党内”和“党外”,大搞其“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和“内外有别”似的,即都具有反人性、反人类、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反尊严、反科学……的性质;他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则都是非常荒唐地要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政治体制框架内推行其所谓的“德治”或“法治”,而所维护的又正是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与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并不是维护人民的个人自由与民主权力,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克己复礼为仁”,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无父无君,非人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人者食人,治于人者食于人”,等等,总之,说来说去,“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一点也没有。”(鲁迅语),亦即根本无一丝一毫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价值观可言。反正,他们所谓的“法”是“非法法”,他们所谓的“德”是“伪道德”,他们所谓的“治世之道”无非就是以他们的“非法法”及“伪道德”来辅佐上智、劳心、治人且食人的独裁专制主义者更有效地治民、愚民、齐民、牧民、律民,以使下愚者、劳力者乖乖地治于人且食于人。所以,无论儒家学说还是法家学说,都同样很受独裁专制主义者的欢迎,只是有的偏重于法(如秦始皇),有的偏爱于儒(如汉武帝),而大多数则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的。总之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构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贯穿于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教礼俗”之中,尤其这种政教礼俗对妇女的歧视(即如强制妇女谨守所谓“三从四德”)以及对妇女权利的残暴侵害则更是与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如出一辙,难分伯仲。所以,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废封建而立郡县,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确立了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体制以来,“两千年之政皆秦政也”(谭嗣同语)。而自诩为“马克思+秦始皇”的毛魔祸东在成为毛始帝之后也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毛:《读〈封建论〉呈郭老》)
   然则,语云:“儒,柔也,术士之称。”儒家的作用不过是替法家不加掩饰的独裁专制主义为之“节文”,为之修饰,使之增加一点“仁义道德”色彩,罩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已。或者说,儒教基本内核是“纲常名教”的“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而“纲常名教”的“五常”,即“仁、义、礼、智、信”,亦即所谓“仁义道德”乃其甜蜜外衣。而且,如前所述,法家的“法”,说到底,其实也是“纲常名教”的“三纲”,但它只是不在乎 “仁义道德”这件甜蜜外衣而已。所以,儒家与法家两相比较,儒家似乎更具有欺骗性,也更能起到“蒙汗药”或“迷魂汤”之作用。(注:这里应该顺便指出,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魔祸东之所以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乃是因为他将“纲常名教”之基本内核“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成功地改为了毛共魔党的“党的纪律”或曰“民主集中制”之“三从”即所谓“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之后,又将“仁义道德”改为“阶级斗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无法无天、指鹿为马、倚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故而根本不需要甚至非常讨厌那件甜蜜外衣的了:说是“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只因他的“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还说是“我就喜欢流氓。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只因“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还说是不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因他“现在的任务是用战争及其他政治手段打倒敌人,现在的社会基础是商品经济,这两者都是‘己所不欲,而施于人’”;还说是不可以对被其血腥剥夺的n亿农民即农奴施以“小仁政”,只因反对美帝是他的“大仁政”;还说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的”,只因他是“我们这个党”里面的“藏龙卧虎”,搞的则是“屁的政治”,所以他干脆把孔学的“仁义道德”几个字改换成为马教的“阶级斗争”几个字; 如此等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