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匣子说话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黑匣子主义认为,自东魔毛泽东“圆寂”,“文革”即“战前换马”闹剧偃旗息鼓,毛二魔头邓小平“8964”北京屠城,尤其是苏俄共产魔教帝国破产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解体等事件之后,后毛之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为了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为了继续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反对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便将其所谓“中国特色”当做救命稻草搬了出来死抓住不放,甚至当做万应标签到处乱贴,诸如: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总之,实在是不伦不类、不三不四、非驴非马、不知所云、亦不知所终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也! 而且,现如今毛五魔头毛五世无赖子习近平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际上也包括了复兴其所谓“中国特色”矣!
   那么试问:究竟何谓“中国特色”呢?或者说,中国到底有什么“特色”呢?或者说,“中国特色”究竟又怎么来的呢?
   显然,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就必须先说说究竟何谓儒教,或者说,儒教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黑匣子主义认为,儒教,亦称“儒术”,或曰“儒学”,或曰“儒教主义”等,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华夏社会由奴隶主专制主义向君主专制主义(或曰皇权专制主义)过渡的历史时期;换言之,也就是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中原大地由“群雄竞起,中原逐鹿”之“诸侯割据”,向“六合同风,九州共贡”之“国家形成”——用现在的套话即“大国崛起”——的历史阶段。而这里所谓的“国家”,乃是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即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实质上还是由封建宗法主义制度直接演化而来的,君王或曰君主(即独裁专制主义者)则是与家长、族长、酋长、诸侯等独裁专制主义者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形式上大了一点而已。在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所以干脆笼之统之地合起来号称“国家”也。——也就是说,古汉语中“国家”这个概念,这个名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并且仅从字面看,古文字“国”,意即用长长的篱笆围起来的一片疆域即江山,“家”则意即屋子里面养着一群“豕”——猪猡什么的。反正,君王乃称“孤”道“寡”,亦即目中无人,惟其“孤家寡人”一个,处九五之位,“朕即国家”,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长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乃至于将你杀了,那是“赐死”于你,你还非得感激“皇恩浩荡”不可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幅员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等,这种独裁专制主义体制悖情悖理又悖法的反人性、反人类的腐朽、落后、反动本质则越来越彰显,单凭封建宗法观念,也越来越难圆其说,越来越难以维系,甚至危机四伏,战乱频仍,那“鸟位”你争我夺,“礼崩乐坏,杀父弑君”,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孔丘那所谓“春秋无义战”之结论,或许就是由此而来的嘛。
   于是乎,独裁专制主义者才又不得不乞灵于“神权”,千方百计地与“神灵”、与“天”拉关系,把自己说成是什么“天之骄子”、“真龙天子”、“君权神授”、“口含天宪”、“天人合一”,且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为核心的“纲常名教”说成为“地维之所赖以立,天柱之所赖以尊”,以至“君,天也;父,天也;夫,天也。”或曰“君,至尊也;父,至尊也;夫至尊也。”所以,“君虽不仁,臣不可以不忠;父虽不慈,子不可以不孝;夫虽不贤,妻不可以不顺。”……这样就让独裁专制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裹上一件“神权”的外衣,有了神圣的、绝对的地位,神圣不可侵犯,只能绝对顺从,根本不能违抗了;凡有违犯者,即为犯上作乱,皆死罪死罪,罪该万死,以唬子民。与此同时,自然也免不了一些个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纷纷出而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且各执一论,各成一家,竟至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所谓“诸子百家”及“百家争鸣”的局面,著名的如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兵家、阴阳家、纵横家等,而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儒家与法家之间。儒家本着“性善论”而主张“德治”和“仁政”,反对一味以刑杀治国,“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法家则基于“性恶论”而强调“法治”和“苛政”(或曰“暴政”),认为没有“自善之民”,主张仗势用术,以严刑峻法治国。可谓针锋相对,难分难解也。但其实,儒家学派与法家学派并无本质的不同。比如说,他们立论的基础即所依据的人性论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其实都是伪概念伪命题伪理论,都是先验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并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上智”和“下愚”,“劳心者”和“劳力者”,“治人者”和“治于人者”,或曰“食人者”和“食于人者”两部分,大搞其“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亦如现如今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依据其“阶级论”而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人民内部”和“人民外部”,“党内”和“党外”,大搞其“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和“内外有别”似的,即都具有反人性、反人类、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反尊严、反科学……的性质;他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则都是非常荒唐地要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政治体制框架内推行其所谓的“德治”或“法治”,而所维护的又正是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与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并不是维护人民的个人自由与民主权力,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克己复礼为仁”,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无父无君,非人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人者食人,治于人者食于人”,等等,总之,说来说去,“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一点也没有。”(鲁迅语),亦即根本无一丝一毫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价值观可言。反正,他们所谓的“法”是“非法法”,他们所谓的“德”是“伪道德”,他们所谓的“治世之道”无非就是以他们的“非法法”及“伪道德”来辅佐上智、劳心、治人且食人的独裁专制主义者更有效地治民、愚民、齐民、牧民、律民,以使下愚者、劳力者乖乖地治于人且食于人。所以,无论儒家学说还是法家学说,都同样很受独裁专制主义者的欢迎,只是有的偏重于法(如秦始皇),有的偏爱于儒(如汉武帝),而大多数则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的。总之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构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贯穿于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教礼俗”之中,尤其这种政教礼俗对妇女的歧视(即如强制妇女谨守所谓“三从四德”)以及对妇女权利的残暴侵害则更是与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如出一辙,难分伯仲。所以,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废封建而立郡县,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确立了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体制以来,“两千年之政皆秦政也”(谭嗣同语)。而自诩为“马克思+秦始皇”的毛魔祸东在成为毛始帝之后也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毛:《读〈封建论〉呈郭老》)
   然则,语云:“儒,柔也,术士之称。”儒家的作用不过是替法家不加掩饰的独裁专制主义为之“节文”,为之修饰,使之增加一点“仁义道德”色彩,罩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已。或者说,儒教基本内核是“纲常名教”的“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而“纲常名教”的“五常”,即“仁、义、礼、智、信”,亦即所谓“仁义道德”乃其甜蜜外衣。而且,如前所述,法家的“法”,说到底,其实也是“纲常名教”的“三纲”,但它只是不在乎 “仁义道德”这件甜蜜外衣而已。所以,儒家与法家两相比较,儒家似乎更具有欺骗性,也更能起到“蒙汗药”或“迷魂汤”之作用。(注:这里应该顺便指出,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魔祸东之所以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乃是因为他将“纲常名教”之基本内核“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成功地改为了毛共魔党的“党的纪律”或曰“民主集中制”之“三从”即所谓“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之后,又将“仁义道德”改为“阶级斗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无法无天、指鹿为马、倚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故而根本不需要甚至非常讨厌那件甜蜜外衣的了:说是“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只因他的“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还说是“我就喜欢流氓。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只因“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还说是不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因他“现在的任务是用战争及其他政治手段打倒敌人,现在的社会基础是商品经济,这两者都是‘己所不欲,而施于人’”;还说是不可以对被其血腥剥夺的n亿农民即农奴施以“小仁政”,只因反对美帝是他的“大仁政”;还说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的”,只因他是“我们这个党”里面的“藏龙卧虎”,搞的则是“屁的政治”,所以他干脆把孔学的“仁义道德”几个字改换成为马教的“阶级斗争”几个字; 如此等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