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解忧还是解决问题?(原载BBC,有改动)/韩尚笑]
观察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八)/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张炜:2016年中国的三大难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余英时:评价毛泽东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忧还是解决问题?(原载BBC,有改动)/韩尚笑

   
   四月二十日,我多年喜欢关注的BBC,发表了一篇点评中国的文章:撕裂不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读后有感却不敢完全苟同,故此,疑义相与析。
   
   在我看来,今天中国毛派的崛起和中国社会的撕裂,不是不可避免,而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作者把中国毛派浮出水面的崛起现实假设为虚拟语气,推论出不可避免,进而又肯定为不争的事实。把没有争议的话题当成不可避免的前提,然后导出预先设定的结论,有伪命题之嫌,也有误导之虞。
   
   既然撕裂是事实,那么解忧就是人的担忧。将解决人之忧当成解决问题之道,把不同概念并列互为因果,产生了逻辑上的混乱,尽管文字显得既工整又对仗。
   宪政可以解忧,也就是说宪政解决的不是治国问题,而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人的担忧的问题。
   
   将抽象的,或许是沒有实质内容的担忧与自毛泽东执政以来,不断从潘朵拉的盒子里释放出的妖魔混在一起,使本来的困惑更加重负不堪。在详细地,甚至是夸大的描述毛派的活动之后,将人们注意力完全聚焦在毛派的崛起而忽略了通过拥毛,实际上都是对现实,对现政府的强烈不满。
   
   用官方允许的方式,以极端的行为来表达不满,是中国人多年来被压抑后的畸形后果。在毕福剑事件上,毛派强烈表达了对毛泽东伟人称谓的维护和形象的崇拜。潜台词是:中国除了毛泽东,没有伟人。习近平,你不行。
   
   如果说不久前在钓鱼岛上所表现的义和团式的反日高潮是中国特有的“窝里横”的话,那么,毕福剑一事中的崇毛拥毛所表现的,就是红卫兵团对习近平反腐的围剿和反扑。背后的人为操纵是显而易见的。
   
   自由言论不该封杀,无论观点对错。可问题在于,在抗日战争中,共产党要保存实力,以便日后与国民党进行解放战争。和平时代了,却对小小的钓鱼岛,义愤填膺,反日爱国热情高涨的不能再热再高,个个是英雄,人人都爱国有责。然后,去日本疯抢马桶盖,送去了经济的实惠,这种行为逻辑,是不是像今天的土豪一样,太任性了吧?
   
   自一九四九年起,中国的不少文人,渐渐地开始使用华丽的词藻、逻辑的似是而非,来遮掩和弥补判断力的先天不足。中文系的毕业生,尤显突出。
   
   这是中国文人的顽疾,是中国大学中文系的通病,久而不察,乐此不疲。这或许是毛泽东焚书坑儒阴险的初衷,却也是习近平的智囊,届届有理,屡试不爽的大脑极限。
   
   我在观察,在思索,无意去匆匆结论。
   
   然据我所知所观,印度的传统和文化,与中国虽近却貌合神离,又渐行渐远,仍十分陌生。
   
   印度的现状,虽有长足的发展,仍难以称是成功的典范,包括宪政,虽然有着二百多年英殖民地的历史。退一步讲,印度的宪制,既便算是成功,也未必适用于中国,称之为“解忧唯有宪政”,略嫌武断。
   
   英语有句谚语:All roads lead to Rome. (条条大道通罗马)在此引用未必如意,却也可以去理解:问题解决的方案,未必只有一种。
   
   中国目前的问题,撕裂也好,信仰危机也好,道德每况愈下也好,是执政党长期忽略客观实际和国情民情民意民权等等造成的。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
   
   一个执政党,能否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考验着执政党是走到了尽头,还是前面尚有一行程?
   
   被洗礼过的中国,不堪回首的经历,非左即右,忽左忽右,摇摆不定,投鼠忌器,讳嫉忌医,难能长治久安,更难让人心安。
   
   对此,我并不悲观,因为我一直坚信,中国的明天,肯定乐观。
   
   

此文于2015年05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